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串的獎品,震的眾人頭暈,大手筆啊,好一會,才有人反映過來,開始比賽。

加羅帶上帽子和太陽鏡,走到了前面,粗略看了幾下,四個擂台已經開始挑戰,但暫時都是挑戰五十名以下的原戰榜人員,看來初期僅僅是試探,或者是再次比斗的居多,看起來都是上次比賽的失敗者挑戰之前打敗他的敵人,顯然,這是軍人的自尊。

大部分都由克制力,只是單純的比出個勝負,偶爾有些暴躁的,也不過是受了點傷,不算大問題,加羅看了三個小時,完全不需要她出手干預。

忽然,這邊台上的出場者加羅認識的,是之前遇到的四個紅二代之一的劉天啟,他是上台挑戰的,一手純正的五行獸拳,輕鬆擺平了上一個勝利者。

「不俗。」加羅輕輕點頭,劉天啟的動作幹練,絕對不差,而聽周圍的聲音,他果然是戰榜高手,排名第二十一位,上次比賽,他被前十之一的高手打敗,不然絕對可以在上一步。

「老夏,來吧,我們再比一次!」劉天啟大吼一聲,片刻后,一個壯年男子走上了擂台,看起來,他似乎是這次比賽中年級近乎最大的一個了,看了看資料,夏恩,四十二歲,戰榜排名,第九!

穿著一件緊身背心的夏恩,黑鐵般的肌肉鼓脹著,滿是傷痕,光頭,尖銳鬍子,看起來相當硬氣,加羅細看幾眼「哦,鐵布衫嗎?而且已經大成境界了,如果劉天啟沒有后招,估計他的五行拳不是對手。」

戰鬥和估計一樣,面對鐵布衫,五行拳幾乎沒有威力,不過仗著速度和技巧,劉天啟還是可以對抗夏恩,而夏恩可能太過專註於鐵布衫,進攻手段相對粗糙很多,一套少林入門的十八羅漢拳,威力不小,可惜速度不行。

不少人都關注過來,兩個戰榜前列高手對抗,還是這次比賽第一場,而且兩人實力都很強,夏恩揮舞的拳頭帶動陣陣風聲,被轟中一拳都不得了,而劉天啟動作飛快,環繞攻擊,兩人動作一塊一慢,絕對不弱,不過長期下去,劉天啟絕對不利,鐵布衫的耐力肯定在他之上。

而這一點,他應該也很清楚,但卻還在如此僵持,為什麼?加羅已經隱隱猜到了,夏恩終於抓住機會,一記強有力的擺拳,狠狠砸中劉天啟腹部,威力之大,絕對可以砸斷一根石柱,劉天啟臉色一紅,顯然被砸的不輕,可是他雙手忽然收緊,居然一把狠狠抓住了夏恩的手臂,用力扳轉,加上自身的動作,把夏恩的手臂猛的扭到了後面,如果是一般人的話,恐怕手臂早就扭斷了,不過鐵布衫還是強行抗住了這股力量,夏恩半個身體被控制,難以繼續攻擊「你打算幹什麼,劉小子,這樣可沒辦法繼續攻擊我了。」

「哼,誰說不可以。」話剛落,一記重腳狠狠踢中夏恩脖子處,威力巨大,震的夏恩身體晃動,鐵布衫還勉強抗住,可是也被打的生痛,但是沒有結束,連綿不斷的重腳狠狠踢中他頭部,是五行拳的變化技,五行腿。

夏恩瞬間被攻擊了十五腳,急忙催動鐵布衫全力發勁,震開劉天啟,可是這次,他吃虧大了,脖子疼痛無比,扭動時候都感覺劇烈刺激,讓他憤怒無比「可惡的劉小子,下手真不輕啊,那麼這一次,一樣讓你輸!」

只見他雙手抬起,虛握成爪,全身力量不斷湧入雙手之中,鐵布衫的威力讓他的雙手看起來如同鋼鐵一般,這一招氣勢奪人,顯然威力不低,劉天啟臉色凝重,全力爆發,肌肉鼓脹起來,雙手也抬起,雖然他下苦功鍛煉雙腳,可是現在決勝一擊,還是選擇了五行拳嗎?

兩人的力量不斷提升,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內功不純的他們,還不能最好的控制自己的爆發力,但是足夠進行這最後一擊,不過,周圍不少人眼裡流露出擔憂,如此強悍的力量,真能控制住嗎?

很可惜,不能,洛千翔也看出來了,這一招過後,肯定會兩敗俱傷,而且,就算有人死,也不稀奇,但是,他卻不可以插手,連阻止也不允許。

出招了,夏恩的雙手如同一條呼嘯的鐵龍,向對方撕咬過來,而劉天啟雙手合掌,整個人飛躍起來,全身旋轉,把旋轉力全部凝結在雙手盡頭,猶如一個螺旋鑽頭,破壞力徹底集中在一點,向夏恩硬拼過來!

鋼鐵龍爪手,硬拼,五行拳進化技,漩渦蛇鑽!

夏恩憑藉鐵布衫,想要硬接對方的蛇鑽,絲毫不躲,雙爪一上一下,向劉天啟頭部抓來,但是顯然的,是劉天啟快了一步,蛇鑽攻擊到了他的身軀,尖鑽碰觸到鐵布衫的時候,爆發出恐怖的金屬摩擦聲,而夏恩也感受到了,絕對的威脅,恐怖的死亡!

「不好!」所有人發出驚呼,這種攻擊劉天啟恐怕是停止不下來的,而夏恩的雙爪也已經接近他的頭部,比賽的結果,恐怕不是兩敗俱傷,而是同歸於盡了吧。

場地炸開,夏恩全力爆發,和劉天啟的力量形成衝撞,整個場地擂台被炸開,無數煙霧瀰漫開來,夾雜著几絲血花,噴濺出來。

就連圍觀的人都震驚了,尤其是他們兩人的親人和部隊領導,不論是劉天啟還是夏恩,都是部隊一等一的好手,如果真就這樣同歸於盡,那損失太大了。

旁邊擂台也停下了,如此激烈的死斗,可是從來沒有過的啊,畢竟戰榜只是軍隊和武盟的一個軍事考察,說穿也就是友誼賽,死人的話,那就太糟了。

在所有人的緊張注視下,煙霧散開了,下一秒,一聲驚呼遍布全場,沒有死,兩個人都沒死!

一個長發飄舞的美麗少女,不知何時來到了場上,雙手一上一下,架開了兩人的手,而且,看起來無比輕鬆,輕輕一震,劉天啟和夏恩就被分開了,這個少女,好強!

加羅還是出手了,畢竟,不死人也是武盟的請求之一,輕輕拍了怕身上的灰塵,絲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加羅此刻穿的,是以前一直喜歡的鍊金術衣,給人一種乾爽幹練,卻不失英姿的風采,看向旁邊的裁判「我是武盟來的裁判,黑令之一,這場比賽,劉天啟獲勝,夏恩失敗原因,修鍊硬功之後,太過自傲,對自身防禦力評估不足,剛剛一擊,如果沒有停止,他肯定死,這就是理由。」

「啊啊,是,是的,勝利者,劉天啟,劉天啟現排名第九,夏恩第二十一,來人,抬下去治療,快!」剩下的事情就不歸加羅管了,慢悠悠的下了台,不過,幾乎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加羅,這個看起來柔弱纖細,美麗動人的少女,居然是武盟最高戰力之一的黑令,真的假的?!

∷更新快∷∷純文字∷ 比賽混亂了好一會,才繼續進行下去,不過這一次,不少人把注意力開始轉移到了隱藏在暗處的加羅,武盟實力雖然很強,但是人數偏少,而且被他們稱為最強力量的黑令,更是幾乎從來不出現在任何人面前,一直有聽聞,卻從來沒有見過的神秘力量,幾乎都要讓人以為,黑令不過是武盟的噱頭而已,而且,對於所謂的黑令,究竟有多強,更是一點了解也沒有,前幾年的戰榜比賽,雖說武盟有安排黑令觀戰,但也沒有出過手,所以,這還是軍方第一次真正見到黑令。

雖然如此,但畢竟都是軍人,很快就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繼續戰鬥,加羅看出來了,這裡大部分人修鍊的都是簡單的拳腳功夫,搭配的也是粗淺內氣修鍊法門,這種方式有好有壞,壞處是,很多人的修鍊只能鍛鍊出最淺的內氣,只能做到強身健體,提高身體素質,好處是,這種修鍊完全不用擔心走火入魔,因為修鍊出的內氣太淺了,傷不到身體,作為普及的辦法,這樣是最好的,但是其中也不乏一些修鍊天資不錯的人,比如夏恩,鐵布衫雖然是護體功法中下級別的,但也不是隨便可以修鍊而成的,武盟這樣做,也是一個不錯的增長軍隊整體實力的辦法,尤其是培養特種兵方面,她知道,國外很多軍隊都有培養強力兵種,有的方式非常不人道,為的就是強行提升軍人素質,很多實驗品不是夭折,就是早死,這個辦法,是最穩妥的。

但是就這樣,也已經夠了,加羅看的出來,雖然軍人素質可以,但卻是不適合修鍊更高深的武學,高深武學無一不需要相應的心態,以軍人那高勇鬥狠的脾氣,估計都不行。

不過,憑藉他們自身的鍛煉,實力還是相當不錯的,比武已經開始了十四個小時了,天都已經大亮,按照以前的情況,差不多也快要結束了,受這次獎勵的影響,所有人拼的都比較凶,導致比賽進行也快了不少,而且,戰榜的變化,似乎也是近幾年波動最大的一次,不少五十以下的人員都被擠了下去,換掉了四十一人,但五十以上,人員沒有變化,變的都是所在的位置,上下浮動不小,而其中,劉天啟,柳浩,郝遠志和姚正果然都在其中,劉天啟第九,算是最高的,而那位夏恩,休息了十個小時后,再次上台挑戰,憑藉鐵布衫的強悍防禦力,把第十名的一位使用短拐的高手頂了下去,重回前十之列。

不過,最讓加羅意外和吃驚的,居然是另外一個人,邵游烈,之前遇到過的那位貴公子,他居然是戰榜第一名,所修鍊的心法居然高級武學之一的,龍宮天經,體內氣息不斷,猶如強烈浪流,連綿不絕,配合一手上等的真龍七式,連敗六名挑戰者,繼續蟬聯第一的寶座。

「戰榜第一,果然不弱,光以實力而言,似乎不下於洛千翔啊。」洛千翔經脈雖然不錯,但是神照經小乘境界估計就是他的極限了,天賦如此,無可奈何,而邵游烈經脈堅韌,雖然納氣略差一些,但是龍宮天經真適合這種體質,而真龍十式武學可攻可守,相當不俗,看起來,這位邵大公子,來歷似乎也不小啊。

距離上次比賽結束,已經過去五分鐘了,擂台上空無一人,洛千翔看了看四周,問了最後幾聲,確認沒有人繼續戰鬥,看了四周一眼「那麼,我宣布,這一屆戰榜挑戰賽,結束,排名已經確定,第一百名。。。」又花了十分報告,把最後確定的戰榜人員報出,然後將其邀請上台,開始頒發獎勵,后五十名領取了金錢就下台了,隨後的四十人也很快離開,對於他們來說,這些獎勵並不是最滿意的,隨後的四至十名,也拿取了金錢、丹藥和一張推薦函離開了,接下來的三人,才是重點。

「第三名,劉天啟,恭喜你,這是屬於你的斷金指秘籍。」沒錯,是劉天啟,他也算敢拼,同樣休息之後,再次挑戰上了第三位,並且成功擊敗,再次晉級。

「第二名,毛明英,恭喜,這是你的獎品,無影腳。」毛明英是一個近三十的男子,實力也相當不錯,不過接過秘籍的時候,還是露出一絲苦笑,洛千翔也無奈了下,誰讓毛明英修鍊的,是絕對不差的絕學,秋風落葉腿,這部無影腳,是在對他有點雞肋。

「那麼,歡迎第一名,祝賀你,邵游烈公子,你的獎品,三部心法任選其一。」作為第一名,獎品絕對豐厚,三部心法,絕對可以讓戰榜隨便一人再提升不少實力,邵游烈思索片刻,拿起了正氣決,然後轉身忽然對毛明英開口「毛兄,正氣決換你的無影腳,如何?」

洛千翔微微一愣,不過馬上反映過來,不錯,這是個好辦法,毛明英缺少內功心法,而邵游烈真龍七式偏向防禦,這樣交換一下,絕對不差,看見毛明英的目光,洛千翔點點頭,便不再有顧忌,兩人交換了秘籍。

「好吧,還有一個獎品,至於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了,拿去吧。」洛千翔取出一個木盒子,邵游烈接了過來,笑道「多謝洛師兄,不過小弟還有個不情之請,希望,能和那位黑令高手一戰,請多指教。」

此話一出,洛千翔眉頭皺了一下,但是整個場館都聽見了,這下所有人都興奮起來,邵游烈很強,無可置疑,在所有人之中,他是最強一個,而且剛剛那位黑令出手太快,幾乎沒有人看清楚她的實力,如果有一場真正的比賽,絕對非常吸引人。

洛千翔開口了「抱歉,邵公子,黑令高手名屬於武盟,但是武盟並沒有要求的權利,你的提議,我無法接受。」

「真是可惜,還想看看黑令高手究竟有多強那。」

「就是,太可惜了。」

「那位高手不會走了吧?」

「估計人家實力太強,看不起我們這些人。」

台下話語不斷,漸漸有了點酸溜溜的感覺,情緒開始有些失控了,洛千翔眉頭越鄒越緊,這正是他不想看到的,軍人都是好強斗勇的,難得遇到一個強大對手,只會讓他們更興奮。

「算了,洛師兄,要比就比吧,反正難得一次。」忽然的,一個聲音傳了過來,加羅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擂台上「反正花不了多少時間,很快就結束了。」

邵游烈臉色少有的難看了一下,花不了多少時間,很快結束,這兩句話讓他很不爽,好歹他也是戰榜第一,身懷兩項高級武學,對方一個女人,竟然如此小看他。

閃身衝上擂台,看清楚對方樣貌,微微一愣「竟然是你?」

「是啊,我也沒想到,你居然會是戰榜第一,真有趣,認識一場,給你點優待吧,你修鍊的是真龍七式吧,我把力量克制下來,用招式會會你。」加羅估計下對方,運起洗髓經心靜界力量,氣勢無風自動,讓邵游烈心中震撼,對方完全沒有全力面對自己,但就是這樣,已經讓他足夠心驚了。

「那麼開始吧,就讓你看看,黑令的實力,究竟有多麼超乎你理解之外。」

∷更新快∷∷純文字∷ 被對方徹底不客氣的藐視,邵游烈如何不激動,真龍七式就算防禦為主,也不是完全沒有攻擊力,奮力衝上,第一招,天龍爪,數十道爪影紛飛,向加羅全身抓去,虛實交錯,不錯的一招。

但是,也就一個不錯而已,加羅笑了一聲「既然你如此有信心,我就先讓你三招好了。」雙手環舞,簡單的一招火雲鐵桶,輕鬆卸開對方全部爪影。

讓三招,這句話讓邵游烈無比憤慨,黑令又如何,竟然如此小看自己,第一招無功,那麼就看看你究竟有多少實力,敢如此輕看自己,右手化爪為拳,平行一拳狠狠打去,拳上帶起強烈風聲,和一絲奇異的顫抖,加羅抬起右手,抬掌迎上,邵游烈心中暗喜,就怕你不接!

掌拳相擊,很詭異的沒有發出聲音,加羅只感覺到,對方的拳上力量很古怪,接觸的瞬間,炸開一股強大的破壞力,和寸勁力量相似,但馬上又有一股吸力,把自己手掌粘住,然後再次爆發破壞力,如果是一般人,恐怕早就被震斷手臂了吧。

真龍七式,崩龍震擊!

加上龍宮天經獨特的發力方式,這一招幫邵游烈擊敗不少敵人,不過面對加羅,這一招就沒多少作用了。

經脈輕輕曲張,瞬間就把這一招的力量完全化解了,隨後下一秒,在吸力產生的瞬間,加羅的火雲掌力猛的炸開,邵游烈頓時只感覺自己拳頭一片火燙,猶如觸及到了滾燙的熔岩一般,急忙撤手後退,不過他的拳頭上已經變得發紅,灼熱感告訴他,剛剛一招,還是被徹底破解了。

加羅的掌力爆發並不強,不然對方的手都廢了「最後一招了,好好把握吧。」

「喝!」邵游烈怒了,龍宮天經全力爆發,之間他的衣服也如同暴風一般被吹拂著,形成層層波浪般的衝擊,抬起雙手,在胸前交互扣住,加羅感覺到,對方的氣,在一瞬間全部凝聚在了雙手之上,竟然鼓起了一個強大的氣團!

「既然這樣,那你就接我這最後一招吧!」邵游烈的肌肉鼓脹起來,這是力量運行到極限的表示,所有的氣都集中起來,光看威勢,這一招威力就絕對不小。

不過,就算這樣,加羅也沒有多大神情變化,依舊面色不變,輕輕抬起右手,食中二指並起,凝聚出一絲銳利的劍氣。

「喝啊!!!」邵游烈出手了,拳上的氣勁瞬間炸開,竟然形成一道獨特的攻擊波,在空氣中擴散,然後猛烈爆發,竟然形成了數十道小的衝擊波,從正面包圍攻來!

真龍七式,百裂超龍波!

「果然有趣,值得認真出手一次,不過真可惜,這招的威力太分散了,反而沒有威脅。」右手在空中劃過一個圓,向前一次,頓時,一股讓在場所有人心恐的劍氣,迸發而出!

所有人,在這瞬間都感覺到了極端的寒意,自己好像身處一處冰之地獄般,全部都是如冰般寒冷銳利的冰刺!

劍氣迴旋,瞬間擴大猶如一把擎天巨劍,在空氣揮斬,百裂超龍波的氣勁,根本就抵抗不住,全部被斬碎破壞!邵游烈睜大雙眼,簡直不能相信,自己全力的一擊,就這樣被輕鬆破解了?

「第三招了,那麼接下來,該你準備接我的攻擊了。」加羅的話讓邵游烈反應過來,既然自己攻擊失敗,那麼現在只能防守了,真龍七式畢竟防禦為主,加羅輕輕抬腳,當她踏下的時候,整個人已經出現在了邵游烈身後!

好快,簡直如同瞬間移動,很奇特的,這種移動竟然被邵游烈感覺到了,加羅的身體如同一陣風,輕吹過他的身體,在思想反應過來前,他的身體就感覺到,可是還來不及轉身,眼前的空氣產生了變動,看起來如同被撕裂一般,如同自己剛剛一招,無數銳利的劍氣呼嘯而來,遍布他所有位置。

太多,而且太雜亂了,邵游烈嚇了一跳,雙手急忙抬起,多年的戰鬥經驗救了他,雙手揮動,一股吸力頓時擴散,把所有劍氣集中起來。

真龍七式,擒龍手!

待劍氣被吸扯過來之後,邵游烈再次發力,雙手在身邊環舞飛繞,形成一道強烈的氣旋,猶如一條青龍盤旋迴轉,把劍氣抖動,震飛,只見半空中,劍氣擴散震開,射了出去,在地面上劃出深深的劍痕!

真靈七式,青龍游!

加羅微微一笑,雖然自己把力量壓制下來,可是能夠破解的如此漂亮,邵游烈的武學天賦相當不錯,可惜受制在經脈方面,可能未來成就,達不到七皇級別,更別說黑令了,充其量,應該可以和唐門那幾個比一下吧。

「能接一招也不錯了,時間太晚了,該結束了。」加羅雙指凝劍「作為獎勵,就讓你看看,真正的力量,究竟有多強。」和剛剛完全不同的速度,加羅輕柔的舉起右手,對準了邵游烈。

只感覺眼前一花,邵游烈整個人都獃滯了,自己好像離開了地面,此刻居然身處在一處無邊無際空中,可是,沒有天空,沒有大地,什麼都沒有,只有一片徹底的虛無,自己如此渺小,甚至連自己,都感覺不到自身的存在,但是,意識卻很清晰,邵游烈在顫抖著,他知道,這不是真的,只是幻覺,加羅的劍氣,讓他的身體感受到了如此真實的恐懼,讓他的意識,在自動反應的瞬間,進入了這片特殊的幻覺。

「時間到。」隨著加羅的聲音,邵游烈的意識被扯了回來,回到了擂台上,雙腿一軟,他不由自主坐在了地上,汗如雨下,加羅慢慢走了過來「算起來,相當不錯,可惜少了些意境,不過也不差了,我的那份獎品你拿了,也不會埋沒掉。」

加羅送的獎品,是一個右手手套,當然不是一般物品,而是一個鍊金術產品,輕薄卻又堅固,可以做到防止武器滑手之外,還能保護手部,增強力量,也是一件不錯的物品,適合幾乎所有人使用。

洛千翔也鬆了口氣,這次比賽終於結束了,結果也算不錯,加羅比賽一結束就消失了,不過她這次還是沒辦法輕鬆回上海,因為一個意外的客人到來了。

武盟山頂,議會廳里,早早聚集了不少人,而且每一個,都是絕對的強者,謝明軒,丁絕,朮赤,王文音,李辰州,張洛堯,六大黑令高手,加上加羅,一共七人,可以說是武盟現在最強的戰鬥力了!由此可見,這次的聚會,有多麼關鍵和重要。

加羅到了后,和眾人聊了幾句,主要目標是王文音和朮赤,張洛堯偶爾插幾句,謝明軒和丁絕兩人一邊只聽不說,李辰州畢竟年紀偏大,也不怎麼說話,但總的看起來,黑令的關係還算不錯。

這時,三長老和日月二使進來了,眾人坐正身體,對於武盟這幾位,他們還是比較尊敬的,眾人坐下后,侍者送上茶水便離開了,玉天青喝了一口水,便直接開口了「這次請幾位一起過來,是因為這件事情太過重要,最近一直勞煩,實在辛苦你們了,但是,對於這次情況,我還是希望你們能盡全力助我等一臂之力。」

「玉長老言重了,畢竟為了什麼我們也清楚,請直言吧。」張洛堯開口接了過來,玉天青笑了一笑「好,我直說了,這次的目標很明確,中國不能一直挨打,必須要進攻,現在主要的敵人,除了雪山教的金元真外,就是日本羅剎教,不過韓國是雪山教根基,很穩定,暫時不打他主意,日本上次討論的結果還沒完全兌現,短時間也不會考慮,魔鬼黨雖然遭受打擊,但實力消減並不是最言重,但是這次給了我們好機會,要一口氣,斬斷他一條手臂!」

玉天青怒然一拍桌子,留下一個深深的掌印「中華武盟,絕對不會屈服在一群跳樑小丑之下,既然敢來侵犯,那麼他們就必須付出血的代價,上次三教聯合失敗的結果既然不能讓他們反省,那麼這次,我要給他們一個最深最痛的傷口,十三吸血鬼族,必須付出最慘重的代價!」

就算老了,玉天青這個當年的玉龍王,威勢氣魄依舊不減,龍之怒,不動則已,一動必將天地翻轉,震天裂地,微微平復一下情緒「現在,我要先歡迎一下這位客人,請。」

門口出現一個人影,同時,一股強烈的氣息撲面而來,很強的力量,帶有一絲鮮血的味道,很顯然,對方是個血族,而且,是一個很強的血族。

可是當眾人看清楚的時候,卻都不約而同的愣了下,因為站在他們面前的,居然還是一個少女而已!

大約十**歲的樣子,雖然不確定,因為血族的年齡是看不出來的,身高大約一米六,非常精緻的小臉,皮膚相當白嫩,身穿一件白色雪紡衫連衣裙,露出了小半截小腿,寬鬆的衣服卻相當點綴她的身體,一雙嫩紅的潤唇,還有水汪汪的大眼睛,不過眼睛是鮮紅色的,還有一頭奇異的紫色秀髮,長達腰間,用一個蝙蝠形狀的發圈纏繞起來,形成一個大大的馬尾辮,盪在身後,無論如何,這都是一個很漂亮的少女,走在路上,恐怕沒有人會認為,她居然是一個吸血鬼。

紅色的眼睛掃了所有人一眼,加羅感覺到,這個吸血鬼和以前遇到的不同,她的眼神,情感太豐富了,而且,充滿了悲痛。

「我以前的名字是托瑞多·梵寧·赫麗,不過現在,我的名字是卡帕多西亞·赫麗。」

聽到這個名字,加羅猛的一震「卡帕多西亞!吸血第十四種族,滅亡氏族!」 赫麗驚訝的抬頭,看向加羅「你知道這個名字?」

「聽說過。」眾人的目光都轉移了過來,在所有人之中,加羅的知識是最全面的,因為煉金師需要大量的資料,看眾人都有興趣,加羅回憶了一下「十三吸血鬼族,是現在的吸血一族資料,顧名思義,就是十三個吸血鬼家族,按照記載,這十三家族已經存在很久了,不過在之前看到的一份資料上,記載著第十四個家族,就是卡帕多西亞氏族,不過我看的那份古老羊皮卷上,大部分都破損了,但按照上面寫的一些字句來看,卡帕多西亞氏族,好像是被其他十三族聯手滅絕的?」c66c%

「不是好像,就是被他們聯手滅絕的。」赫麗神情平靜「因為十三族,害怕卡帕多西亞氏族的力量,所以在當時,聯手滅絕了幾乎所有的族人,而我,卻是一個很特殊的意外存在。」

赫麗深吸一口氣「而這一點,也是我背叛吸血鬼族的原因,我的體內,有最後一代卡帕多西亞氏族的血統,如果你們願意的話,我會全部說出來。」

玉天青點點頭「當然,我們就是為了這個。」

「卡帕多西亞氏族當年的族人全部消亡了,一個不剩,唯一留下的,就是當時一個托瑞多氏族的女子,身上遺留了最後一絲卡帕多西亞的血脈,但是為了她心愛之人最後的種子,她下了一個封印,封印住了卡帕多西亞的力量,隨後,她又給自己的孩子布置了一個魔法陣,這是一個針對血族的魔法,名字是血族轉生秘法,其效果,就是可以把血脈力量凝聚起來,不會在之後的隔代血脈延續中消減,讓這股血脈永遠保存,而其破解的辦法,就是力量達到親王級別,就能打破魔法陣,讓血脈被激發出來。」

說道這裡,赫麗的表情哀傷起來「我的母親,是托瑞多家族一個外支的邊緣血統,可以說出了血脈之外,和吸血鬼族完全沒有關係的存在,可是我的力量一直在穩定提升,當我達到侯爵級時候,托瑞多家族看出我的潛力,為了控制我,直接帶走了我母親,讓我成為他們的工具,在一年前,我達到公爵級別之後,我才知道,我母親為了不讓我收到威脅,已經自殺了,而托瑞多家族,培養我的目的,竟然是為了讓他們的直系子弟吸收我的力量,然後把我作為配種的工具!」

讓赫麗說出來這一段的時候,她的情緒猛的激動起來,長發無風擺動,雙眼開始爆射出紅色的光芒,親王級別的力量,已經相當驚人了,粗略估計,已經不比黑令差多少,甚至可以和當時的妖洛古相提並論了。

「冷靜一下吧,仇恨並不能幫你什麼,如果你有自己的目標,就必須要更加冷靜。」張天正低聲輕語,語調中帶有一段道音,平復情緒,很快就讓赫麗冷靜了下來。

「對不起,我失態了。」赫麗勉強平靜下來,過了好一會兒才繼續開口「在那事情之後,我由於強烈的精神刺激,導致力量再次增長,達到了親王級別,托瑞多一族也因此暫時停止了對我的打算,但是他們想不到,因為他們的停止,讓我有時間破解魔法陣,然後打破卡帕多西亞的封印,了解所有的一切,和繼承他的力量,也因為這個,我才離開了血族,但是我知道,要為母親報仇,我一個人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找到了教宗,然後又聯繫上了你們。」

玉天青看了看加羅,加羅微微點頭,赫麗說話時候的心跳波動,相當正常,沒有說謊,如此一來,吸血鬼族雖然可以說主要實力未損,但是赫麗帶來的情報,卻更加重要,十三血族之中,所有的根據地。

「確實好機會,我同意了。」其他人紛紛同意,李辰州忽然皺眉「對了,卡帕多西亞族,所謂的力量究竟是什麼?」

赫麗遲疑了一下「說出來也沒關係,卡帕多西亞氏族和其他血族最大的不同,就是血脈之力,卡帕多西亞的血脈之中,少了一道禁忌,讓我們可以更近一步的提升力量,可以達到超越親王級別的,帝王級別實力!」

加羅恍然大悟,難怪吸血鬼族永遠只有最強的親王級別,按照傳說,帝王級別的力量,似乎以前只有該隱是這個存在,其他血族達不到這個級別,也是因為限制,所以他們懼怕卡帕多西亞,因為他們可以超越十三氏族。

玉天青點點頭「既然如此,也好,那麼赫麗小姐,不好意思,你先去休息吧,我們要討論一下了。」

赫麗點點頭,接下來應該是武盟的戰略計劃了,自己不可能知道的,但是現在看起來,武盟出手攻打吸血鬼族,是肯定的了,對於她來說,這就夠了。

她離開了,眾人看向玉天青,這次戰爭看起來是勢在必行了,那麼主要就是看後面是如何安排了。

「這次戰爭很可能會在英國打起和結束,不屬於我們的主場,所以之前和教宗聯繫之後,我們有了這樣一個安排,教宗在中下級別戰鬥力方面最強,所以,我們有一個打算,驅趕起來,同時進攻十三吸血鬼族,讓它們被迫集中起來,然後集中精英力量,一舉攻破!」

聽到這裡,大家都明白了,精兵政策,難怪這裡人那麼少,沒錯,只要幹掉吸血鬼族上層力量,一切都簡單了,血族力量是需要傳承的,破壞掉上面結構,後面就簡單了,虛弱的吸血鬼族,很可能崩潰,或者滅亡,再也無法形成威脅。

「可行,那麼,玉長老打算安排多少人去?」

沉思一下,玉天青看向加羅「對於血族最了解的是你,加羅,辛苦你了。」

加羅點點頭,不說自己也要去,玉天青掃了一眼「血族的力量特殊,其他人不能去,雖然內氣能對其造成傷害,但是血族詭異的能力不是簡單的,謝明軒,丁絕,王文音,李辰州,張洛堯,朮赤,你們都會去,加上唐影舞,和龍虎門霸皇武淵,九人。」

「不,我也去,一共十人。」忽然的,一個聲音傳了過來,是從門外,但是卻讓加羅震驚,靠的那麼近,自己居然一點都沒有發覺,來者是誰?!

一個人影慢慢走了進來,輕柔無聲,讓人有一種奇特的錯覺,彷彿他不是這個世界的存在一般,如同空氣樣,緩慢的飄了進來,人與自然彷彿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這種氣息,比朮赤的長生天神功更加平淡!

他看上去,猶如二十多歲,又彷彿三十歲,可是細細感覺,有如同四五十歲的老人,一頭長發飄逸,硬朗的臉部線條,面白無須,劍眉星目,相當俊帥,可是臉上卻一點表情都沒有,帶有的一絲微笑,也相當的虛假。

「蕭儀夢!你出關了!」所有黑令,出了黑令全部站了起來,盯住對方,蕭儀夢,加羅心頭一震,修鍊忘情天書,實力在黑令之中數一數二的那位!武盟黑令中,他和另外一位閉關,一直沒有出現,怎麼現在出現在眾人面前了。

玉天青也流露出驚訝表情,忘情天書的修鍊和其他武學完全不一樣,何時出關,根本就不知道,但玉天青估計,蕭儀夢起碼還有一年多才能有所進展,現在就出現了?什麼情況。

「玉長老,好久不見,您老似乎身體還算安康。」看了看眾人,其中目光在加羅身上停留了好幾秒「不用那麼奇怪,忘情天書修鍊相當特殊,之所以我結束閉關,也不過是感受到了最強力量的提示罷了,別說這個了,我們的目標那?不是吸血鬼族嗎?」當說到這裡,蕭儀夢露出了一絲憤怒!

「他的女友,好像就是死在吸血鬼族和魔鬼黨手上。」李辰州是這裡黑令最年長的,對於那些消息,他知道一些。

「好,那麼一起吧,一共十位,事不宜遲,教宗已經開始準備策劃了,十三血族的聚集地暴露,他們會開始準備大範圍攻擊,你們等消息到后,也立刻出發。」

「等等,我們都走了,中國怎麼辦?雪山教,羅剎教,魔鬼黨,還有那群非人怪物那?」加羅問了起來,玉天青笑了笑「這都不是問題,不是還有龍虎門在嗎,六皇在,而且我也請聖老協助,問題不大,而且運氣好的話,那個傢伙應該也快回來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