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酸意在他心間蔓延開來,緊接著幻化成為莫名的怒火。夜非白的臉色有些不好,十分的黑沉和冰冷,一雙黑色的眼眸猶如一片深幽的深淵,似要在這一瞬間,將人給吞噬進去。

「雲兒,過來。」一瞬間,夜非白的大腦中閃過許多想法,卻最終什麼都沒有做,而是表情平靜的朝蕭雲錦伸出了手。

神笑雖然心悅蕭雲錦,卻從未明顯的表現出來過。只有與夜非白對上之時,才會宣告他的佔有慾。

夜非白是個聰明人,蕭雲錦竟然不知道神笑對她的心意,他為何要幫他挑破這張紙呢?未免顯得他太小氣和斤斤計較了些。

此時若生氣,蕭雲錦一定會覺得他莫名其妙吧?神笑畢竟是和她一起長大的師兄,感情自然不一般。

項研和神笑不可比,一個是自私自利,為了自己可以傷害別人的人。但神笑卻從未做過傷害蕭雲錦的事,甚至用自己的方式,對她縱容和溺愛著。

所以,此時夜非白若生氣吃醋,將怒火發泄在蕭雲錦身上,那麼他便輸了。

不得不說,神笑是個可怕的對手。他了解蕭雲錦的性子,每一步看似不經意的在做,其實都是他精心策劃過的。

就比如剛才,他肯定是算準了他會踹開房門而入,才可以對蕭雲錦做那樣的動作。其實, 等一個天荒到地老

蕭雲錦見狀,有些疑惑的看夜非白一眼,他這樣踹門而入是什麼意思?難道還懷疑她不成?

她站在原地沒有動,心裡有些難過。她自認為,與夜非白經歷過一些事,二人之間已經可以用相互信任四個字來形容。但如今看來,並非如此。

「璟世子這是怕自己的未婚妻與本皇子單獨呆在一個房間裡面,做出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來,所以才踹門而入?」神笑挑眉,似笑非笑的道。

雖然事情只成功了一半,但這一半,已經夠他在蕭雲錦的心中埋下夜非白並不信任她的種子,到時候……

夜非白暗道一聲不好,自己一時心急,竟然落入了神笑的圈套之中。他的佔有慾太強,才會被蒙蔽了眼睛,一時沒有發現神笑的心思。剛剛幡然領悟,雖然拯救了一半,卻還是陷入了一半。

門外的人伸著耳朵想要聽八卦,奈何廂房的隔音效果很好,二人說話大概是故意壓低了聲音,便更加聽不清了。

加上門口有青君和席春二人擋著,外面看熱鬧的人,自然也瞧不見裡面是個什麼情況。

不過,看璟世子剛剛踹門而入的樣子,莫非是這雲錦郡主與那神笑七皇子之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不得不說,夜非白剛剛做了一件蠢事。因為愛得深,才會在這一瞬間失去理智,做出無法挽救的事情來。

神笑的高明之處便是,他從未正面向蕭雲錦表達過自己的心意,卻三翻四次的向夜非白透露他對蕭雲錦的心思。

蕭雲錦覺得和自己師兄組隊參加比賽,光明正大,並無什麼不妥。因為她沒有別樣的心思,更何況房間裡面還有一個墨菊呢?

但夜非白不同,他知道神笑對蕭雲錦的心思,即便二人呆在一處根本不會做出什麼事來,他還是會介意和難受。因為他知道神笑對蕭雲錦的心思,並且正在試圖奪走蕭雲錦的心。

這樣一來,他肯定不願意讓蕭雲錦與神笑多呆在一起,不是因為他太沒有自信,而是因為蕭雲錦對他而言,太過重要。

重要到這一刻失去理智,做了一件蠢事。

當他終於意識到這一點之時,面色不由白了白,抬眸看著蕭雲錦,懊惱的說道,「雲兒,我沒有那樣的意思……」

「哦?那麼敢問璟世子,你這是什麼意思?」蕭雲錦不冷不熱的說道。她其實有些傷心,因為不被夜非白信任。

上次她差點誤會了他,最後卻仍然選擇了相信他,折回看清事情的真相。但這一刻,夜非白的所作所為,她親眼所見,他不信任她。

這段時間,他雖然隱藏得很好,卻是一如既往的霸道。若有一日,她真的嫁給他,她是不是要失去自由,被他鎖進攝政王府的後院之中,再也不能踏出攝政王府半步?

以她隨行而洒脫的性子,是絕對做不到了。

說到底,夜非白還不夠了解她。她這樣的人,很難對人動情,一旦動情,便不會輕易移情。


夜非白的不信任,讓她有些傷心。她覺得她需要靜一靜,好好想一想她與夜非白之間的事情。 第175章一吻搞定

說到底,神笑是個聰明而狡猾的人。他足夠了解蕭雲錦,也將夜非白的心思揣摩得很準確。才能讓二人之間,生成這樣的誤會。

以蕭雲錦的性子,若是他以師兄的身份呆在她身邊,她會像以前一樣,和他相處得極其自然。若是在她心有所屬的情況下,他還貿然表白,她一定會刻意的疏遠他,即便不疏遠,她也會十分為難,相處起來,只怕再無之前的那份親昵和輕鬆之感。

這便他為何至今都不曾向蕭雲錦表露心聲的原因。

若沒有夜非白出現,他現在不會這般迂迴,或許早就……

說到底,他不過是遲了一步……沒關係,他還有時間可以彌補。

「雲兒,我們可以單獨聊一聊嗎?」夜非白扶在臂托上的兩隻手緊了緊,極力壓制著心底快要噴薄而出的怒火說道。

以他之前的脾氣,他或許不會給蕭雲錦任何話語,直接踹開房門,將她扛著離開。不需要任何解釋,她是他的女人,怎麼可以容許他人覬覦?

但是他忍住了。因為知道蕭雲錦不喜歡他太過專制霸道,所以正在忍耐。

房間里一瞬間有些安靜,因為蕭雲錦沒有出聲說話,而神笑似笑非笑的看著蕭雲錦,似乎在等著看戲,但內心卻是希望蕭雲錦不要點頭答應。

一陣沉默過後,蕭雲錦嘆息一聲,說道,「走吧!」

夜非白的童年並不幸福,或許他不太懂得人情世故,也不太懂得要尊重他人。 大國公傳 ,便是下達命令,以最有效的方法,保全自己。

相識之初,她便知道,他是個極其危險的人物。霸道蠻橫,有時候還不講理。但和她在一起后,他已經盡量在收斂自己的脾氣。她有心,自然感覺得到。

更何況,她曾經說過,他的餘生有她。

竟然已經有了誓言,下定決心要跟隨著他,就姑且聽他解釋一回。

蕭雲錦離開,神笑藏在衣袖裡面的拳頭緊了緊,很像上前揍一頓夜非白。如果沒有他,他和雲兒之間,根本不必要走這麼多的彎路。

即便讓蕭雲錦誤會夜非白不信任她,她還願意給夜非白一個解釋的機會,可見夜非白在蕭雲錦心中的分量,遠遠比他估計的還要重要多了。

這不過短短几個月的時間,他們就情根深種了?

這怎麼可以!怎麼可以!

神笑看著二人遠去的背影,邪氣一笑。他不會就這樣認輸的,事情不過才剛剛開始,後面還有許多有趣的事情要發生呢!


蕭雲錦跟著夜非白入了廂房,夜非白並沒有說話,而是用一雙幽深似海的眸子看著蕭雲錦。事情很簡單,他不想蕭雲錦與神笑呆在一塊兒。而眼下,他的目的達到了。他還要給蕭雲錦說些什麼呢?

說神笑其實喜歡她?說他吃醋了?說他不喜歡她和神笑呆在一起?

無論說哪一個,夜非白都覺得十分的不合時宜。還不如沉默來得簡單。

蕭雲錦之所以跟著夜非白走,一來不想神笑看她笑話,二來她與夜非白只見的彎彎繞繞,還是關起門來,自己解決比較好。


「你不是說,你要……唔……」蕭雲錦剛剛轉身說話,便被起身的夜非白一把拉入懷中,伸手掀開她戴著的紗帽,一個吻急切且霸道的落在她的唇上。

他用力的吸允著她的唇瓣,不給她任何喘息的機會,向來微涼的唇瓣,變得炙熱,宛若一把炙熱的火,試圖在此刻,將蕭雲錦燃燒殆盡……

親吻由一開始的蠻橫霸道,不容許蕭雲錦有絲毫抗拒,再慢慢的變得溫柔若水,猶如飄蕩在湖底的水草,輕柔飄蕩……

「休息時間到,請各位隊員返回一樓大堂,比賽繼續。」樓下,傳來侍從用內勁傳開的聲音。

夜非白與蕭雲錦只見的吻,仍在繼續。蕭雲錦被夜非白吻得暈頭轉向,她覺得她應該要生氣的,應該要推開他的……

但雙手還是不自覺的勾住了夜非白的頸項,待一吻結束,她幾乎整個人都軟在了夜非白懷中,呼呼直喘氣。


「雲兒,若換作是我與別的女子呆在一間廂房,彼此之間還十分熟稔,你會生氣嗎?」夜非白欠蕭雲錦一個解釋,但他並沒有直接解釋,而是這樣問道。

若兩人身份互換,蕭雲錦是否也會如他這般生氣?若蕭雲錦心中有他,生氣是肯定會有的……

蕭雲錦微微緩過神來,明白夜非白剛剛不過是醋了,才會做出那般魯莽的事來。

「可是,他是我師兄……」

「除了你兩個哥哥,只要是異性靠近你,我都會覺得他們對你別有用心。」夜非白雙手環在蕭雲錦腰間之上,將她圈在懷中,「雲兒,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

他低頭,埋在她肩窩之中,聞著她身上淡淡少女香氣。

「我可以理解為你不允許我和除了哥哥以外的異性有來往嗎?」蕭雲錦推了他一下,將他從她肩膀之上推了出去。

「我絕對不是要限制你的自由……我只是,忍不住……」他向來清冷若仙的俊顏上出現一抹焦急,將蕭雲錦重新撈回了懷中,「我會盡量學會控制……你別生氣。」

常聽人說,女人一旦陷入愛情之中,就會患得患失。為什麼她和夜非白之間的反應,反而互換了呢?

不過,被心愛的人如此在意,放在心間捧著的感覺,還真是不耐。蕭雲錦覺得很受用,剛剛的怒氣算是被他撫慰平順過去,便不再與他計較。

「你要說到做到才好。」她嬌嗔一聲,忽然想起一樓還在繼續的比賽,立即伸手去推夜非白,「我還和師兄組隊參加比賽呢……」

夜非白伸手將離開他懷抱的蕭雲錦重新拉了回來,說道,「我已經派人和評委說過了。你是我的未婚妻,與神笑一隊確實不妥。所以便讓神笑另外尋人做隊友了,至於你……自然是要跟著我一起的……」

「你……」蕭雲錦原本想說他哄她,說話不算話。樓下忽然傳來一陣嘈雜之聲,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 第176章說漏了心聲,哥哥也不行!

蕭雲錦與夜非白互看一眼,立即準備下樓看看,卻見青君一陣風似的從樓下跑了上來,「主子,一樓廚房走水。火勢很大,只怕很快就會延伸到二樓,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

「走水?」夜非白面色一冷,這種時候人多熱鬧,最容易被人鑽空子,幹壞事。但是,此時鴛鴦樓裡帶著的人,都是有權有勢的人,誰敢在此時放火?

不,只怕是有人想要有意栽贓嫁禍……若是有人員傷亡,到時候鴛鴦樓又要面臨一場麻煩……

「吩咐謝忱,安排好人員疏離,盡量不要引起恐慌,保證他們的安全!」夜非白安排道。

說話,他朝青君說道,「帶郡主先離開這裡。」

「一起。」蕭雲錦二話不說,將夜非白推倒在了輪椅之上,然後吩咐青君推著輪椅,她在前面打開房間門。

蕭雲錦才伸手拉開房門,迎面便是一把長刀砍了過來,好在她輕功了得又反應及時,快速的避開,但頭頂上戴著的紗帽卻掉落在了地上。

「呀!好醜的女人!」不知是誰尖叫一聲。

緊接著又有人說道,「那不是剛剛那位靈動逼人的綠衫女子嗎?怎麼除掉紗帽,竟然是這幅模樣?」

「滿臉疤痕,真的好醜!好像癩蛤蟆一樣!」有人說道。

「噓,小聲點。 將世界捧到你面前 !」

這種時候,還有人顧及著八卦她的容貌,蕭雲錦也是醉了。她此時應付著眼前的蒙面黑衣人,哪裡還有空去管那些嚼舌根的。

更何況,她根本就不在乎。

「璟世子那麼好看的人,怎麼要娶這麼丑的女人為妻?」

蕭雲錦剛剛閃躲開黑衣人的攻擊,換作青君上前應付那人,便聽見有人這般說道。她幾步到了夜非白跟前,十分嚴肅認真的看著他,問道,「我估摸著璟世子可能是瞎了?剛剛是怎麼親下嘴的?」

是了!若非真的打心眼裡喜歡,就她現在這滿臉的痘疤模樣,還真的不是誰都親的下嘴的。

「在我眼中,雲兒不管什麼樣,都是最美的。」夜非白很給力說道。

蕭雲錦牽唇一笑,「越來越滑頭。」

說著,她看一眼門外亂作一團的人群,再看一眼和夜非白交手在一起的黑衣人,「只怕不是走水那麼簡單,你看——」

她話音未落,又一黑衣人往蕭雲錦身上招呼過來。夜非白見狀,將蕭雲錦伸手一拉,拉入他懷中做好,一根玄絲飛了出去,直取對方喉嚨。

動作一氣呵成,快得那人尚未反應過來,已經被夜非白手中的玄絲奪取了生命,再也不能呼吸。

「這些人好像是針對我而來?」蕭雲錦坐在夜非白雙腿之上,疑惑的說道。

這就奇怪了,她來京城之中,一直病著,並未得罪什麼人。若是皇上,也不會選擇現在動手。一則太后壽宴將至,二則她對皇上來說,比如可以牽制她父王暫時留在京城之中……

那麼,還會有誰?

這是她回京這麼久,第一次正面以晉王府郡主的身份,出現在人前,誰會選擇這種時候動手?

「未必全是。先放火燒了鴛鴦樓廚房,再派人乘亂對你進行暗殺……可見這件事是一人在謀划……這件事一處,第一個被問責的當然是鴛鴦樓。有人想要乘機敲打一下鴛鴦樓,你只是被有心人順帶,想要在此地問難你……」夜非白說道。

蕭雲錦還想說什麼,又一個黑衣人冒了出來,不過尚未走到夜非白和蕭雲錦跟前三步,便被夜非白手中的玄絲擊中要害,一瞬間失去了生命。

「不必擔心,事後我會派人查明真相的。」夜非白拍了拍蕭雲錦的手背,安慰道。

神笑從廂房趕過來的時候,便看見蕭雲錦端坐在夜非白懷中的模樣,二人如此親昵模樣,哪裡還像有誤會的樣子?

「外面已經亂成一鍋粥了,你們還有時間在這兒卿卿我我?」他微微一挑眉,帶著幾分怒氣的說道。

蕭雲錦俏臉微微一紅,離開夜非白的懷中,站了起來。因為喬裝痘疤的緣故,面色比她真傳面色黑了不少,倒是看不出她這一刻的羞澀和尷尬。

只聽她乾咳一聲,「師兄來得正巧,我真準備尋了你一起離開此處呢!」

「是嗎?」神笑似笑非笑的挑眉,明顯不信蕭雲錦的話,「我還以為你有了情郎,就忘了我這個師兄了呢?」

「怎會,怎會?師兄和他可不能比……」蕭雲錦笑呵呵的說道,試圖掩飾她的心虛,卻一不小心說漏了心聲。因為剛剛她確實沒有想到神笑……憑神笑的本事,這種小狀況,根本難不倒他……

夜非白在一旁聽著蕭雲錦這般說,心裡不知道多開心,心底的那些不安和焦慮,終於消失不見。在蕭雲錦心中,神笑的位置,永遠沒有他重要。只要確認這一點,今後不管神笑做什麼,說什麼,他都不用擔心,只要全心全意的相信蕭雲錦就好。

「哦?我和他如何不能比了?」神笑聽著蕭雲錦這話,心裡十分鬱悶。他怎麼就比不過那殘廢了?


蕭雲錦哈哈一笑,試圖矇混過去,卻見神笑一個邪氣的冷眼掃過來,她只覺心肝顫顫,連忙說道,「當然不能比。你是我師兄,我一直把你當做弟弟……偶不,是哥哥……如何能與他比較?這根本就不能比較嘛!」

她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神笑整個氣場都變得零下幾度,只見他一字一頓的說道,「你、說、你、把、我、當、弟弟?」

夜非白在心底狂笑,臉上卻依舊擺出一副高冷如仙的模樣,十分的淡定從容。

「不是弟弟,是哥哥!」蕭雲錦趕緊彌補。

若是被神笑知道,她一直將他當做一個愛搗亂的弟弟一般對待,不知道今後會給她多少苦頭吃。為了自己今後能有一個安靜的生活,她決定還是矇混過去才好。

然而,這氣氛不僅沒有被挽救,反而變得更加陰冷起來。只聽神笑忽然朝她狠狠的看過來,咬牙切齒的說道,「哥哥也不行!」 第177章嫁禍,用心險惡!

蕭雲錦感覺有些無奈,這種時候,外面正亂著,她可沒有多少耐心來安撫忽然變得莫名其妙的神笑,「那你想怎樣?」

神笑冷眼看著蕭雲錦,內心一片洶湧,很多話想要在這一瞬間衝口而出,他卻忍了下去,什麼也不說,轉身就走。

因為鴛鴦樓廚房走水,火勢很快延伸到一樓大堂,比賽被迫中止。

夜非白領著蕭雲錦從二樓跳窗離開,不少二樓的貴客紛紛效仿,均從二樓跳窗離開。而一樓大堂的火勢十分嚴重,不僅沒有被撲滅,反而越燒越大。

「主子,有人在牆上澆灌了火油。」青君出去巡查一遍,回來說道。

夜非白目光深沉的看著黑夜中越少越大的火焰,出聲問道,「可有人員傷亡?」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