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縹緲如雲,帶着一絲聖潔,凝聚成白衣女子,白素貞!

兩人出現青蛇兩旁,一左一右。

“阿彌陀佛,青蛇,該回頭了。”剛毅和尚平靜道。

“小青,隨姐姐走吧。”白素貞輕聲道。

“你們……”青蛇一怔,雙眸血紅:“姐姐,法海,我恨你們!”

“嗯?”江道明目光一凝,身旁八人真氣一滯。

如果只有一個青蛇,那他們還不在乎,但現在又出現了法海和白素貞。

這怎麼打?

這個法海,氣息深不可測,真打起來,不知道是誰殺誰。

白素貞更不用說了,已經成仙的存在,她一人打三個,一點問題都沒有。

“白娘子。”江陵郡主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白娘子,是很多人都想見上一面的,她也想,只是沒有緣分,今日終於見到了。

氣質飄渺,雲中仙子,瀰漫着聖潔氣息。

至於法海,佛意浩瀚,此刻卻感受不到絲毫戾氣。

江道明收起十八龍象,看着這三人恩怨糾葛。

一個千年修道的蛇妖,最終得到成仙,但卻帶不走自己姐妹。

當初小青跟隨在白素貞身邊,初始不懂情愛,直到最後,動了心,卻連愛情都沒嚐到,只有苦。

法海身爲佛門聖僧,在世佛陀,一心向佛,情愛也許最後懂了,但卻不會去接受。

他只會斬斷這些,證道成佛。

佛,在他心中,纔是第一。

這對於法海來說,確實是一個大遺憾。

“別再沉淪了,回頭吧。”白素貞輕嘆道:“放了他們。”

“他們?”江道明九人一怔,還有誰?

嗚哇

陡然,陰風呼嘯,水潭之內,陰森氣息流轉,一道道虛幻人影,在水潭內掙扎,哀嚎。

“阿彌陀佛。”法海面色悲憫,帶着一絲不忍。

“你總是如此,你能爲了不相干的人慈悲,卻不願爲我有一絲心軟!”

青蛇兇惡地看着法海,恨意越發濃郁:“他們就是當初水漫金山寺時,你擋不住的洪水,淹死的居民,都是你的錯!”

當初水漫金山寺,白素貞動了胎氣,無法控水,洪水衝向居民,淹死無數。

沒想到,這些居民的靈魂,全部被青蛇掌控了,囚禁到現在。

“阿彌陀佛,回頭吧。”法海雙手合十,悲憫道。

“我說了,我討厭你這種悲天憫人,卻唯獨對我絕情的姿態!”青蛇寒聲道:“殺!”

恨意沖天,再無絲毫理智,青蛇怒喝一聲,無數怨魂衝出水潭,殺向江道明:“今日,我要毀了你的佛心,看看裏面究竟裝着什麼。”

“殿主小心。”江陵郡主和妙音同時出聲道。

“阿彌陀佛。”玄苦三人和三位魔和尚,同時後退一步,沒打算插手。

“佛心之中,自然是佛,一個斬斷七情六慾的佛!”

江道明神情冷漠,右掌盡納八方龍象:“癡情錯,卑微更錯!” 千影迷蹤。

據說修鍊到巔峰,可以瞬間幻化出就連精神力的探視也難辯真假的數千身影,而且這千道身影隨時可虛可實,施展起來完全令人防不勝防,李逸晨此時雖然還未達到身影萬千的地步,但卻也明顯超越了迷蹤仙步的境界,已具千影迷蹤的雛形。

哪怕如今的軍方傳承了這套身法,但能修鍊者皆是軍方,哪怕是荊浩這個級別的人物,也僅僅是學到一些皮毛,嚴格說起來還不如李逸晨此時施展出來的效果。

所以看到這一幕的時候,荊浩也驚得站了起來,如果說之前還對李逸晨軍神傳人的身份有著幾分懷疑的話,那麼此時荊浩對於李逸晨的身份絕對已經深信不疑,若非軍神傳人,李逸晨這般年齡又從哪裡學到如此高階的身法。

同時此間擂台的變化亦將四周無數的目光吸引了過來,誰也沒想到原本他們以為不堪一擊的這個小雜役居然如此的生猛,先是一拳將小四震得吐血而退,接著又施展出如此精妙的身法。

只可惜此時對天道初有領悟的李逸晨完全沒有意識到四周的目光,他此時完全沉浸在天道與武技融合的這個過程中,感覺到自己對武技豁然開朗的領悟,幾乎整個人都完全沉浸在這種玄妙的感覺之中。

心神一動之間,臨近小四的十來道身影同時一躍而起,從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的招式同時向著小四猛襲而去。

角度、力度、招式皆不同,但每一道身影上的氣勢卻是相同,所激起的凜冽勁風亦是相似,甚至那拳腳劃破空氣之時激起的轟隆之聲亦是一模一樣。

就彷彿的確有十來人同一時間發起攻擊一般。

剛才的一擊中,早已將輕視之心收起的小四,見狀心中更是一緊,元覺瞬間橫掃而出,不過元覺反饋回來的消息卻是這十來道身影皆是實影而非虛影。

這怎麼可能?一個人的速度就算再快也不可能快過元覺的感知,可是如今元覺反饋的信息卻……

十來身影飛速的逼近,小四根本沒有多的時間去思考這個未知的問題,此時也顧不得丟不丟臉的事,一聲清脆龍吟乍響,只見此時小四的手心已經多出一柄長劍。

元力涌動之際,整個人與劍身之上同時泛起深藍之光,小四知道自己既然無法窺破對方的身法,那麼現在要做的就是以不變應萬變,以保自身安全。

此時小四亦不敢對元力有半點吝嗇,手臂一揚之間,手中長劍一連斬出數十道劍芒,一道道耀眼的藍光如同一彎彎月牙,快若疾風的劈斬而出。

月影劍。

此乃龍院在數年前的總院會武中得到的獎勵的高階劍技,近年來憑此技,龍院亦在會武之中中取得了不少驕人的成績,如今小四齣手便是一劍九斬,可謂精湛之至,只不過此時在李逸晨華麗的攻擊之下,大家不僅沒有為之而驚嘆,反而在替他擔心,擔心他的這一招是否能接下李逸晨的攻擊。

這一刻,彷彿李逸晨成了正式學員,而小四成了一個雜役,所有人都為之而擔心起來。

就在此時,一道道月影劍芒亦斬向擂台上李逸晨的諸多虛影。

只是接下來的一幕,卻幾乎令人震驚之餘又大呼不信。

李逸晨那一道道看似剛猛無比的身影彷彿來自虛空一般,仍由著劍芒破體而過,卻絲毫沒有半點影響。

小四能被龍院保護起來,沒有去參加分院對抗,而是來參加個人排名,可見其本身實力絕對非同一般,這一套月影劍更是其得意之作,揮手之間,幾乎令李逸晨每一道身影都遭遇到至少一道劍芒的轟擊。

可是劍芒劃過,李逸晨閃現在擂台上的諸多身影卻絲毫沒有受到半點影響,彷彿一切都是虛幻而成,並非實體一般。

如果一定要說是有什麼變化,那就是此時與小四的距離變得更近起來。

臉色微微一變,在巨大的壓力之下,小四心境反而變得空明起來,身心完全投入到戰鬥之中,只見小四手中劍勢一變,由急轉緩,平平一劍刺出,正好穿入李逸晨最近的那道身影之中,手臂微震,劍身之上藍光一閃,一身轟響中,那道身影瞬間化作無數的光點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擊奏效,小四再次依樣而為,眨眼之間頓時變得有如三頭六臂一般,全身四周都閃爍著無數的劍影,儼然如同一隻刺蝟。與此同時只見小四身上的藍光不斷的頻繁閃爍,四周此起彼伏的轟響中,李逸晨擂台上的身影亦在極速的消失著。

震劍。

乃是劍技中極為基礎的一種手法,此時小四施展起來卻有一種化腐朽為神奇的功效,居然令李逸晨那絢麗無比的攻擊瞬間失去了效果,雖然如此一來,小四對於元力的消耗比李逸晨大得多,但對於失了先機的小四來說,卻是不失為一個極佳的防禦手段。

在李逸晨狂風驟雨般的絢麗攻擊下,看著小四勉強的穩住陣腳,龍院院長龍傲天也是不自覺地點起頭來,顯然對於小四的表現還算比較滿意。

「這個雜役是誰,速速查清他的身份!」就在龍傲天點頭之際,總院院長田立鋒卻已經對身後的一名導師說道。

那導師點頭之後立刻退了出去,甚至就算田立鋒不下命令他也會第一時間去查清楚關於李逸晨的一切。

就憑剛才的出手,李逸晨的表現已經足以得到在場不少人的重視,這樣的表現已經足以掩蓋他雜役的身份。

與此同時各方勢力,乃至不少的分院此時亦在下達著同樣的命令,一張張情報網悄然展開開始收集著關於李逸晨的一切。

而此時將身影隱藏在諸多虛影中的李逸晨暗自佩服著小四的果斷之時,同時身影一閃,瞬間借著萬千虛影的掩蓋向著小四一拳直襲而去。

見虛影襲來,小四隨手一劍,再次直刺而出,片刻之間他這樣的動作已經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他相信只要把所有的虛影一起斬滅,李逸晨的真身自然會顯露出來,而那個時候也就是自己反擊的時候。

小四身前的虛影如同之前的無數虛影一般,面對著直刺而來的一劍依然不閃不避,而唯一的區別,只是這道虛影拳頭卻在是迎著劍尖直轟而出。

以拳擊劍。

小四臉色微變,之前的虛影可是沒有這樣的手段,只不過就算是實影,難道他會以為他的肉身能硬過自己的劍尖嗎?心中雖然有些不屑,但考慮到李逸晨神出鬼沒的手段,小四心中一緊,劍身光芒大甚之際,又再劍身之上灌注了更多的元力。

嗡……嗡……

一道悠揚而低沉的聲音如同天籟,似仙音,無聲卻出現在每一個人的心底,每一個人的腦海,這聲音彷彿並非由耳朵傳入,而是由他們的眼睛看著李逸晨這一拳之後,出現自己的腦海,出現在自己的心底一般。

當然這種感覺只是針對於在場極少數修為高絕之人,而對於絕大多數人這仍然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一記直拳,沒有半點花哨,甚至沒有半技巧。

可是此時田立鋒以及他身邊的各大分院院長皆是臉色一變,那看到的聲音並非不存在,而是需要達到某種境界,有著某些天道領悟之後才能感受到的大道和音。

噗……這一聲小四手中的長劍並沒有如同之前那般輕意的刺入虛影的體內,而是在與李逸晨的拳頭相接之時,彷彿刺在堅硬無比的鐵板之上,隨即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隨著劍身反送回來,小四感覺右手幾乎快要握劍不穩。

實影!雖然此時小四不知道為何李逸晨的肉身可以變態到如此的地步,但他卻可以肯定此時自己面對的並非李逸晨的虛影,而是真正的李逸晨。

顧不得多想,此時小四雙瞳精光閃過之際,體內的元力如同排山倒海一般的奔湧起來,如同驚濤駭濤一般的不斷送入手中的長劍,他知道這是自己的機會,這是自己一招擊敗李逸晨的機會。

不過,小四的元力還未來得及注入劍身的時候,只覺握劍的右臂一震,咔……咔……脆響中,手中那品階不低的長劍瞬間寸斷之間化為無數的碎塊激起陣陣破空銳嘯,如同流光一般四周而去。

甚至在臉頰傳來的清涼之意中,小四知道自己的臉頰被斷劍碎屑所劃破,只不過此時他根本顧不得許多,因為他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襲來,這股力量如同到之前將他震得吐血的那一拳一般,彷彿泰山壓頂之間其中彷彿又含著無數的撕扯,這是迥異於自己所能理解的力量,但卻十分的變態。

而且這一次的力量,似乎比起剛才那一拳,又更加的圓潤了許多。

吼……感覺到危險的來臨,小四一聲爆吼之中,體內那些原本應該注入長劍的的元力瞬間匯聚於右臂的拳頭之上,迎著李逸晨那看似樸素無比,卻又蘊含萬鈞之力的一拳直轟而出…… 無數的元力彙集於右臂,極速衝刺之下,元力不斷盤旋之間受到空氣的擠壓,兩股力量的衝擊之下,在小四的拳頭之上凝聚出一個湛藍的龍頭出來,龍嘴大張之間,一聲龍吟衝天而起,那巨大的龍嘴彷彿將要李逸晨的整隻手臂一起吞噬一般。

龍吟拳!

龍院之所以以龍為名,便是當年的第一任院長憑著龍吟拳在聖域之內闖下赫赫聲名。

此時見小四使出此拳,擂台四周的學員一個個眼中皆流露出驚艷之色,顯然對於這套更多隻存在於傳說,而未見其形的拳技充滿著期待。

「可惜了,這個雜役雖然有些手段,但畢竟沒有學過高階的武技,估計肯定接不下這一擊龍吟拳了!」

「不過就算接不下這一擊,他之前的表現也已經足以引起各大勢力的注意,對於一個雜役來說,這顯然已經足夠了。」

一邊專註的看著擂台上的變化時,也有學員在輕聲議論著。

那浩瀚的聲勢將小四氣勢瞬間提升至幾乎直追天元境的地步,雖然遠在擂台之下,但王漢山仍然能感覺到這一拳下的威能,哪怕對李逸晨充滿著信心,此時仍然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流露出幾分擔心之意。

砰……當兩人的拳頭撞在一起的時候,並沒有出現眾人期盼的地動山搖,而是在一聲脆響中,只見那捲向李逸晨拳頭的藍色元力彷彿受到什麼強大的力量的鎮壓一般,不斷的呈螺旋狀以李逸晨的拳頭為中心向著四周流散而去。

「這……這怎麼可能?」一股強大的力量直襲而來,小四眼中剛剛閃現出驚恐之色,整個人便已經在這股力量之下,再次倒飛開去。

噗……一口血霧自半空中的小四嘴裡噴洒而出,灑下一片殷紅的同時,小四的身體重重的撞在擂台的台柱之上,再次彈回擂台之上的小四整個人已經趴在了地上。

「我認輸!」此時小四已經忘了自己在比賽開始之前的豪言壯語,剛才的拳勁讓他感覺到自己的渺小,在這股力量之下,他感覺自己根本沒有半點取勝的可能,而且小四更知道剛才台柱雖然令自己沒有直接被轟下擂台,但那樣的撞擊之下,自己背部的骨骼已經出現在大片的碎裂,根本沒有再戰之力。

而此時李逸晨卻僅僅只是看著小四輕輕一笑,便飄然向著擂台下方走去。

剛才的交手雖然只是電光火石,雖然從開始到結束,絕對不超過三十息,但將自己對天道的領悟融入到武技之後,李逸晨的心境再次發生起變化。

這份變化是對天道的認識,還是因為勝利而帶來,李逸晨不知道,他只是覺得自己似乎已經沒有去和小四計較的興趣。

而在李逸晨這一笑中,小四並沒有看到半點輕蔑之意,因為那是一種無視的眼神,彷彿自己在他眼裡根本不值一提一般。

堂堂龍院的出色學員卻被一個雜役打敗,並且無視,此時小四甚至期盼著李逸晨將那些惡毒的語言加註在自己的身上,至少這樣自己還會有一點存在感。

可是李逸晨偏偏是無視,這種無視令小四感覺自己的驕傲在別人眼中根本是不值一提的東西,滿腔的怒意想要暴發出來之際,卻發現自己現在連移動身體都困難無比。

與小四一同沉默的還有著在場的所有人,誰也沒有想到最終的結局會是這樣。

雖然在李逸晨一連串的表現之下,大家心裡已經隱隱有了勝負的結局,但仍然沒有想到李逸晨會勝得這麼乾脆,更沒有想到這個不起眼的小雜役,這個連進六十四強都需要別人保護的小雜役會勝得這麼乾脆。

他有這般實力,想要進入六十四強還需要別人的保護嗎?

可是當初龍院那些傢伙又是在幹什麼?從李逸晨和小四的戰鬥大家不難看出,雙方並不對路,可是這個李逸晨又用什麼樣的手段,讓自己的對手幫助自己進入六十四強的呢?

「漂亮!單憑肉身之力便打敗開元境後期的龍院天才!」遠遠的看著已經走下擂台的李逸晨,荊浩直接拿出一個酒罈對趙千軍說道:「這一場算你贏了,無論李逸晨能不能晉階八強,他今天的表現已經足夠證明你的眼光了!」

「啊……哦……」別說荊浩,就連趙千軍也沒想到兩年不見的李逸晨居然已經變得如此的生猛,接過酒罈時並沒有太多勝利的欣喜,而是皺眉嘰咕道:「這小子難道當初故意隱藏了實力?」

另一邊,各院院長此時卻誰也沒有開口說話,只是沉默的看著李逸晨。

對於目前還無法感應到大道和音的院長只覺得李逸晨的肉身之力太過強悍,而感應到大道和音的幾人,此時更是在沉思著一個小雜役,怎麼可能領悟萬千天才都無法領悟的道拳呢。

李逸晨走下擂台,他正面的學員早已自覺的讓出一條通道,眼神複雜無比的看著李逸晨。

只不過在通道讓出來的那一刻,通道的另一端卻站著一個人,擋在中央。

「洛塵?他出現在這裡是什麼意思?」看清楚擋在李逸晨前邊之人時,所有學員皆是心中一驚。

「洛塵,那可幾乎是這一界會武冠軍的代名詞,可是此時他卻出現在這裡,難道是李逸晨已經有與他一決高下的資格了嗎?」

「你很不錯,不過你不應該出身勁松院!」洛塵望著李逸晨沒頭沒腦的丟下一句話后便直接轉身而去。

「別理他,他就會裝逼!」就在此時秦虎也從人群人擠了過來,一拳錘在李逸晨的拳頭上說道:「你小子這麼厲害也不提前說一聲,還讓我為你擔心了半天!」

「你們不是早就已經結束了戰鬥嗎?和你們比,我又算不得什麼厲害!」秦虎的話彷彿又把李逸晨從天道之中拉回了現實,李逸晨聳肩之間,整個人又輕鬆了下來。

「那是因為我們的對手差勁而已,小四那小子雖然實力不咋的,但真換我上也不見得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他收拾了!」秦虎說著一笑道:「不過你有這實力也好,這樣我就不用擔心你被別人收拾了,這是大好事,走走走……今天這頓酒,你是逃不掉了!」

「你的確讓人意外,不過今天你怎麼對小四的,遇上我,我一定會如數奉還!」另此時另一邊也將小四扶下擂台的青龍卻是一臉鐵青的冷喝道。

「你們龍院除了吹牛還會什麼?剛才那傢伙不也像你這麼大吹牛皮?現在怎麼還要扶著?小心牛吹大了,到時沒人扶你下擂台!」李逸晨還沒開口,原本就和青衛極不對路的秦虎立刻叫囂起來。

勝者王,敗者寇!深知這個道理的青龍知道此時再多說什麼已經沒有意義,只是深深地看了李逸晨一眼之後,便扶著小四從人群中走了出去。

「讓開,讓開……我是來接我們勁松院的英雄的!」被人擠得無法靠近李逸晨的王漢山大叫著,不斷的帶著程瑛她們向前奔來。

果然一提勁松院的人,四周的學員又本能的為他們讓出一條通道,只不過此時看著王漢山出現之時,大家心裡頓時有一種被坑了的感覺。

顯然勁松院這些傢伙明顯早已知道李逸晨的實力,卻還開出五賠一的盤口引大家上當。

「晨哥威武!」一靠近李逸晨,有些心虛的王漢山立刻大拍起馬屁來,畢竟他拿李逸晨來開賭局,這事可是沒有經過過李逸晨的同意的,天知道晨哥事後會不會讓自己增加一些訓練強度。

「你小子賺了不少吧?」看著有些心虛的王漢山,李逸晨輕笑地問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