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https://m.net

見他醒來,她靠近了幾分,幽幽問道:「小孩兒,告訴我,你和秦舒是什麼關係?是她故意把你送過來的,對不對?」

小巍巍疑惑地眨眨眼,沒有回答,而是低聲道:「阿姨,你是誰啊?」

「我?」王藝琳冷笑了下,說道:「我是帶你回來的那個人的未來妻子!你想用私生子的身份進褚家,得先問問我答不答應!」

說完,她語氣陡然一厲,目光比先前更冷了幾分,「回答我剛才的問題,秦舒,是不是你媽媽?是她讓你接近褚臨沉的?」

這麼小一個孩子,王藝琳相信自己只要拿出足夠的氣勢,完全可以擺平他。

小巍巍的確被她嚇住了。

不過,這也更加激發了他對媽咪的保護欲。

這阿姨一看就不是好人,他才不會告訴她任何跟媽咪有關的事情呢。

「秦舒?我不知道……」小傢伙一臉懵懂地說道。

王藝琳聽到這個回答,眉頭狠狠一皺。

「不知道?怎麼可能!」她死死盯着小巍巍的那張臉,除了秦舒,誰還有機會生下褚臨沉的孩子呢?

難道這孩子是想否認,他跟褚臨沉的關係么?

可是這張臉,偏偏就是最好的證據!

王藝琳眯了眯眸子,突然伸手捏起了小傢伙肉嘟嘟的臉蛋。

小巍巍頓時緊擰著眉頭一臉抗拒。

王藝琳視若無睹,自顧自說道:「你最好是跟秦舒沒有關係,否則,有你們母子倆好受的!至於你,等我查清楚再慢慢收拾你!」

她要是貿然出手,萬一最後查出來這孩子跟褚少沒有關係,反而是多此一舉、給人留下話柄。

不如確認過後再動手。

王藝琳鬆開手,順勢將小巍巍推得倒在病床里。

看着摔到在床上的小傢伙,她譏笑了下,轉身往外走去。

小巍巍爬起來,氣鼓鼓地瞪着她的背影,小宇宙醞釀着怒意。

這個阿姨居然欺負自己,果然是個壞人!

她跟那個叫褚臨沉的叔叔是一起的,媽咪跟他講過有個詞叫「同流合污」,那他們肯定都是壞人!

哼,他是絕對不會讓他們知道自己跟媽咪的關係噠!

小巍巍捏緊了小拳頭,稚嫩的目光透出一絲堅定。 牛二怎麼說也是她的人,哪裏輪得上司玄去救。

可是現下……

洛臻咬緊了唇瓣,有個方法,倒是可以試一試。

劉老也搖搖頭,輕聲道:「我也去找一下解決的辦法吧,就算我面子不夠大,請不了南宮長老,可是我跟其他一些長老和世家都有交情,看能不能通過他們的關係,去浩德宗借一顆丹藥出來。」

洛臻點點頭。

等劉老和南浩傑離開,渡苦堂里的人消失了大半之後。

洛臻撇撇嘴,抬手捏了一個訣,一個傳音符飛了出去。

雲瀾山,雲瀾宗。

沉睡中呼嚕聲震天響的黑塔被一道輕靈的聲音吵醒,翻身坐起來。

一旁可憐兮兮就好像受氣小媳婦縮在角落裏的雲瀾宗僅存的內門弟子——黑炭,小心翼翼地縮了縮脖子,生怕又做錯事,惹到這位混世魔王。

畢竟之前他當着他的面斬殺掉雲瀾宗的老祖宗,掌門,那麼多長老,許多高階的內門弟子,血流成河的場景已經成為了他揮之不去的噩夢。

「哪個混賬玩意兒居然給我傳音,不知道黑炭我最近這段時間忙成狗嗎?!」

「這混蛋玩意兒!真是沒有眼色!」

黑炭罵罵咧咧地打開傳音符。

下一秒,住了嘴。

長久的沉默鬧得人心慌慌的。

黑炭忍不住伸長脖子,小心翼翼地去看。

下一秒,他差點瞳孔地震。

黑塔,他心目中高高在上,敬若神明的黑塔,居然眼眶通紅,淚流滿面!!!

天哪!

「祖宗,我的祖宗!」

「祖宗啊,這麼久你終於聯繫我了!」

黑塔攥緊那張薄薄的傳音符紙,低着頭,任由滴滴晶瑩的眼淚把傳音符打濕。

「老祖宗放心,我一定會完成您的命令,如果我完不成您的命令,我就不配當隨便人。」

黑炭盯着他……

瑟瑟發抖。

上一次黑塔這麼激動的時候,還是在雲瀾宗大開殺戒的時候。

沒過一會兒,黑塔猛地站起來,擦乾臉上的淚,睜著紅彤彤的眼睛,惡狠狠地攥緊了拳頭。

黑炭,抖得就好像狂風中飄零無依的一片落葉。

他想幹什麼?他想幹什麼?他想要幹什麼?

他心中不停怒吼!

「你知不知道有個地方叫做浩德宗?」黑塔以一種懷有極大仇恨的語氣怒問。

「我……知道。」黑炭繼續瑟瑟發抖,他確實知道有這麼一個地方,住在岳陽城中,是陽城中的一個老派勢力,當初他們還說過,要是能夠去岳陽城中的號都中的話,就不必再來到雲南中了。後來他的成績更好一點,所以他來到了雲南中,此時此刻。還要去那個地方,他不僅有些害怕。

么一個地方,住在岳陽城中,是陽城中的一個老派勢力,當初他們還說過,要是能夠去岳陽城中的號都中的話,就不必再來到雲南中了。後來他的成績更好一點,所以他來到了雲南中,此時此刻。還要去那個地方,他不僅有些害怕。

么一個地方,住在岳陽城中,是陽城中的一個老派勢力,當初他們還說過,要是能夠去岳陽城中的號都中的話,就不必再來到雲南中了。後來他的成績更好一點,所以他來到了雲南中,此時此刻。還要去那個地方,他不僅有些害怕。 海市。

原本處於舊城區的海市道館,現在正處於熱火朝天的修繕當中。

圍繞着整個海市道館,聯盟已經將周邊佔地三千米的房屋都拉起了防線。

這裏之前曾全都是海市道館的佔地,只是因為前任館主的失蹤,這裏也被聯盟收回。

不過海市道館的現任館主楊凡,似乎讓這裏有着恢復的趨勢。

「沈叔,一大早就回來了?」

在道館內部,有些愣神的看着自家大變樣的道館。

看向沈言的眼神中也多了寫迷茫。

「你小子倒像是個沒事人一樣?」

「昨天處理你那件事可是讓我和萬山捏一把汗啊!」

「幸虧聯盟裏面有人幫你作證,不然你小子可就又麻煩了!」

沈言看着被繃帶捆得行動不便的楊凡,眼神中流露出些許的笑意。

「聯盟有人作證?」

楊凡想着昨天回去的秦寶兒,想來應該就是她提供的證據吧。

不過這種事對他沒什麼影響。

對於那些無良媒體,他到是沒有放在心上。

「對呀,而且還將你英勇救下聯盟成員的事迹專門做了報告!」

「之後聯盟的官方媒體會報告的!」

沈言想着提供證據的那人,突然側頭看向楊凡:「聯盟里的那人是女的?」

「額……也就剛認識,詩柳也知道的!」

楊凡無語的看着沈言。

他現在才發現自己這個沈叔,除開像是黑道大哥的模樣,其他方面也一點不正經。

「爸!」

「嗯,來了?」

看到自己女兒從房間里慢慢走來,沈言恢復成嚴父的樣子。

速度之快讓楊凡看了都咂舌不已。

「對了!」

「小凡你參加交流賽的事情,萬山那邊應該是定下來了!」

「到時候萬山會通知你的!」

沈言指揮着修繕道館的工人,忙不迭的回頭說道。

「已經確定了嗎?」

「嗯!因為你這次的事情,所以參加交流賽已經是板上釘釘了!」

「那就好!」

「你也不要以為能參加就萬事大吉了,這次參加交流賽的選手可都不簡單!」

「嗯我知道的。」

楊凡很是認真的答應下來。

他可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已經天下無敵了。

特別是看到孫皓和秦寶兒的秘技之後,他對那些交流賽上的選手就更感興趣了。

「這種狀態不錯,繼續保持!」

「還有之前我給你說的那個地方……」

沈言看到楊凡的樣子,也是欣慰的點點頭。

至少楊凡沒有因為現在的實力而自滿,這是成為一名頂級訓練家所必要的品質。

「那地方等你傷好了之後就去吧!」

「人我已經聯繫好了,別人聽你是楊業的兒子,可是直接收下了!」

楊凡聞言有些愣神。

老爸之前待過的地方嗎?

「我明白了。」

楊凡點點頭,隨後朝房間走去。

道館這邊有沈言盯着,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他還要去研究一下昨天系統吸收的「水陣勢」!

估計也是系統升級之後的效果吧。

在昨天晚上,秦寶兒說第一句話開始,系統就已經開始錄入了。

「叮!檢測到秦寶兒正在傳授水陣勢秘技,正在錄入……」

當時就是這麼一陣聲音。

讓楊凡在收穫之外,還真的學習到了水陣勢的訓練綱要。

一想到之後秦寶兒看到他已經學會水陣勢之後……

那表情一定很精彩!

「爸,凡哥他又要去……」

沈詩柳看着楊凡一瘸一拐走進房間的背影,忍不住的朝沈言問道,兩隻大眼睛中還蓄滿了淚水。

昨晚要不是她逼問陳雙,根本不知道楊凡從精靈世界回來之後,還經歷了這種事情。

「唉!」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