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頭四個字,李初凡震驚了一下,好大的口氣!

即!能見者,能聞者,能觸者,能感者皆是萬源!

奪即從雙手而起,………

…………

…………

雖然李初凡沒有修鍊過,可也見過常莫風修鍊,人家修鍊都是從呼吸吐納開始,這部功法居然讓從手開始,莫不是常莫風沒有什麼功法,拿來騙自己的?

不會的!估計他可能也是看這功法怪異,準確的說不像功法的功法,可能對他來說不能修鍊才送給自己的吧!

………

想不明白的李初凡,決定試試看,自己要是能修鍊,就慢慢的修鍊,反正以自己的條件是不可能得到好點的功法的!……

………

天亮了。

李初凡開始把常莫風給留下的靈草種子,種在葯園裡。

就在李初凡忙完后,準備回屋修鍊的時候,找麻煩的來了。

本想著整個風嘯峰不會再有人來了,沒想到自己還是霉運不減……

「就是你把游師弟逼走的?」

來了兩個人,前一個剛說完,第二個就穿出來:「別和他廢話,我們二師兄的人他也敢欺負,我們先收拾他一頓,讓他長些記性,讓他知道什麼樣的人不是他能得罪的!」

說完就抬腿往李初凡的胸口踹去……

李初凡無奈之下,只好側身躲過這來的並不急的一腳…

「兩位師兄聽我解釋!」

「哼!你還敢躲?誰聽你解釋,今天來就是要好好收拾你一頓的,辟師弟動手!」

「嘭……嘭嘭……」 一兩人看到昏過去的李初凡。

辟師弟氣喘吁吁的又踹了一腳……

看到徹底不動的李初凡才悻悻然的走了……

「屈師兄,這次如果讓二師兄知道了,你說會不會一高興賜下兩枚集靈丹給我們!哈哈哈……」

…………

直到天黑后李初凡才悠悠醒來,虧的是他們沒有下死手,不然自己……

讓李初凡有些奇怪的是,白天被打的都昏迷過去了,醒來后自己居然還能站得起來?

摸了摸依然疼痛的身體,呲牙咧嘴的一瘸一拐的回到屋裡。

難道自己還要這樣一直的倒霉下去嗎?

………不!

不可以!……

李初凡從床下摸出常莫風送給自己的無名功法。

………

夜。

一樣的靜。

李初凡看了看所剩不多的蠟燭。

快速的打開無名功法,聚精會神仔細的研讀起來。

他要在蠟燭然完之前,把前面兩頁研究透徹。

………

蠟燭。

終於堅持不住的走到了它的盡頭。

這是最後的一根了。

屋裡。

和外面一樣的黑暗,甚至更甚。

黑暗中,李初凡依然的瞪大眼睛,擺出一個奇怪的姿勢。

一手按在地上,一手伸直向上。

右腿微抬,腳尖點地,左腿盤起,坐在地上。

………

擺好姿勢后,李初凡深深的呼吸幾次,來平靜一下期待的心情。開始按照自己的理解默運功法。

………

一刻鐘………

兩刻鐘…………

一個時辰…………

豆大的汗珠滾落下來。

渾身劇烈的顫抖著,顯示出李初凡已經達到了自己的極限了。

緊咬牙關,雙目赤紅,像是噬血狂魔………

啊……!我還能堅持,這……不是我的極限!

………

李初凡這麼堅韌的性格,都快要因堅持不住而昏迷的時候,或許是老天也不想這麼堅韌的人,放棄希望吧!

就賜下一縷平常都難以發現的靈氣,從地下傳入了李初凡的手掌之中,讓基本失去感覺的李初凡看到了希望。

那縷極細的靈氣順著左手往上緩慢的爬著………

臉上的豆大汗珠不停的低落。

感覺著那縷靈氣爬過的地方傳來的舒服感,和渾身傳來的火燒般的疼痛,讓李初凡有種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只是,……火已經快要把自己燒死了!

………

那縷靈氣在李初凡失去意識前也沒能爬到左手的小臂彎處。

………

清晨的陽光照在山峰上。

葯園和靈泉井中間的一片地方,地上的土看上去和別的地方有著明顯的區別。

葯園的山峰腳下又有兩個人走來。

………

明媚的陽光從後窗上透了過來,把屋裡的黑暗祛除乾淨。

躺在地上的身影突然動了一下,接著把身體慢慢的伸展開來。

………

李初凡揉了揉依舊有些脹痛的眼睛,爬了起來。

沒想到,這個聽起來很霸氣的功法,這麼難練!

李初凡伸了伸胳膊,又抬了抬腿,堅毅的臉上露出了微笑。

再難修鍊,還是被自己修鍊出來一點靈氣了不是!這就是個好的開始。還有整個身體上的清爽感,看起來這功法也不是一無是處的。剛醒過來沒多久,就忘了昨天晚上自己昏迷前的深切感受了……………

李初凡看了看外面的太陽,趕緊跑出來,提起水桶就開始澆灌昨天剛種下靈草種子,以後自己還要靠這些靈草修鍊呢,可不能馬虎了!

「你就是三師兄常莫風帶回來的看葯園的人?」

正在忙碌的李初凡被突然出現的人的問話,嚇的一哆嗦,差點就把水桶掉在地上。

轉過身看向來人。

也是兩個人。

不過看上去比昨天來的人要和善的多,最少李初凡沒感覺到對方有敵意。

說話的是走在前面的人,看起來有快三十歲了,後面一個相對要小一些,也有二十六七的樣子。

「嗯!是我。不知道兩位師兄有什麼事嗎?」

還是前面的穿著灰藍色的長衫的人說話。

「是這樣的,我們兩個是大師兄洛羽葯峰上的,和你一樣是幫大師兄管葯園的,三師兄傳過話來,讓我們平時多走動走動,剛好今天是一月一次的出山機會,我們打算出去幫大師兄多找些靈草種子,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和我們一起去一趟?也好認下路,以後你出去的話,也方便些。」

………

李初凡跟在兩人身後,一路上在灰藍長衫的廖文賢師兄的灰色令牌下暢通無阻的出了山門。

出了山門就往東走去。

「前面十五裡外,有個不太大的鎮,哪裡有專門為我們道隍宗準備的交易場所,我們道隍宗的外門弟子買賣東西都在那裡,偶爾也有別的門派出來歷練的弟子,也會來這裡買賣東西,他們帶來的東西大多都不一般,前年有個隴天派的內門弟子路過這裡,帶來了三顆流雲果,那可是煉製凝靈境突破到朔丹境,用的朔靈丹的主材料!當時把門派里的幾個內門弟子都驚動了!」

………

廖文賢是那種很健談的人,不管李初凡問的不問的,都把自己能說上來的都告訴了李初凡。

來到交易場所。

熱鬧的氣息鋪面而來。

甚至有喝賣聲傳來。

「稀有的靈草種子,還有你沒見過的靈獸幼仔!……」

廖師兄臉上露出喜色,就快步走過去。

「都是些什麼靈草種子?給我看看。」

「呀!這不是廖師兄嗎?你可是行家裡手啊!我這可真是稀有的種子,辟陰草!算不算稀有?還有這個幼仔,你看!這麼小的一點,嘴巴卻是很大,我是沒見過是什麼東西!」

說著從面前的木案上拿起一個小木盒遞到廖文賢手裡,還抓起案頭上一隻和老鼠一樣大小的小動物,抖了抖。

小動物,四肢無尾無毛,小耳大嘴,眼睛里純白,沒有瞳仁。怎麼看怎麼像是沒用的幼獸。

「嗯,還真是辟陰草的種子,說吧!想要多少?」

廖師兄很是隨意的說到。

賣東西的商販看到廖師兄這樣:「呵呵,您看著給,我可是知道的,您可是咱道隍宗大師兄峰上的,您給多少都行,另外我把這小獸送您,您看……」

「好了,別給我帶這麼高的帽子了,這招不管用,五兩!再多你就還慢慢的賣吧。」

說罷,就丟出銀子,轉身往裡面走去…… 一商販也知道廖師兄給的價錢不算低了,也就沒在說什麼,趕緊拉住廖文賢的胳膊,把小木盒塞到他手裡:「還是師兄大放,呵呵!下次您再來,希望您能照顧照顧小的,這小獸就送您了!」

「好了,要是好東西,你會捨得送我?你還是自己留著吧!」

說完轉身就往小鎮里道隍宗的交易場所走去。

李初凡趕忙跟上去,剛邁開腿就被離自己較近的商販拉住了。

「小兄弟,以前怎麼沒見過啊,你是哪個峰上的?」

李初凡不明白這商販拉住自己的意思,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三師兄,風嘯峰。」

「啊!常師兄峰上的!以前的不是游師兄嗎?」

看來這商販對整個道隍宗熟悉的很。

「他……離開了。」

李初凡搞不清楚,這個商販怎麼回事。

「噢!那這小獸就送你了,希望小兄弟以後多來照顧照顧我,呵呵!」

李初凡木納的接過小獸幼仔,看了看商販,就往走遠的廖師兄快步的追了上去。

…………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