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蘇夜心神大震。

星帝 太乙五行泉?」

還沒等蘇夜開口詢問那碧藍液球的來歷,神庭之內,老傢伙久違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進入這仙府世界后,似察覺到這地方暫時不可能有什麼太大的危險,他便進入了睡眠的狀態當中,沒有理會外界的動靜,沒想到竟會在這個時候被駱羽拿出的那團碧藍液球給驚醒過來。

「老頭子,你認識?」蘇夜意念微動。有些訝異。

「當然認識,這東西的奇妙之處,和『無定神花』相比,那可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是這下界最為珍貴的天材地寶之一。」

「金、木、水、火、土,是為五行,而『太乙五行泉』,便蘊含著這下界中最為本源的五行之力,若是能夠將『太乙五行泉』煉化吸收,便可凝鍊出『太乙五行仙體』,一旦羽化登仙,將會獲得莫大的好處。」

「這小丫頭手上拿著的便是『太乙五行泉』中的水泉,把它煉化吸收,凝鍊出來的就是『太乙五行仙體』中的水仙之體。」

「不過。現在這下界應該早就沒了凝鍊『太乙五行泉』的靈法,這小丫頭就算得到它也沒什麼用處,正好便宜了你。」

說到這,老傢伙嘿嘿一笑,「小子。你的『四象陰陽法圖』想要蛻變成『五行陰陽法圖』,就得靠它了。」

「哦?」蘇夜頓感驚喜。


「原本老夫以為,你在下界將『大陰陽真經』修鍊到現在這樣的地步就到頂了,可沒想到竟在這個地方發現了『太乙五行泉』中的水泉,真是老天都在幫你。」老傢伙感嘆道,「不過,水泉雖然出現了。但你的『大陰陽真經』想要突破,卻也不是件簡單的事,你必須獲取金泉、木泉、火泉和土泉這另外四種『太乙五行泉』,才能讓『大陰陽真經』得到突破,令法圖的以衍變。」

聽到老傢伙這番話,蘇夜有些傻眼:「其它四種『太乙五行泉』如果散布萬界各處的話。想要找到,難如登天,恐怕等我修為提升到羽化後期的時候,也不一定能夠把它們全部找出來吧?」

老傢伙笑道:「別灰心,煉化吸收火泉之後。你能夠比較輕鬆地感應到其它四種『太乙五行泉』的方位,所以,希望還是很大的。不過,這有個前提,那就是獲得這『始皇仙府』,只有藉助這樣的洞天,你才能在萬界之中快速穿梭,否則的話,就算知道它們的方位,你也很難找齊。」

稍微停頓片刻,老傢伙又哈哈笑道,「另外,那『太乙五行仙體』你是沒指望了,除非你不打算用『太乙五行泉』將『大陰陽真經』提升到第四重。當然,這個你也不要太在意,如果老夫判斷無誤的話,日後你羽化登仙之時,那『五行陰陽法圖』的用處絕對要遠遠超過『太乙五行仙體』。」

「那就好。」

蘇夜胸中頓時激動起來,若真能讓「大陰陽真經」突破到第四重,而且「四象陰陽法圖」蛻變為「五行陰陽法圖」,他的實力絕對會有個翻天覆地的提升,不過,現在先想想想怎麼把駱羽手中的「太乙五行泉」弄到手。

沒有這「太乙五行泉」中的水泉,一切都是空談。

心念間,蘇夜雙目注視著駱羽手中的碧藍液球,臉上流露出興緻盎然的神色:「駱羽姑娘,這是……」

「這東西叫做『靈淼仙泉』,據說是『太乙五行泉』中的水泉。」

駱羽笑道,「這是我們姐妹在皇域的一處遠古遺迹中發現的,珍貴無比,好像煉化之後能夠擁有『太乙五行仙體』中的『水仙之體』,不過,凝鍊『水仙之體』的方法早已失傳,所以這『靈淼仙泉』就算再珍貴,對我們姐妹來說,也是廢物。」說到這,駱羽也是頗為無奈,明知「靈淼仙泉」是稀世珍寶,卻只能看不能將其化為己用,這對她們姐妹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折磨。

垂眼看了看掌中波動不已的液球,駱羽輕吸口氣,又笑道,「這『靈淼仙泉』承載著一座強大而繁雜的八星法陣,而那法陣之中,則又封印著三滴『無極天水』,這是一種並不比『靈淼仙泉』差多少的天材地寶。」

「駱姑娘,你們是想要那三滴『無極天水』?」

「正是。」

駱羽點點頭,將手中的碧藍液珠遞了過去,美眸眨也不眨地望著蘇夜,眼神中滿是期待。駱嵐和駱欣兩人在駱羽說話時,並沒有插嘴,可現在卻也是妙眸流轉,俏麗的面龐上浮現著難以掩飾的希冀。

至於戰紅葉、戰青蓮、魏妍和伊甜四人,則是頗為好奇,她們雖是第一次聽說「太乙五行泉」,但從駱羽剛才的介紹中便能知道,這絕非凡品,沒想到她們姐妹拿出來的竟是如此珍貴之物。

…… 蘇夜雙手握著碧藍液球,一股清涼之意透入掌心,快速地蔓延開來,頃刻間就已遍布四肢百骸,五臟六腑,而蘇夜的神庭空間之內,「四象陰陽法圖」便似受到了莫大的刺激,猛地加速運轉起來。

這「太乙五行泉」中的「靈淼仙泉」,果然是好東西!

不過,用這種液體來承載法陣的情況,蘇夜還是首次見到,畢竟在液體上布置法陣,可比在器物上布置法陣要困難得多,就算是虛空布陣也不能與之相提並論。這樣的手段,恐怕也只有八星之上的法師才能施展得出來。

靜靜地觀看片刻,蘇夜雙目便已微微闔起,繼而靜心凝神,磅礴的念力洶湧而出,將「靈淼仙泉」完全覆蓋。

「咦?」

下一刻,蘇夜便不自禁地低呼出聲,這團「靈淼仙泉」表層似乎有層無形的壁障,居然擋住了念力的侵入。以往探查什麼東西時,蘇夜磅礴的念力幾乎都是無往不利,現在這樣的情況,他也是極少遇到。

瞬息過後,蘇夜再次靜下心神,可旋即便將「大陰陽真經」運行到了極致,那「四象陰陽法圖」頓時以更加驚人的sudu瘋狂流轉,強橫的念力如驚濤駭浪般一波波地透出神庭,翻卷而去。

不知不覺間,從蘇夜掌中激蕩而出的氣息已是可怕到了極點,甚至連周圍虛空都出現了肉眼可及的波動。

對此,戰紅葉、戰青蓮、魏妍和伊甜四人早已是見怪不怪。

可初次感受到蘇夜那強大得離譜的念力的駱羽、駱嵐和駱欣三姐妹,臉上卻全都流露出驚奇之色。不過,短暫的驚奇過後,她們卻是禁不住交換了個眼神,竟是都從對方的眸子里看到了一絲喜意。

有的時候,念力的強弱,和法師的能力是成正比的。念力越強,便意味著蘇夜成功破解法陣的kěnéng性越高。當然,也有念力極強但破陣能力卻非常差勁的,但那樣的傢伙畢竟是少數。

在駱羽等人的注視下,隨著「大陰陽真經」的持續運行,蘇夜那強大的念力終於衝破了那「靈淼仙泉」表層的無形壁障,滲透到了碧藍液球的內部,而後一點一點地向四面八方延伸。

念力越是擴張,蘇夜便對這「靈淼仙泉」的感觸便越深。

果然不愧是能夠凝鍊出「太乙五行仙體」的奇物,這碧藍液球之內蘊含的力量恐怖到了極點。也精純到了極點,尤其讓人吃驚的是,它所蘊含的每一絲力量,都似蘊含著驚人的靈性。

這「靈淼仙泉」彷彿不再是一團液體,而是一件靈物。

蘇夜心無旁騖,很快就在那碧藍液球內發現了一道法符。和一般法陣中的法符不同,它並非固定不動,而是隨著那碧藍液球的波動而不斷地游移,不過。不管那法符怎麼移動,法陣的一般規律,它還是要遵循的。

於是,蘇夜將注意力集中在那道法符之上。細細地感應起來。

沒過多久,蘇夜便從那道法符中發現了十數道與其相連的無形脈絡,它們或強或弱,也同樣隨著液球的變化而不斷地移動。蘇夜的念力立刻分化開來。循著那些脈絡不疾不徐地延伸而去。

不知不覺間,液球之內,越來越多的法符被捕捉。而蘇夜腦海中,一座法陣也開始顯露出冰山一角。

時間飛逝,幾人已在蘇夜周圍旁坐下來,戰紅葉、戰青蓮、魏妍和伊甜悄然闔起美眸、運轉靈法,恢復先前消耗的靈力,而駱羽、駱嵐和駱欣三姐妹則是眼睛眨也不眨地望著對面的蘇夜,想要通過蘇夜的表情變化來判斷他探查「靈淼仙泉」的結果,可惜的是,蘇夜始終面無表情。

駱羽三人也不著急,她們很清楚,「靈淼仙泉」承載的八星法陣絕不kěnéng在短時間摸清楚狀況,幾天、十幾天甚至是幾個月,都有kěnéng,她們已經做好了在這裡等候一段時日的準備。

……

水流翻騰的河岸處,兩千餘道身影呼嘯向前。

他們便是來自於雷霄城的修士,雖是一路上馬不停蹄,可想要趕到飛羽城所在的那片靈域,卻沒那麼快。

「嗯?」

驀地,隊伍最前面的那名魁梧壯漢停住腳步,那張黝黑的面龐竟是脹成了暗紅之色,眼神中也是驚怒交加。

「停下!」

炸雷般的大喝陡然震蕩虛空,立刻就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而後眾人幾乎是不約而同地停了下來,緊接著,一道道目光落在了那魁梧壯漢的身上,似有些疑惑他為何會突然神色大變、而且做出這樣的決定。

「城主,這是為何?」旁側一名老者訝異的道。

「我剛剛得到消息,流霜城的駱羽、駱嵐和駱欣那三個小娘們到了飛羽城那邊!」壯漢面色陰沉。

「什麼?駱家姐妹來了?」

眾人無比愕然,不時地面面相覷。

既然在打「星羅仙實」的主意,雷霄城自然是早就派了探子過去,對飛羽城那邊的情況頗為了解。流霜城的確是有人手在那,可人數太少,和永樂、飛羽等城相比,幾乎可以忽略,影響不了大局,最為重要的是,駱羽她們三姐妹她們昨天都沒有在那處靈域現身,這讓大家安心了不少。

沒有流霜城插手,不管「星羅仙實」落入誰手裡,他們都有信心搶過來。

可誰能zhidào,駱羽三人竟然還是悄悄地趕了過來。

「她們三個不但來了,而且一現身就把其它城池的幾千修士全都趕走了。」魁梧壯漢握著缽大的拳頭,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叫道,他這番話一出來,卻是在周圍人群中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

「幾千修士全被她們趕走了?」

眾人目瞪口呆。

「城主,那『星羅仙實』可是已落入流霜城駱氏姐妹手中?」一名美麗少婦忍不住開口問道,臉色很是難看。

「那倒沒有,她們的確是來了,不過,她們感興趣的不是『星羅仙實』,而是那個擁有『陰陽紫麒麟』聖獸法身的傢伙。她們想請那個傢伙幫忙破解法陣,報酬之一便是護送『星羅仙實』前往太始仙山。」

「這麼說來,我們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

……(未完待續……) 眾多雷霄城修士都是面色陰沉如水。

繼續向飛羽城那邊進發搶奪「星羅仙實」的話,勢必會與駱羽、駱嵐和駱欣姐妹交惡,說不定還會引來流霜城的報復甚至是傲龍城的打擊,最重要的是,成功奪得「星羅仙實」的希望極其渺茫。

可就這麼灰溜溜地返回雷霄城,卻讓興沖沖而來的眾人倍感憋屈。

一時間,眾人進退兩難。

可不管他們對那「星羅仙實」的覬覦之心如何強烈,也不管他們現在是如何的氣憤惱怒,迫於流霜城和傲龍城長久以來的淫威,他們最終還是免不了接受命運,滿懷信心而來,卻失望而歸。

而此刻,遠處的駱羽、駱嵐和駱欣三姐妹,卻是另一番心情。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蘇夜身周氣息波動逐漸減弱,包裹著那碧藍液球的念力也是漸趨減少。

顯而易見,蘇夜對「靈淼仙泉」的探查即將結束。

駱羽、駱嵐、駱欣三人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視著蘇夜,心竟是不由自主地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她們獲得「靈淼仙泉」已有多年,最初也是想方設法地想要將其煉化,凝鍊出「太乙五行仙體」的「水仙之體」,白費無數功夫后,她們便退而求其次,將目標轉向「靈淼仙泉」的「無極天水」。

不過,「無極天水」也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得到的。

想要獲得「無極天水」,首先就得破解那座八星法陣。如果是非常厲害的七星法師,也能夠破解八星法陣,但那隻限於一些普通的八星法陣。可封困「無極天水」的那座八星法陣,不僅繁複無比,而且萬分詭異,別說是七星法師,就算是一般的八星法師。也不一定能夠破解得了。

而在這皇域世界,八星法師向來都是少得可憐,想要破解法陣,更是難如登天。

「呼!」倏地,蘇夜輕吁口氣,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情況怎樣?」

駱羽、駱嵐、駱欣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問道,一臉期待。旁邊一直在修鍊的戰紅、戰青蓮、魏妍、伊甜四人也似察覺到了身畔的動靜,悄然睜開眼睛,八道目光不約而同地落在了蘇夜身上。

「三位姑娘,這法陣我可以破解。」蘇夜微微一笑。


「真的?」

駱羽三人都是欣喜若狂。美眸深處綻放出湛然的神采。

駱欣更是如彈簧般跳了起來,兩隻眼睛眯成了月牙,面龐也因極度的激動而泛起了一抹嫣紅,越發顯得嬌俏迷人。

「當然。」

蘇夜頷首笑道,「如果我判斷得沒錯的話,這『靈淼仙泉』承載的法陣應該是『灧瀲百變法陣』,一種專門用來布置在水的八星法陣,陣勢可隨著水勢的變化而不斷變化。法陣共有三處陣眼,而這『灧瀲百變法陣』之內唯一不變的就是這三處陣眼。每處陣眼都封困著一滴『無極天水』。」

稍作停頓,蘇夜又沉吟道,「據我觀察,『無極天水』對這『靈淼仙泉』應該是有極其強烈的吸引作用。它們之間的關係,便如磁石和鐵塊。」

「當初,布置這『灧瀲百變法陣』之人的目的,估計就是想以『灧瀲百變法陣』封困『無極天水』。再以『無極天水』聚攏『靈淼仙泉』。但如今,『灧瀲百變法陣』和『無極天水』卻成了束縛『靈淼仙泉』的東西,『靈淼仙泉』擁有極強的靈性。已是時刻都想要擺脫這種束縛。」

「蘇兄果然厲害!」

駱羽情不自禁地輕拍玉掌,讚歎出聲,美眸閃爍著由衷的欽佩之色,駱嵐和重新盤坐下來的駱欣,也是眼異彩連連。

別的八星法師,就算是十天半月,都不一定能探查出這團「靈淼仙泉」之內的狀況,可蘇夜只用了短短半天時間,就對「靈淼仙泉」了解得七七八八,而且解釋起來,也是頭頭是道。

「所以,法陣能破,不過,破解之時,『灧瀲百變法陣』的束縛之力會不斷減弱,而『靈淼仙泉』也會一點點地散逸流失,『灧瀲百變法陣』一旦被徹底破解,『靈淼仙泉』也將消失乾淨。」

「到那個時候,就只會留下三滴『無極天水』。」

蘇夜這番話並非虛言,就如磁石和鐵塊,若是雙方的距離越來越遠,磁石對鐵塊的吸引自然就變得會越來越弱,直到完全消失,「靈淼仙泉」與「無極天水」、「灧瀲百變法陣」之間的關係也差不多。


據他判斷,「無極天水」之所以能夠吸引「靈淼仙泉」,是因為「靈淼仙泉」想要將其吞噬。可「靈淼仙泉」被吸引過來之後,「無極天水」卻被「灧瀲百變法陣」隔絕開來,最初,那「靈淼仙泉」肯定還是拚命地想要將其吞噬,但嘗試許久都徒勞無功后,肯定選擇放棄,離開。

這就像是餓狼瞧見吊在樹上的一塊鮮肉,被引誘過來后發現想盡辦法都不能將其吃到嘴裡,絕不可能一直在那守著。只不過,餓狼可以自由離去,而「靈淼仙泉」融入了「灧瀲百變法陣」后,想走都走不了。

蘇夜破解法陣的過程,等於不斷幫「靈淼仙泉」解除束縛的過程。

被「灧瀲百變法陣」束縛了無數歲月,一旦察覺有脫身的機會,就算「無極天水」再美眸,「靈淼仙泉」也不會放在心上。當然,如果是別的八星法師來破陣,肯定是會讓「靈淼仙泉」逃掉,可蘇夜卻不同,他可以施展「大陰陽真經」,神不知鬼不覺地將「靈淼仙泉」吸收到體內。

「如此,你們還想要破解法陣?」

目光掃過駱羽、駱嵐和駱欣三人,蘇夜凝聲問道。他神色沉靜,心卻是巴不得駱羽她們但應下來,只有她們答應破解法陣,蘇夜才能夠悄悄地將「靈淼仙泉」據為己有。當然,蘇夜也可以強行搶奪,只是一來有些不好意思下手,畢竟她們對自己等人並無惡意,二來就算狠下心腸將駱氏姐妹殺人滅口,也很可能事情敗露,到時候引起傲龍城的報復,麻煩可就大了。

……(未完待續。。) 「當然要破解!」

三人對視一眼,旋即,駱羽便毫不遲疑地點了點頭,笑道,「『靈淼仙泉』就算不消失,對我們也沒有任何用處,沒了就沒了,只要能留下那三滴『無極天水』,我們就心滿意足了。至於破解法陣的報酬……蘇兄,你儘管開口,不管現在沒有,我們姐妹也會想辦法把它弄到手。」

這話說完,不僅是駱羽,駱嵐和駱欣兩人也都眼巴巴地望著蘇夜。

以「無極天水」之珍貴,以及破解「灧瀲百變法陣」之困難,她們就算付出再大的代價也值得。現在她們唯一擔心的,就是在報酬方面不能和蘇夜達成一致,那樣的話,可就白高興一場了。

「報酬倒是不急,破陣成功之後再說也不遲。」

蘇夜聞言擺了擺手,朗聲一笑,心中已是樂翻了天,可臉上卻並沒有表現出明顯的興奮之色。

駱羽三人下意識地鬆了口氣,可旋即便是滿臉驚訝。

她們顯然沒想到蘇夜會這麼回答,畢竟雙方都是初次見面,而且相互間也沒有任何交情,這個時候,就算蘇夜提出先支付報酬的要求,她們也不會覺得意外,就算沒先要報酬,也該先將報酬提出來。

可是,蘇夜竟將報酬放到了最後,難道他就不怕自己三個在法陣成功破解之後賴賬不給報酬?

「我相信三位姑娘不會捨不得那麼點報酬的。」

蘇夜似看出了駱羽三姐妹心中的疑問,笑吟吟的說道。

對於駱羽她們的報酬,蘇夜並不怎麼放在心上,對他來說,破解「灧瀲百變法陣」時所能得到的「靈淼仙泉」,便是最好的報酬,只不過,這報酬不能讓駱羽、駱嵐和駱欣她們知道罷了。

有了「靈淼仙泉」。就算她們真的賴賬,蘇夜也是賺大了。

既然這樣,倒不如賣個好,拉近雙方關係。

「蘇兄,多謝你的信任,破陣成功時,我們姐妹給出的報酬,必定不會讓蘇兄失望。」駱羽肅然道。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