三人組如蒙大赦,連忙幹活去了。

趁著他們挖坑的時候,小智將阿良身上的和抓來的精靈全部放生,被抓的精靈只有阿柏蛇和瓦斯彈兩種。

這兩種精靈說強不算強,說稀有也不算稀有,真不知阿良為何要花時間去抓它們。

將屍體處理掉后,小智來到附近的精靈中心,準備和瑟蕾娜、小遙匯合,他希望趁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兩個女孩能吵個夠,好讓自己能清靜點。

可惜,小智根本不知道,平時瑟蕾娜和小遙都相安無事,只有他在場的時候,兩人才可能吵起來。

……

在精靈中心休息了一晚,三人繼續向著卡那茲市出發。

走在林間的小道上,迎面撲來的是新鮮清新的空氣,溫暖的微風彷彿能吹散所有不愉快的事情,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他們不知道這裡是哪。

瑟蕾娜對著小智抱怨道:「都是小遙害的啦,搞得我們現在迷路了!」

小遙自然不服,立刻反駁:「憑什麼說是我害的,要不是瑟蕾娜你亂帶路,我們怎麼可能迷路。」

「我亂帶路?!」瑟蕾娜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我說那條路應該往右走,你存心要跟我作對,偏要往左走!」

「切,你能保證我們走右邊就不會迷路嗎?」

「當然能了!」

兩人互不相讓,不管有道理沒道理,先吵了再說,反正吵架本來就不用講道理,女孩子更是如此。

小智看了看瑟蕾娜,又看了看小遙,最後低頭看手上的石簡,他現在也有點琢磨出來了,自己越是理她們,這兩個傢伙就越起勁。

置之不理才是最好的選擇。

可惜,小智是滿心不想理會,瑟蕾娜和小遙卻不想放過他。

「小智!你來評評理,到底是誰的錯!」

「誰怕誰啊!小智肯定站在我這一邊!」

面對兩個女孩充滿期待的目光,小智權當沒看見,直截了當地道:「跟我走,我用波導慢慢找路出去。」

「哼,偏心。」

見小智不幫著自己,瑟蕾娜和小遙都有些不滿,互相瞪了一眼后,誰也不再理誰。

「皮卡皮卡~(哎呀呀,她們感情還真不錯嘛~)」皮卡丘開始說起風涼話。

「你是瞎了吧。」

小智剛想吐槽幾句,一群綠色的身影突然從樹林間穿過,仔細一看,居然是一群木守宮。

「哇,好多的木守宮啊。」小遙激動地道,木守宮她是看到過,但這麼多聚在一起還是頭次見到。

瑟蕾娜猜測道:「這裡說不定是木守宮的森林。」

「對了,小遙。」小智突然提議道,「你現在就一隻精靈,要不要收服一隻木守宮?我剛剛看了下,這群木守宮的資質都很不錯。」

蜜戰99天:高冷帝少太危險 「咦,我嗎?」

小遙有些意外地指了指自己,見小智點頭,她好奇地問:「我是無所謂啦,不過小智你不想收服嗎?」

小智笑笑,回答:「我現在收服精靈,一般只看緣分。」

回想當初為了收服巨金怪,小智特意往神奧跑了一趟,時至今日,這種事是不可能再發生了。

主要原因在於,他的隊伍基本已經成型,沒有必要去特地收服新的精靈,還不如多花點心思在目前的夥伴身上。

三人商量了一下,還是決定先過去看看,收服的事到時再說,追著木守宮的痕迹走了一段距離,他們來到一棵參天大樹之下。.. 「哇啊,好大的樹。」望著眼前的蒼天大樹,小遙不禁發出感嘆,「能長到這麼大,它究竟多少歲了啊。」

瑟蕾娜摸了摸光禿禿的樹榦,有些可惜地道:「可是,它好像已經乾枯了。」

「我們爬上去看……

「唰!」

話還未說完,一根樹枝突然射在小智面前的地面上,抬起頭一看,原來是一隻坐在樹枝上的木守宮,明黃色的大眼睛緊緊地盯著小智三人,似乎是在警告他們不要靠近。

「小遙,就它吧,這孩子還不錯。」小智用系統觀察了一下,發現這隻木守宮的天賦和潛力都要超過聯盟提供的御三家。

這種情況並不少見,聯盟的御三家不是說資質最好,只是事先經過培訓,最為適合新人訓練家而已。

「可是。」小遙看了看木守宮,語氣有些遲疑,「它似乎很厲害的樣子啊,也不知道火稚雞能不能打贏它。」

「試試吧,身為訓練家,你要對自己的精靈有信心才行。」

其實有句話小智沒說,火稚雞是火系的,木守宮是草系的,雙方的等級差不多,火系又克制草系,再加上對方還是野生的。

這要是輸了,簡直是沒天理。

「好吧。」

小遙點點頭,她心裡是無所謂收服的,但既然小智都這麼說了,那還是試試看好了。

「木守宮。」小遙深吸一口氣,對著上方大喊,「我要收服你,請你下來和我進行一場對戰吧!」

「恰嘸!」

這隻木守宮倒是毫無懼色,將手中的樹枝叼在嘴上,在樹上來回幾個跳躍,很快就來到了小遙的跟前。

小遙邊拋出精靈球,邊喊道:「拜託你了,火稚雞,開始攻擊!」

然而,等了一會,火稚雞始終站在原地不動。

「怎麼了,上啊,火稚雞。」小遙揮著手催促火稚雞快點進攻。

「恰莫。」

火稚雞一臉委屈地轉過頭,這讓小遙感到十分奇怪,而旁邊的小智和瑟蕾娜已經快看不下去了。

瑟蕾娜無奈地道:「我說小遙,你不指示用什麼絕招,火稚雞要怎麼行動啊。」

「咦,啊……我、我只是太緊張,一下子忘了嘛!」小遙鬧了個大紅臉,連忙轉過頭,都不好意思去看小智。

這點耽擱的時間,已經夠木守宮打火稚雞幾個來回了,可這隻木守宮還挺有傲氣的,硬是待在原地沒動,只是看向小遙的目光多多少少有點鄙視的意思在裡面。

「那個,火稚雞,使出火花!」小遙這回總算喊出了絕招名字。

得到指令,火稚雞立刻噴出一朵朵小小的火花,卻是被木守宮全部躲開,連邊兒都沒擦到。

「速度好快啊!」

小遙完全沒想到這隻木守宮的反應和速度會這麼快,火稚雞根本就不能比,還沒等她想出對策,木守宮突然使出電光一閃,撞在了火稚雞的身上。

「恰莫!」

「沒事吧,火稚雞!」

火稚雞慘叫著被打飛了出去,不過在聽到小遙擔心的喊聲后,它立刻重新爬了起來,看來是沒什麼大礙。

「太好了。」小遙暫且放下心來,「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們也換近身攻擊,火稚雞,使出啄擊!」

「恰莫!」

火稚雞大叫一聲,氣勢洶洶地沖向了對面,可木守宮並沒有動作,只是稍微瞥了一眼,目光中滿是不屑。

見到木守宮這種態度,火稚雞頓時生氣了,恨不得在對方的身上啄個洞出來,速度也是不自覺地加快了。

不良寵妃 然而,就在火稚雞衝到木守宮跟前的一剎那,木守宮猛地跳了起來,緊接著身子一轉,蒲扇般的尾巴狠狠抽了下來,正中火稚雞的腦門上。

「恰莫!」

火稚雞隻感覺腦袋一疼,接著便兩眼一翻暈了過去,小遙見狀連忙衝上去將它抱在懷裡。

小遙心疼地看著火稚雞,安慰道:「火稚雞,你沒事吧,傷口會不會疼。」

小智走近觀察了一下,當場就無語了,所謂的傷口只不過是有些發紅而已,別說精靈,就算是人類也不會有事。

這一回,瑟蕾娜非但沒有去嘲笑,反而還安慰道:「小遙,別太擔心了,精靈的體質很強,休息一下就會醒過來了。」

「這樣啊,那就好。」小遙這才鬆了口氣。

唔,真沒想到居然會輸。

老實說,小智對這個結果還是有些意外的,小遙再怎麼說家裡也是開道館的,父親又是候補天王,不應該和純新手一個水平。

更關鍵的是,小智沒有從小遙身上感受到對勝利的渴望,恐怕她和瑟蕾娜一樣,比起勝利更關心精靈的安全。

小智不想去評價他人的想法,但從目前來看,小遙明顯不適合當一名訓練家,就是怕直接說出來會不會傷她的心。

「恰嘸~」

打敗了火稚雞后,見沒人再來挑戰,木守宮無聊地擺了擺手,轉身離開了,不過沒多久它又跑了回來,身後拖著一片大樹葉,裡面盛滿了水。

木守宮小心翼翼地將水澆到樹根處,接著又用樹葉蓋上,以此來保持水分。

「它是在,照顧這棵樹嗎?」瑟蕾娜問道。

「恩,應該是的。」小智點點頭,「不過沒用的,這棵樹活的時間太長了,對它來說已經到極限了。」

「恰嘸!」

聞聽此言,正在幹活的木守宮猛地抬起頭來,大眼睛狠狠地瞪了小智一眼,而小智也不慌張,直勾勾地與它對視著。

對視了一會,木守宮大概是覺得這樣做沒有意義,哼了一聲,轉過身繼續去給大樹澆水。

「小智,你有沒有辦法幫幫它啊?」

似乎是木守宮的堅持感動了小遙,她忍不住為其求情,一旁的瑟蕾娜雖然沒有說話,但神情中也帶上了一絲懇求。

「幫當然是能幫了,雖然這棵樹已經很老了,但給它續個十年命,對我來說也不是難事。」

還沒等小遙和瑟蕾娜高興,卻只聽小智接著說道:「可問題是,現在是它自己覺得活夠了,它只是一棵樹,我可以強迫它繼續活下去,但你們覺得這樣真的好嗎?」.. 小智自然不是空口說白話,他能感應到萬物的波導,眼前的巨樹生機將盡,但卻是強撐住一口氣,顯然是有心事未了。

「恰嘸!恰嘸!」

木守宮很生氣,覺得小智完全是一派胡言,而小智也不急,只是對著它招了招手。

「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我可以證明給你看。」小智如是說道。

原本木守宮是不想去理會的,可身為精靈的它,卻是能隱約感覺到眼前這個人類十分特殊,在猶豫了一會後,它還是緩緩地走到小智跟前。

「別抵抗,不會傷害你的。」

說著,小智一隻手扶在大樹上,另一隻手則是伸向木守宮的額頭,他是打算通過自身的波導,將兩者的精神暫時連接在一起。

「恰嘸!」

頭一次被陌生人接觸,木守宮下意識地想要抵抗,可緊接著,它的身體僵在了原地,淚水不斷從眼裡流出。

此時在木守宮的腦海內,展現著一副美麗的場景,荒蕪的大地上,一粒種子破殼而出,風一吹,被細土掩埋了。

春天到了,大地上一下子活躍了起來,它躺在黝黑的土裡,飲朝露,沐陽光,慢慢成長。

就這樣年復一年,春去秋來,曾經的幼苗成長為蒼天大樹,撒下粒粒嫩種,森林也隨之而來。

小智看著木守宮,輕聲道:「這就是這棵樹的一生了,整片森林都是它的孩子,代表著它的新生,它早就了無遺憾。」

「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你了。」

木守宮愣愣地看著小智,不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

「啪啦!」

這時,旁邊突然響起劇烈的斷裂聲,轉頭一看,竟是大樹的底部出現了裂痕,並迅速向上蔓延。

「恰嘸!」

木守宮驚叫一聲,它想要幫忙,卻是不知從何下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乾枯的巨木化作兩半,轟然倒地。

「不要傷心了。」小智拍了拍木守宮的肩膀,「對於這棵樹來說,你是它最小的孩子,一直沒法離開它獨立生活,現在它已經將自己的經歷告訴了你,想必你能從中有所收穫吧。」

「恰……」

木守宮獃獃地站在原地,似乎陷入了沉思,沒過一會它抬起頭,走上前撿起一枚種子,將其埋在了地下。

這是大樹唯一留下的,作為對木守宮的感謝。

「好了,我們走吧。」

見木守宮已經領悟了,小智也不再多留,招呼著瑟蕾娜和小遙再度出發。

「恰嘸!」

就在這時,木守宮猛地沖了過來,它高高躍起,尾巴一甩,狠狠地抽向小智肩膀上的皮卡丘。

然而,皮卡丘的反應何其快,沒等對方近身,便是一道閃電打了過去,直接把木守宮電了個外焦里嫩。

「誒誒!這是幹嘛啊!」小遙大吃一驚,搞不明白木守宮為何會偷襲。

瑟蕾娜倒是若有所思,猜測道:「可能是想和小智一起旅行吧,以前這種事也不是沒有發生過。」

「那為什麼不直接說呢?」

「因為……」瑟蕾娜微微瞥了某人一眼,「因為是個傲嬌吧。」

另一邊的小智自然沒有聽到兩個女孩的對話,他現在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木守宮的身上。

「喂喂,你沒事吧。」

小智連忙跑到木守宮身邊,從包里拿出了一些藍橘果放到它的嘴裡,對方很快便幽幽醒轉過來了。

「皮卡。」

皮卡丘見狀大大地鬆了口氣,而木守宮卻是低垂著腦袋,顯得十分沮喪。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