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總算輪到自己,龍小虎深深吁了口氣,身體如同離弦之箭,猛的朝着城牆外頭躥出,向着那隻熊王飛去。

看到這一幕,衆人心裏一喜,“這少年過了沒幾天,實力又是增長了好多,村裏的安危,如今就要系在他的身上了。”

龍小虎落入獸羣,依舊朝前掠去,一路上多有些雪狼魔熊攔路,卻被他用極光一擊硬生生劈開一條血路。

熊王大腹便便,似乎對來人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就算龍小虎滿身殺氣,威風凜凜的朝它跑來,它也只是隨隨便便抖動了一下身體,並沒有過多的動作。

龍氣變身,龍小虎將實力提升到自己的極限,他左手持着海皇杵,右手捏着符龍,打算將自己最強的兩種四階功法都用出來。

幾隻魔熊一路跟隨者龍小虎而來,虎視眈眈站在身後,想找個機會偷襲。熊王見狀一聲怒吼,吼聲震天,似乎是在表示這個獵物屬於自己,別人不能干預。

魔熊式微,紛紛伏地,表示尊從。

龍小虎見這熊王也是條漢子,便說道,“不知道你聽不聽得懂,我不是想和你作對,只是希望你的手下能夠停手,別再攻擊村子了。”

熊王顯然是聽不懂,只是甩了甩全身毛皮,威風凜凜的逼近過來。

一看還是非動手不可,龍小虎先下手爲強,兩招絕招同時發出,紛紛擊中那熊王面孔。

熊王吃痛,猛的後退幾步,但立馬穩住身形,隨後惡狠狠的朝着龍小虎一陣咆哮,好似完全沒有受傷。

龍小虎有些震驚,這兩下是自己最強的功法,結結實實打在對方身上,那熊王卻毫髮無傷,這不由讓他擔心起接下去的戰鬥來。

伸手一翻,一團玄冰捏在手中。

“不管冰系對你有沒有用,畢竟這是絕招了。”龍小虎心裏暗忖,玄冰在手中漸漸棱角分明起來。

忽然,一陣閃光,熊王瞬間撞到了龍小虎身前,龍小虎覺得一陣眩暈,什麼招數都用不出來。

隨即只聽“嘭……”的一聲,熊王那堅實的利爪用力拍上了龍小虎的胸膛。

城牆之上的戰士,大多數都紛紛看着遠處的戰鬥,看到這一幕都深吸了一口涼氣。極地的熊最厲害的一招就是衝鋒,衝暈對手,然後用尖牙利爪將其撕裂,好多極地戰士都死在這一招上。

正在心憂,忽然看到遠處紅髮少年身上忽然亮起一件獸面銀甲,那一招利爪拍在上頭,一人一熊頓時被互相撞開,摔在雪地之中。

龍小虎正好摔在幾隻魔熊腳下,好在魔熊聽話,不敢妄動,否則龍小虎便立馬喪生在它們的爪牙之下了。

熊王爬起,帶些不可思議的晃了晃腦袋,只是以它的靈智去無法理解剛纔爲何會出現這種情況。

一聲咆哮,熊王似乎是在發泄怒火,隨即的,它的周身顯出淡淡的紅色氣息,身體也在微微變化。

龍小虎起身去看,卻看到熊王身體的兩側和後背正在長出一根根的尖刺,而它本身的實力也提升了不少。

這熊王本身就是通天五層,這一變化,卻將它的實力猛漲到通天七層,比變身後的龍小虎高了整整三層。

龍小虎有些畏懼,急忙叫出鐵蛋,此刻的鐵蛋已經被之前幾場戰鬥折磨的狼狽不堪,身上多處凹陷,連它的頭,也看起來如同一個土豆一般,毫不規則。


一看龍小虎叫來幫手,他身旁幾隻魔熊一聲咆哮,也想來幫。熊王目光一瞪,幾隻魔熊卻又紛紛畏懼,退了回去。

熊王上前兩步,眼神裏已經不是之前那種懶洋洋的味道,這種眼神,龍小虎從未在兇獸裏頭見過,猶如一個嗜血的戰士,正要去享受即將到來的戰鬥。

只是他不知道,其實戰鬥的時候,他自己的眼神也是如此。

戰鬥再次打響,熊王一聲咆哮,將自己的上半身直了起來,隨後前爪用力的拍向地面,震的大地一陣顫抖。

龍小虎左手之中,那塊玄冰正在凝結,忽然感受到自己站立的地面似乎有些不穩,他心裏慌張,急忙閃開。卻在閃開那時,一股強大氣息從雪地噴出,朝天而去。

那氣息粗壯強大,將龍小虎和鐵蛋紛紛擊開,甩在地上,好不容易凝結的玄冰也消散了開去。

還未爬起,熊王又是一下,龍小虎連滾帶爬朝外躥去,那地方又是一股氣息噴出。

熊王似乎不知疲倦,那招數頻繁用着,惹的龍小虎到處躲閃,雖未受傷,但是手中玄冰卻根本沒有時間去凝,放不出他最強一招。

鐵蛋趁着一個空擋,趕忙躍至熊王身側,想要擊它肋部,熊王一個轉身,那利爪瞬間穿透鐵蛋胸膛,從它後背刺出。

“鐵蛋”龍小虎大喊一聲,卻無能爲力。鐵蛋用盡力氣死死捏住那熊王腕部,熊王有些吃痛,急忙用力去甩,無奈鐵蛋握的用力,它根本無法甩開。

眼見鐵蛋用命換來的這一刻空隙,龍小虎急忙躍在空中,手中玄冰已經凝結結束。

“玄冰萬里……”一聲怒吼,就算是遠在城牆上的衆人也隱隱感覺空氣裏的溫度好像又驟降了好些,一些穿得單薄的戰士,甚至紛紛打起寒顫來。

聲音還未落下,熊王的腳邊忽然一朵玄冰爆綻,玄冰如劍,一根根刺了出來,熊王拼命閃避,卻無奈那玄冰實在太多,它根本躲不過來。

鋒利的玄冰,能刺穿萬物,僅僅一息,熊王便被刺穿身體,鮮血狂噴。熊王吃痛,大聲嚎叫起來,叫了一陣,卻似乎又是力竭,便伏在地上,奄奄一息。

“贏了?”牆頭戰士看到這一幕,心裏一愣,隨即爆發出陣陣高呼。

只是龍小虎喘着粗氣,心中卻七上八下。


“這熊王看似被我擊垮,可氣勢卻絲毫未弱,不知是何緣故。”正在細想,只見這熊王挪動了一下身體,周身泛出淡淡綠光。

那綠光慢慢纏繞,朝着傷口而去,瞬間將他那些駭人傷痕紛紛修補,最後連一道小疤都看不見了。

那綠光似乎是一種功法,與龍小虎學過的融合類似。只是融合治癒的是內傷,而那綠光卻是治癒外傷的。

綠光暗淡,熊王再次站起,只見它抖動了一下全身毛皮,威風凜凜的站在那裏,俯視着龍小虎。

鐵蛋已經躺在冰雪之上,似乎失去了生命的光華,龍小虎微微心痛,急忙將它收回戒指。

沒了同伴,如今要自己面對,這強大的四階七品兇獸,卻要如何應付。

“太強大了,這熊太強了。”就算面對通天九層的高手,龍小虎也未曾有過這種想法,可如今面對這熊王,他卻發現自己就算再怎麼努力,似乎也無法戰勝它。

正躊躇,熊王再次撞來。


好在龍小虎事先有所準備,急忙用出了歸藏盾,化解了這一下。只是隨後這熊王的巨爪便橫掃了過來,龍小虎沒了防禦功法,生生被掃中肩膀,一大塊皮肉隨着這爪子被掃了出去,鮮血淋漓。

“畜生……”龍小虎捂着痛處,一聲怒罵。而那熊王卻看到對方受傷,一聲高呼,似乎是在振奮士氣。

再次撞來,龍小虎急忙用出符龍去擋,只是身體卻被猛的撞飛,正好撞在後頭一塊大石之上。頓時,他覺得全身似乎要散架了一般,疼痛異常。

熊王慢慢挪步,像是平時享受垂死掙扎的獵物一般,朝着龍小虎靠近過來。而龍小虎體內氣血翻涌,還沒回過氣來,根本無法移動。

“太強了,這熊王太強了。”城牆上的人們由喜變悲,此刻看着龍小虎身陷險境卻無人敢下去救援。

“吼……”一陣咆哮,就在龍小虎的面前,只要微微前傾,他的額頭就能碰到熊王的牙齒。

正咆哮聲嘶力竭,吼的龍小虎連頭髮都朝後頭吹去,若是一些膽小的,可能就此嚇得肝膽俱裂。

正在這時,村中一個身影閃出,朝着村口而來。緊接着阿尤從裏頭追出,大聲喊道,“攔住他。”

衆人一看,奔逃的正是那霍尹,此刻他手中捏着一根短小木棍,識貨者紛紛看出這東西就是木須陀。

霍尹一躍而上,跳上牆頭。那米尼想去攔截,卻被他一張擊開,摔在地上。

霍尹冷笑一聲,朝着外頭跳去,一瞬間便已經逃到了遠處。 “村長,東西被他帶走了,怎麼辦。”阿尤跑到村長邊上,一臉不甘。

村長微微一笑,“辛苦了,休息一下吧。”

正在這時,熊嫂遠遠跑來,臉上掛着不安。

“阿熊,烏戈不見了。”熊嫂跑的急切,在雪地裏一滑,便摔了一跤。只是她也顧不上疼痛,連滾帶爬來到丈夫身邊。

“一開始我也沒注意,後來兇獸圍村,別的孩子都回來了,可烏戈卻依舊沒回來。”熊嫂着急的說道,眼中的淚水已經要流下來了。

“你怎麼不看好他。”阿尤語帶責怪,只是說了一句,看到妻子的愁容卻也不再多說,“如今村裏危險,我怎可擅自離開去尋找自己的兒子,若是這裏被兇獸攻入,那麼有多少別人的兒子被那羣畜生吃掉。”

眼見丈夫的執着,熊嫂有些絕望,一看自己說服不了眼前男子,她便急忙轉頭跟着一旁老者說道,“爹爹,烏戈不見了,你叫他去找一找吧,我求你了。”

女人哭着都快跪在地上了。

“阿熊,烏戈應該沒離開村子,你先去找吧,若是真的抵擋不住,你一個人也無濟於事。”村長張開年邁的嘴,喃喃說道。

“可是……”阿尤還想解釋什麼,卻看到熊嫂不停的扯着他的袖子。

“好吧”,阿尤抱拳領命,急忙朝着村子的角落各處找去。

霍尹的離開,讓那些正在攻村的兇獸紛紛停下了手中動作,城牆下那一個個白色似乎像是忽然間找到了別的興趣,紛紛轉頭,朝着遠處走去。

兇獸的腳步越來越快,最後幾乎是奔跑着,朝着一個男子而去。那個男子,手中捏着一根短小木棍,正是那霍尹。

“什麼……我不是已經掌握了這東西用法了嗎?爲何獸羣還是來攻擊我。”霍尹心中慌張,急忙展開身法朝前掠去。

“吼……”一聲震天的吼聲,側面傳來。霍尹心驚,轉頭去看,卻發現那熊王已在近處。

“熊王……”霍尹心驚,可又不甘心放棄手中神器,於是撒開雙腿,想遠遠將它避開。

熊王畢竟是通天七層,身形一閃,再次擋在霍尹前頭。

“嗷……”熊王怪叫一聲,像是示威一般,前爪慢慢挪動。那血盆大口中垂涎直流,滴在雪地之上,沒多久也凝結成冰。

“畜生,難道真的如同傳說一樣,拿着這東西便走不出這村子?”霍尹看了一眼手中短棍,這根叫做木須陀的神器正在散發着淡淡青光。

捏了捏手中的東西,霍尹有些不捨。

щщщ▲Tтká n▲¢O

“畜生……”霍尹暗罵一聲,那臉上的神色,似乎心中正在掙扎着什麼事情。

忽然間,他手中用勁,將那木須陀遠遠拋了出去。

“畜生們,現在不用追老子了吧。”木須陀扔出,衆獸的眼神都隨着那弧線而走,落到地上。霍尹趁着這個空檔,身形一閃,朝外躥去。

“他孃的,老子一定會回來的。”霍尹咬牙切齒,似乎是對丟了那木須陀心有不甘,不一會就消失在了遠方。

木須陀被扔在冰面之上,又滾又滑,看似頗爲淘氣的在那裏玩耍。

正一路滑行,好巧不巧,正好滑到癱軟在地上的龍小虎身旁。

龍小虎微微一動,伸手去拾,卻牽動傷口,一陣鑽心疼痛。

“這個東西便是他們你爭我奪的木須陀?”他拿在手中細細端詳,一種莫名親切的感覺通過手心,滲入他的身體裏頭。

上次拿着那輝煌鑑,有着一種火熱的感覺,如今捏着這木須陀,卻有着一種非常安逸,淡然的感覺。這種感覺,猶如置身在一片叢林之中,周圍鳥語花香,小溪叮咚。

他心念一動,用出腹中龍氣,卷着那木須陀上面的淡青氣息朝着自己識海而去。

之前領悟輝煌鑑的使用方法時,他是無意爲之,結果卻讓他大吃一驚。此刻這木須陀與那輝煌鑑同樣屬於五行神器,想必要領悟其中功能,應該也是差不多的方法。

淡青氣息被龍氣卷着,還有些不大情願,只是那龍氣卻非常霸道,強拉硬拽般的將那淡青氣息扯入龍小虎的識海。

淡青氣息一進入龍小虎的身體,那種安逸閒適的感覺便更加厲害,此刻龍小虎很想就此躺在地上,安安穩穩睡個好覺。

“吼……”正在享受,近處一聲怒吼,那熊王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近處。

“嗷……”熊王張開大口,就要撲上。

龍小虎心驚,使出最後力氣,用出騰龍訣飛到天上,那熊王慢了一步,咬了滿口冰渣。

“嗷……”又是一聲,吼的天上的龍小虎差點身形不穩,掉在那血盆大口裏頭。

龍氣依舊卷着那淡青氣息在那裏運轉,源源不斷。那木須陀起初抵抗,後來好似漸漸習慣了龍小虎的控制,忽然一大波氣息涌出,就朝着龍小虎的身體而來。

龍小虎好似忽然吃了滿滿一口食物,吞不下去,也吐不出來,非常難受。

正在那裏掙扎,卻聽到底下一個聲音,“少年,將我們獸族的神器還來。”


龍小虎心驚,低頭去看,卻看到那熊王正眨巴眨巴看着自己。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