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

就在傑克嘴上默默倒數數到一米時,他的手猛地一放手剎,接著快速伸到方向盤,正要轉動方向盤時,卻冷不防地看到一道快若閃電般的白光從眼前閃過。

「咻~」

「呲啦~」

兩道刺耳摩擦聲幾乎同時響起,白光就像一個身形敏捷的幽靈般,突然搶道,還迅速地在傑克面前來了個極其完美的漂移。

車頭和車身緊貼著車道,借著窄小的空間,一個華麗且極具挑釁性的漂移就這樣直晃晃地在傑克眼前劃過,猶如一記力道十足耳光,狠狠地打在他的臉上,啪啪作響之餘,伴隨而至的還有火辣辣的疼痛……

「法克~」

直到那道白光完全劃過,並且狠狠地墜在地面上,再猛地一陣轟鳴絕塵而去后,傑克這才回過神來,繼而青筋暴怒,罵了一句粗口。

但罵歸罵,這個360度自由轉體漂移還是得按照原計劃進行,就算他此時的心情已經截然不同了,不過還是得完成,否則就偏離軌道了。

於是,下一刻,一個勉勉強強算是合格的360度自由轉體漂移完成,傑克一咬牙索性將速度加到最大,狠踩油門,盡全力追趕……

可惜,已經太晚了!

即便後來傑克將距離已經縮小到不到一百米,但賽道只有你那麼長,傑克也只有眼睜睜地看著林飛開的那輛勞斯萊斯幻影越過終點線,成了贏家。

輸了!

他這個F1上海站分站冠軍,居然在今天敗給了一個昨天才拿駕駛證的菜鳥,這說出去恐怕都沒人信!

但,事實就是事實,不容否認。

越過終點后,林飛卻還沒有停車,愣是在終點車道那塊空地上,一連來了五六個極速漂移,讓人目不暇接,炫技十足。

傑克將車停在一旁,靜靜地看著林飛炫技,目光早已獃滯。

尼瑪,這那裡是個菜鳥新手,分明是個比老司機還要老司機的車神啊!

強者即便屈服,也只會屈服於一個比他更強的人,傑克就是如此,他在親眼見識過林飛的飆車絕技后,越想就越發崇拜林飛。

甚至,還萌生了想要拜林飛為師的衝動。

想必,一代賽車冠軍拜一位剛拿了駕照不久的新手菜鳥為師,這個消息如果一經傳出,肯定會成為轟動性新聞,誰不想看看這個將賽車冠軍打敗的新手菜鳥,到底是何方神聖。

「呲啦~」

又是一聲車輪摩擦地板的聲音響起,勞斯萊斯幻影總算停了下來,但最後一下那個側身漂移簡直太漂亮了,讓人嘆為觀止。

站在一旁的傑克見狀,更是目瞪口呆,他從沒見過這樣的漂移,簡直大開眼界!

「咔嚓~」

車門被打開,林飛下了車,伸了個懶腰,然後停下來笑著朝還處在木化狀態的傑克走來。

「高手,收我為徒吧!」

還沒等林飛走到,傑克忽然像被電擊似的,渾身打了個冷戰後,目光一亮,咻地一下跑到林飛跟前,直接就跪了下來,一臉認真地說道。

「……」

林飛倍感意外,他的本意只是贏得這場賽車,還以顏色給那個幕後老闆而已,壓根就沒想過會同時把高傲的傑克給征服了,還搞得人家直接跪在跟前要拜自己為師。

「不好意思,我來這裡是救人,而不是收徒弟來的。」

想都沒多想,林飛就直接拒絕了。

可是,傑克卻絲毫沒有放棄的意思,繼續對林飛死纏爛打,最後甚至拍著胸口說,只要林飛肯收他做徒弟,他保證說服自己的發小立刻放人。

不過,傑克還是打錯了如意算盤,他不知道林飛這一輩子,最討厭被人威脅。

你如果好言相勸,林飛或者還考慮一下給一點面子,可是你若是以他的親人或者朋友作威脅,那就對不起了,你這是觸犯了他的底線,就等著承受他如狂風暴雨般的報復吧!

林飛臉色一冷,跨步上前用手指著傑克的眉心,怒喝道:「你說什麼?有膽子再說一遍?我保證不打死你!」

傑克被林飛這麼罵,但不怒反笑,他說道:「俗話說的好,好話不重複,你要是沒聽到,那就當做從沒聽過唄,反正我就那個意思,只要你收我為徒……」

「啪~」

話沒說完,傑克的臉上就挨了一個耳光,清晰的掌印讓人有點觸目驚心。

「想我收你為徒?做夢!」

林飛狠狠啐了一口,接著伸手出來又要打第二個耳光,但卻被人給從後面一把抓住,制止了他。

「誰?幹嘛抓住我?鬆開手啊!鬆開手……」

林飛猝不及防,被那個抓住自己的人,居然一把就扯到了後面。

轉過頭一看,林飛發現對方居然是一個雙手拿著鋼珠在原地揉捏轉動著的年輕男人,看樣子應該還沒結婚,否則肯定不會在這樣的年紀情況下,還親自出馬。

「老老實實點,否則你的相好麗迪熱巴的小命就會沒了……」年輕男子呵斥道。

「你是在……威脅我?」

林飛疑惑地看著對方,見到他居然主動朝自己笑了笑,這種笑裡藏刀的感覺,讓林飛很不舒服。

「嗯,對啊!有什麼問題嗎?我威脅的人,就是你!怎麼了?生氣了?」

「你聽好了,在這裡我明確地告訴你,今天你要是不把熱巴交出來,或者是她在裡面繼續受苦的話,我不排除親手把這裡給封了。」林飛說道。

「封了?」

年輕男人先是一愣,接著一陣仰天狂笑,聲音大的驚人,甚至連天花板都有點顫抖要坍塌的感覺,笑了一陣后,他的臉色一凝,認真說道:「你若有這個能耐,那就封了吧!」

林飛:「……」

「或者……我真有這個能耐呢!」

玩味一笑后,林飛目光如炬般看向對方,嘴角微微上揚……

(本章完) 「這目光……好可怕!」

年輕男子心中忍不住一個冷戰,當表面上他還是保持著原來處變不驚的樣子,畢竟作為整個賽車場的老大,不能在外人面前示弱,否則日後如何服眾?

「發財,他是我師父,你能不能給我個面子,把我師母給放了?」傑克忽然開口,只是他話音剛落,被稱作發財的賽車場老大臉色立刻就變黑了起來。

「什麼?他叫發財?真的假的?」

林飛忍住笑意,轉頭問傑克。

傑克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壓根沒理會他那發小黑如鍋底的臉,還一臉認真地點頭答道:「是啊,他姓胡,本名叫胡發財,我跟他一起長大的,豈能弄錯?」

「傑克~」

胡潤發青筋暴漲,沖著傑克就是一陣怒喝,「我叫胡潤發,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不要在外人面前提我以前的名字,你今天居然還提?信不信我……」

傑克挺了挺胸口,看了一眼胡潤發,理直氣壯回應道:「怎麼?還不讓我說了啊?我就說了,怎麼樣?來打我啊?」

豪門獨寵:老公請深愛 傑克並不怕胡潤發,雖然胡潤發作為他的發小和主要資助人,但其實兩人私下的關係還真的沒有外界說的那麼好,甚至可以稱得上是面和心不和的那一種。

說白了,兩人的關係,現在已經淪為互相利用的境地,傑克利用胡潤發的資金和人脈讓自己的事業得到更好的發展,而胡潤發則利用傑克的名聲給自己的賽車場打響名聲,兩人各取所需,此前倒也一直相處還算融洽。

可現在不一樣了,讓胡潤發格外惱火的是,傑克居然喊林飛做師父,而且還公開跟自己抬杠了。

這……不是反了嗎?

白眼狼啊!

自己花費了這麼多的人力物力去栽培他,沒想到現在這種關鍵的時候,居然給自己來這麼一出倒戈相向,不是白眼狼還是什麼?

「傑克,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胡潤發沉聲問道,他已經很克制了,換做平時,他早就一個鋼珠砸過去了。

「我當然知道。」傑克卻一臉認真地點頭應道:「雖然一開始我答應過來幫你,但是經過剛才的比試之後,我決定拜他為師,不管他現在答應不答應,反正在我心中,他已經是我師父了,所以師父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抓了他相好,就等同於抓了我師母,我這個做徒弟的,豈能袖手旁觀?」

林飛和胡潤天:「……」

「自己什麼時候答應做他師父了?」林飛一陣哭笑不得,不過轉念一想,倒也覺得即是答應做他師父,好像也沒什麼不好,起碼現階段他還是挺有用的。

「傑克你……」

和林飛的心境不同,胡潤發現在想殺人的心都有了,臉色雖然不再變黑,但目光中的那股殺氣卻比剛才更濃了。

如果忍不住,別說傑克是他發小,是他現在發財的重要工具,胡潤發照殺不誤。

但,這一刻,他還是忍住了。

不是不殺,只是還不到時候!

「我怎麼了我?我說的不對嗎?哪裡不對了?你倒是給我說說?」而傑克卻好像說上癮了一般,臉紅脖子粗似的扯著嗓子繼續嚷道:「不管怎麼說,你都馬上給我把人放咯,否則我跟你沒完……」

林飛見狀趕緊上前阻止,繼續這麼鬧下去,都變成潑婦罵街了。

「好了,傑克是吧,你先別激動哈,這件事還是讓我來處理吧!」林飛說著,就一把將傑克給拉回到後面去。

「師父,我……」傑克其實還挺想繼續的,可無奈剛才被林飛這麼一拽,整個人壓根一點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他也意識到林飛很強,所以立刻打消了繼續幫忙的念頭。

也多虧了傑克及時打消了念頭,否則林飛還得頭疼和花時間來說服他,這樣一來,倒也讓林飛省了不少心。

「好了,胡老闆,現在還是讓我來跟你好好聊聊吧!」

暫時搞定了傑克,林飛鬆了一口氣,繼而咧嘴一笑,看向胡潤發說道。

「行,我也不是那種小氣之人,剛才那一幕,就當是笑話吧!」胡潤發聳聳肩,深深地看了林飛身後的傑克笑道。

「瑪德,居然敢指桑罵槐地說我是個笑話?好你個胡發財,我記住了……」

傑克不是笨蛋,胡潤發的話以及他說話時故意看自己的那個眼神,他當然立刻就明白過來,當即又是一陣憤怒。

不過,胡潤發倒是對他憤怒不憤怒不太敢興趣,畢竟,現在只有林飛,才是他看重的人。

傑克算什麼?

「說吧,你想要我怎麼樣,才肯放人?」林飛不想再廢話,直奔主題問道。

「很簡單,我要你的女人乖乖地做我賽車場的形象代言人,而且每年的代言費全免,必須簽訂合同,合同期為五年!」胡潤發說道。

聽完胡潤發這麼一說,林飛總算明白過來怎麼回事了。

敢情胡潤發想要免費簽下麗迪熱巴做自己的形象代言人,還要一簽簽五年!

麗迪熱巴作為這兩年崛起勢頭最快的內地新四小花旦之一,隱隱間已有了躋身一線的趨勢和實力,自然是各大商家青睞的流量巨星了。

如此一來,胡潤發為了擴展自己的業務,就動了歪心思,先派人聯繫麗迪熱巴的經紀人,以千萬代言費的誘惑引誘麗迪熱巴到江雲市來洽談,再在洽談過程中,使用各種手段,威逼利誘麗迪熱巴答應給他簽這個五年的免費代言合同。

只要是個正常人都不會答應簽這麼一份霸王合同,麗迪熱巴的經紀人第一個站出來反對,但立馬就被胡潤發的人給收拾了,現在還昏迷不醒呢!

緊接著,胡潤發對麗迪熱巴步步緊逼,無奈之下,麗迪熱巴提出條件,說要她答應可以,但必須在答應之前讓他見一個人,而這個人就是林飛!

林飛起初剛接麗迪熱巴電話時,還真的以為麗迪熱巴快死了,再加上但是胡潤發奪過手機那樣說,更讓他相信麗迪熱巴的處境十分危險,因此才會不顧一切趕來。

只是,林飛萬萬沒想到,事情的原委居然是這樣!

「胡老闆,你這空手套白狼的手段,玩得挺溜的嘛,就不怕玩出火了?」

(本章完) 「玩出火?」

胡潤發冷然一笑,說道:「我還真沒怕過!不如你來告訴我,這個怕到底是什麼滋味?」

林飛聞言,哈哈一笑,說:「胡老闆果然風趣幽默,既然你這麼好學,而我也有這個興趣,就不妨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怕!」

話音一落,林飛直接一個甩手,咻的一聲,一道銀色針芒疾射而出,破空直奔胡潤發。

「啊~」

胡潤發立刻被這一舉動嚇得心神為之一驚,連連倒退了好幾步,還下意識地伸手出來想要格擋!

待看清楚這是一根鋒利的銀針后,胡潤發更為驚慌,心裡一陣悲呼:「完了,這次自己必死無疑了……」

「錚錚錚~」

但,閉上眼睛絕望等死後,過了幾分鐘卻發現那銀針並無進一步的動作,於是慶幸之餘,胡潤發睜眼一看,當即再次震驚不已,只見那枚銀針就停留在距離自己眉心只有幾厘米處,不停地晃動,發出刺耳的聲響,顯得格外駭人。

「這是……」

如此驚世駭俗的一幕,若非親眼所見,胡潤發打死都不會相信。

一枚銀針停在半空,沒有人拿著或者捏著,而且這不是拍戲,不是特效,而是真真實實發生在眼前,不到胡潤發不信!

「呵呵~」

林飛氣定神閑地信步走到胡潤發跟前,當著他的面,用口去吹了一下那根銀針。

被吹的銀針雖然有些抖動,但依舊保持著原來的位置,並且還發出一陣刺耳的嗚鳴聲,自然又是把胡潤發給看得個目瞪口呆。

「胡老闆,怎麼樣?知道什麼是怕了嗎?」林飛轉過頭來,戲謔地看著胡潤發,說:「你說我連這銀針都能控制,還有什麼是難得過我的?只要是我讓那銀針稍稍往前沖,你的額頭就會立刻多一個洞,很可能你就要下去報道了,怕嗎?」

「哇~」

「哇哇哇~」

沒等胡潤發回答,林飛身後的傑克,就像個見到自家偶像的小迷弟般,捂住雙臉,震驚不已地跑了過來,圍住銀針左看看右看看,最後還大發感慨說:「天吶,師父,這是真的嗎?我真的不是在做夢嗎?師父,你快打我一巴掌,快點……」

林飛:「……」

唉,傑克這貨有病,而且還病得不輕!

「你自個兒打吧,我忙著呢!」

林飛懶得理會,當即婉拒,繼續看向胡潤發,卻不料聽到「啪啪」兩聲清脆的耳光聲響起。

「啊!是真的呀,師父,我感覺到疼,是真的,哈哈,是真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