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金色音波實質巨龍從葉天口中狂噴而出,神龍出世,怒吼一聲,一口吞下了凌霄,然後騰空而起,扶搖直上數百丈之高,直至金色音波巨龍逐漸沒入凌霄體內,

凌霄頓感體內五臟六腑俱損,識海瞬間遭到了滅頂之災,整個人重傷在即,瀕臨死亡之際,從高空中跌落下來,在空中劃出一道血色的弧線,

夢婆一個箭步飛身,騰空而起,在半空中將凌霄攬入懷中,飄然落至地面,一探其體內情況,發現並無性命之憂,這才長長舒了一口氣,

「葉天,多謝手下留情,」夢婆眼神複雜,陰沉不定,

葉天雙手拱起回應道:「不敢當,」

剛才那一聲龍嘯之音他幾乎傾盡了渾身解數,感覺體內真氣匱乏,這融合清心術的龍嘯之音果然不同凡響,


數萬觀眾瞬間沸騰起來,葉天以一招之力連敗楚非和凌霄兩大天才,一舉奪得冠軍之位,

龍虎大賽的主持人也高聲呼喊,此屆龍虎大賽葉天奪得冠軍之位,將成為玄元大陸葉氏皇朝的『天將軍』,並且領取此次大賽獎勵,

一時間,整個場面人聲鼎沸,各大門派紛紛湧向天地門觀賽台處恭喜道賀,

玉楓門主喜笑顏開,心中狂喜,這次龍虎大賽不僅葉天獲得個人冠軍,連天地門也一躍成為玄元大陸第一大門派,

似乎這一刻玉楓已經看到了天地門百年之後的輝煌一般,

但是,天有不測風雲,就在各大門派都在恭賀天地門的那一瞬間,一個驚天響雷在上空之中炸響,

一陣陣烏雲從天際邊瞬間襲來,似乎在醞釀一場暴風雨,

一個灰衣長袍的身影憑空而力,一頭髮絲隨風飛揚,他一臉怒氣的凝望著眾人怒吼一聲:「大家安靜,我將宣布一件重大事宜,」

眾人紛紛抬頭,說話者之人竟然聯盟長老團楊豐宇大長老,

頓時全場鴉雀無聲,

「魔族已然入侵我玄元大陸之地,」楊豐宇聲音如雷,在眾人耳邊炸響,

他一語驚人,讓眾人久久回不過神來,看到楊豐宇如此凝重的表情,各大門派修士的表情都開始凝重起來, 楊豐宇的話猶如一聲驚天炸雷,在眾人的腦海中轟然炸響,讓大家有些措手不及,

魔族進攻玄元大陸乃是天下大事,關乎著各大門派的存亡,人人驚慌失措起來,

就在各大門派都驚慌失措的那一瞬間,聯盟長老團七十二大護法緩緩出現在了四周,將整個賽場圍成了一個鐵桶狀,

七十二大護法共計七十二人,如今只剩下七十人,但是這七十人也是一支不可小覷的力量,足以顛覆一個門派,

七十二大護法的出現,給眾人的心中吃下了一顆定心丸,再加上各大門派的門主和長老們,怕是就算魔族進攻,也難以攻克聯盟長老團,

楊豐宇雙目一瞪,向前一步,抬步之間便到了葉天跟前,他不可一世的看著葉天,對這大家厲聲喝道:「大家可知道最近各大門派弟子連連失蹤之事,」

他的話音剛落,人群中便騷動起來,因為最近各大門派弟子離奇死亡之事,早已暗中鬧的沸沸揚揚,只不過因為龍虎榜大賽的原因,各大門派都沒有聲張,如今楊豐宇一提到此事,便像炸開了鍋一般,

「楊長老,難道你知道這件事的其中內幕,」其中一人問道,

楊豐宇冷笑一聲,看了葉天一眼,大聲喊道:「此事乃是有人和魔族勾結,故意而為之,殘害同胞,」

葉天一聽楊豐宇此言,然後再看向他如此痛恨的眼神,心中感覺不妙,

眾人隨著楊豐宇的言語,情緒瞬間到了極點,順著楊豐宇的眼神看向了葉天,

「難道此次勾結魔族,出賣玄元大陸的人是此次龍虎大賽的冠軍葉天,」有人懷疑的問道,

葉天猛然驚醒,此人的猜測正是楊豐宇所要的結果,楊豐宇一直都未現身,想必正是謀划這次的陷阱,

只見楊豐宇雙目之中一股怒火狂噴,指著葉天大罵道:「天地門葉天勾結魔族,趁我玄元大陸龍虎大賽之際,暗中殘害我各大門派弟子,手段殘忍至極,天地門卻與之為伍,成為這葉天幕後主使者,實在可恨,」

楊豐宇再一次語破驚天,將整件事情推向了gaochao,

他不但指出葉天勾結魔族,而且最重要的將天地門也推向了深淵,給天地門背了一個幕後主事者的罪名,

葉天怒目而瞪,眼中厲光一閃,指向楊豐宇問道:「你如此誣陷我,可有證據,」

「對,楊豐宇,你這樣污衊天地門,若是拿不出證據,怕是各大門派都將不服,」靈虛洞夢婆一個閃身便到了葉天跟前,瞪著楊豐宇叱問道,

楊豐宇哈哈大笑一聲,臉上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笑意,然後轉身對著眾人喊道:「各位,此次天地門之所以有這樣大的膽子,勾結魔族,企圖殘害我玄元大陸,統一大陸,其幕後還有一位最大的支持者,那便是靈虛洞,」

眾人聽后更加噓唏不已,人人臉色大變,

靈虛洞乃是玄元大陸第二大門派,若是連靈虛洞都反叛,其後果不堪設想,若想鎮壓,只有靠著葉氏皇朝的強者出世鎮壓了,

夢婆面色大變,布滿褶皺的臉龐頓時浮現出一層黑蘊,她怒指楊豐宇道:「你血口噴人,小心我靈虛洞將你聯盟長老團踏為平地,」

雙方劍拔弩張,這時其他門派門主都紛紛上前,來調解此事,

「楊長老,你說葉天勾結魔族,天地門和靈虛洞為暗中主使者,可有證據,」青陽門凌副門主鄭重其事的問道,

「是呀,楊長老,此事非同小可,關乎著整個玄元大陸的安危,還請慎言啊,」天宇門門主雲靈子上前一步說道,

「各大門派弟子離奇死亡,確實和魔族有關,但是只憑著此事來斷定乃是葉天勾結魔族所為,未免有些武斷吧,」上古世家元家家主元齊也站出來一臉凝重的說道,


葉天戰敗元冰,沒有想到元家家主竟然出面為葉天說話,讓葉天有些感動,

面對眾位門主的逼問,楊豐宇冷笑一聲,雙手結印,手中一股龐大的混沌之氣衝天而起,在上空之中形成了一副雲幕,

雲幕之中出現了一幅幅畫面,如過眼雲煙,全部都是葉天在場的畫面,

第一幕乃是葉天大戰六大門派弟子,破掉天雷陣的場面,隨後大量魔氣湧現,葉天消失,之後的畫面也模糊起來,無法看清雲幕景象,

第二幕則是葉天和靈虛洞慕容旭在西山山谷之間,揮手之間便擊殺了數十位精英弟子的一幕,

第三幕則是葉天和青陽門凌副門主還有靈虛洞夢婆三人在懸崖邊上商討事宜的一幕,而在他們的旁邊正躺著數十位弟子的屍體,

這三個圖景在雲幕中一一呈現,大家紛紛結舌,目瞪口呆的望著雲幕中所發生的一切,

葉天一看雲幕圖景心中一緊,這三幅圖景確實是真,只是最關鍵的部分似乎可以被去掉了而已,正兒八經的斷章取義,

還有這第二幕圖景,他確實和慕容旭去過西山山谷,但是當時他去的時候,那些弟子已經死亡,現如今看來,當時他和慕容旭不小心觸動了敵人布下的機關大陣,這才使得大陣運轉殺死了那些弟子,看來這一切都是楊豐宇早已布置好的,

只是還有這第三幅圖景,青陽門的凌副門主也在場,眾人將疑惑的目光從靈虛洞轉身向了青陽門,

此刻凌副門主卻雙手抱拳,拱手道:「各位英雄,此副圖景確實是真,當日我的確在場,只是受靈虛洞夢婆之邀前去,我們到底此地之時這些弟子早已死亡,當日我因門派中有事便匆匆而回,其餘事情我並不知曉,所以此事和青陽門並無瓜葛,」

凌副門主一副輕言輕語將此事全權撇開,表示此事和青陽門沒有一點關係,

聽到凌副門主這樣說,葉天的心中隱隱作痛,本以為凌副門主乃是一階正人君子,定會站出來為自己作證,卻沒有想到他的選擇竟是明哲自保,

葉天深吸一口氣,渾身幽冥之氣從陰陽丹田內溢出體外,一股強大的氣息瞬間瀰漫開來,充滿了殺氣,

這一刻葉天怒到了極點,他還從未在眾人面前受到如此誣陷,

夢婆一把將葉天阻攔在身後,暗自傳音道:「葉天,帶著可兒離開玄元大陸,越遠越好,」

葉天心中震撼不已,如今事態尚未明朗,夢婆竟然出此下策,豈不是有些過早,

「夢婆前輩,這楊豐宇誣陷你我,更是害了天地門和靈虛洞,若是就這樣離開,豈不是承認了勾結魔族之實,」葉天給夢婆傳音道,

夢婆嘆息一聲再次傳音:「快走,再不走就真的來不及了,這楊豐宇向來陰險狡詐,這一切他早已布置已久,此次天地門和靈虛洞在劫難逃,不是你我能夠改變的,葉天,可兒就交給你了,」

夢婆說罷,手中龍頭拐杖脫手而出,化為一頭青龍之杖席捲葉天衝天而起,

這速度堪比一道閃電劃過天空,葉天心中大驚,這速度遠遠超於他,顯然夢婆是想一口氣將他和可兒送走,然後自己拖住楊豐宇,

葉天和可兒被龍頭拐杖送走,場面頓時失控,各大門派強者紛紛憑空而起,將天地門和靈虛洞兩派圍堵的水泄不通,

氣氛一下子到達了gaochao,局面僵持起來,

玉楓雙目一凝,冷聲道:「三位太上長老,楊豐宇既然如此羞辱我天地門,我們便與這楊豐宇拼個你死我活,」

「是,門主,」三位太上長老異口同聲道,

「還有我們靈虛洞,這楊豐宇欺人太甚,今天我靈虛洞便踏平這狗屁聯盟長老團,」靈虛洞一位九階長老出面怒目而視,顯然早已準備動手,

這次比賽,靈虛洞雖然來人不多,但是有一位九階強者坐鎮,也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

就在大家劍拔弩張的時刻,楊豐宇哈哈大笑一聲道:「想要逃走,休想,」

突然,虛空之中,一道道天雷狂劈而下,整個虛空陰暗下來,電閃雷鳴,形成了一座雷電交加的大陣,

夢婆臉色驟變,凝望著雷電交加的虛空之中,沉吟道:「天罰大陣」,

「什麼,天罰大陣,」

「天罰大陣開啟了,豈不是要生靈塗炭,」

「對啊,天罰大陣萬一誤傷後果不堪設想,」

…………

大家一聽說虛空之中的乃是天罰大陣,一時都開始恐懼起來,

天罰大陣乃是一種失傳已久的攻擊大陣,千年前魔族進攻玄元大陸,這天罰大陣正是用來攻擊魔族強者的,

這天罰大陣可重傷九階混沌境強者,六階以下修士可以秒殺,威力無窮無盡,也被稱為『天怒大陣』,

可是,大家心裡都很疑惑,如今魔族進攻玄元大陸,這天罰大陣為何不對付魔族,反而對付靈虛洞和天地門,

這時,天空中一道雄厚的雷音滾滾而過,葉天懷抱夢可兒從天而降,掉落在地面之上,渾身漆黑,狼狽無比,顯然是觸碰到了天罰大陣,

夢婆上前一步,查探葉天和夢可兒體內傷勢,發現並無大礙,這才長長舒了一口氣,

她沒有想到這楊豐宇竟然做的如此絕, 楊豐宇看到葉天重傷落地.冷笑一聲.

他對著大家大聲喝道:「大家莫慌.這天罰之大陣正是對付靈虛洞和天地門之用.只要滅了這兩個門派.魔族便沒有了內應.在消滅魔族之人便可輕而易舉.」

眾門派一聽楊豐宇此言.紛紛覺得在理.如此便可打破魔族裡應外合的局面.這樣.再消滅魔族便輕而易舉.

青陽門的凌副門主眼神中神色變幻不定.似在思考.正在此時.凌軒攜同凌母急匆匆前來質問.

「爹.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凌軒怒氣沖沖問道.

凌父眉頭緊皺轉過身來道:「門主青陽子有令.明哲保身.隨機應變.」

凌軒有些不解.問道:「何為明哲保身.隨機應變.」

凌父沉吟片刻.嘆息一聲道:「所謂明哲保身便是不參與聯盟長老團與靈虛洞和天地門之事.而隨機應變則是看大局勢.如今楊豐宇私自開啟天罰大陣.視眾人性命於不顧.怕是有天大的陰謀.」

此刻.凌副門主也感覺到了這其中必定存在著某種陰謀.心中隱隱不安起來.

「不管如何.你都要救救葉天才是.」凌軒一副委屈的說道.

凌父一聽微怒.道:「危難時機.你卻兒女情長.將他帶回去好好看管.不得外出一步.」隨即拂袖而去.不再理會凌軒.

此時.各大門派受到了楊豐宇的蠱惑.紛紛將矛頭轉向天地門和靈虛洞.更是要置葉天於死地.人證物證俱在.已是百口莫辯.


楊豐宇設計陷害天地門和靈虛洞已經蓄謀已久.

曠世大戰也在這一刻瞬間爆發了.各大門派強者在楊豐宇的帶領下.紛紛攻擊向天地門和靈虛洞.

就連曾經的成為葉天擁護團的天宇門和玄空門都開始了攻擊.完全不顧昔日之情.

只有兩大門派坐山觀虎鬥.沒有動手.而是靜觀其變.這兩大門派一是青陽門.二是上古世家元家.

此刻.六大門派圍攻天地門和靈虛洞.葉天縱身而起.夢可兒緊隨其後.穿梭在人群之中.

天空中一道道絢麗的技能從天際劃過.巨大的能量波動一次次衝擊著每一個人.稍有不適便會隕落於此.百年修行毀於一旦.

「讓我老婆子來打破這天罰大陣.葉天.你帶著可兒離開玄元大陸.可兒就交給你了.」夢婆怒吼一聲.佝僂的身軀瞬間筆直起來.手中龍頭拐杖發出浩瀚的能量衝擊向天罰大陣.

轟隆隆~

虛空中一陣陣炸雷響起.夢婆的全力一擊震蕩的天際都在搖晃.濺起了無數的閃電火花.

哇~

夢婆全力一擊仍舊沒有打開天罰大陣.急火攻心之下一口鮮血噴出.臉色蒼白無比.

突然.天空中傳來一陣狂傲的聲音:「哈哈.想要打破天罰大陣.夢婆.你太小看我楊豐宇了.」

只見楊豐宇凌空而下.不可一世.夢婆雙目一凝.身軀身形變換.瞬間到了葉天和夢可兒身前.將他們兩人護在身後.生怕楊豐宇傷了他兩人.

「楊豐宇.就算是死.老身我也和你拼了.」夢婆一步當先.兩人大戰起來.

葉天凝神注目.他一直沒有動手.就是在醞釀致命一擊.因為他知道.夢婆雖然和楊豐宇同為九階混沌之境的強者.但是這楊豐宇的實力要遠遠強於夢婆.所以必須給他致命的一擊.

其他門派也虎視眈眈.大戰如火如荼.必須要殺死楊豐宇這個始作俑者才能解決這一切.葉天心中早已算計好.

果不其然.夢婆節節敗退.眼看體內元氣耗盡.無力抵擋楊豐宇最後一擊之時.可兒正要上前.被葉天攔住后.瞬間撲向楊豐宇.


葉天速度快若一道閃電.喘息間便襲向了楊豐宇.一聲龍嘯之音鋪天蓋地襲來.

楊豐宇冷笑一聲.道:「雕蟲小技.憑藉你的礦吼聲就能打敗我九階混沌境界.」說罷.他放棄了攻擊夢婆.而是一招揮向了葉天的龍嘯攻擊.

龍嘯之音遇到楊豐宇的抵擋.轟然破碎.化為一串串音符隨處飄蕩.一股巨大的衝擊力沖向了葉天.

眼看葉天即將被楊豐宇的能量淹沒.一個黑色的身影瞬間從葉天體內爆發而出.一道閃電便襲向楊豐宇.

此刻楊豐宇臉上的冷笑還未結束便僵硬了.因為他看到葉天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偷襲他.這股力量絕對是和他統一境界的混沌實力.

此刻他想要反抗已經來不及了.剛才實在是太大意了.完全想不到葉天體內蘊藏這一尊九階實力的強者.

一道青光閃爍.一本漆黑如墨的天書之中蹦出一竄奇異的字元.在空中凝聚成為了一個顯赫的名字.那便是..楊豐宇.

楊豐宇臉色大變.低聲沉吟:「生死簿.」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