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寧欣喜的掛斷了電話。

一旁的媽媽看著自己的女兒,「寧寧,按照你所說,朝川哥哥有喜歡的人,你確定你還要繼續喜歡他嗎?」

「媽,朝川哥哥說了,他們不可能在一起。」

「那你確定,他們不在一切,他就會喜歡你嗎?」

丁寧跨著一張臉,「媽,有你這麼幫女兒泄氣的嗎……」

媽媽笑了一聲,沒有說話。

接下來的幾天,媽媽帶著心不在焉的丁寧買了一些東西,便回國了。

回國之後,因為有了自己的計劃。

為了能更配得上朝川哥哥。

丁寧打算在外面租房。

連著劉莉莉和蘆葦也被她拉起來,找房看房。

足足看了幾十家,不是太遠就是條件太差,或者是房租太貴了。

最後,因為有突然發生的事情,劉莉莉和蘆葦離開了。

丁寧才找了一間房。

房子是小二樓的形式,樓上兩間卧室,樓下一間卧室和客廳廚房等。

房東是個年約四十多歲的女人,環境很好,屋子後面便是一片樹木,清晨陽光招進來的時候暖洋洋,空氣清新。

重點是距離學校也近。

只是房租,一個月一間卧室一千塊。

而房東說,也只剩下這一間了,除了自己的住的那間,另外一間房子已經租出去了。

丁寧直接付了三個月的房租。

將東西全部搬來之後。丁寧便躺在沙發上,深深吸了一口氣。

開掛的生活馬上就要開始了,沖鴨!

為了離朝川哥哥更近,為了能成為朝川哥哥喜歡的人,為了能配得上朝川哥哥。

這麼想著,又因為連軸的奔波,丁寧便睡著了。

還是被午後的陽光熱醒的,

醒來之後,丁寧剛做起來,肚子便咕嚕嚕的響了起來。

走下樓之後,丁寧打開冰箱。

冰箱有三層,每個人一層,第三層屬於丁寧。

可是第三層的位置,空蕩蕩的,一點兒東西也沒有。

丁寧這才記起來,自己只顧著搬東西,一點兒吃的也沒買啊。

第二格是房東的,全是密封起來的,丁寧也沒有動。

第一格上放了幾包泡麵。

丁寧想,這個人肯定是傻子,泡麵怎麼額能放在冰箱里呢?

這麼想著,肚子再次不爭氣的響了起來。

丁寧響了半天,最後還是拿了一包泡麵,打算煮泡麵吃。

等吃飽了,自己去買幾包回來,還給這個人就是了。

雖然不知道這人是男是女,但是一包泡麵,想來是不會計較的吧。

丁寧煮好泡麵之後,剛開吃,樓上便走下來一人,盯著丁寧身旁的速食麵袋子。

「你私自拿了我的泡麵?」

丁寧一聽這話,有些尷尬,卻還是抬頭。

一抬頭,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丁寧的面前。

「陸洋!你怎麼會在這裡?」

「丁寧,你為什麼拿我的泡麵?」 陸洋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這麼問道。

這個泡麵是陸洋最喜歡吃的一種,在市面上是沒有出現過的。

所以一看到,陸洋便知道這是自己的。

「這!這泡麵怎麼能放冰箱里啊!我也是為了你好,等我吃完,等下買幾包還給你就好了!」

丁寧臉紅的理直氣壯。

「你確定?」

陸洋捉狹的看著丁寧。

「不就是一包泡麵嗎?難不成我還騙你不成,還是你覺得我連一包泡麵都還不起了!」

不得不說,這個泡麵還挺好吃的。

丁寧回味著味道。

「哼,你就等著吧,如果我還不了你,你想怎麼樣都行!」

看著丁寧的語氣,陸洋笑了。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我等著。」

陸洋笑著轉身離開了。

丁寧看著他的背影嘟囔了幾句,沒想到合租的人,居然是陸洋?

這似乎很尷尬啊!

丁寧愁眉不展的。

關鍵是這個陸洋,好像也是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樣丁寧很是忐忑。

他是不記得了?

還是完全不在乎了?

吃完飯之後,丁寧把鍋碗都洗乾淨,然後準備出門。

她是一點兒也不想欠著陸洋,所以第一時間就出門去買泡麵。

只是,跑了三個超市,居然都沒有這種泡麵。

丁寧這時才想起來這個泡麵叫做「陸地戰隊」

哪有這種泡麵啊!

自己見過那麼多,還沒有這麼個奇葩的名字,用來做泡麵的名字啊。

丁寧上網搜了搜,果然,網上也沒有這個名字的泡麵。

丁寧坐在台階上,雙手托著自己的腦袋。

果然,但是是餓昏頭了。

要不然,怎麼沒有發現這個泡麵名字的奇怪性呢!

現在可好,騎虎難下了啊!

自己可是撂了狠話的,如果買不到,那陸洋提出過份要求可怎麼辦!

更何況,不能被陸洋看不起啊!

跑了一整天,還是沒有找到這個牌子的泡麵。

丁寧只能回家了。

進門之後,看到陸洋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喝著茶,看著電視。

丁寧覺得自己氣不打一處來!

「陸洋,你是不是故意的?!」

丁寧的聲音有些大。

「故意什麼?」陸洋問出話,也沒看丁寧,而是繼續盯著電視。

電視里正在播放舌尖上的美食。

陸洋看的正陶醉呢。

「你這個牌子的速食麵啊,市面上根本買不到!你是不是故意和我打賭的!」

丁寧氣呼呼的。

陸洋這才放在手中的茶杯,轉身看著丁寧。

「丁寧,我有讓你吃我的泡麵嗎?」

「我有說這個牌子市面上有嗎?」

「我有主動提出打賭嗎?」

「似乎是你自己非要還我,然後說還不了就任由我做什麼事情。」

說蟄居話的時候,陸洋的臉上露出笑容。

「你、你想幹什麼!」丁寧抱著資金後退了一步。

「你看看你自己,灰頭土臉的臟死了,還不快去洗漱,」

陸洋嫌棄般的說著,隨後轉身繼續看電視。

丁寧懸著的一顆心才放了下來。

上樓之後,丁寧剛想趴在床上休息一會,樓下便傳來了陸洋的聲音。

「你快點下來洗,我不習慣家裡有人這麼臟!」

看到丁寧沒有任何動靜,陸洋皺著眉,「你要是不洗,現在就還我的速食麵。」

丁寧這才罵罵咧咧的走了下來。

說陸洋廢話太多,管的太多,「你要是這麼愛乾淨,可以獨居啊,幹嘛來這裡合租!」

陸洋笑著,看丁寧走進了洗漱間。

從洗漱間出來之後,丁寧拿起自己放在客廳門口的包,從裡面掏出好多包的速食麵,一樣一包。

總共有十多包,十幾個名字,可就是沒有陸地戰隊這個牌子!

丁寧把泡麵放在陸洋的面前,「喂,這些泡麵,你隨便拿,多拿幾包,就當我還你的那一包泡麵了,一包換這麼多包,還是你划算。」

陸洋看著這些牌面,嫌棄的表情露了出來。

「我從來都只吃哪一個牌子的泡麵,其他的,我是不會吃的。」

看著陸洋拒絕,丁寧更生氣了。

「你就是把故意誆騙我的吧!」

「不要算了!」

丁寧一把將速食麵全部塞進包里,然後放在了儲物櫃裡面。

然後氣呼呼的上樓了。

陸洋看著她的背影笑了。

「丁寧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可是要還債的。」

隨後便聽到了嘭的聲音,丁寧似乎是大力砸門了。

這段時間剛好是假期,丁寧洗漱之後,發現陸洋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陸洋,你整體不學習,呆在這了做什麼?」

「等你啊。」陸洋脫口而出。

「等我做什麼,我可是要去學習的。」丁寧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你昨天說的,還不了泡麵的話,任由我做什麼。」

「你想做什麼?我提前說啊,不能提無理的要求!」

「放心吧,我不會要求你陪我睡覺的……反正也不是沒睡過……」

「你給我閉嘴!」

丁寧生氣極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