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兩次,三次……

終於在十幾次后,端木浩天在瀑布下堅持了一息時間,一次次的嘗試,讓端木浩天逐漸的掌握了技巧,在瀑布的衝擊下堅持的時間越來越長。

端木浩天不斷的在瀑布下嘗試,餓了就烤白猿的肉吃,再加上服用強體丹,他的實力在一日千里的進步著,兩天後,端木浩天已經能在瀑布的邊緣位置堅持一刻鐘時間了,他躺在深潭邊草地上,累得全身上下一點力氣也沒有了:「真是累啊!」

雖然累得連喘氣都困難,但是端木浩天卻滿是歡喜,經過瀑布的沖刷,不僅打熬了皮膜,也鍛煉了他的肌肉力量,他感覺到這兩天來,他的實力又上了一個層次,要是再和白猿戰鬥的話,絕對能秒殺白猿。

時間在不斷的流逝著,端木浩天紮根在這條瀑布周圍努力的修鍊,每天利用大量的時間在瀑布下打熬身體,有空餘的時間,就撲入山脈之中,斬殺妖獸、採集靈藥,端木浩天的實力在快速增長,戰鬥能力也在快速的進步著。

山中無日月,端木浩天也已經忘記了時間,全身心沉浸在實力不斷飛猛進步的快感中。

五天後,他可以在瀑布的邊緣堅持半個時辰。

十天後,他可以在瀑布的邊緣堅持一個時辰。

一個月後,他已經可以在瀑布的邊緣堅持三個時辰以上了。

一個半月後,他已經可以在瀑布的邊緣堅持不被沖走了,他皮膚底下的一層膜已經初具規模。

「嘩啦啦!」

端木浩天拖著疲憊的身體從瀑布下衝出來,甩了甩濕發,走到深潭邊的草地上坐了下來。

「終於可以在邊緣位置站穩了,下面就是向中心位置進攻了。」

越往中央位置移動,瀑布的衝擊力越大,經過一個多月的時間,端木浩天已經可以承受瀑布邊緣的衝擊力了,邊緣的衝擊力的效果已經不那麼明顯了,只有向中央位置移動才能達到效果。

恢復了點力氣后,端木浩天從邊緣找來一堆乾柴,生上火后,隨便搭上一個支架,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個至少有二十來斤的牛腿,將其橫在半空,下方熊熊烈火烘烤著,牛腿是端木浩天在捕殺妖獸時,斬殺的一頭黃階五品長毛妖牛。

牛腿上那鮮紅色的肉,經過烈火烘烤過後,誘人的香味傳出,讓人食慾大動。

半刻鐘后,端木浩天將牛腿取下,從儲物戒指中拿出匕首,慢條斯理地解決起這巨大的食物。

解決了食物后,端木浩天站起來撐了個懶腰,道:「真舒服啊!」

隨即便走進了山洞中,如果他猜得沒錯的話,山洞中的九葉寒參蓮將在今天成熟。來到寒池邊,只見寒池中的九葉寒參蓮蓮心上的九顆蓮子已經碧藍如玉,醉人的清香味讓端木浩天精神一振。

「終於成熟了!」

端木浩天看著寒池中的碧藍色蓮花,便用手輕輕的握住蓮柄,蓮柄入手,一股寒氣湧入他的體內,讓他不由得打了個哆嗦。輕輕的拔出整朵蓮花,仔細端詳了一下,便將其收入儲物戒指中。

「這寒池之水也是寶貝,拿回去給父親,說不定家族的人喝了對修鍊有作用。」

不一會,端木浩天便將整池的寒池之水收入了儲物戒指中。

「咦,這是什麼?」


突然,端木浩天看見在寒池底部有一塊菱形的白色石頭,石頭入手冰寒,比九葉寒參蓮還要冰寒幾分,看了半天也沒有看出什麼來,端木浩天便將其收入了儲物戒指中。

出了山洞,就進入瀑布下修鍊,慢慢的向瀑布的中心位置移動……

修鍊無歲月,時間一天天的過去,端木浩天的實力也一日千里的進步……

……………………

青陽城,端木家族中央大院的議事大殿,端木風坐在最上首的位子上,一股霸氣不怒自威。下首依次坐著端木家五位長老,端木家老二端木海,老三端木星河,老四端木仁,以及端木家其他主事的人。

「大家都說說吧,這件事情怎麼辦?」

端木風望了在座的一眼,道。

在座的人都低垂著頭,一臉的凝重,沒有人說一句話。

青陽城,奴屬於西嵐皇朝,皇朝為了地方安定,便於管理,便設定城主每十年一換,各大家族都可以參與城主之爭,同時也是各大家族相互較量的時候。

而四個月後,青陽城十年一次的城主之爭就要開始了,城主之爭分為三局;第一局,年輕一輩的比試,各個參賽的家族出三名選手,分別與其他家族的三名選手較量;第二局,各個家族的族長相互比試;第三局,家族最高戰鬥力相互比試。每一局都有得分,最後,得分最高的家族為城主。


… 大殿中,眾人沉默了一陣后,下首一位白髮老者摸著鬍鬚,搖頭嘆息了一聲,道:「這一次,我們端木家怕是又沒有多大希望了,前段時間有小道消息傳出,楊家的楊戰已經突破淬體期第八重通靈之境,楊峰、楊清雪都已經是第七重聚氣境,而我們端木家最強的小輩端木龍也不過剛好突破第七重聚氣境,端木若蘭也才六重巔峰。」

說話的正是端木家大長老,在端木家,大長老擁有很高的權利,一身實力也極為強悍,只在族長端木風之下而已。

「是啊,要是浩兒沒有……哎……

坐在大長老下首的三長老也是一臉的惋惜,當年,端木浩天在家族中嶄露頭角之時,他是最看好端木浩天的,只是人算不如天算……

端木風眼中閃過一絲無奈,自己空有一身實力,卻保不住自己的親生骨肉。定了定神,端木風道:「好了,大家都說說自己的看法吧,也許這一次就是我們端木家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了,楊家的勢力越來越大,而且背後很可能還有凌霄宗。」

“什麼?「”凌霄宗?」

「這怎麼可能,凌霄宗可是武道超級門派啊……

端木風的話剛說出,下方就炸開了鍋,都是一臉的后怕,凌霄宗在世人的眼中,那是巨無霸的存在,想都不敢想,就算是西嵐皇朝都沒有可比性,凌霄宗乃是穹天大陸的武道超級門派,是武道修士眼中的聖地,門中強者不計其數,個個具有移山倒海之能,在世人眼中是神一般的存在。

「族長,消息可準確?」

端木星河一臉慎重的問道,事關重大,容不得馬虎。

「絕對準確,你們還記得嗎,楊雄有一兒一女,楊清風和楊清雪,在五年前楊雄突然帶回一個神秘修士,不久之後,那個修士就帶走了楊清風。」

「那中年修士不是一個散修嗎?」端木海說道。

「那是楊雄為了掩人耳目,故意放出的消息,最後我得到消息,那修士是凌霄宗的人,在外遊歷,被仇家追殺受了重傷,被楊雄所救,他為了報答楊雄,便將楊清風引入凌霄宗」,端木風說道。

「這麼看來,這件事就棘手了。」

大殿又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中。

突然,端木仁抬起頭道:「前不久,我在坊市碰見楊家的下人,他們好像說楊家的楊松是被我端木家弟子斬殺了,不知是不是真的?」

「我端木家子弟?絕對不可能,楊松是在青陽山脈被殺的,我端木家弟子又怎麼會出現在青陽山脈,再說,楊松的身邊有楊峰在,端木龍在閉關,有誰能殺得了他?」端木海當即反駁道。

「浩天不是出去闖蕩了嗎?」三長老說道。

「哼,那個廢物,怎麼會有這樣的實力?」端木海眼中一道寒光閃過,道。

端木風嘴角抽了抽,也沒能說什麼,這些年,因為端木浩天的事,家族裡沒有少爭吵,自己雖然是一族之長,可也不好說什麼,不過心裡卻充滿了期待,暗道:「難道真的是浩兒……

不過轉念一想就否決了這個猜想,以端木浩天的實力是不可能到青陽山脈的。

「咳!」

端木風輕咳了一聲,道:「我想,這很可能是楊家放出來的一個煙霧彈,以後有借口向我端木家下手,我們不得不防!」

「族長說得有理,青陽城三大家族,柳家在暗地裡已經投靠楊家,現在只有我們端木家獨木難支,楊、柳兩家遲早會向我們下手,只怕就在城主之爭后。」四長老點頭道。

「在第一局我們是沒有勝算了,就看後面兩局了。」大長老道。

「我和楊雄的實力在伯仲之間,我有五成把握勝過楊雄,至於柳柏青,則在我二人之下,不足為慮,至於第三局,太上長老正處在突破的緊要關頭,如果成功突破,有絕對的把握贏第三局。」端木風說道。

「要是這一次我們再敗了的話,就沒有翻身的可能了,哎……」二長老搖搖頭道。

坐鎮城主府不是沒有好處的,城主府每年可以從西嵐皇朝的到大量修鍊資源,並且統領皇朝三萬鐵騎。就憑這三萬鐵騎就不是一般家族能吃得消的,而且從皇朝得到的資源可以給家族培養大量的強者。


「大不了,和他們拼了,魚死網破!」

五長老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氣,站起來恨恨的說道。

「老五,不可莽撞!」大長老連忙示意五長老坐下,衝動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哼!」五長老一甩衣袖,重重的哼道,不過隨即還是坐了下來。

「族長,家族不是還有兩顆築基丹嗎?我們可以拿出來讓端木龍服用,爭取讓他在這幾個月內突破第八重,也許還有一線希望,諸位認為呢?」二長老道。

「這……

端木風一時語噻,他早就知道端木海要打築基丹的注意,築基丹是黃階極品丹藥,極其難得,對淬體期的修士來說作用巨大,服用築基丹輕鬆的就可以突破一個境界,並且為以後的武道修行打下堅實的根基。

端木家的兩枚築基丹是從家族傳下來的,據說是端木家先租在外歷練所得,最後留下兩枚作為家族的底蘊,不可輕易動用,除非家族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

「家族裡的確還有兩枚築基丹,不過……

「族長,我認為二長老說的有理,今夕不同往日,是該動用家族底蘊的時候了!」不等端木風話說完,端木海就附和道。

端木風也不好說什麼,思索了一下,道:「諸位認為如何?」

「族長,我認為這樣可行,端木龍現在已經是淬體七重境界,服用築基丹輕鬆突破到第八重,甚至是八重巔峰,這樣,第一局,我們至少也有六層機會獲勝。」端木星河道。

大長老摸了摸鬍鬚:「也只能如此了!」

「可是……

端木仁正要說點什麼,卻被端木風抬手阻止了,道:「既然大家都認為可行,那就按大家說的辦,不過,家族裡只能拿出一枚來,另一枚留給太上長老以備不時之需。」


「族長英明!」

端木風站了起來,衣袖一抖,道:「好了,大家各忙各的去吧,多多教導家族弟子,他們才是家族的未來。」

隨即,大殿中的人先後離開了大殿,只有端木仁和端木風還留在大殿。

「大哥,二哥明顯是在比你拿出家族底蘊,你為什麼不阻止?」看大殿中只有兩人後,端木仁對端木風問道。

端木風望著殿外,沉默了一會,道:「四弟,你不懂,現在的家族已經四分五裂,大長老,二長老,四長老和三弟明顯已經被二弟拉攏,太上長老已經多年來不過問家族之事,我若不依了他們,他們還會找同樣的理由來逼要的,再說,現在,我端木家族的年輕一輩也只有端木龍修為高一點,達到淬體七重,服用築基丹也有一線希望。」

「可是,二哥的目的並不止如此,你也看出來了,他這些年,培植自己的勢力,明顯是要和你爭奪族長之位啊!」端木仁一臉的苦楚,想當年,他們四兄弟的關係相當和睦,自從大哥當上族長之後,四兄弟的關係再也沒有回到從前。

端木風嘆了一口氣,道:「哎,家族已經經不起折騰了,只要家族這次能渡過難關,我打算辭去族長之位,從此不問家族之事。」

「大哥,你還放不下嗎?」

「放下?怎麼能放得下,當年,因為家族,我對不起她,而如今,浩兒也……

「大哥,浩天吉人自有天相,你不必擔心,有可能他已經找到方法了也說不一定。」

「哪有那麼容易?」端木風搖了搖頭,這幾年,他尋遍了許多地方,都沒有找到,何況是一個小小的淬體一重修士。

「哎……

一聲輕嘆在大殿中久久的回蕩著。

……

東方破曉,天邊漸白,青陽山脈。

「轟隆隆!」

一道瀑布轟隆隆如萬馬奔騰,從崖頂傾泄而下,劃過百丈的空間后,重重的撞擊在岩石上。

在瀑布的最下方,一道上身赤裸的身影站在其中,好像一尊磐石,巍然不動,瀑布飛湍轟打在他的身上,發出鏘鏘的聲音,彷彿是擊打在鋼鐵上。

正是端木浩天,經過兩個月的時間,他已經移動到瀑布最中心的位置,在瀑布的不斷淬鍊下,身上的肌肉也微微隆起,皮膚下面的皮膜已經成型,相比兩個月之前的他,身體已經不那麼單薄了,身體里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啊……

突然,端木浩天發出一聲長嘯,一下綳直了身體,如巨人立於天地間,一雙鐵拳迎著瀑布轟出,強大的力量讓百丈瀑布都出現了斷層,彷彿時間停止了,整個瀑布在空中停頓了半息時間,才重重的砸在下方的岩石上,發出轟隆隆的巨響。

「皮膜已經成型,也突破到五重境界了,這瀑布已經沒有什麼大的作用了。」

端木浩天拿出一件青衫套上,看了一眼這個陪伴了他兩個月的飛瀑。

「走!」

縱身一躍,便沒入了莽莽的山林中。

… 距離青陽山脈邊緣二十多里的地方,端木浩天正在和一頭石猿激烈搏鬥。

石猿是黃階五品巔峰的妖獸,它的得名源於它的全身像石頭一樣,堅不可破,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媲美修出妖元力的六品妖獸,在青陽山脈邊緣地帶,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石猿的防禦強大,力量也極其強大,不過,它的速度不行,所以它很難傷到端木浩天。

端木浩天之前試探過幾次,想要斬殺這隻石猿,但都沒有成功,石猿的皮毛既厚又極其堅硬,具備強大的抗打擊性,以端木浩天的力量很難傷到它。

而且,石猿一旦久戰不下,就會陷入狂暴狀態,雙眼血紅,一副搏命的架勢。攻擊速度又快又狠。每次這個時侯,端木浩天就被逼得快速退走。

不過現在,今非昔比,端木浩天已經可以制住這頭妖獸了。

端木浩天一下又一下的重拳、劈掌砸在石猿身上。

端木浩天的攻擊如狂風驟雨,他正在利用這頭妖獸,錘鍊自己的力量。

終於,「咔嚓嚓!」

一聲聲骨骼斷裂聲,從石猿的身體之中發出。端木浩天每一拳每一掌都帶上了極其強大的力量,而且砸在石猿的同一位置,龐大的力量之下,就算它的防禦再強,也抵擋不住。

這隻石猿的雙眼依然是血紅,但是眼睛里已經有了畏懼之色。眼前這個人類,根本不是它可以抗衡的。這一場戰鬥下來,它絲毫沒有佔到便宜,還受了不輕的傷。

「吼!」

石猿突然咆哮一聲,這頭從不知畏懼為何物的妖獸,在端木浩天狀若天神的攻擊下,這頭妖獸終於感覺到了害怕,撒腿就跑。

「哼!這個時侯才想到跑,跑得了嗎?」

端木浩天目光一閃,腳下一閃,一個快步趕上,右手握拳,一拳狠狠的轟了下去。

「咔嚓!」

已經跑出數丈遠的石猿慘嚎一聲,頭骨整個被擊碎,連骨帶皮打入腦袋裡里,晃了晃,轟隆一聲倒了下去。

石猿力大無窮,但從來都不是速度型的妖獸,一旦逃跑就是死路一條。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