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大軍雲集,在東邪走廊的大智,也接到龍羽軒的密信,帶領三千名天緣寺的高手趕到霸都郡助戰。

龍在天趕到時,霸都郡外,已經建好四座大營,燕飛鷹的嗜血軍團住在城中,暴龍軍團、鐵血軍團、狂龍軍團和剛剛趕來的神龍軍團,環繞在四周。

燕飛鷹、冷沐風、雲飛揚、大智等人出城數十里,將龍在天迎進霸都郡。

燕飛鷹此時信心大增,恭請龍在天來到上首,說道:「我們神機帝國也擁護陛下為盟主,帶領人族驅除鬼族。」

龍在天看了他一眼,點頭說道:「多謝,燕無極陛下還沒有消息嗎?」

「暫時沒有,我們相信陛下是暫時被困在某個地方,一旦得到機會就會返回。」燕飛鷹躬身回答道。

「陛下已是武神修為,鬼族也奈何他不得,相信我們大軍收服失地時候,陛下一定會得到機會返回。」龍在天安慰燕飛鷹及神機帝國的將領道。

「多謝盟主!」燕飛鷹、燕無力、妙無計、肖延玉等神機帝國的將領齊聲說道。

「諸位請坐,我們來商議一下與鬼族的作戰計劃。」龍在天開門見山的說道。

待眾人坐定,龍在天看向冷沐風問道:「聽聞陛下的龍鱗劍可以剋制鬼族,不知是否屬實?」

眾人都將看向冷沐風,大智的眼中更是精光連閃。冷沐風起身,取出龍鱗劍漂浮在大廳中,讓所有人都看得清楚:「我也是不久前,和師父、龍閣主剛發現,目前可以確定的是,鬼族中的赤面鬼將,會被龍鱗劍克制。」

「轟!」大廳頓時熱鬧起來,諸將雖然已有耳聞,但親耳聽到冷沐風確認時,還是忍不住歡呼起來。

「太好了,這下我們終於有辦法打敗鬼族了!」

「是啊,他奶奶的,這次一定要將鬼族斬盡殺絕,永絕後患!」

「哈哈!能剋制鬼將,那也一定可以剋制鬼兵,我們人族有希望了!」

「……」

諸將議論紛紛,看情形,不需要動員,士氣便已飆升到最高點。龍在天環視一眼眾人,想了一下說道:「龍羽軒說,你也得到消息,鬼王沒有死,不知是否屬實?」

眾人聽到這裡,一下子安靜下來,神色各異的看向冷沐風,冷沐風點點頭:「我抓了一個俘虜,逼問出來的消息是鬼王萬年前受了重傷,之後一直閉關修鍊,不知是否屬實。」

諸將都沉默下來,龍在天掃了他們一眼說道:「一萬年前,數十名武神聯手,也未能殺死鬼王。今天,我們絕對不能大意,諸位一定要按命令行事,萬萬不可冒進。」

「我等是軍人,自然按命令行事,不知盟主有何辦法對付鬼王?」肖延玉起身問道。

「對啊,數十名武神都沒能殺死鬼王,我們今天就能殺死他嗎?」立時有神機帝國的將領附和道。

龍在天點點頭:「所以,我要先確認龍鱗劍能不能剋制鬼王。」

眾人又將目光轉向冷沐風,冷沐風起身說道:「我願意和盟主一同前往車靈郡,鬼族已經佔領那裡。我們實驗一下,看龍鱗劍能夠剋制鬼王多少。」

「我也正有此意。」龍在天說道:「我們一同前往,應該可以將鬼王引出來。」

「我等願意隨盟主和冷沐風陛下前往。」立時有神機帝國的將領喊道。

「我也願意去!」

「我也去!」

諸將紛紛起身,龍在天揮手示意眾人安靜,然後說道:「此次只是試探,鬼王會不會現身也不可知,人多了反而不利,我來挑幾人即可。」

「是,一切聽盟主吩咐。」燕飛鷹高聲說道,示意眾人安靜。

龍在天看了一眼燕飛鷹說道:「五個軍團的軍團長不能前往,你們要留下,防止鬼族偷襲,還有組織趕來助戰的散修。」

「是!」燕飛鷹、肖延玉、張豹、唐翦和楚鍾離五人起身領命。

「妙閣主、龍羽軒、大智師父就隨我和冷沐風陛下,以及雲前輩一同前往。」龍在天似乎早有準備,一開口就點了妙無計、龍羽軒和大智三人。

三人起身,躬身領命道:「遵命!」

這六人,兩名武神、四名武皇,算是古武大陸修為最高的了,他們親自去試探,可見龍在天還是非常謹慎的。

燕飛鷹在一旁看著,數次想開口,不知為何都停了下來,眼看冷沐風、龍在天六人要去準備,忍不住站了起來。

「燕將軍還有何事?」龍在天問道。

「恕燕某冒昧,盟主可去請廣善大師?」燕飛鷹問道。

眾將反應過來,有人說道:「對啊,怎麼沒請廣善大師出山?」

「別瞎說,那不是大智師父嗎?」立時有人反駁道。

龍在天早有準備,微微一笑說道:「廣善大師另有安排,鬼王狡猾無比,我們也不能將三名武神都集中到這裡。」

龍在天話音未落,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名嗜血軍團的將領匆匆跑了進來:「啟稟盟主,探子回報,鬼族大軍向這裡殺來了。」

「什麼!」大廳中頓時一陣慌亂,諸將紛紛起身,看向龍在天。

龍在天神色平靜,淡淡的說道:「來得正好,諸將聽令應戰!」 魅鬼佔領車靈郡后,很快得知人族軍團往霸都郡集結的消息,自視甚高的它沒有立即發起進攻,而是等到人族的四個軍團全部趕到,帶領一萬鬼族殺了過來。

「報!」魅鬼剛剛出城,還沒走多遠,便有一個青面鬼從後面追了過來:「魅二爺,大王讓我通知你,龍在天已經到了霸都郡,加上雲飛揚,現在那裡共有兩名武神,大王囑咐你千萬要小心。」

「無妨,看二爺我將他們的人頭取下,向大王請功。」魅鬼不以為意的說道。

「祝魅二爺旗開得勝。」那個青面鬼只是將燕無極的話帶到,轉身便飛了回去。

魅鬼兩根觸手纏著兩根鐵戟,狂舞著飛在最前面,帶領一萬名鬼族殺向霸都郡。

龍在天早準備妥當,帶領冷沐風、雲飛揚、妙無計和龍羽軒迎了上來。身後是唐翦、楚鍾離率領的狂龍軍團和神龍軍團,大智帶領三千名天緣寺的高手,也在其中。

張豹率領暴龍軍團為左翼,燕飛鷹、肖延玉率領嗜血軍團和鐵血軍團為右翼,一百多萬人族大軍一字排開,旗幟飛揚、聲勢浩大。

「哈哈!孱弱的人族,匍匐在地,向我魅二爺投降,饒你們一命!」魅鬼飛到兩軍陣前,哈哈大笑一聲喊道,聲若奔雷,響徹整個天空。

總裁壞壞,晚晚愛 身後鬼族的鬼兵、鬼將聽到,發出震天的吼叫聲,宛若群魔亂舞。人族的士兵則一臉凝重,握緊了手中的兵器、法寶。

「呔!」龍羽軒大喝一聲,就像一聲炸雷突然響起,將魅鬼囂張的笑聲蓋了過去:「你這個只能飄來飄去的軟蛋,過來吃我一槍!」

魅鬼一楞,一口氣差點沒有上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龍羽軒:「你竟敢罵我?」

「罵你怎麼了,你這個軟蛋,一會把你當球打!」龍羽軒說著,一抖手中的銀魂槍說道。

「呀呀呀!你找死!」 脣脣欲動,冷少的獨傢俬寵 魅鬼本來就脾氣暴躁,又沒有將人族看在眼中,此時被龍羽軒罵得心頭火起,大叫一聲,朝龍羽軒撲了過來。

魅鬼身後的鬼族沒有動,都在那裡像看好戲一樣看過魅鬼沖向那個「不知死活」的人族,它們已經預感到,很快這個人族就會被撕成碎片,變成魅二爺口中的食物。

龍羽軒一抖手中的銀魂槍,一條銀龍咆哮著飛出,朝魅鬼飛來,還未近身,一個神龍擺尾就抽了過去。

「找死!」魅鬼突然大喝一聲,不閃不避,揮起右手中的鐵戟,就掃了過來。

一股陰風颳起,空中的溫度驟然降低,「砰!」的一聲,銀龍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掃在龍尾上,嚎叫一聲,龐大的身軀晃了幾晃,消失在半空中。

「吸!」眾人倒吸一口冷氣,沒想到銀龍一個回合也沒堅持住。遠處,人族的士兵見到這種狀況,都是臉色微微一變,偌大的戰場陷入沉寂之中。

魅鬼得勢不饒人,身形一晃,在半空朝龍羽軒飛來。龍羽軒冷哼一聲,飛身而起,直衝魅鬼而來。

這時下方突然一道身影飛來,正是冷沐風,他大喝一聲:「軟蛋,你的對手是我!」

「啊!」魅鬼氣得仰天大叫:「你們都給我去死!」說罷,兩根鐵戟,一左一右,分別刺向冷沐風和龍羽軒。

陰氣襲體,冷沐風見魅鬼遠比一般的鬼將兇猛,不敢大意,催動板磚砸了過去,擋住鐵戟,同時招出了小金子。

「吼!」小金子怒吼一聲,在半空現出原形來,與此同時,龍羽軒也大喝一聲,又招出一條銀龍,怒吼著飛向魅鬼。

原來,這是冷沐風、龍羽軒提前商議好的,用龍羽軒的銀龍迷惑魅鬼,讓他對小金子失去戒心,爭取一擊必中,殺掉鬼族一員悍將。

魅鬼果然被迷惑住,沒有注意到小金子的不同,隨手拋出鐵戟朝小金子打來,然後身形一晃,朝龍羽軒殺來。

冷沐風見此機會,大喝一聲疾飛而上,龍鱗劍、板磚齊出,擋住了魅鬼的鐵戟,被撞得向遠處飛去,體內氣血翻騰。

「好厲害!」冷沐風不由暗道一聲,急忙取出一顆金還丹塞入口中。小金子已趁此機會向魅鬼飛來,咆哮一聲,揮起巨大的龍爪拍了過來。

「閃開!」魅鬼不耐煩的吼了一句,揮起一根觸手向小金子抽來,同時緊盯著龍羽軒,揮起鐵戟要將這個敢罵它『軟蛋』的傢伙,砸成肉泥。

「啪!」、「咚!」兩聲巨響接連傳來,魅鬼的觸手抽在了小金子的龍爪之上,但小金子卻沒像它預料中的那樣被打散,反而一把抓住它的觸手,將它拉了過來,正撞向另一個龍爪。

也不知是和冷沐風在一起的時間長了受他影響,還是小金子天生就會扮豬吃虎,它到這時才表現出自己的與眾不同,巨大的嘴角上,露出詭異的一笑。

魅鬼都看呆了,下意識的想要掙扎,小金子身上突然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威勢。魅鬼頓時渾身發軟,動彈不得。

電光火石間,小金子的那一個龍爪突然化掌為拳,迎著魅鬼砸了過去。

「啊!」的一聲慘叫傳來,魅鬼被抓住的觸手被生生扯斷,龐大的身軀化作一個小黑點,消失在空中,直向遠處飛去。

人族、鬼族都驚呆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向半空中的小金子,沒想到它竟然一拳將魅鬼砸得生死不知。

冷沐風這時卻是眉頭一皺,飛到小金子面前,一拳朝它腦袋砸去,嚇得人族和鬼族的大軍忍不住後退一步。

「你這個笨蛋,為什麼不撕碎它,你這樣將它砸飛,我怎麼抓到它?」冷沐風大聲喝問道,聲音傳遍了整個戰場。

鬼族雖然悍勇,腦袋不靈光,但還是知道害怕強者的,此時不需要下令,齊齊往後退去。

「殺光它們,我就原諒你。」冷沐風看得清楚,突然一指鬼族大軍,對小金子說道。

「吼!」小金子似乎因為在這麼多人面前被冷沐風打腦袋,感到有些難堪,但它又不能對冷沐風發火,此時聞言,不由將滿腔怒火都發泄到鬼族大軍身上,身形一閃,朝鬼族飛了過去。 龍吟響徹天際,小金子散發著恐怖的威壓,朝鬼族沖了過去。一萬名鬼兵、鬼將慌忙向後退去。

龍在天大喜,抽出龍影朝天空一指,高聲喊道:「追殺鬼族,全殲鬼族便在今日!」

「殺!」一百多萬人族士兵猛然發出震天的怒吼聲,潮水一般向鬼族追了過去。

冷沐風一躍而起,站到小金子背上,默運靈氣,龍鱗劍疾飛向潰逃的鬼族上空。

天邊風雲激蕩,突然一聲悶雷響徹天際,隨即便是無數閃電密密麻麻從天空劈落,上面燃燒著黑色的業火,詭異異常。

雲飛揚、龍在天、龍羽軒、妙無計、大智如五道閃電,突入鬼族大軍之中,各施絕招,接連擊斃數名鬼將,徹底瓦解了鬼族的士氣。

人族聯軍沒想到會這樣順利,無數戰將騰空而起,爭先恐後的殺向鬼族。頓時法寶亂飛,無數光芒在天地間穿梭,慘叫聲不絕於耳。

冷沐風一手提著板磚,一手拿著火種袋,但凡有鬼族的鬼將,企圖轉身組織抵抗,他便示意小金子飛過去,將那鬼將嚇跑。

一時間,鬼族被趕鴨子一樣趕向車靈郡,沿途不時有鬼兵、鬼將慘叫著跌落下來,被人族士兵斬為肉泥。

逃到車靈郡,一萬名鬼族只剩三千多些,那個魅鬼再也沒有現身。龍在天神情振奮,疾飛向高空,大聲喝道:「一鼓作氣收復車靈郡,全殲鬼族,一個也不放走!」

「全殲鬼族!」

「一個也不放走!」

人族士兵紛紛吶喊著沖入車靈郡,雖然這裡已經是一座空城,但畢竟是人族從鬼族手中收復的第一座城池,意義非凡。也因此引得各軍團,紛紛派出精銳撲來,爭做第一個沖入車靈郡的軍團。

冷沐風在半空看得明白,期初並未在意這些,而是密切的留意鬼族逃跑的方向。

車靈郡北部有一座高山,也是前段時間,他和雲飛揚、龍羽軒審問鬼族俘虜的地方。

半空中,冷沐風不經意的朝那裡看去,隱約間似乎發現一名鬼將,正漂浮在山巔向這裡看來。

冷沐風心頭巨震,一股不好的預感涌了上來,抿嘴發出一聲厲嘯,響徹整個戰場,然後高聲疾呼道:「結陣!」

雲飛揚、龍在天正在四處追殺,聽到喊聲,頓叫不妙,兩人幾乎同時來到冷沐風身邊。

「怎麼了?」

「什麼情況?」雲飛揚、龍在天同時問道。

「我們中計了,北面山中有埋伏,我去阻擋它們,盡量爭取時間,你們馬上結陣,準備迎敵。」冷沐風話音未落,已經和小金子向北部高山飛去。

似乎是驗證冷沐風的話一般,北部高山中突然傳來一聲厲嘯,緊接著密密麻麻的鬼族從中殺了出來。

龍在天見狀,臉色變得蒼白無比,這時候要撤肯定是來不及了,急忙高呼道:「結陣!結陣!」

「雲前輩…」龍在天剛要叫雲飛揚,突覺眼前人影一晃,他已經消失在半空,向冷沐風飛來。

雍月誅心 「龍羽軒!」龍在天見狀,只好高聲喊道。

「末將在!」龍羽軒疾飛而來。

「你帶人繼續追殺那三千逃走的鬼族,以防它們殺回來。」

「末將領命!」 葉影帝家的二貨馬 龍羽軒知道厲害,若那三千多逃走的鬼族再殺個回馬槍,夾擊他們,後果不堪設想。

話音未落,龍羽軒厲嘯一聲,帶領一批狂龍軍團和神龍軍團的高手繼續向前追殺了過去。

「大智師父!」龍在天高聲喊道。

「貧僧在!」大智疾飛而來,他聽到冷沐風的預警后,已經迅速將三千名天緣寺的高手集結起來。

「你去協助冷沐風陛下阻擋鬼族,一定要為軍團爭取足夠的時間。」龍在天不得不將最強的天緣寺派了出去。

「貧僧領命!」大智話音剛落,便向冷沐風飛去,三千名天緣寺的高手緊隨其後,義無反顧的迎著密密麻麻的鬼兵沖了上去。

「各軍團結陣,神龍軍團居中,暴龍軍團在左,鐵血軍團在右,迎戰鬼族,嗜血軍團、狂龍軍團在後,隨時策應支援。」龍在天在半空疾呼道。

下面各軍團迅速行動起來,數萬名的戰將在半空亂飛,飛向自己的軍團,組織士兵結陣迎敵。

冷沐風發現情況不對時,就迅速迎了過來,但為時已晚,十多萬鬼兵、鬼將已經從山林中殺出。

「小金子看你的了!」冷沐風急得一踩小金子的後背說道,若不能擋住它們,身後一百多萬人族大軍將會全軍覆沒,後果不堪設想。

「吼!」似乎感應到了冷沐風的焦急,在空中怒吼一聲,身軀迅速變大,一下子由數十丈暴漲到一百丈,渾身金光閃閃,威勢駭人。

沖在前面的鬼族,攝於小金子的龍威,陣型大亂,紛紛向後退去。冷沐風見狀,長出一口氣,對隨後趕來的雲飛揚說道:「還好,小金子能擋住它們。」

「小心!」剛剛趕來的雲飛揚,突然對冷沐風大喝一聲。

一道黑影從鬼族中突然飛出,疾如閃電撲向冷沐風,冷沐風大吃一驚,拋出板磚就砸了過去。半途,板磚突然發出耀眼的光芒。

誰知,來人似乎早料到如此,閉目閃過,繼續向冷沐風撲來。半空中連拍數掌,襲向冷沐風。

「大膽!」雲飛揚怒喝一聲,身形一晃迎了上去,連拍數掌,將來人的襲擊化去。

「人族!」冷沐風看清來人黑衣蒙面,赫然是人類。

「他的意識已被鬼族吞噬掉!」身後一個聲音傳來,是大智帶人趕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