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的無聲沉默。

這種沉默,事實上,已經代表了對方的回答。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娘不會有事的!娘,你不會有事的!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是俺害了娘!是俺害了娘!」傑森依舊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聲音卻是越來越低,他雖憨直,卻不傻,從頭到尾,他對老婦人身體情況都一清二楚,只是內心深處不想面對這個殘酷現實。

不忍心看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上結交的第一個朋友失魂落魄的摸樣,羅蘭沉聲問道:「艾達,有沒有辦法治癒這種病症?」

「我並非萬能的!」艾達希爾無奈的回答道,「她的病症深入骨髓和靈魂,身體和靈魂都處於全面崩潰狀態,非普通藥石所能奏效,更何況治癒能力並非我的強項。」

看著雙目赤紅,隱隱處於失控邊緣的傑森,羅蘭打斷了艾達希爾的話頭:「說重點,有沒有辦法可想?」這個傢伙什麼都好,就是眼力勁差了點,該說的、不該說的,全吐了出來,再下去,傑森非暴走不可。

「奇迹古樹!」艾達希爾回答道,「從它那裡或許能夠尋找到最後一線生機,只是時間有點不允許,現在我只能夠勉強壓制住她身體和靈魂的崩潰速度,但持續不了多長時間,短則三天,長則五日,她必將會魂飛魄散。」

艾達希爾的言外之意十分明顯,奇迹古樹同樣也是智慧古樹的一種,必須通過擁有五百年以上樹齡的古樹轉化而來,三五天的時間,十分倉促。

奇迹古樹。

自己怎麼將這一茬給忘了?

若是將狩獵大廳比喻成暗夜精靈的科研兵工廠,那麼奇迹古樹就是暗夜精靈的魔法醫療商店,出售一些十分有用的魔法藥劑和魔法物品。

就算第一階段奇迹古樹出售的三種魔法藥劑和魔法物品也相當實用。

月亮石,阻擋日光,製造日蝕,形成持續三十秒鐘的人造夜晚,這種魔法物品能夠將暗夜精靈的種族特性發揮到了極致。

小型凈化藥劑,在三十秒內恢復100點魔力。100點魔力,看起來並不強勁,但是像羅蘭這種一階水準,精神力就過千的變態又有幾人,普通一階施法者,能有兩三百精神力就頂天了。而且埃拉西亞的藥劑鍊金術十分低下,市場上基本上見不到像樣的魔法藥劑,快速恢復魔力的魔法物品罕見而又稀少,大部分施法者想要恢復精神力,除了自然恢復,就只能靠冥想了,效率之低下程度,可謂是聞著掉淚,聽者傷心,對於擁有月之精華的羅蘭來說,小型凈化藥劑實用程度並不高,但是用來販賣,光是想想那美好前景,就只讓人流口水……

塵土之影,隱形能力的致命剋星,廉價實惠,殺人越貨之必備物品。

……

羅蘭的腦海中閃過的不僅僅是奇迹之樹的資料,還有一個更深遠的計劃稚形——商業籌劃!

法其頓地處偏僻,資源有限不說,就連土地暗黑化也十分嚴重,就算智慧古樹有凈化土地的能力,但卻需要時間,短時間內,想要自給自足,根本不現實。

但是暗夜基地想要發展壯大,卻需要大量的資金和資源。

木靈、戰魂,還好說。

前者只要擁有足夠多的小精靈,要多少有多少。

後者則是因為羅蘭現在處於一個動蕩不安世界,隨時都會爆發大規模的戰爭,在冷兵器戰爭中,人命就像草芥,戰魂當真是要多少有多少,而且法其頓比鄰著迪雅這個邪惡的死亡國度,就算出現了短缺,也有來源,還有一個好處,殺那些邪惡亡靈,就跟遊戲中刷怪一樣,羅蘭不存在任何心理負擔。

唯一發愁的便是金靈,換句話說,就是錢。

費里曼的那五千戰爭贖金,現在已經所剩無幾,所以,當看赤血盜匪團老巢的第一眼,一個瘋狂的計劃就跳入了他的腦中。

但是現實不是遊戲,沒事刷刷怪物,金幣就自動落進腰包。

無論是戰爭贖金還是攻城略地,只能是不到萬不得已的選擇,尋找穩定的資金來源才是王道。

作為來自另一個信息高度爆炸的世界,羅蘭自然知道什麼是賺錢最快的方式——商業。

通過靈魂貓頭鷹的視覺共享俯視法其頓的時候,羅蘭就產生了類似的想法,只是相當模糊。

在恩塔格瑞大陸的其他原住民眼中,法其頓或許是沒有任何價值的窮鄉僻壤,但在羅蘭的眼中,這裡卻是發展商業寶地——因為它擁有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

法其頓比鄰四國不說,還有便利的水利條件,僅僅簡單的幾眼俯視,羅蘭就已經發現了好幾處天然深水灣,稍加改造,就能夠成為大型深水港,除此之外,幾乎貫穿了整個恩塔格瑞大陸的斯坦德威克江的入海口就在法其頓的門前,逆江而上,能夠輕易的到達恩塔格瑞大陸的大部分國家。

便利的運輸條件,是發展商業的先決條件。

內陸水運、遠洋水運、陸地運輸,法其頓三者全都具備,若是羅蘭不知道善加利用這一點,簡直是愧對幸運女神的眷顧。

當然光有運輸條件還不夠的,還得有特產。

只有獨一無二的商品,才能夠吸引那些鼻子比豺狼還尖的商人大量雲集於此,從而帶動當地經濟發展。

毫無疑問,這一點已經被奇迹古樹被補齊了!

不對,獨一無二的商品一直存在,只是被羅蘭忽視了!

無論月亮井出產的月之精華,仰是戰爭古樹出產的長弓和血魂妖弓,或是本命之樹出產的戰鬥背包,都可以成為商品。

甚至月亮井出產的月泉水,那可是純天然無污染、強身健體、美容養顏的聖品,雖然效果慢了一些,但卻實實在在能感受到的,遮蔽羅蘭前世市場上吹噓的美容保健品不知道強了幾百倍,若是將其運輸到王都斯坦德威克,絕對會讓那些貴婦少女們搶破頭皮,換回等重的黃金也不是不可能。

畢竟像羅蘭這樣赤貧的領主委實少見。

作為高魔世界,恩塔格瑞大陸上的大部分國家並沒有羅蘭想象的那麼赤貧,尤其是地理優勢絕佳的埃拉西亞王國,因為這裡土地的產出十分豐沃,只要不是天災*,稍微用心打理,兩畝地的產出就能輕鬆養活一個五口之家。


當然,處於最底層的民眾依舊只能勉強維持溫飽,真正的財富都集中在那些貴族領主特權階級手中,等階越高,這種財富越集中,就像壘金字塔一樣,位於最頂端的,總是只有那麼一小撮人,而偏偏這一小撮人卻掌握了這個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財富。

出現這種現象,是因為統治模式所決定的。

這種現象在埃拉西亞王國體現的尤為明顯。

據說在王都斯坦德威克,遍地黃金,那些大家族的貴婦少女們,甚至以牛奶沐浴,僕役成群,生活之豪華奢侈,即便是羅蘭聞之,也是目瞪口呆。

若是向其描述這番景象的是其他人,羅蘭只當是對方吹牛扯淡,可偏偏告訴他這些的是自家那位不拘言笑的侍衛長馬修,那麼性質又變了。

不過想要實現這個設想,還有一段遙遠的路要走,最起碼要有一定的實力——自保的實力,在這個混亂而又殘酷的世界,在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便展露異寶,最先引來的不是商人,而是貪婪的豺狼。

…………………………………………………………………………………………………………………………

「奇迹古樹?在哪裡?在哪裡?只要能救俺娘,叫俺做什麼都可以!」聽說自己的母親還有一線希望,傑森頓時急吼吼的問道。

羅蘭無奈的攤攤手道:「奇迹古樹,同樣也是活化植物的一種,就像先前我喚醒的那棵戰爭古樹一樣,必須找到合適的古樹,我才能夠喚醒它的意志,只是……」

「那還等什麼?」傑森一個高躥的老高,「黑森林俺熟,先前能帶你找到一棵千年黑鐵樹,俺就能夠帶你找到第二棵。」

「我……」羅蘭張了張嘴,半天沒吐出一個字來。

他回法其頓城堡可是為了調兵遣將、準備夜襲赤血盜匪老巢,此刻對方大部隊傾巢而出,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若是羅蘭不把握這次機會,一旦赤血盜匪三首領帶領部隊在法其頓城堡全軍覆沒的消息傳回去,法其頓城堡勢必將會面臨另一場更大、更慘烈的兵刃之災——就算再次守住,死傷也將會不計其數。

羅蘭猶豫的一瞬間,一個定格的畫面浮上了心頭。

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趴在雪白的病床上,聲嘶力竭的哭喊,卻無法阻擋病魔的腳步,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母親永遠的閉上了雙眼,那種無能為力的絕望,就像一條毒蛇盤踞在心頭,永遠揮之不去。

眼前的景象,何其相似。

「自己絕不能讓相同的悲劇再次上演。至於赤血盜匪,就算錯過了這次機會,也有其他的補救辦法,更何況,對方傾巢而出,必定是大動作,不可能立馬迴轉老巢,若是抓緊時間,或許兩方面都不耽誤!」心中有所決斷的羅蘭,到嘴的話又咽了回去,變成了一個「好」字。

按照羅蘭的秉性,不憑別的,只憑傑森的這份孝心,這個忙他必然會幫。

羅蘭考慮的時間雖然短暫,卻瞞不過擁有野獸般敏銳直覺的傑森,顯然羅蘭還有其他事情,但是依舊選擇幫助自己,這種情分更沉重,拙於言辭的他,只能連聲說:「謝謝!謝謝!謝謝!」

拍拍傑森粗壯的胳膊,羅蘭一咧嘴,露出了八顆潔白的牙齒,燦爛的笑道,「我們是朋友嘛!幫助朋友自然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傑森一滯,隨即放聲大笑,神情莊重,宛如宣誓的道:「沒錯,我們是朋友!我們是朋友!矢志不渝!」

羅蘭永遠也不會想到,在今後的歲月中,傑森會將朋友這個詞,詮釋的如此淋漓盡致,亦如此沉重,當真擔的起這一句矢志不渝。 羅蘭性格中有著雷厲風行的一面,一旦拿定主意,便不再有任何猶豫,從打點行李到深入黑森林,前後不過一個小時。

這一次,羅蘭不再像第一次那樣人單影只,除了傑森、瑪維、馬修外,還有兩名暗夜精靈弓箭手遊走在周圍。

這兩名暗夜精靈弓箭手雖然只是普通模板,但也擁有媲美二階巔峰戰士的身體素質,加上豐富的戰鬥經驗、獨特的叢林追蹤技巧和神乎其神的箭術,戰鬥力同樣不可小窺,進入黑森林不足一刻鐘,便有不下於十隻暗黑化生物被她們釘死在地上。


和大多數精靈一樣,暗夜精靈同樣也崇尚親近自然,但絕對不包括魔化的黑森林和生存在這裡的暗黑化生物,相反,她們對這裡的一切都抱有一種極度厭惡和仇視情緒,一路遇到的活物,都會毫不猶豫的毀滅,在她們眼中,無論是黑森林,還是魔化生物,都是非自然存在。

似乎感受到羅蘭一行人散發出來的煞氣,除了一開始那些不長眼的魔化生物,其他的魔化生物已經遠遠躲開,這讓原本想順道收集靈魂影子,完成終極技能復仇天神前置條件的羅蘭,頗為失望。

事關母親生死,傑森格外用心,進入黑森林之後,便朝著一個方向趕路,好似心中早有了合適目標。

果不其然,沒繞多少彎路,日落之前,一棵造型獵奇,樹齡比戰爭古樹刀鋒*深根只高不低的古槐,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這棵千年古槐足有五、六十米高,巨大的樹冠遮蔽了方圓幾十米,枝繁葉茂,最頂端的嫩枝新芽甚至還流露著一絲在黑森林中十分罕見的嫩綠,讓人沒有來的感覺到一絲溫暖喜意,同時也昭示著自身旺盛的生命力——哪怕是在這個見鬼的土地中。

這棵千年古槐最奇特的則是下半部,在十五米高的地方一分為二,形成了一個巨大拱門,中間有一個足以容納五輛大型馬車并行的空間,那兩根粗壯的主桿,就像兩隻大腳,牢牢的釘在地上。

「情侶樹!」羅蘭驚嘆出聲,嘖嘖稱奇道,「大自然中,當真無奇不有,這種只存在於傳說中的情形,現實中也存在。」

若是仔細看便會發現,眼前的這棵千年古槐並非一棵樹,而是兩棵,下面的兩根主桿事實上,原本都是一棵獨立的樹。

沒錯。

原本是一棵獨立的樹,但是現在已經不是了,它們的樹冠已經糾纏的密不可分,長年累月之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也不分彼此。

這種奇特的樹,學名叫做情侶樹,也有人叫做雙子樹或者雙生樹,因為像一對相擁的親密情侶而得名。

羅蘭的前世,關於這種樹還流傳一個凄美傳說。

傳說中,這兩個樹曾經是一對十分恩愛的夫妻,因為觸怒了天條,受到上天懲罰,化身成了兩棵相距不遠的樹,生生世世,只能相見,卻不能相守,飽受無窮無盡的思念煎熬,但是這對恩愛的夫妻,哪怕是已經化身成了不能言、不能語、不能動的樹,但對對方的愛卻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不甘心接受上天的懲罰,他們便努力的向對方生長,每天生長一分。

長年累月之下,他們的樹冠竟然真的相遇了,然後緊緊的相擁在一起,再也不分彼此,哪怕上天震怒,降下的雷霆,只能毀滅它們,卻無法分開它們。

傑森的臉上卻有著少有的凝重,沉聲道:「這棵樹是我所知道的方圓幾百里內,樹齡最大的一棵,也是記憶最深的一棵,它雖然沒有開啟靈智,卻絕對不容小視,因為它是一棵鬼樹,它的體內囚禁著無數惡靈,一旦進入百米範圍,便會受到那些惡靈的攻擊,看到周圍那些白骨了沒有?那些都是誤入者留下的。」

順著傑森手指望去,只見那棵千年古槐的周圍的土地,堆滿了半遮半掩的森森白骨,一根根粗壯的樹根糾纏在上面,就像無數大號吸血水蛭,憑空增添了幾分猙獰與邪惡。

是了。

槐木素來有鎮陰鎖魂之效,尤其是上了百齡的古槐,這種功效更是上百倍的被放大,其鎮魂鎖陰的能力,只怕還在黑鐵樹之上,更別說是千年古槐了。

「是嗎?」羅蘭眉頭一挑,不驚反喜。

先前羅蘭和本命之樹艾達希爾從戰爭古樹刀鋒身上得出了一個重要推測——轉化過程中使用的古樹自身特點,將會直接影響智慧古樹衍生出來的特殊能力。

現在好了,正好趁這個機會,驗證一下這個推測。

先前他還擔心傑森帶他們找到的只是一棵平平常常古樹呢,卻沒想到傑森上手便送來一份大禮——不僅是一棵難得一見的情侶樹,還是一棵鬼樹——等到轉化成奇迹古樹,或許會有不小的意外收穫吧!

羅蘭心中頓時充滿了濃濃期待。

話說回來了,有句古語叫做,宅老有鬼,樹老成精。

凡是上了千年的古樹,又有幾個簡單的,就算沒有誕生出自己的意識變成活化植物,也必然有自己的非凡之處。

至於惡靈……

十根修長的指頭就像精靈般靈活跳動,符文大槍就像風輪一樣旋轉了起來,發出「嗚嗚」的呼嘯,宛如興奮的叫聲。

旋槍!

幾天前,還需要羅蘭集中注意力才能施展出來的高深大槍技巧,此刻卻順手拈來,猶如兒戲,這便是等級提升,素質提高的好處。

嘿……

有這把暗黑剋星在,若是僅僅惡靈的話,應該感到害怕的,不是他們,而是它們。

「回來!」羅蘭心念一動,已經飛翔到數百里開外的靈魂貓頭鷹瞬間出現在他的肩膀上。

「視野共享!」那種奇特的黑白視野再次連入羅蘭的腦海,向千年古槐望去。

「啊!」羅蘭一聲低呼,猛然倒躥了出去。

錚!鏘!

一陣刀劍出鞘聲,瑪維、馬修、傑森呈一個完美的品字形,將羅蘭和那兩名暗夜精靈弓箭手護在中間,警惕的四處張望。

等到戰圈成型,瑪維的詢問聲方才響起,「怎麼了?有什麼發現?」

「不要再往前走了,傑森說的沒錯,前面是陷阱!正前方二十米處,至少有三個大隊的惡靈正等著我們的呢!」羅蘭的聲音有些變形,光潔的額頭微微見汗——那是遽然間嚇出來的冷汗。

任誰被數百隻醜陋、扭曲、詭異、猙獰的凶靈用兇狠仇恨目光盯著,滋味都不會好受。

這與膽量無關。

由於從小受環境和風俗影響,羅蘭對這些靈體類存在天生抱有某種敬畏,哪怕是置身異界,這種敬畏依舊深藏心底。

「一群迷失了方向的靈魂而已!那就讓我的審判之刃送你們上路吧!」瑪維顯然沒有羅蘭這種獨特心理,聞言后,想也沒想,修長左手一揮,她背後的影子猶若實物般扭曲拉伸,化成了一隻只漆黑如墨的人影,雙目中閃爍的赤紅光芒,讓她們看起來邪惡又冰冷。

尤其是最後才冒出來的那個,模樣與瑪維*影之歌有八成,只是更加巨大,身上攜帶的冰冷氣息更加強烈,她一現身,周圍的空氣都憑空冷了三分,身體也更加凝實,宛若實質。

瑪維的復仇天神和復仇之魂軍團們。

此刻瑪維的復仇之魂的數量已經達到8名,雖然與軍團之名依舊有些不符,但戰鬥力卻不容小窺。


要知道,復仇天神與復仇之魂的個體實力也是伴隨著瑪維等級提升而提升的(復仇天神具有瑪維百分之八十的實力,而復仇之魂具有復仇天神的一半實力),1級的復仇之魂與8級的復仇之魂有著天壤之別。

可成長性,這才是復仇天神這個終極技能最恐怖的地方。

眾人裡面唯一沒見過瑪維終極技能的傑森,勃然變色,大臉上布滿了警惕,低呼道:「靈魂魔法?女巫?」

「錯!是影子魔法,不是靈魂魔法!」瑪維*影之歌細長的丹鳳眼斜了傑森一眼,輕飄飄的道,「我算不算是女巫不清楚,但是你是女巫的兒子卻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嘿嘿!抱歉,俺忘了!」傑森摸摸自己光溜溜的大腦袋,乾笑道,他母親雖然是一名女巫,但是平時言論中對女巫這個職業的評價並不高,耳聽目染,他對於女巫這個職業的偏見根深蒂固。

「動手!」守望者首領再次一揮手,九個暗影之球帶著「噝噝」細微破空聲,狠狠的砸在了正前方四十米處,好似砸到了什麼實體。

一聲悶響,就像一隻掄圓的大鐵鎚,砸在了破皮氈上,沉悶而又尖銳。

無數黑影就像閃電一樣,四處迸射。

一個暗影之球的威力算不上什麼,但是當九個合一起的時候,就變的十分恐怖,地上硬生生的轟出了一個直徑一米、深達一尺的土坑。

在場的所有人禁不住一陣咂舌,好恐怖的攻擊力。

若是剛剛的合擊砸在自己身上?

想到這一點,就算是精善防禦的侍衛長馬修也忍不住微微變色,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