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清脆的聲響,龍血天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更是急急後退。臉上一片潮紅。

而蘇恩雪身形只是晃了晃,腳下踏雪無痕走出,身形一閃。從原地消失,快速的奔向龍血天。

「武技——極凍冰霜。」

一股寒冷至極的氣息出現,隨著蘇恩雪的雙掌拍出,一股寒冷降臨在龍血天身上,龍血天還沒動就感覺自己全身好似凍住一般,臉上不禁露出赫然的表情。

開玩笑,他龍血天可是武王境三階的修為,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普通武王境三階修為,這樣的修為在此刻居然會因為對方的武技氣息影響。感覺自己動不了一般。

龍血天眼中閃現不信的神色,握著皇者兵器的大刀微微顫動。想要劈出。

下一刻,一道紅色刀光從大刀之上劈出。卻被蘇恩雪的攻擊凍結,失去了攻擊力。

而蘇恩雪也來到龍血天身邊,出手一點都不留情,狠命的攻擊龍血天。

砰砰砰……啪啪啪……

咚咚咚……轟轟轟……

幾番強有力的攻擊下來,龍血天已經全身發腫。

「武技——浩然正氣掌。」

蘇恩雪眼中十分冷漠,這最後一擊便是施展了他師傅卓衍的絕技,浩然正氣與寒冷氣息混合的浩然正氣掌,威力一點也不遜色於正版浩然正氣掌,當然蘇恩雪這們武技也是正版。

不過蘇恩雪施展出的浩然正氣掌卻帶著自己的特色,這是真正將自身氣息加入掌法的掌法,威力上是非常不弱的。

砰!

很乾脆的,龍血天身軀在蘇恩雪如此強勢的一掌下,轟然倒下,砸在戰鬥台上發出咚的一聲悶響,整個人失去任何一絲力氣。

而蘇恩雪在擊出這一掌之後,全身散發的強橫氣勢開始降低,在這一刻蘇恩雪已經解除了秘法五重天。

雖然五重天屬於頂尖秘法的層次,副作用可以忽略不計,可是越長時間使用,還是不太好。


所以在擊敗龍血天的那一刻起,蘇恩雪便不再催動秘法。

「決賽第四場,王者學院蘇恩雪對戰強者學院龍血天,獲得勝利的是王者學院蘇恩雪,比分現在變成二比二。雙方還剩下最後一場比賽,哪個隊獲勝就是真正的勝利。現在我來宣布,決賽第五場將由王者學院的龍晨對戰強者學院的隊長呂一。」

「現在給你們五分鐘時間到台上來,過時將取消資格。」

身為裁判的柳重天突然出現,宣布獲得勝利的學院。

「怎麼會這樣?」

皇莆江一臉的不可置信,看著競技戰鬥台上已經倒地站不起來的龍血天,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龍大哥你怎麼就敗了了?」

皇莆江哀嚎,他本來和馮柯等人思想一樣,認為龍血天這一場必定可以贏下,可現在的情況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

「居然真的失敗了,精血催動皇者兵器,爆發武王境九階的修為,這樣的修為居然還是不能戰勝那個女人,她有那麼強嗎?」

馮柯喃喃自語,顯然不能將龍血天落敗的消息消化。

呂一併沒有言語,只是將目光放在王者學院龍晨身上。感受到呂一盯著自己的目光,龍晨視線轉過,再次與呂一對視在了一起。

兩人在眼神對視的時刻已經暗中發生戰鬥,只是大家並沒有注意罷了。

慢慢的,兩人氣場不斷交纏在一起,誰也不能將對方一舉壓下。

還沒打,兩人的氣勢便已經經過了一輪交鋒。(未完待續) 「對手實力很強,比龍血天要強得多。」

夜白衣站在龍晨身旁,自然是感受到呂一目光中散發的氣勢。

「的確是很強,可是我也不弱。」

最後一句龍晨收回目光,投給夜白衣一個微笑,然後大踏步的朝著競技戰鬥台走去。

每走一步,龍晨都在調整自身的狀態,當他踏上競技戰鬥台的那一刻,氣勢已經調整到最佳狀態。

對面,呂一也在這一瞬間來到台上。身軀輕輕的浮起,呂一就那麼離檯面十厘米的樣子,緩慢的朝著競技戰鬥台中央飄去。一雙手背負在身後,眼神平靜的打量著一步又一步走來的龍晨。

「不會吧,這個傢伙耍帥居然比夜白衣還要帥,白衣隊長和他相比簡直遜爆了。」

寧志成看著呂一的出場,那飄塵的氣息,神態自若的眼神,無一不在彰顯出呂一的風度,帥氣,瀟洒。

「你是不是皮癢了?」

夜白衣死命的瞪了一眼寧志成,被夜白衣一瞪,寧志成感覺自己背後涼風習習,立刻岔笑一聲。

「嘿嘿,嘿嘿。」

邊笑邊伸出雙手,對著夜白衣表示不好意思。

「哼!」

夜白衣冷哼一聲,將目光看向台上的呂一。

「的確是蠻帥的,風度翩翩,裝逼的水準果然是比我要高,我得好好看看,學習個幾招也是不錯的。」

夜白衣在心中如是想道,要是被旁邊的寧志成,雲昊等人聽到夜白衣此刻心中所想,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場中,兩人已經來到面前。龍晨在距離呂一三米的時候停下腳步,身軀一提。上升到了一米的高度,就那麼懸浮在空中,眼神居高臨下的看著呂一。

呂一抬起頭。看著龍晨,目光中有著疑惑。因為在此刻,呂一也是止住了身形。而身為裁判的柳重天已經來到兩人的身前,突然看到龍晨這般舉動,他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龍晨這是在幹嘛。

「龍晨,你突然騰空幹嘛?」

對於不知道的事情,柳重天一向是不恥下問。

龍晨並沒有第一時間回答柳重天的問話,而是繼續看著呂一。呂一的目光中也是有著疑惑,不知道龍晨為什麼突然騰空一米的高度。

「你們是不是疑惑我為什麼忽然騰空一米高度左右?」

龍晨露出一絲微笑的看著柳重天與呂一,兩人均是點頭,顯然內心都是有此疑惑。

狼性總裁:囚愛九十九天 哈哈,很簡單,那就是我想要俯視你。因為你離地十厘米左右比我高那麼一點,我不是很爽,所以現在我騰空一米,就這麼的俯視你,還真別說。這種俯視人的感覺真不錯。」

說著,龍晨還自顧自的笑了起來,這話一出。 克甦魯黑暗游戲 ,就差臉色黑下來。

「給我下來。」

柳重天黑著臉說道,龍晨噘嘴一下,不情願的從一米處落下。

呂一看著龍晨目光之中蘊含著一絲怒氣,實在想不到龍晨居然這樣戲耍他。

他呂一騰空十厘米並不是為了俯視誰,而是為了耍帥,純粹的說就是為了裝逼。

可龍晨居然搞出這麼一出,讓呂一在黑臉的同時不免生出一絲怒氣。

「龍晨,你很好。讓我生出了怒氣,待會我會好好招待你的。」

呂一在內心思忖。看著龍晨的目光不善。

龍晨眼神直接與呂一對視,自然是在呂一眼中看出他對自己的怒意。不過龍晨並不是很在意,畢竟兩人分屬不同學院,此刻對戰,更是對手。

況且這一屆五大陸學院爭霸賽要是龍晨敗了,王者學院將會二比三落敗,要是獲勝就是三比二勝利。

這一屆王者學院無論如何都不能敗,一敗,王者星上第一學院的名稱就會易主,成為強者學院的。

想要再次奪得這個稱號,那麼就必須要連續十屆獲得五大陸學院爭霸賽的冠軍才可以。

所以,這最後一戰,龍晨沒有任何輸的理由,他有著必須勝利的理由以及信念。對面的呂一也是一樣,他被強者學院寄予厚望,要是這一戰呂一獲得勝利,強者學院就連續十屆獲得五大陸學院爭霸賽的第一名,他們強者學院將便會獲得王者星上第一學院的稱號。

獲得這個稱號好處是巨大的,不僅是名聲上,還有許多其他方面的利益。要知道,王者星第一學院的名頭是多麼響亮,這裡面培養出的學員能差得了?

要是差了還能稱為王者星第一學院嗎?所以,到時候會有無數的人想要將自己家族的孩子送進來,以便得到最好的教育。

如此一來,獲得王者星第一學院稱號的學院錢也賺到了,好的學員資源也得到了,如此一來,培養的高手也就多了,出自他們學院的頂級強者數量自然增加,對於他們學院的名聲將會是進一步的提高。

一環環下來,就進入一種良性循環,對於一個學院的發展以及壯大有著巨大好處。

所以,對於王者星上第一學院的稱號,王者星五個大陸第一學院都勢在必得。不僅是這些第一學院,連一些其他頗有實力的第二或者第三學院都想要獲得王者星第一學院稱號。

可惜的是,這種稱號並不是那麼好獲得了,沒有強大的實力根本就不行。

「現在我宣布,五大陸學院爭霸賽決賽最後一場,由強者學院的隊長呂一對抗王者學院的龍晨,雙方準備,比賽開始。」

柳重天大聲宣佈道,在他比賽開始說出口后,三千萬觀眾席上的觀眾呼嘯聲傳來,有的支持龍晨,有的支持呂一,畢竟他們在外面的時候可有著賭博,有的賭強者學院獲得本次大賽的冠軍,有的則是賭王者學院獲得此次大賽的冠軍。

不過看場上呼喊的強弱,明顯是強者學院呼喊的聲音比較高。畢竟強者學院在以前可是已經連續獲得九次五大陸學院爭霸賽的冠軍,自然押他們獲勝的人比較多一些。


而押王者學院獲勝的則是一些希望奇迹發生,又或者是基於王者學院這麼多年來王者星第一學院的名號,反正不管怎麼說,場中押強者學院的人數絕對比王者學院要多,比例居然達到了三比一的程度。

也就是說,一百個人之中,就有七十五個人是押強者學院會勝,只有二十五個人是押王者學院會勝。

在柳重天宣布比賽開始的時候,觀眾席上的人員以為兩人一開始便會進行激烈的大戰,沒想到的是,龍晨與呂一兩人在柳重天比賽宣布開始將近一分鐘的時間都沒有動作,兩人就那麼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絲毫都沒有動手的跡象。(未完待續) ps:今天聖誕節,將會五更送上!

「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不打了?」

「他們在幹嘛?大眼瞪小眼,看誰眼睛更大嗎?」

「奶奶滴,你們兩個看對眼了嗎?怎麼不動手啊?」

「什麼情況?」

「我去!」

「這兩個什麼情況?」

三千萬觀眾席上,無數的觀眾在叫嚷。

「你們兩個丫的還比不比啦?我們不是來看你們大眼瞪小眼的,我是來看你們打架的,不打架我花錢進來幹啥?」

「就是就是,快點打啊!」

「裁判,快點讓他們動手啊,你丫怎麼當裁判的,會不會當啊?不會就換人,當什麼裁判,瞎搞!」

觀眾們越嚷越起勁,開始只是在說龍晨與呂一,下一刻卻是說到柳重天身上。已經閃身來到競技戰鬥台外圍的柳重天聽到這句話后,直接目光銳利的掃視過去,將視線定格在一個滿臉橫肉的男子身上。

突然被柳重天一盯,滿臉橫肉的男子眼中閃過了一絲害怕,接著這名男子感覺有些面子上掛不住,因為坐在他身邊的是一個長得頗有些姿色的女子,看樣子是這名男子的小老婆或者什麼的。

鼓足勇氣,這名滿臉橫肉的男子大聲喝道:「你丫看什麼看?說你還不能說啦?你這裁判怎麼當的,他們兩個在台上站了都有兩分鐘了,你卻什麼也不幹,吃屎了嗎?有你這麼當裁判的嗎?還看?你再看我還是要說,難道你做的不好還不準別人說啦,大家說的是不是啊!」

滿臉橫肉的胖子越說越順溜,還鼓動起了在場的其他觀眾。

「就是就是。你怎麼當裁判的?」

「不錯,你這個裁判當的也太不稱職了。」


「別占著茅可不拉屎了,快點讓主辦方換人吧!」

柳重天聽著這些觀眾的呵責。內心火氣越來越大,看著剛開始的胖子眼中閃現凶厲的氣息。

要是這裡沒有這麼多人。柳重天絕對會將這個死胖子幹掉的,讓他徹底的成為一灘死肉。

可惜現場這麼多人,他也不敢出手對付死胖子,畢竟群眾的力量是巨大的,一人一口吐沫也能將柳重天淹沒了。

對於龍晨與呂一兩人的情況,柳重天也不能說些什麼,裁判只裁判勝負結果,而不管兩人的對決。

其實。龍晨與呂一兩人並不是乾瞪眼而已。

兩人在柳重天宣布比賽開始的時候,便已經是在暗中較勁,只是一些實力低下,或者沒有修鍊功底的人根本不知道罷了。

在競技戰鬥場三千萬觀眾席上,有著許多人還是沉默的,叫嚷的都是一些沒有實力的人,又或者是一些有錢的執挎弟子。

龍晨眼神中蘊含戰意,呂一眼神同樣如此。

在兩人目光戰意對抗的時刻,各自身上都散發出氣勢,慢慢的朝著對方壓迫過去。兩人都將氣勢壓縮。控制在身邊半米的範圍,接著便以這半米範圍開始朝著對方衝擊而去。

兩人的氣勢並不受外界的影響,此刻的兩人精神力高度集中。氣勢越聚越強,不斷的朝著對方施壓而去。

龍晨此刻已經將氣勢壓縮提高到了武王境一階的水準,而呂一同樣如此,到了現在兩人依然是勢均力敵,誰也不能單獨的在氣勢上壓過對方。

時間過去了三分鐘,場中的三千萬觀眾繼續叫嚷,柳重天懶得理他們,目光靜靜注視競技戰鬥台上的龍晨與呂一,隨時履行著自己裁判的責任。

貴賓席之上。眾多強者此刻也都在靜心的看著,畢竟這一場戰鬥至關重要。獲得勝利的一方將繼續獲得王者星上第一學院的稱號。對於這最後一場的戰鬥,王者學院輸不起。可強者學院更是輸不起,畢竟他們已經連續獲得九次五大陸學院爭霸賽的冠軍,要是這一次勝利就可獲得王者星第一學院的稱號。

要是在此刻敗了,那麼上九次連續獲得的勝利就沒有了意義。 時光下的約定 ,中途要是錯過一屆,那麼之前獲得的勝利都將清空,重新開始積累。

「這麼多年了,王者星第一學院的稱號如此之近,到底能不能獲得王者星第一學院稱號,就在這最後一戰了。」

白流聖目光很是平靜,默默的注視著競技戰鬥台上的龍晨與呂一。他們這些強者自然是看的出來,龍晨與呂一兩人正在氣勢對抗,這種對抗根本取巧不得,就看誰的實力更加深厚。

「御微風,你覺得你的徒弟呂一會獲得勝利嗎?」

問這話的是流雲學院的副院長端夜。

「呵呵,我對於我的徒弟那是絕對有信心。」

御微風沒有說出自己徒弟到底能不能獲得勝利,而是說了一句對自己徒弟絕對有信心,其實這句話從側面理解便是我徒弟一定會獲得勝利,因為我對他有信心。

當然,因為自己老朋友就在自己身邊,而且正在與自己徒弟對抗的正是老朋友學院的學員,御微風覺得自己要是說的太明顯不好,所以才會婉轉的說出對自己徒弟絕對有信心。

這話的更深一層意思在場眾多強者都是聽了出來,安聖浩與劍瘋子又不傻,自然明白御微風的意思。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