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輩子養鷹,卻被鷹啄瞎了眼睛。

我看到狐仙的利爪,離我只有幾釐米了,只要再往前一點,我必然會死。

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我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道白光。

一位年輕的,穿着白色袍子的清秀女人,出現在我的面前。

“胡家妹子住手。”

白袍女人喊了一聲。

我知道,這女人是靈狐。

要知道,咱們這個世界是分陰陽的。

我們平常看到的,都是陽面,實際上,在我們大千世界裏,還有一個陰面。

只是陰面正常人看不見而已。

在陰面裏,有陽面世界裏看不到的東西。

比如說這狐仙,在陽面裏面,我們就看不見她,只能看到她的本體白狐。

這靈狐也是,在陽面世界裏,在黃馨甚至是竹龍的眼裏,他們看到的,只是靈狐的本體,而我因爲彼岸花通靈,穿梭於陰陽之間,是能夠看見陰面裏的東西的。

也就能夠看見靈狐和狐仙的靈魂。

靈狐衝狐仙抱了個拳:胡家妹子,冤有頭債有主,我們胡家多少年的規矩了。

狐狸又叫胡大仙。

按我知道的陰事裏,狐族胡家分成上三門,中三門和下三門。

上中下三門裏都有十分森嚴的等級制度。

就是不知道靈狐和狐仙都是哪一門的人。

果然,狐仙見到靈狐,態度沒有那麼囂張了。

她也拱手,自報家門:姑奶奶,小翠是下三門胡慶峯家的小輩,我們一家七口被殺,請姑奶奶給我主持個公道。

哎喲,怪不得靈狐這麼牛,搞了半天,在狐族的輩分這麼高啊。

既然狐仙喊姑奶奶,那這件事,我猜八成是拿下了。

“恩,你的事情我知道了,我不是不讓你報仇,但凡你要知道是誰害你,你大膽去報仇,如果對方實力太強,你甚至可以喊上本座。”靈狐的話語鏗鏘有力:可是,你不應該隨便找個人報仇吧?太不講究。

這時狐仙眼眶裏眼淚汪汪,說她們家七口人都死了,她小翠現在陰魂也日漸削弱,四十九天之後,便會徹底消亡,到時候,什麼仇都報不了了。

我說這個狐仙爲什麼殺氣沖沖呢,搞了半天,她不但有仇在身,而且最多再支撐四十九天。

靈狐的語氣沒有剛纔那麼剛烈了,她沉吟不語。

過了十幾秒,她才說話:胡家的事我並不應該胳膊肘像外拐,若是你說的–四十九天之後,陰魂消亡,從此灰飛煙滅,那隨便找個人報仇也是應該的,這樣好了,我們定下一個約定。

шшш▪ttкan▪c○

“什麼約定。”狐仙哭得梨花帶雨,問靈狐。

“四十九天時間裏,前面四十八天時間給招陰人幫你找出真兇,如果找不到,第四十九天,可以滅了招陰人滿門和所附身之人滿門!”

什麼!

這個約定,太惡毒了吧?我望着靈狐。

靈狐的臉上,躍然出現了一股殺機,問我:你不願意?

我能說不願意嗎?如果真不願意,沒準靈狐和狐仙現在就把我們這裏的人全部殺了。

再說了,靈狐是狐族大仙,小翠也是狐仙,人家小翠還喊靈狐一聲姑奶奶,她們本來就是一家,什麼條件都不答應小翠的,直接讓小翠罷手,那不成胳膊肘往外拐了麼。

我腦子裏轉了轉–四十九天,找出小翠一家被滅口的真兇,說實話,我多少是有點把握的,無非就是多花錢請陰人。

“行!”

我應承下來了。

靈狐點點頭,說我還算有點擔當。

隨後她和狐仙小翠對視了一眼:那事情就這麼定了,小翠可不要違反約定。

“一定,四十八天找出真兇,我自然離開這女人的身體,如果找不到,招陰人,我殺你滿門!”

說完,靈狐和狐仙都徹底消失。

而我臉上的溫度,也在快速升高。

一直到臉上溫度恢復如常,我張開了雙眼,通靈,結束了!

我此時再看屋內的情景,和剛纔又不一樣了。

黃馨正歡天喜地,竹龍也掛着欣慰的笑容,而竈臺上,一直奇大的白色狐狸,正在成妍身邊“秋秋”的叫着。

這白色狐狸,就是靈狐。

“靈狐好美啊。”黃馨對醒過來了的我說。

可不是麼,靈狐體型有兩米長短,英姿颯爽,這些都還好,最漂亮的是她的尾巴。

八根毛茸茸的尾巴,形成了一道華蓋,貴不可言啊。

這就是靈狐–八尾狐!

“靈狐娘娘出手,成妍這是靠譜了。”竹龍湊我面前,笑着說。

靠,你還不知道靈狐跟我簽了個約定吧?

我心裏暗暗叫苦,卻沒有把約定說出來。

這個約定太過於歹毒,說出來,會讓衆人的心理壓力陡增,既然大家都不知道,那我索性藏在心頭好了。

只是我要記住,四十八天之內,如果我不能查出狐仙小翠一家七口被什麼人所害,那就完了,要被狐仙滅滿門的。

八尾靈狐在成妍身邊,又“秋秋”的叫了七八聲之後,才邁着大步子,優雅的跑出了房間。

“靈狐整好了。”竹龍跟我報喜。

洋溢的青春熱血 我笑着點頭,奉承了竹龍一句:要不說你是東北狐王呢,這靈狐一出手,天下狐仙,莫不臣服嘛!”

“哈哈!”竹龍哈哈大笑。

黃馨則去詢問成妍的身體,竹英也在一邊自己偷着樂,這個房間裏,充滿了快樂的氣息,唯獨我一個人,心頭苦澀,能與何人說啊!

事情到這兒,差不多結束了,成妍去衛生間洗了個澡就差不多到晚上了,晚上我們肯定走不了。

要不然那磨人的夾山坳,我可不敢保證能不能走得出去。

所以,吃過飯,我們三人依然留在了竹龍家裏過夜。

我、成妍、黃馨三人依然睡在一個屋裏。

我躺在地板上,蓋着被子哼着小曲,實際上我腦子裏正在琢磨怎麼去調查狐仙之死呢!

重生之藥醫 四十九天啊,要是調查不出來,我也得遭殃。

幹“招陰人”把自己摺進來了,我跟誰說理去?

我躺着想事呢,成妍和黃馨一直在聊着關於靈狐的事情。

黃馨說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狐狸,八條尾巴,身材英偉,真是漂亮到沒邊了。

成妍說可不是麼,那靈狐一出來,簡直帥呆了。

唉,這女人也是外貌協會的啊!要靈狐是一直渾身痢疾的大土狗,沒準你們就沒這麼興奮了。

兩女不停聊着,我也沒心思想東西了,起牀點了根菸,跟兩女說:你們以爲八尾狐真是如同外在一樣漂亮嗎?

“難道不是麼?”兩女異口同聲的對我說。

我嘿嘿笑了一聲:得,睡覺也睡不着,我給你們講講八尾狐的故事吧。

“哦?講講,講講。”

成妍和黃馨此時已經成爲了靈狐的粉絲,兩人歡天喜地的湊到了我身邊,要聽八尾狐的故事。

我本來是不打算講的,但是今天八尾靈狐給我定下的那個約定,實在讓我惱火,我得給這兩女普及普及八尾狐的黑點。

用事實來黑八尾靈狐一下,算是泄憤了。

我吐了個菸圈,說這八尾狐的故事,得先從八尾狐的傳說講起。

“還有傳說啊!”

“是啊!真有傳說,不過這傳說,不能當真,但也有些依據,你們聽我講。”

我盤腿坐在了炕上,在兩女的簇擁下,講起了曾經讓東北所有養狐人即羨慕又害怕的八尾靈狐傳說。

傳言,八尾狐修煉了上千年,在狐族裏,尾巴越多越厲害,多一條尾巴就要厲害十分,最厲害的狐狸,有九條尾巴。

擁有九條尾巴的狐狸,可以位列仙班,成爲真正的仙,而不是東北土地上,半邪半正的野仙。

但是,沒有一隻狐狸能夠長出九尾。

唯有一隻狐仙裏的天才,它修煉到了八條尾巴。

有一天,這隻八尾狐就去問神仙:我怎麼能夠長出九條尾巴。

神仙告訴八尾狐:你去認一個人當主人,等你們親近熟悉以後,你問他一個願望,只要你的主人說出的願望,你能夠滿足得了,你就會長出第九條尾巴。

聽了這個條件,八尾狐很高興,它覺得這個條件太簡單了。

甚至它覺得自己馬上就要位列仙班了,心裏高興得不得了。

可惜,神仙提出來的條件,能是這麼好做到的麼?

八尾狐的第一個主人是個種田人。

當它和種田人十分親近熟悉之後,它問種田人有什麼願望。

種田人說:我想擁有千傾良田。

八尾狐費了很大的周折,讓種田人當上了巡撫,不但有千傾良田,更有天大的名聲。

在種田人擁有這一切,滿足了願望之後,八尾狐長出了一條尾巴,它正高興呢,結果又掉了一條尾巴,依然是八尾狐。

八尾狐不知道這是爲什麼,想了很久也不明白。

它只好去尋找新的主人。

它的第二個主人是一個讀書人。

八尾狐和新的主人熟絡以後,他問讀書人有什麼願望。

讀書人想了想,說自己留想考個好功名。

當時八尾狐想,給第一個主人完成願望的時候,自己給他的東西太多了,人家只是需要千傾良田,結果自己讓他當了巡撫,也許這就是長出一條尾巴,掉一條尾巴的原因吧?

這時候,八尾狐心裏琢磨,這次要讓讀書人自己說出具體的願望,然後它去幫忙完成願望,一分也不能多,一分也不能少。

“然後呢?然後八尾狐長出第九條尾巴沒?”成妍是個急性子,故事聽一半,着急的問我。 我有些不爽了,讓成妍不要打擾我講故事。

她乖巧的閉上嘴巴。

我繼續講八尾狐的故事。

當時,那個書生對八尾狐說:我想成就功名。

八尾狐問書生:你想成就什麼樣的功名。

復仇女王 書生想了想,說如果這輩子能考中狀元,那就不枉此生了。

八尾狐爲了完成書生的願望,又花了好大的力氣。

最後,書生真的高中狀元,騎着高頭大馬,一日看盡長安花!

而八尾狐,長出了一條尾巴,可惜又掉了一條尾巴,還是八條尾巴。

後來,八尾狐換了好多主人,每次幫主人完成願望之後,卻總是長出一條尾巴,又掉一條尾巴。

逆天小農民 一直換到第九個主人,八尾狐徹底發怒了,他在又長出一條尾巴,又掉一條尾巴之後,直接殺掉了主人。

從此,八尾靈狐就立下了重誓,只要長不出第九條尾巴,就殺掉主人。

“不會吧?靈狐這麼殘忍啊?”成妍忍不住瞄了一眼窗戶外面。

我說靈狐發怒其實也是原因的,因爲它總結出了一個經驗,只要滿足了主人的願望,就會長出一條尾巴,可是主人完成願望之後,靈狐又要掉一條尾巴,所以它想長出第九條尾巴,根本就是一個死局——無解。

靈狐感覺神仙在玩她,所以才脾氣暴躁,要殺掉主人的。

“要不然黃馨,你這麼聰明,幫靈狐想想怎麼破這個死局唄?”

黃馨也託着腮幫子想。

想到最後,她乾脆自己放棄了。

這長一條尾巴,掉一條尾巴,根本就是一個死局。

沒準那神仙壓根就不想八尾狐長出第九條尾巴吧。

兩女沉默了一陣子,喜歡科學,擅長找漏洞的黃馨突然又說:不對啊,如果靈狐這麼殘忍,爲什麼竹叔沒事呢?會不會這個傳說是假的。

我說傳說之所以是傳說,肯定當不得真,但這傳說這麼有市場,也是有原因的。

我給他們介紹,每一代擁有靈狐的東北狐王,都不能夠善終,想來,都是因爲滿足不了八尾狐變成九尾狐的願望,遭到了八尾狐的殘忍殺害。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