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次的撞擊,留在體內的反震之力越積越多,最終爆發出來,讓金不破受了一點內傷,忍不住吐出一口淤血。

而石磊則是真正的無視了塔盾上傳來的反震之力,甚至因為天賦-荊棘石甲的緣故,他還能藉助這些反震之力淬鍊星辰霸體,不過隨著修為不斷提升,星辰霸體的提升越來越難。

他身上有條龍 「哈哈哈~~~看來還是我的防禦更強一些!」看到金不破吐血了,石磊打笑著說道。

「不可能!我的防禦才是最強的!」

「盾擊!」

金不破有些不能接受這個現實,怒吼著再次手持塔盾撞向石磊。

「承認吧,你是不可能打得過我的!」石磊毫不畏懼的同樣手持塔盾迎向金不破。

「噗~~~」

塔盾撞在一起,塔盾中蘊含的力量瞬間爆發,可怕的力量讓石磊和金不破不受控制的後退了數步,不過,之前受了一點傷的金不破比石磊多退了一步,體內的傷勢也因此加重了一些,又吐出了一口淤血。

「我是不會輸的!」

「瞬殺!」

金不破大吼一聲,手中的塔盾護在胸前,衝到石磊面前後,手中的重劍帶起一道寒光斬向石磊。

防禦比不過石磊,金不破準備用手中的劍打敗石磊。

「盾擊!」

面的金不破斬過來的重劍,石磊面不改色大吼一聲,手中的塔盾毫不猶豫的砸了過去。

「砰~~~」

塔盾狠狠的砸在重劍之上,不僅擋住了金不破的攻擊,可怕的力量還讓金不破差點握不住手中的重劍,身體更是不受控制的後退了幾步。

「重量轉化–一百倍!」

「星爆!」

得理不饒人,將金不破砸退後,石磊手中的塔盾還沒有收回來,蓄勢待發的方頭錘已經狠狠地砸向金不破的腦袋。

「盾擊!」

金不破惱怒自己的攻擊被石磊扛住,看到石磊將手中的方頭錘砸了過來,立刻大吼一聲,將手中的塔盾迎了上去。

石磊能抗住他的重劍一擊,還能趁勢反擊,他也能做到這一點。

「砰~~~」

方頭錘狠狠地砸在了塔盾之上,然後恐怖的力量瞬間爆發。

之前雖然知道石磊很厲害,甚至還看到石磊用方頭錘將一隻蟲王級金甲蟲活活砸死,但是親身體驗了石磊的方頭錘后,金不破才知道,石磊的方頭錘到底有多麼的可怕。

金不破是擅長防禦的重甲盾戰,自身的力量當然不會太弱,加上各種秘術大幅度的提升了自身的力量,金不破以為自己完全能抗住石磊砸下來的方頭錘。

可惜,等到金不破真的硬扛石磊砸下來的方頭錘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麼的幼稚可笑,方頭錘中蘊含的力量實在是太恐怖了,根本不是他能夠承受的起的。

「噗~~~」

金不破的身體不受控的後退數步,體內的傷勢更重了,又吐了一口鮮血。

不過,石磊卻沒有放過金不破的意思,一步邁出,再次來到金不破的面前,手中的塔盾再次狠狠的砸了過去。

「盾擊!」

「盾擊!」

看到石磊砸過來的塔盾,金不破咬著牙將手中的塔盾迎了上去。

「砰~~~」

兩面塔盾撞在一起,發出一聲巨響,不過這一次石磊紋絲不動,金不破卻被反震的力量震的後退了數步。

「盾擊!」

石磊大吼一聲,將收回來的塔盾再一次狠狠的砸了過去。

這一次,金不破沒有再硬扛石磊的攻擊,而是閃身躲開了。

擂台下的人都清楚,無論是攻擊還是防禦,金不破都落入下風了,落敗只是時間的問題。

時間一點點流逝,在石磊的窮追猛打下,金不破的劣勢越來越明顯,最終,金不破無奈的選擇了認輸。

石磊成功的保住了自己的排名。

「還有人想見識一下我的鎚子到底有多厲害嗎?」站在擂台上,石磊大聲地說道,目光卻一直盯著劍無涯,顯然,這番話是對著劍無涯說的。

劍無涯身體一動,就想登上擂台與石磊大戰一場。

可惜,他還沒有動,排在第十位的張果就搶先一步登上了擂台。

「石磊,雖然你打敗了金不破,但是讓我承認你排在第一那是不可能的,今天我就要當著眾人的面把你打敗!」張果冷聲說道。

張果也是這一次考核爭奪第一名的熱門人選,可惜,考核的時候發揮的差了一些,暫時排名只排到了第十,而名聲不顯的石磊則排到了第一,這讓他很不服氣。

就在他想挑戰石磊的時候,金不破搶先了一步,這讓他很是氣憤,不過看到金不破落敗,他是暗暗地歡喜,生怕別人再搶先一步,所以急忙登上了擂台向石磊挑戰。

「你用不用休息一會兒?」主持考核的武者問石磊。

「不用!」石磊搖搖頭說道。

雖然與石磊的戰鬥時間長了一點,但是石磊的消耗並不大,根本不需要休息。

「既然這樣,挑戰繼續!」主持考核的武者沉聲說道。

「殺!」

主持考核的武者話音未落,張果就大吼一聲。衝到了石磊的面前,手中的重劍劈向石磊的腦袋。

為了搶佔先機,張果選擇了先下手為強。

「來得好!」

「盾擊!」

石磊大吼一聲,手中的塔盾迎向了劈過來的重劍。

「砰~~~」

一聲巨響,石磊紋絲不動,張果卻被塔盾上傳來的力量震得後退了十多步。

「太弱了!太弱了!還沒有金不破一半的力量大,連讓我後退的資格都沒有!」石磊沒有乘勝追擊,而是站在原地不屑的搖搖頭。

「秋風斬!」

聽了石磊的話,張果氣得兩眼發紅,怒吼一聲再次沖向石磊。 「砰~~~」

重劍斬在塔盾之上,躲在塔盾後面的石磊紋絲不動,張果卻被塔盾上傳來的反震之力震得崩裂了虎口,身體也不受控制的後退了十多步。

「太弱了!太弱了!如果你只有這樣的實力的話,想要打敗我根本不可能,因為你連金不破都不可能打敗!」石磊冷聲說道。

「秋風血斬!」

張果大吼一聲,身上沾染了一層血色,手中的重劍帶著一抹猩紅斬向石磊。

「盾擊!」

面對張果的攻擊,石磊再次將塔盾迎了上去。

「砰~~~」

一聲巨響過後,塔盾成功的擋住了重劍,躲在塔盾後面的石磊還是紋絲不動,不過,張果卻沒有被塔盾上的反震之力震得後退十多步,而是只退後了幾步。

顯然,張果施展了特殊的秘術,強化了自己的力量,不過想要對石磊造成威脅,卻還是不可能。

「你已經打了我好幾下,現在該輪到我攻擊了!」石磊冷笑一聲,手中的塔盾狠狠的砸了過去。

張果也知道石磊砸過來的塔盾有多麼恐怖,根本不敢硬接,腳下一晃,躲過了石磊砸過來的塔盾。

「星爆!」

石磊早就預料到了張果不會硬扛直接砸過去的塔盾,塔盾還沒有收回來,手中蓄勢待發的方頭錘就砸了出去。

「噗~~~」

張果沒有想到,石磊手中的方頭錘會比塔盾更恐怖,雖然已經發現砸過來的方頭錘,甚至將重劍擋在了自己的身前,但是方頭錘上爆發的力量還是把他打得飛了起來,恐怖的力量直接破開了他的防禦,在他的體內肆虐,讓他大口的吐著鮮血,沒有了反抗之力。

「我認輸!」

看著重劍上數道不斷蔓延的裂縫和那個清晰的錘印,張果臉色羞紅,雖然有些不甘,但是卻不得不硬著頭皮在眾人面前認輸。

「承讓!」看到張果識相的認輸,石磊也沒有說什麼過分的話,點點頭從擂台上跳了下來。

雖然連續兩次戰鬥並沒有讓他有多大的消耗,但是他也不想把擂台霸佔,讓其他人沒有挑戰的機會。

看到石磊下了擂台,排名第八的張碩立刻跳了上去。

「金不破,我要挑戰你!」張碩手中的長劍指著金不破,沉聲說道。

攻心計之大牌名門妻 金不破在與石磊的戰鬥中受傷不輕,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完全恢復,這讓他看到了戰勝金不破的希望,至於戰勝金不破後會不會被其他人挑戰,已經完全被他忽略了。

「你是不是以為我受傷了,你就能撿到便宜?」金不破冷著臉走上了擂台,冷聲說道。

他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被當成軟柿子被人隨便揉捏,心中早就暗暗下定決心,要給張碩一個教訓,也給其他人一個警告,即使他敗在石磊的手下,也不是其他人能夠打敗的。

「廢話少說,我們劍上論勝負!」張碩沉聲說道。

「好!」金不破陰沉著臉說道。

「暴風十三殺!」

雖然有信心打敗金不破,但是金不破的防禦實在是太出名了,所以,張碩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不僅施展了各種秘術強化自己的實力,還施展了自己掌握的最強殺招。

手中的長劍幻出一道道殘影,最終形成一條咆哮的風龍撲向金不破。

「盾擊!」

金不破大吼一聲,施展了各種秘術強化了自己的實力后,將手中的塔盾狠狠地砸了過去。

「砰~~~」

咆哮的風龍被塔盾砸中,潰散為一道道鋒銳的劍氣,塔盾則是速度不減的繼續砸向張碩。

「游龍幻影!」

看到砸過來的塔盾,張碩臉色一變,不敢硬接,身形變幻想要躲過砸過來的塔盾。

「瞬殺!」

仗著靈巧的身法,張碩的確躲過了金不破砸過來的塔盾,但是也被金不破逼到了擂台的一角,然後張碩就看到金不破獰笑著將手中的重劍斬了過來。

這一次,張碩躲無可躲,只能咬著牙將手中的長劍迎了上去,希望能擋住金不破的攻擊,給自己一點喘息的時間。

他相信,只要扛過了這一劍,他就能從這裡逃出去,繼續與金不破游斗,最終把金不破拖垮。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但是現實是凄慘的。

金不破含怒一擊根本不是他能扛得住的,手中的長劍被劈飛,然後眼睜睜的看著金不破手中的重劍斬破了身上皮甲的防禦。

如果不是主持考核的武者及時出手,恐怕他已經被金不破一分為二了。

「還有誰?」站在擂台上,金不破冷眼看著擂台下幾個有資格挑戰的武者,冷聲說道。

如果真的有人敢不自量力的跳上來挑戰他,他不介意讓這些人看看他的重劍鋒不鋒利。

沒有人敢跳上來,金不破冷哼一聲,跳下了擂台。

時間一點點流逝,很快,前十的排名基本上確定下來了,目前只剩下石磊和劍無涯沒有發出挑戰。

念念清華 石磊排名第一,不需要挑戰任何人,劍無涯排名第二,如果挑戰的話,只能挑戰石磊。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劍無涯身上,想要知道劍無涯是否會挑戰石磊。

在眾人的注視中,劍無涯緩緩地登上了擂台。

「石磊,上來與我一戰!」說話間,劍無涯身上爆發一股恐怖的劍意,劍意流轉,在擂台上留下了一道道劍痕。

「好恐怖的劍意!劍無涯變得更強了!」看著劍無涯突然爆發,擂台下的金不破臉色一變,劍無涯比他想象的還要強大,看來實戰試煉是他的收穫不小。

「我能不能防住他的攻擊呢?」金不破在心中問自己。

想了半天,金不破也沒有一個準確的答案,不過他有一個模糊的預感,如果劍無涯全力爆發,恐怕他的防禦會被撕碎。

「我要變得更強!」金不破雙拳緊握,咬著牙在心中暗暗下定決心。

「如你所願!」

擂台下,石磊大笑一聲,跳上了擂台。

「剛才,我已經見識了今不破的防禦,結果讓我很失望,閑雜就讓我見識一下你的攻擊,看看能不能打破我的防禦!」 聽了石磊的話,擂台下的金不破臉色發黑,卻沒有說什麼。

石磊的話雖然不好聽,但卻是實話。

盛世寵婚:早安傅太太 「總有一天,我會親手打敗你的!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我的防禦更強,你休想打破我的防禦!」金不破在心中大聲的咆哮著。

「我也想趙丹到底是你的防禦更強,還是我的攻擊更強!」劍無涯沉聲說道。

石磊是他遇到的最強的對手,哪怕是金不破,他都有七成把握打破金不破的防禦,但是對上石磊,他卻只有三成把握能打破石磊的防禦。

不過,明知不敵,他也要嘗試一下,不然他實在是不甘心。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