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的大哥腹部被凌飛雪一劍刺穿,雙手捂著傷口,迅速退到了其他二人的身邊,看著凌飛雪的眼神滿是怨毒。

「大哥,你怎麼樣?傷勢嚴重嗎?我這就上去替大哥報這一劍之仇。」

「二弟,你要多加小心,這個凌飛雪很不簡單,你也不是她的對手,還是和小妹一起上吧。」

「二哥,大哥說的對,我們從來不和他們講什麼公正公平,以多勝少是我們一貫的打法,只要能取勝,誰會管他使用的什麼手段,再說這個凌飛雪手段高超,她手裡一定得到了很多金牌,殺了她會省我們很多事。」

這兄妹三人並沒有傳音,所有的談話都被凌飛雪聽在耳中,她為隱世家族之人的做法感到憤怒,竟然把那些卑鄙的手段當成了美談。

凌飛雪知道對方的卑鄙,她自己卻是做不出來卑鄙之事,就這麼靜靜的懸浮在半空,冷冷的看著對方,看看他們到底能夠做出多麼齷齪的事來。

很快這兄妹三人就商量好了對策,大哥留在後面療傷,二弟和小妹飛速向凌飛雪沖了過來。

二哥的手裡同樣握著一把寶刀,小妹手裡握著一柄先天下品的靈寶長劍,一個摟頭蓋臉猛劈下來,一個挺劍直刺凌飛雪胸膛。

這兄妹二人中,任何一人的實力都不弱於凌飛雪,二人這一聯手,凌飛雪馬上就落入了下風,好幾次都是險象環生。

凌飛雪三人的戰鬥,到目前為止,是總決賽最巔峰之戰,雖然凌飛雪落入了下風,但是憑藉風神劍法的奇妙,這三人一時半刻還奈何不了凌飛雪。

三人打鬥了一個小時,凌飛雪的速度漸漸的慢了下來,兩個小時后,凌飛雪已經露出了一絲疲態,這兄妹二人相互看了一眼,瞬間加緊了攻勢。

「凌飛雪,怎麼樣?你快不行了吧!你刺了我大哥一劍,我要十倍的回報給你。」

三人的小妹貌美如花,可此時的臉上卻是無比猙獰,看著凌飛雪大聲叫道。

面對兩大高手,每一人都不弱於她,能堅持這麼久已經非常難得,再這麼下去,說不定凌飛雪就會殞命於此。

但是,凌飛雪不是一個輕易言敗之人,天才有天才的高傲,輕易地逃走是他們的奇恥大辱。

轉眼之間三個小時已經過去,再看此時的凌飛雪,無論是身法還是劍法都變得緩慢下來,這對敵對的一方而言,就是最大的破綻。

腹黑萌寶:大牌媽咪不二嫁 一個沒留神,三人中的二哥向凌飛雪背後攻了過去,寶刀直奔凌飛雪後背劈了下來,寶刀上瞬間亮起璀璨的光芒,顯然他是要對凌飛雪施展必殺一擊。

感覺到身後惡風不善,凌飛雪的身體向前蹬蹬蹬踉蹌了幾步,就在這時,此人的寶刀猛然落了下來,一刀劈在了凌飛雪的後背上,從右肩到左側腰間,一尺多長的傷口看上去十分恐怖。

凌飛雪後背的傷口向外翻卷著,在傷口中間的位置,白森森的脊椎骨凸顯出來,背後的藍色長裙被鮮血染紅,和胸前的部分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凌飛雪的身體向前踉蹌了幾步,步履蹣跚搖晃著,看上去好像要隨時跌倒的樣子,就在這時,三人的小妹從她的正面攻了過來。

小妹的臉龐扭曲,眼神裡布滿了殺機,長劍直刺凌飛雪心臟而去,而凌飛雪的身體只能勉強向一側躲閃,雖然是勉強躲閃,卻也躲過了肉身被毀滅的厄運,被小妹一劍從肩膀上刺穿。

看到長劍刺進了自己的肩頭,凌飛雪聚集起全身的神力,抬起右腿,飛快的踹向此女的小腹。

嘭!

凝聚了凌飛雪無比憤怒的一腳下去,此女被一腳踹飛,身體成為了弓形,直接向遠處倒飛出去。

現在的形勢對凌飛雪極為不利,她已經承受了對方的一刀一劍,連封住傷口經脈的神力都已不足,過去了這麼長時間,兩處傷口上仍然在向外不斷的淌血。

凌飛雪知道,現在的自己已然到了窮途末路,再硬撐下去只有死路一條,為今之計就是儘快的逃命。

時間不等人,凌飛雪向周圍看了看,身穿粉紅色長裙的小妹已經停住了倒飛的身體,正在向自己沖了過來。

而三人中的二哥再次衝到了身後,寶刀又狠狠地劈了下來,凌飛雪咬了咬牙: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在乾殿里的時間還早,以後不愁找不到他們。

匆忙中選擇了正東方,風屬性功法運轉到極致,凌飛雪也是拼了命,直接一步瞬移出去,眨眼間就消失在此處。

三人匯聚到一起,大哥和二哥都閉口不言,小妹看了看兩位兄長,頓時不悅的說道:「大哥,二哥,不能就這麼放了那個凌飛雪,你們都知道,放虎歸山必有後患的道理,真要放了她,以後我們永遠也不得安寧。」

「大哥,小妹說得對,我們必須馬上去追上她,現在正好是趁她病要她命的時候。」

二哥說完不再理會大哥,向小妹招了招手,率先向凌飛雪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小妹也緊隨二哥身後追去,瞬間消失在剛才的打鬥之地。

「唉!真沒想到,這個凌飛雪竟然這麼難纏,早知道這樣,還不如不和她結下如此大仇呢。」

三人的大哥嘆息了一聲,也向二人飛去的方向追了下去。

凌飛雪一路向東疾馳,期間還不斷的一次次使用瞬移,很快體內的神力已近枯竭,之所以現在還能夠飛行,所憑藉的完全是一股不屈不撓的意志。

飛越了一座座崇山峻岭、一條條寬闊的河流,凌飛雪的速度越來越慢,漸漸的,已經到了比走路快不了多少的地步,然後突然就停了下來,一頭向下面栽倒下去。

兩天以後,凌飛雪從昏迷中醒了過來,發現自己正盤膝坐在一間封閉的靜室里,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傷口已然癒合,只是活動起來稍有不適。

抬頭向周圍看去,這間封閉的靜室呈現淡淡的金色。凌飛雪身為神風劍派的未來掌教,當然知道製作靜室的材料都是極品的神晶。

凌飛雪所不知道的就是,究竟是什麼人有這麼大的手筆,竟然用一整塊的極品神晶來做一間修鍊的靜室,凌飛雪又知道,一定是這座神晶大殿的主人救了自己,她所不知的就是這座大殿的主人到底是誰。

正在凌飛雪心裡想著這些的時候,一道藍色嬌俏的身影飄進了靜室,看到凌飛雪醒了過來,頓時喜形於色的笑道:「飛雪姐姐,你可醒了,你還不知道吧,你這次整整昏迷了兩天,到底遇到了什麼人把你傷成了這樣。」

「春英妹妹,你先別問我,我問你,我是怎麼來到的這裡?這裡又是哪裡?」

「飛雪姐姐,這裡是青峰道友的空間靈寶,我受重傷昏迷,是血酬救了我,血酬為了救我還毀掉了肉身,最後被青峰道友救了我們,兩天前,青峰道友看到你從空中跌了下去,這才救了你,我的故事就是這麼簡單,接下來說說你吧。」

凌飛雪詳細的把自己的經歷說了一遍,趙春英聽后頓時氣憤的大罵道:「這些隱世家族的人隱藏了無數年,一出世就這麼囂張,等我們出去后好好教訓教訓他們,打打他們的囂張氣焰。」

「春英,這些隱世家族之人的實力高強,我這次遇到的兄妹三人,每個人都不弱於我,我們對這些家族一點都不了解,況且他們的隱居之地都十分神秘,能不能找到還兩說呢,想要教訓他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飛雪姐姐,不管怎麼說,他們把你傷成這樣,我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我們說什麼也要找到他們的老巢。」

「呵呵,春英姑娘的脾氣還是這麼火爆,傷剛好了就想著再出去打鬥,你這脾氣是得要改改了,不然的話,血酬以後可真要受你的氣了。」

兩女正在談話時,陸青峰走進了神晶大殿,聽到了趙春英的話,不由得開玩笑的笑道。

「青峰道友,連你也拿春英開玩笑了,我只是對敵人才這樣的呢,對自己人我可不會這樣。」

趙春英對陸青峰的話做著無力的辯解,一貫開朗洒脫的趙春英,面對陸青峰的玩笑話,竟然十分難得的臉色紅潤起來。

凌飛雪聽著二人的談話,不由得嫣然笑道:「我和春英妹妹在一起的時間最久,我感覺,自從到了乾殿參加總決賽后,春英妹妹的脾氣變了。」

凌飛雪說完,眼神看向陸青峰,二人都不自覺的暢然大笑起來。

趙春英站在靜室地面上,看了看凌飛雪和陸青峰,瞬間變得面若桃花一般。

「哼!飛雪姐姐也變壞了,竟然和青峰道友合起來氣小妹,不理你們了。」

趙春英十分難得的變得羞澀起來,雙手捂著臉跑出了靜室,凌飛雪看向陸青峰抱拳道:「青峰道友,這次小妹謝謝你了,如果沒有你的相救,小妹就真的魂飛魄散了。」

噗!

長劍準確無誤的刺進了此人的腹部,劍尖從身後露了出來,長劍抽出,凌飛雪迅速向後急退。【風雲閱讀網.】

凌飛雪心裡一陣冷笑,原來隱世家族的人,竟然都是如此道貌岸然、口是心非之輩,她為自己剛才對他們那麼客氣而感到後悔和自責。

三人的大哥腹部被凌飛雪一劍刺穿,雙手捂著傷口,迅速退到了其他二人的身邊,看著凌飛雪的眼神滿是怨毒。

「大哥,你怎麼樣?傷勢嚴重嗎?我這就上去替大哥報這一劍之仇。」

「二弟,你要多加小心,這個凌飛雪很不簡單,你也不是她的對手,還是和小妹一起上吧。」

「二哥,大哥說的對,我們從來不和他們講什麼公正公平,以多勝少是我們一貫的打法,只要能取勝,誰會管他使用的什麼手段,再說這個凌飛雪手段高超,她手裡一定得到了很多金牌,殺了她會省我們很多事。」

這兄妹三人並沒有傳音,所有的談話都被凌飛雪聽在耳中,她為隱世家族之人的做法感到憤怒,竟然把那些卑鄙的手段當成了美談。

凌飛雪知道對方的卑鄙,她自己卻是做不出來卑鄙之事,就這麼靜靜的懸浮在半空,冷冷的看著對方,看看他們到底能夠做出多麼齷齪的事來。

很快這兄妹三人就商量好了對策,大哥留在後面療傷,二弟和小妹飛速向凌飛雪沖了過來。

二哥的手裡同樣握著一把寶刀,小妹手裡握著一柄先天下品的靈寶長劍,一個摟頭蓋臉猛劈下來,一個挺劍直刺凌飛雪胸膛。

這兄妹二人中,任何一人的實力都不弱於凌飛雪,二人這一聯手,凌飛雪馬上就落入了下風,好幾次都是險象環生。

凌飛雪三人的戰鬥,到目前為止,是總決賽最巔峰之戰,雖然凌飛雪落入了下風,但是憑藉風神劍法的奇妙,這三人一時半刻還奈何不了凌飛雪。

三人打鬥了一個小時,凌飛雪的速度漸漸的慢了下來,兩個小時后,凌飛雪已經露出了一絲疲態,這兄妹二人相互看了一眼,瞬間加緊了攻勢。

「凌飛雪,怎麼樣?你快不行了吧!你刺了我大哥一劍,我要十倍的回報給你。」

三人的小妹貌美如花,可此時的臉上卻是無比猙獰,看著凌飛雪大聲叫道。

面對兩大高手,每一人都不弱於她,能堅持這麼久已經非常難得,再這麼下去,說不定凌飛雪就會殞命於此。

但是,凌飛雪不是一個輕易言敗之人,天才有天才的高傲,輕易地逃走是他們的奇恥大辱。

轉眼之間三個小時已經過去,再看此時的凌飛雪,無論是身法還是劍法都變得緩慢下來,這對敵對的一方而言,就是最大的破綻。

一個沒留神,三人中的二哥向凌飛雪背後攻了過去,寶刀直奔凌飛雪後背劈了下來,寶刀上瞬間亮起璀璨的光芒,顯然他是要對凌飛雪施展必殺一擊。

感覺到身後惡風不善,凌飛雪的身體向前蹬蹬蹬踉蹌了幾步,就在這時,此人的寶刀猛然落了下來,一刀劈在了凌飛雪的後背上,從右肩到左側腰間,一尺多長的傷口看上去十分恐怖。

凌飛雪後背的傷口向外翻卷著,在傷口中間的位置,白森森的脊椎骨凸顯出來,背後的藍色長裙被鮮血染紅,和胸前的部分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凌飛雪的身體向前踉蹌了幾步,步履蹣跚搖晃著,看上去好像要隨時跌倒的樣子,就在這時,三人的小妹從她的正面攻了過來。

小妹的臉龐扭曲,眼神裡布滿了殺機,長劍直刺凌飛雪心臟而去,而凌飛雪的身體只能勉強向一側躲閃,雖然是勉強躲閃,卻也躲過了肉身被毀滅的厄運,被小妹一劍從肩膀上刺穿。

看到長劍刺進了自己的肩頭,凌飛雪聚集起全身的神力,抬起右腿,飛快的踹向此女的小腹。

嘭!

凝聚了凌飛雪無比憤怒的一腳下去,此女被一腳踹飛,身體成為了弓形,直接向遠處倒飛出去。

現在的形勢對凌飛雪極為不利,她已經承受了對方的一刀一劍,連封住傷口經脈的神力都已不足,過去了這麼長時間,兩處傷口上仍然在向外不斷的淌血。

凌飛雪知道,現在的自己已然到了窮途末路,再硬撐下去只有死路一條,為今之計就是儘快的逃命。

時間不等人,凌飛雪向周圍看了看,身穿粉紅色長裙的小妹已經停住了倒飛的身體,正在向自己沖了過來。

而三人中的二哥再次衝到了身後,寶刀又狠狠地劈了下來,凌飛雪咬了咬牙: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在乾殿里的時間還早,以後不愁找不到他們。

匆忙中選擇了正東方,風屬性功法運轉到極致,凌飛雪也是拼了命,直接一步瞬移出去,眨眼間就消失在此處。

三人匯聚到一起,大哥和二哥都閉口不言,小妹看了看兩位兄長,頓時不悅的說道:「大哥,二哥,不能就這麼放了那個凌飛雪,你們都知道,放虎歸山必有後患的道理,真要放了她,以後我們永遠也不得安寧。」

「大哥,小妹說得對,我們必須馬上去追上她,現在正好是趁她病要她命的時候。」

二哥說完不再理會大哥,向小妹招了招手,率先向凌飛雪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小妹也緊隨二哥身後追去,瞬間消失在剛才的打鬥之地。

「唉!真沒想到,這個凌飛雪竟然這麼難纏,早知道這樣,還不如不和她結下如此大仇呢。」

三人的大哥嘆息了一聲,也向二人飛去的方向追了下去。

凌飛雪一路向東疾馳,期間還不斷的一次次使用瞬移,很快體內的神力已近枯竭,之所以現在還能夠飛行,所憑藉的完全是一股不屈不撓的意志。

飛越了一座座崇山峻岭、一條條寬闊的河流,凌飛雪的速度越來越慢,漸漸的,已經到了比走路快不了多少的地步,然後突然就停了下來,一頭向下面栽倒下去。

兩天以後,凌飛雪從昏迷中醒了過來,發現自己正盤膝坐在一間封閉的靜室里,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傷口已然癒合,只是活動起來稍有不適。

抬頭向周圍看去,這間封閉的靜室呈現淡淡的金色。凌飛雪身為神風劍派的未來掌教,當然知道製作靜室的材料都是極品的神晶。

凌飛雪所不知道的就是,究竟是什麼人有這麼大的手筆,竟然用一整塊的極品神晶來做一間修鍊的靜室,凌飛雪又知道,一定是這座神晶大殿的主人救了自己,她所不知的就是這座大殿的主人到底是誰。

正在凌飛雪心裡想著這些的時候,一道藍色嬌俏的身影飄進了靜室,看到凌飛雪醒了過來,頓時喜形於色的笑道:「飛雪姐姐,你可醒了,你還不知道吧,你這次整整昏迷了兩天,到底遇到了什麼人把你傷成了這樣。」

「春英妹妹,你先別問我,我問你,我是怎麼來到的這裡?這裡又是哪裡?」

「飛雪姐姐,這裡是青峰道友的空間靈寶,我受重傷昏迷,是血酬救了我,血酬為了救我還毀掉了肉身,最後被青峰道友救了我們,兩天前,青峰道友看到你從空中跌了下去,這才救了你,我的故事就是這麼簡單,接下來說說你吧。」

凌飛雪詳細的把自己的經歷說了一遍,趙春英聽后頓時氣憤的大罵道:「這些隱世家族的人隱藏了無數年,一出世就這麼囂張,等我們出去后好好教訓教訓他們,打打他們的囂張氣焰。」

「春英,這些隱世家族之人的實力高強,我這次遇到的兄妹三人,每個人都不弱於我,我們對這些家族一點都不了解,況且他們的隱居之地都十分神秘,能不能找到還兩說呢,想要教訓他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飛雪姐姐,不管怎麼說,他們把你傷成這樣,我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我們說什麼也要找到他們的老巢。」

「呵呵,春英姑娘的脾氣還是這麼火爆,傷剛好了就想著再出去打鬥,你這脾氣是得要改改了,不然的話,血酬以後可真要受你的氣了。」

兩女正在談話時,陸青峰走進了神晶大殿,聽到了趙春英的話,不由得開玩笑的笑道。

「青峰道友,連你也拿春英開玩笑了,我只是對敵人才這樣的呢,對自己人我可不會這樣。」

趙春英對陸青峰的話做著無力的辯解,一貫開朗洒脫的趙春英,面對陸青峰的玩笑話,竟然十分難得的臉色紅潤起來。

凌飛雪聽著二人的談話,不由得嫣然笑道:「我和春英妹妹在一起的時間最久,我感覺,自從到了乾殿參加總決賽后,春英妹妹的脾氣變了。」

凌飛雪說完,眼神看向陸青峰,二人都不自覺的暢然大笑起來。

趙春英站在靜室地面上,看了看凌飛雪和陸青峰,瞬間變得面若桃花一般。

「哼!飛雪姐姐也變壞了,竟然和青峰道友合起來氣小妹,不理你們了。」

趙春英十分難得的變得羞澀起來,雙手捂著臉跑出了靜室,凌飛雪看向陸青峰抱拳道:「青峰道友,這次小妹謝謝你了,如果沒有你的相救,小妹就真的魂飛魄散了。」 ?看凌飛雪臉上的表情十分誠懇,陸青峰擺擺手笑道:「凌姑娘,不用這麼客氣,我們都是朋友,不是嗎?」

凌飛雪同樣笑道:「青峰道友,做人最起碼的就是要知恩圖報,隨然道友不用小妹報恩,但是,小妹說聲謝謝還是應該的,不是嗎?」

獨寵舊愛·陸少的祕密戀人 聽了凌飛雪的話,陸青峰淡淡一笑,突然間話鋒一轉,對凌飛雪笑道:「凌姑娘,有什麼話等會再說,我現在先出去,把追殺你的那三個隱世家族的人解決了再說。【最新章節閱讀.】」

凌飛雪知道這是在陸青峰的靈寶空間里,外面發生的一切都阻擋不了他的神識掃描,但是,她還是疑惑的問道:「那三人到了附近嗎?」

「呵呵,」陸青峰呵呵笑道:「這三個傢伙還真是陰魂不散,這都過去了兩天了,還是這樣如跗骨之蛆一般,真是太討厭了,你先療傷,我現在就出去收拾了他們。」

隱世家族的三兄妹,看到凌飛雪向東面跑了以後,都相繼追了下去,這仨人的速度不可謂不快,可是,他們一口氣追了兩天,還是沒有發現凌飛雪的蹤影,就好像是突然間蒸發了一般。

這三人是循著凌飛雪的靈魂氣息而來,兩天後,凌飛雪的靈魂氣息突然消失,三人在靈魂氣息消失之處轉悠了很久,還是沒有任何收穫。

「大哥,你說這個凌飛雪會到了哪裡呢? 婚不勝防:獸性總裁別亂來 我猜測,最大的可能就是躲到了空間靈寶里,可是,我的神識掃描了方圓萬里的地方,並沒有發現有空間靈寶存在。」

「小妹,你有所不知,普通的靈寶是逃不出你的神識探查,但是高級別的空間靈寶,你是不可能掃描到的。」

「大哥,小妹,既然她是躲進了空間靈寶里,那就離這裡不遠,我們就在這裡等著她出來,說什麼都不能讓她再跑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