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闖到最後一關,林寒早已經是渾身傷痕累累,靈力消耗而盡,躺在第一萬階梯之氣喘吁吁了。

一萬階的天梯,每百階一隻天道神獸,林寒這闖了足足一千關才成功的到達了最後的那一層。

纔剛剛爬這一萬層的階梯,林寒的血手顫抖的送了一口丹藥進了肚子裏。

這些年如果不是丹卿幫他到處搜尋丹藥,這神帝級的萬聖丹怕是製作不出來。服下這顆萬聖丹之後,林寒丟失的靈力一點點的回到了身體裏。身的血跡也被清了一個乾淨,換了一套衣服,他從地爬起來。

進入這個地方之後,林寒才發現這是一片白茫茫到望不到邊際的世界。

這四周靜謐的好像一滴水低落都會格外的刺耳的感覺。

“老頭?”林寒開口,喊了一聲。

沒有任何的回答,他登來的那個階梯,也消失不見了。

“別躲了!你始終是要面對的。”林寒往裏走了幾步,沒想到直接被一樣東西阻擋了去路。

低頭一看,發現是一個桌子,桌子顯示了整整一片神域大陸。

林寒的眼底閃過一抹詫異,正要擡手去觸碰一下一個山丘的模型,一道聲音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

“我若是你,我便不會去觸碰。”林寒被嚇了一跳,連忙將手抽了回來。

“難得,你好歹也有數百歲了,模樣和心態還是小孩子心性。”目光落在了聲源處,發現是一個全身下都被雪白色的長髮和雪白色的長鬍子給埋沒的老人,佝僂着身子,拄着柺杖,慢慢的從一處地方挪了出來。

“爲何不去觸碰?”林寒有些困惑不解。

“你的一指,可能會讓這座山峯被從大陸抹去。”老頭走到林寒的身邊,開口解釋了一句。

“……”林寒無言以對,低頭看了看這個不過纔到自己腰際的老人,“你便是那刁難了我和我妻子的天道老頭?”想來是如此了,除了他,這頭還能有誰?

“明知故問,臭小子!算你有本事。”老頭冷哼一聲,開口承認。

“那成!請前輩出手吧!你我之間,需要做一個瞭解。”林寒雙手抱拳,對對方開口說了一句。

“……”老頭沒有說話,而是找了一個雲團直接躺下了。

“打什麼打?老夫的靈力全部都貢獻給了那一千隻天道神獸。你小子厲害,將那一千隻神獸全部給斬了!我哪兒還有靈力跟你鬥?”說完,雙目閉了閉,“其實老夫一人,早在這頭待膩了!億萬年的孤獨,別人只道是我不願意讓出位置。其實是根本沒有人能夠成功的到這個位置來。小子,也謝謝你,讓我這永無止境的生命,終於有了盡頭。”老頭晃晃悠悠的說完,身子竟然開始漸漸的消失。

“等等!老頭你什麼意思!你且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林寒被對方的話給驚呆了,怎麼感覺自己被人給算計了。

“這本書你拿去看,老夫解脫了!哈哈哈!”

猖狂的笑聲傳來,一本林寒還大的天書從林寒的腦袋方砸了下來。

幸虧林寒的動作夠快,閃到了一旁去,不然的話,還真是有性命堪憂的危險。

至於那個老頭,已經毫不負責任的消失了,一丁點的氣息都沒有留下。

唯一能夠像他解釋所有的問題的,只有這本書了。

林寒前,翻開了這本巨大天書的封面,他發現有些悲催了,因爲這本書很大很大,很長很長!想要消化掉這本書,唯恐是花千萬年的時間都不可能。

“麻麻批的死老頭!”林寒忍不住爆粗話,耐着性子從第一頁開始看。

時間點點滴滴的流逝,林寒忍不無忍從翻了百頁的書盤腿坐好。

這書的面記載了許多失傳的功法和丹方,一應俱全,無論哪個,隨便丟到大陸那都是能夠掀起血雨腥風的存在。

但是,唯獨沒有說,這天道之位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想來是還在更後頭。

林寒誤入賊坑,認命的低頭繼續翻書。

【本來是個月月底要大結局的,沒想到故事的走向有些未完成,所以雞蛋多寫了幾天。正雖然快要完結了,但是還有更加精彩的番外。大家喜歡的可以積蓄追,不喜歡的可以去支持一下雞蛋的新書《最強鬼王之極品女鬼系統》。感激不盡!】 不能啊!

他廢寢忘食的修煉百年的時間難道是爲了跑到這裏來頂替之前的老頭一人獨居於此的?

坑爹呢!

林寒氣的想要將這本書給燒了,但是沒有,因爲這本書吧!越看越有興頭,越看越帶勁。導致他看起來入迷了,實在是這面記載着許多東西都是對大家族有裨益的。這纔是林寒一直鑽研的原因,從這本書林寒還了解到了一個重要的線索。那是原來這天道之住處,絕非只有一張佈置神域大陸的模型圖,還有更多的東西。所以他看書之餘還跑去將這個地方徹底的逛了一遍,隨後他找到了很多很多的東西。

藥材!稀有的藥材數之不盡用之不竭!

而這些藥材,自然全部都納入了林寒的空間之。

天道神器也是如此,林寒繼續全部據爲己有,那架勢,簡直土匪進村還可怕。

該記得,該讀的,他全部都做到的,剩下的是怎麼離開這裏了。

心裏琢磨着讀完最後一頁應該可以了。所以林寒費力直接將這本書翻到了最後一頁,打開它,發現了一行大字。

若想要離開此地,必須要在千萬年的時間內又有新人飛昇於此地,現任天道便可離開。

門所寫這一行字,看的林寒想要罵爹。

千萬年……

自己看這一本書的時間怕是都要花費幾年的時間,而對天道的住址而言,這裏的一天,是下面的一年啊!

然後自己看書都看了……

你妹啊!這本書他都看了足足幾年的功夫!那這下面豈不是~~

林寒哆嗦了一下,感覺自己有些前途渺茫。

“不帶這樣的!那千萬年之後呢?”林寒低頭又在偌大的書頁審視了一番,最終在角落處找到那麼一行小字。

如若千萬年後還是無人來,而是千萬年之後纔有人來的,那便要面對魂飛魄散的下場。

我擦!

這句話看的林寒想要炸毛。

沒天理啊!

老子潛心修煉這麼多年,是爲了這變相的被關在這個牢籠之?

不行!打死也不行!

林寒猛地起身,走向了那張桌子,開始嘗試着將自己身體變小重新納入這神域大陸的山川林峯之。然後尷尬的事情發生了,什麼都沒有發生,他直接被彈出來了。

這一招看來是不行了,那看看下一招。

林寒咬了一下嘴脣,走到了之前自己來時的那個地方。然後果斷的縱身一躍,耳邊傳來風呼嘯而過的聲音。很快,他着地了。

“不能夠啊!一萬層天梯的距離,這也太短了吧!”林寒一臉困惑的站起來,發現自己摔落的地方居然是那本書的旁邊。

頓時那心裏是崩騰而過數以萬計的草泥馬啊!

他的楠兒,他的妖妖,他的米舒,他的孩子們啊!

不行!我一定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林寒起身,心浮氣躁的走向了那張有着神域大陸模型的桌子,然後大掌一罩,開始選擇起了一個合適的人選。最後的目光定格在了雲家雲瀾的身。

這小子在自己擔任天道的幾年時間裏飛快的進步着,現在已經是神帝巔峯的強者了。

想來也是,自己當天道不過須臾幾年的時間,下面那是赤果果過去了好幾百年的時間,加有不滅凰丹加持,他想要不成功都難啊!

這樣一想林寒覺得差不多,當初自己好像也是在神帝巔峯的時候破掉了那一萬天階來的。現在完全可以讓雲瀾過來將自己給取而代之了!

打定了這個主意之後,林寒伸出指尖,對着雲瀾所在的雲家輕輕的一點。

隨即,一道電流從他的指尖涌出,通向了雲瀾正站在的庭院之。

雲瀾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閃電給嚇到了,本能的想要逃離。但是天道所賜的雷電,他哪裏能夠逃得掉,直接了不算,身影也跟着消散在了原地。

“夫君!”這麼看着自家的夫君消失不見,漣漪不可不肝腸寸斷啊。

雲瀾則一臉懵逼的看着四周被轉換掉的場景,發現自己置身在了一個看起來好似沒有盡頭一般的階梯面前。

“這是哪兒?”雲瀾喃喃自語,有些不太理解自己面前所看到的事物。

“快來,來了,這天下,是你的。”林寒誘哄着對方。

雲瀾聽到這突如其來的陌生嗓音被嚇了一跳,“我要這天下作甚?還是回去挺好的。”雲瀾的腦子很快轉過了彎。主要是對方這聲音和語氣聽着非常非常的有心機在裏頭。所以雲瀾不敢去,可他總覺得對方這嗓音聽着十分的耳熟,好似在哪兒聽到過一般。

“你不來我滅了雲家你信不信!”林寒一聽怒了,你小子不來我怎麼回去和我妻子們恩恩愛愛到白頭啊!

下意識的開口威脅了一下雲瀾,果然,此言一出,雲瀾跟着怒了。

“你敢!”咬牙切齒的蹦出了兩個字來,林寒見自己的激將法起到了作用,忍不住嘿嘿的一笑,“你不闖這天梯,我去弄你全族。”

“給我等着!”對任何人而言,這家人都是逆鱗,雲瀾被林寒給惹怒,然後一股熱血的衝了天梯。

接下來的事情,讓他更覺自己被刺激的闖天梯是一個陰謀和錯誤,他的修爲雖然已經是神帝巔峯,但是對付起一千隻的天道神獸,那絕對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事實,這間,他也將近死了數百次。然後不滅凰體的體質讓他復活了數百次。

說來也是怪,每次自己體力不支倒下來的時候,那些天道神獸消失不見了。雲瀾更是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頭腦,完全不明白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來了?”直到那道惱人的聲音從耳邊傳來,雲瀾懵了,擡眼一看,看到了一張極爲熟悉的臉龐。

“林寒!怎麼會是你!”雲瀾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見的,怎麼會是林寒呢!

神域大陸過去了將近九百年的光陰,所有人都說,林寒死了,不見了。但是他的妻兒是不相信,一直在原地等着他回去。 “是我啊~驚不驚喜?意不意外,這地方交給你了兄弟!這個這個都給你,你好好的自己揣摩揣摩,我來不及了,先走了!”再不走這下界都快過去一千萬年的時間了,林寒從自己的空間裏摸出了幾片玉簡塞到了雲瀾的手裏,扭頭跑。

雲瀾愣愣的拿着玉簡,感覺自己的修爲好像又來了。

現在自己分明已經不是神帝的修爲了。應該是天道修爲了,但是天道只能有一個天道的,另一個怎麼辦呢?

他看向林寒,發現林寒的身影漸漸的消失在了原地。

“哈哈!我要回家了~被關在這破地方兩年多的時間,我終於要回去了!”林寒猖狂的大笑出來,身影漸漸的消失不見。

雲瀾嘴角抽搐了一下,感覺自己好像掉入了什麼不得了的陰謀陷阱裏頭。

之前總是聽那些人說想要成天道,成天道。

再看看林寒的表現和反應,這是完全不想要做天道的節奏啊!

到底這天道之位是怎麼回事?會惹來林寒如此大的厭惡急着想要脫離呢?

算了,先看看林寒給自己的是什麼東西吧!

思及此,雲瀾拿起玉簡,左看看右看看,沒看出這是什麼玩意,能夠幹嘛的。所以直接將這兩片玉簡放到了自己的手。然後在這個地方開始觀察起來,最終的目光落在了那個翻過去了全部停留在最後一頁他人還要高的天道之書。

“林寒!”在看過最後一頁的那兩行小字時,某人直接抓狂怒吼了出來。

而某人早已迴歸了他熱愛期盼的大陸,奔赴回家的路。

“你給我站住!”雲瀾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林寒自然知道,這雲瀾可能發現一些什麼事情了。

“幹嘛?”林寒掏了掏耳朵,他現在所在的地方是神都城外,只要再一步,能回到他想要回去的地方了。

“你讓我怎麼辦?千萬年的時間若是找不到人繼任這天道之位,我會死在這面的!”雲瀾咬牙切齒,敢情你丫的有妻子有家人?他是一無牽無掛的?

“那時候的事情那時候再說唄!你自己找個合適的巔峯神帝,放心,給你的時間有兩年多呢!足夠了!”林寒沒心沒肺的開口,弄得雲瀾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雲瀾不想說話,並且選擇直接坐在天書面前開始翻閱起了這面的典籍。

既來之則安之,按照林寒的話,還能咋地?

林寒知道雲瀾的性格,這纔敢甩鍋甩的如此灑脫,他輕哼着小曲兒,入了這神都之。

天不過短短兩餘年的時光,地竟然已經過去了數百萬年,這人活一世,還真跟做夢一般。

林寒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空間裏的寶貝們,發現寶貝們都在,這鬆了一口氣。

出金屋記 幸虧,這兩年多的時間自己也不是替人幹了免費的活計,還算是有收穫的。

冥夫在上我在下 林寒想好了,自己要帶着家人,去一個自己所開闢出來的空間裏永遠生活在一起。

那本天書記載的東西應有盡有,這空間創造之法更是記載的十分詳細。他現在已經能夠熟練製造出一方空間了。

“爹!”一道激動的嗓音從面前傳來,林寒有些驚愕的擡頭望去,發現了一張熟悉的臉進入了他的視線之。

結婚那點兒事 “兒子~”是自己三個兒子,他們看起來好像正打算出門,在看到林寒之後,立馬飛奔前,一把將林寒給抱住了。

林寒發現,自家的三個孩子,竟然都已經是神帝級的強者了。

這修煉速度簡直跟自己一毛一樣的!

“你爹回來了?”林府裏的一衆女人也感覺到一股強大且熟悉的氣場從外頭衝了進來,她們即刻起身,朝着門外飛奔而來。當看到被兒子們緊抱着的那個身影時,潸然淚下,跟着前,將林寒團團層層的抱在了最心地帶。

林寒無奈的低頭一笑,有些啼笑皆非了,但是感動多過於別的,他眼底也是蓄滿了感動的眼淚。

“九百多年了。大家都說你死了,我們沒有一人相信,我們相信,你會回來的。”一家人散開之後,楠兒帶頭靠近了林寒,伸出手,攀了林寒那張依舊如昔的俊容。

“嗯,回來了。”林寒微微笑着,兩人的眼底都飽含着眼淚,這是他們想要的結果。

“以後不走了,對嗎?”楠兒的語氣近乎哀求。

“哪兒也不走了,好好陪着你們。”林寒說完,一指指向了天際。極其強大的靈力聚會於掌心,神域大陸許多的廢石緩緩升至天際,在天際拼湊出了一顆全新的星球來。然後,衆人感覺到自己被一團極爲強力的靈力給包裹住,全部都被林寒帶到了那顆他所創造出來的全新星球去。

“爹,咱們不住神域大陸了?”林晚楓有些不太理解林寒的舉動。

“住那兒是想不開啊!”林寒算是住怕了,一想到萬一九百年多年後找不到別的人自己要去跟雲瀾輪值,他發誓,還是在下面待着通體舒服。

至於雲瀾,想要誰接班讓誰接班去吧!

“哦~爹,你現在是什麼修爲啊?看起來好強啊?”雖然說不住在神域大陸了,但是他們想要去神域大陸還是沒有問題的。

林寒將這顆全新的星球創造出來時還覆了一層結界,這個結界是隻有他內心許可的人才能進入到這顆星球來,不然,天道都難以破其結界闖入進來。

“從天道輪值下來的,也是天道了。”

這是一顆全新的星球,也是全新的希望,家人團聚的幸福感似乎盈滿了整整一顆星球。人生,最大的幸福,便是和家人團聚~難道不是嗎?

九百多年後,從天際傳來一聲咆哮,“坑爹的林寒!你給老子等着!等我下去,一定削死你!”某人臨走之際想要去這天書所寫的寶庫裏取走一些東西當做報酬,沒曾想,那裏早已被洗劫一空,丁點不剩了~

約莫又過去了一年的光陰,便看到一個殺氣騰騰的身影衝向了林寒所居住的那顆星球。

呵呵,這可真是美好的日子,美好的生活~不是嗎?

【接下來本書會更新一些跟本書相關的一些重要配角的番外,喜歡看的可以繼續哦~正雖然完結了,但是猛鬼的情誼還沒落空,咱們番外繼續~】 【續接林弘和冥王的故事前面的大家去看一下那部《這個冥王不好追》,這想必也是大家最感興趣的一對配角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