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之間,龍境煌對葉星辰的恨意更是達到了一個頂點,這個可惡的傢伙,不但搶走了自己的最心愛的人兒,還搶著了本該屬於自己的一切,自己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絕對不會……

強忍住心中的怒火,龍境煌惡狠狠的盯著不遠處的葉星辰,心裡暗暗的發誓,一旦有機會,絕對不會讓他好過。

葉星辰也是獃獃的看著站在自己身前的龍元劍,他實在不明白,怎麼會把龍門掌門的位置交給自己?

不錯,自己的實力的確是年輕一代之中最強的,自己的潛力更是整個龍門最大的一個,可是這也不應該把龍門掌門的位置傳給自己啊?自己加入龍門才多久?下面的人會臣服么?就算下面的人臣服,他們也就這麼信任自己?

想到一直以來,龍一雷對於自己的關心,對於自己的信任,對於自己的呵護,葉星辰的兩眼,竟然泛起了淚花?

再想想自己一直都是在利用他們達到自己的目的,甚至連得知了那麼高明的功法也沒有告訴他們,心裡更是一陣愧疚。

「老頭,你別開玩笑了,你認為我有這本事駕馭龍門?」葉星辰心裡雖然愧疚,可是卻沒有將自己的情緒過多的表現在臉上。

「當然能,也只有你才能夠將龍門發展的更好……」龍一雷淡淡笑道,那神情就彷彿爺爺看見自己的孫兒考上清華大學一樣的興奮。

「可是我這人一向比較自私,我可不想承擔什麼責任……」葉星辰卻是兩手一攤,很是無可奈何的說著,龍門的宗旨是一心為國家辦事,他雖然也有這個心思,可畢竟還不認為自己有那麼寬廣的情操,而且最重要的一點,他現在最想的是尋找自己的愛人……

「呵呵,那是你的事情,現在,你就是龍門的掌門,龍門的未來到底是什麼樣子,完全由你決定,你甚至可以帶著龍門所有人和龍宗楓他們六人一樣,加入你的星曜會……」龍一雷淡淡笑著,卻是說出了讓葉星辰臉色大變的事情。

一聽到龍一雷這麼一說,葉星辰那殺人的目光直接射向了龍宗楓等人,他平生最恨的就是叛徒,原本以為龍宗楓等人會謹守這個秘密,可是誰想到他們竟然還是說了?

可是誰料到龍宗楓等人不但沒有一點心虛的神情,反而也是一臉的驚訝,驚訝之中還帶著絲絲驚恐,他們實在不明白,龍一雷幾人怎麼知道的?

「呵呵,這和他們沒有關係,龍門的情報網遍布世界各地,要是連你的這點小算盤都發現不了,那我們這麼多年來且不是白做了?」龍一雷這個時候卻是淡淡說著。

「那你為何……」葉星辰恍然,正要詢問既然知道了,為何不懲罰自己,還要將龍門的掌門的位置傳給自己,卻被龍一雷打斷。

「我們相信你……」龍一雷的聲音不大,但卻清楚的傳進了葉星辰的耳中,直讓他的靈魂一震。

幽魅情吻 我們相信你,多麼簡單的五個字,不需要太多的言語,不需要太多的解釋,不需要太多的承諾,僅僅這五個字,就將葉星辰心理最後的一道防線徹底的擊碎。

士為知己者死,葉星辰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崇高的人,更不認為自己是一個為了大義捨生取義的人,可是,他卻是一個重情重義之人,別人對他好,他會加倍的奉還,甚至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也因為如此,他有了紫楓這些好兄弟,有了慕容蓉等知心掏肺的紅顏知己,更因為如此,他建立了星曜會這個猶如鐵通一般的幫會。

如今,龍一雷七人這等信任他,這等關愛他,哪裡還有不讓他感動的道理。他甚至覺得,自己和紫楓等人的關係也早被龍一雷七人知道,只是他們從來不提及而已。

「師父,徒兒定不會讓你們失望……」葉星辰沒有再推辭,過多的推辭就是虛偽,當下直接跪拜下去,重重的朝龍一雷等人行了一禮,他知道,他們這樣的大恩,自己一輩子也無法報答。

七老淡淡一笑,這已經是葉星辰第二次真心誠意的跪拜他們了,看來這的確是一個重情重義的漢子,自己幾人沒有看錯人。

「元劍……」龍一雷又朝旁邊的龍元劍叫了一聲。

龍元劍當下從懷裡掏出了一塊雪白色的玉佩,緩步來到了葉星辰的身前,直接將玉佩交到了葉星辰的手中,然後親自將葉星辰扶了起來嗎,口中肅穆的說道:「小師弟,這是代表我龍門掌門之位的盤龍玉佩,乃是當年秦始皇嬴政以和氏璧制傳國玉璽說剩下的角料所鑄,雖然不如傳國玉璽那般貴重,但也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寶物,而數百年前,成吉思汗一統中原之後,就沒有再發現傳國玉璽的下落,而我們龍門除了擔負著守護華夏的重任之外,也負責尋找失落的傳國玉璽,而這枚玉佩就是尋找傳國玉璽的關鍵,你若是有心,可以順便找找,若是無心,就當師兄沒說就行了!」

葉星辰冷冷的看著手中那巴掌大小的盤龍玉佩,只感覺一股極其祥和的能量蘊藏在其中,這竟然和傳國玉璽一樣,都是以和氏璧製成?這……這要是賣出去能賣多少錢?雖然只是角料,但葉星辰也明白其中所代表的巨大的價值,這就是龍門掌門的信物,這就是可以號令天下龍門子弟的盤龍玉佩么?

「師兄毋庸擔心,若是有緣,星辰定不會辜負師兄所託……」葉星辰也是神色肅穆的說著,不過話卻說的很活,龍門幾百年來都沒有找到傳國玉璽,他可不認為自己一拿到這枚玉佩就能夠找到。

「呵呵,師弟儘力就行,從今以後,你就是龍門的掌門了,這三天的時間,師兄會將龍門的一切告訴你,三天之後,將是我們和魔門決鬥的日子,不管最後的結果如何,都希望你能夠率領龍門走向更高的輝煌……」龍元劍肅穆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不得不說,葉星辰雖然有很多讓人頭痛的地方,但他的的確確是一個讓人可親的人。

「三天之後大決戰?這麼快?」葉星辰驚呼道。

「不錯……正是三天之後,所以才這麼著急的將你叫回來……」龍一雷微微一笑,看似輕鬆的說著,但葉星辰卻明白,他的心裡一定充滿了擔憂。

三天後的一戰,直接決定著龍門甚至整個國家的命運……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兩天多的時間過去了,這兩天多的日子裡,龍元劍將龍門的所有機構權力全部的告知了葉星辰,當知道這一切之後的葉星辰徹底的明白了龍門的強大,雖說龍門的弟子不過百多人,但他們的外圍子弟卻多達上萬,很多軍部的將軍都是他們的子弟,而他們的權力也達到一個令人發狂的地步,可以毫不避諱的說,龍門,就是整個國家真正的支柱。他也更加的確定,憑藉龍門那無所不在的情報網,龍一雷七老肯定知道自己和紫楓的關係。他們之所以沒說,也是相信自己而已……

剎那間,葉星辰猛然覺得自己身上的擔子重了不少?不過龍元劍卻告訴他不要太放在心上,很多東西,順其自然就好,葉星辰也沒有多說什麼,點了點頭。

明天就是和魔門決鬥的日子,心情複雜的葉星辰剛剛從龍元劍的住所出來,就被龍一雷叫去了密室,當葉星辰來到密室的時候,就見到龍婉兒竟然也在,不由的一陣疑惑,難道還要來次託付終身?

「師父,你找我來有什麼事情?」葉星辰恭敬的朝龍一雷行了一禮,他的心裡,已經徹底的將龍一雷等人當成了自己的師尊。

「星辰,你聽過六道輪迴么?」龍一雷那鏗鏘有力的聲音傳了出來…… 32六道輪迴六道輪迴?葉星辰一愣……這不是佛教教義之中的東西么?怎麼龍一雷會和自己討論這樣的問題來?

「或者說,你相信人有靈魂么?」龍一雷看到葉星辰一臉驚愣的樣子,還以為不明白,當下又換了一種方式說道。

靈魂?葉星辰怎麼可能不相信這東西?不要說經歷了這麼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就算是以前,他也深信這傳說中的存在。

畢竟,不可思議的靈魂附體,還有那一次不可思議的重生,他都清楚的感受到了靈魂的存在,若要說靈魂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其實就是一團能量體,只不過是一團意識能夠感受到的能量體而已。

而且這能量體極其的微妙,和一般自然界中的能量體又不完全相同,這是一種精神層面的能量體,就和腦電波一般,一般的物理攻擊很難傷到這樣的能量里,除非是同等層次的攻擊,就好比陳小龍的勾魂奪魄,這完全是就是一股腦電波的衝擊。

「相信……」葉星辰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看到葉星辰這麼肯定的答道,龍一雷顯然有些意外,畢竟任何一人,哪怕是一名潛能者,也很少這麼肯定真的有靈魂的存在。

「那你覺得人死後,靈魂會去哪兒呢?」不過龍一雷也並沒有太多的詢問他為何相信,而是提出了另一個問題。

「厄……」葉星辰陷入了沉思,這個問題他該怎麼回答?他的經歷告訴他世間的確存在靈魂一說,自己前世被殺之後,靈魂就附在了現在的這具身體身上,而這具身體上一次差點死亡,卻被那奇怪的戒指一直將靈魂束縛在體內,那其他人呢?難道他們也和自己一樣附體他人?可這顯然不可能?更不可能有和自己同樣的戒指緊緊的束縛著他們的靈魂吧?如此以來,他們又怎麼會死?

可是既然這兩個都不是,那其他人死後,他們的靈魂會去哪兒呢?難道真的和神話傳說中的一樣?去了地府?

世間真的存在地府么?葉星辰無法知道,不過腦海中卻閃過了夏桀留下的一些信息。

若是把人的肉體比喻成一個容器,靈魂就是這個容器中的能量,隨著人年齡的衰老,容器也逐漸的破損,而容器中的靈魂也就失去了束縛飄離出來,人也就失去了性命。

人受了重傷失去性命也是一樣的道理,容器被外界的力量所摧毀,靈魂自然會飄出,可是他是真的逃掉了,還是消散,葉星辰卻無從得知,甚至是夏桀也不知道這一點,至於逃了,又逃到哪兒?葉星辰更是無從得知。

不過夏桀也曾說過,潛能者的出現,其實就是將這種容器不斷的修補,不斷的增加,甚至隨著修為的提高,容器會激發裡面的能量,而這能量量也會和容器慢慢的融合,最後形成一個完整的身體,這個時候,肉體強度可是達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硬度,根本很難將其摧毀,可是一旦摧毀,已經和肉體融為一起的靈魂也隨之被摧毀。

這也就是神話傳說中為何巫沒有靈魂的原因,因為他們本身就是潛能被激發的超強潛能者,他們的靈魂早已經在肉體的激發下徹底的和肉體融合在一起。

只要不被殺,這類人幾乎有著無窮無盡的生命,畢竟,他們完全可以不斷改變自己的基因,讓細胞不斷的增生。

葉星辰很乾脆的搖了搖頭,對於普通人死後,靈魂會去哪兒,他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那你聽說過平行界面的理論么?」龍一雷繼續問道。

平行界面?也叫平行宇宙(Multiverse、Paralleluniverses),或者叫多重宇宙論,指的是一種在物理學里尚未被證實的理論,根據這種理論,在我們的宇宙之外,很可能還存在著其他的宇宙,而這些宇宙是宇宙的可能狀態的一種反應,這些宇宙可能其基本物理常數和我們所認知的宇宙相同,也可能不同。

說的直白一點,就是我們所存在的空間之外,很可能存在其他的空間,甚至我們的地球這個地方,也存在著完全相同或者不同的行星,只不過他存在於另外一個空間,我們無法感知而已。

這是這近幾年來比較熱的一門話題,葉星辰自然也明白,可是龍一雷和自己扯這科學上還沒有被證實的東西做什麼?

當下,葉星辰點了點頭,不過依然滿臉疑惑的望著龍一雷……

「呵呵,其實早在幾千年前,我們的祖先就已經證實了這種理論,他們將其稱之為六道……輪迴……」龍一雷淡淡笑了笑,雙眼望向了葉星辰,而一旁是龍婉兒卻也滿臉好奇的看著自己的爺爺,對於這種前所未有的秘聞,她也是充滿了好奇。

「證實?你是說這世間真的存在其他的界面?甚至在我們所處的這個位置,還有其他更多的界面?」葉星辰露出了一臉的驚詫,如今的科學力量這等發達,而那些學者們更是一個個學問高深,他們都沒有證實的東西,怎麼幾千年前的古人已經證實?

「不錯,在我們所在的地方,還存在著其他五個不同的界面,連同我們所在的這一界面,祖先們將其命名為六道輪迴,而且他們更是猜測,人的靈魂死後,很可能被吸附到了另一個界面,這也是傳說中冥界或者地府的由來,而且我們也懷疑,太古那些實力高強的潛能者,很可能靠著強大的力量破開虛空,去了其他的界面,當然,這一點也只是我們的推測,但我敢肯定的是的的的確確存在著其他的界面……」龍一雷重重的點了點頭。

「你為何敢這般的肯定……」葉星辰看到龍一雷那認真的神色,也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可是他憑什麼那麼肯定?難道僅僅憑藉著古代遺傳下來的一些傳說么?

「呵呵,婉兒,你來……」說到這裡的時候,龍一雷卻是慈愛的看向了龍婉兒。

龍婉兒當下朝前踏出了一步,而一幕讓人難以相信的事情出現了……

龍婉兒的身體竟然就這麼消失了,是的,的的確確的消失了,就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葉星辰甚至能夠清晰的看到她的身體是慢慢消失的,就彷彿人從光幕中走下一般。

「婉兒她……她去了哪兒?」葉星辰幾乎有些結巴的說道,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麼消失在自己的面前,這怎不叫人吃驚?

「小師叔,我在這裡……」龍一雷並沒有說話,而清脆的聲音卻從葉星辰的身後傳來,頓時就嚇得葉星辰一個激靈……這……這他媽的玩鬼屋驚險不成?

「婉兒,你……你是怎麼做到的?」葉星辰張大了嘴巴,他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呵呵,這是婉兒自小就擁有的能力,穿梭空間,也就是說,她能夠穿梭到另一個世界之中,可是據她所說,她所到達的那個世界一片漆黑,不管她走到哪兒,都是漆黑一片,一直以來,我都不知道為什麼,直到那天你將那十二種心法告訴我之後,我才明白,原來是她修為不夠的原因,雖然她有著穿梭其他空間的能力,可是因為本身力量的原因,她所到的地方只是一個空間隧道而已,並沒有達到另一個真正存在的世界……」龍一雷淡淡的說著。

而說到三天前將十二種心法告訴七人的時候,葉星辰卻是老臉一紅,當時他也是良心發現,才將自己在山洞中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七老,卻哪裡想到七老根本沒有責怪他的意思,還說這一切都是他的機緣,就算不說,也沒什麼,當時羞憤的葉星辰差點想要自殺。

不過聽完龍一雷的話語,葉星辰卻想到了當日去營救龍婉兒的時候,龍一雷對他所說的一句話,想要找尋你的愛人,婉兒是必不可少的人,難道當日他就猜想到慕容蓉等人很可能被吸進了其他的空間么?

若真是那樣,且不是難度係數成倍的增長?剎那間,葉星辰明白了龍一雷找自己單獨前來的目的,就是保護好婉兒,照顧好婉兒,不管是為了龍門,還是為了他自己,婉兒都一定要平安,而且還要不斷的幫助她提升自己的修為。

天生的空間掌控者,這樣的潛能可是極其恐怖的,畢竟葉星辰可是見識過司徒祥磊的八度空間,幾乎就是另一片天地嘛,難道說司徒祥磊也是能夠自由的穿梭其他的平行空間?不過想到他最後死在了紫楓的刀下,葉星辰又打消了這樣的念頭,若真的是那樣,那他完全可以直接跨入另外一個空間,避開那致命的一刀嘛。

心中的驚訝慢慢的平復下來,對於前路的艱險,葉星辰卻是一點也不擔心,人一旦有了目標,就會不斷的去拼搏,慕容蓉,蘇姍,李筱婷,南宮尚香,黃奕菲,李妍,藍洛等人都是他最愛的人兒,不管她們身在何方,他都要找到她們,哪怕她們真的去了其他的界面,葉星辰也要親自打開這扇通往其他界面的大門。

看到葉星辰的表情,龍一雷輕輕的點了點頭,他相信葉星辰會不會讓自己失望的,那些很多人類無法解開的謎題,很可能都會在他的手中一一的解答。

龍婉兒卻是靜靜的站在那裡,她感受到了葉星辰體內那與眾不同的氣息,感受到了他眼中執著的目光,那是他對他所愛之人的執著,那是他對她們的堅持,他的心中已經裝滿了她們,他所做的一切也是為了她們,若是自己能夠成為她們中的一員,那個……該多好?

一滴淚,自婉兒的眼角慢慢的滑落,卻很快的消散於空氣之中……

「婉兒,你先出去下,我還有些話想要和你小師叔單獨談談……」龍一雷似乎看出了龍婉兒的傷心,當下開口說道。

「噢……」龍婉兒輕輕的說了一聲,朝龍一雷和葉星辰行了一禮,乖巧的走了出去。

看到龍婉兒那柔弱的背影,葉星辰忽然覺得心裡也是一陣酸楚,不過想到龍一雷單獨找自己,難道還要告訴自己一些不能夠讓龍婉兒知道的消息么?

「星辰,你上次放走了司徒婉玲的做法是對的,其實她和婉兒一樣,都是一個可憐的孩子……」龍一雷老眼也是望著龍婉兒離開的方向,很是傷感的說著。

「噢?難道她們有著相同的經歷?」葉星辰豎起了耳朵,這可是絕對的八卦啊……

「二十年前,魔門出現了一個極其另類的男子,他叫司徒戰陽,他和你的兄弟紫楓一樣,乃是天生的魔體^……」說到這裡的時候,龍一雷看向了葉星辰,發現葉星辰尷尬的笑了笑之後又繼續說道,「他是司徒風收養的義子,當年不過二十八歲,卻已經達到了潛爆高等境界,除了你這個怪胎和M國的那些催化的潛能者外,絕對是近百年來最有潛力的人才,可是他的另類,卻不是他的天賦上,而是他的性格,魔門中人,大多數生性狡詐,可是他卻有著一顆善良的心,很多做法甚至比我們龍門中人還要好,而當時,我們龍門卻也有著一名奇女子,名叫龍元香,她也是一名天生的空間掌控者……」

「你別告訴我她愛上了那個司徒戰陽,然後生下了龍婉兒?結果因為兩派的淵源不得不分離,最後紛紛離開這個世界?」葉星辰直接打斷了龍一雷的話語,不會出現這麼老套的情節吧?

「不錯,你說的不錯,分析的更是到位,看來你很有潛力去當一名編輯嘛……就算不當一名編輯,去寫一本小說也不錯嘛,我認識一個叫3G的網站,你要不要去試試?」龍一雷很是欣慰的點了點頭。

「那司徒婉玲呢?」葉星辰翻了個白眼,看來情節無處不在,老套也是一種時尚啊……至於龍一雷的話,更是直接無視……

「她也是司徒戰陽的女兒……」龍一雷似乎陷入了遠久的沉思,而葉星辰也直接一屁股坐了下來,豎起了耳朵,訴聽著那一段曾經震驚整個潛能界千古之戀……

不管什麼時代,強者總是格外受到關注的,強悍的男人更是能夠得到很多女人的芳心,司徒戰陽雖然和龍元香相愛,但畢竟兩人身處不同的門派,他們之間可不像紫楓和葉星辰一樣。

畢竟兩人在加入各自的門派之前就是最好的兄弟,而葉星辰和紫楓所做的事情也一直都沒有傷害龍門的利益,加上如今龍門和魔門老一輩人即將決戰,龍一雷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換在那個時候,這等同於叛徒。

所以,兩人之間的戀情一直都是極其隱秘的,可是世上沒有不漏風的牆,當龍元香懷上龍婉兒的時候,這件事情已經瞞不下去,龍元香還好,只是被帶回了龍門,而司徒戰陽卻受到了魔門最為嚴厲的處罰,要不是他乃天生魔體,可能魔門中人直接已經將其抹殺。

不過繞是留下了一條性命,也被限制了自由,更是強制令他和當時魔門九長老宇文行雲的親女兒宇文思琴結為了夫妻,從而有了司徒婉玲,不過司徒戰陽心裡卻一直牽挂著龍元香,而宇文斯琴卻也是一個烈女,知道自己的丈夫心不在自己的身上,在生下司徒婉玲之後,約了龍元香決戰。輸掉的一方將永遠離開司徒戰陽的視線,龍元香自然也答應了下來。

當時的兩個天之驕女就這麼在悄悄的相約華山之巔對決,當司徒戰陽得到消息全力趕往華山之巔的時候,兩女已經拼了個同歸於盡,極度悲痛之中的司徒戰陽仰天狂笑,最後竟然抱著兩女的屍體一起跳入那萬丈懸崖……

而龍婉兒和司徒婉玲自然也各自被龍門和魔門的人收養,除了幾個老人外,其他的很少人知道她們的真實身份,甚至連她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儘管這情節是如此的老套,可是葉星辰卻也聽得淚光閃動,特別是想到司徒戰陽為了兩女殉情,若是容蓉她們也出了什麼事情,自己會不會和他一樣呢?

不會的,容蓉她們一定不會有事,絕對不會有事,心中強行壓下了心裡的不安,葉星辰已經明白了龍一雷要說這些的目的。

「你的意思是讓我照顧好她們兩個,不要讓他們姐妹相殘吧!」葉星辰口中說著,腦海中卻浮現出司徒婉玲臨走之前所說的那些話,她要找司徒風詢問一些事情,難道就是自己的身世么?

妻寶無價,總裁大叔超完美 「是的,她們都是可憐人,她們的母親也都是為情而死,我不希望她們母親的悲劇再發生在她們的身上!」龍一雷淡淡說著,聲音之中卻透露著一個難以壓抑的傷悲。

「放心吧,只要我還在這世上一天,我就不會讓她們受到半點傷處……」葉星辰幾乎是拍著胸口保證,憑著他和兩人的關係,就算龍一雷不說,他也絕對不會讓兩人相互拚鬥。

「那,我也就放心了……」龍一雷臉上的神情總算鬆了下來,似乎壓抑在心中許久的擔子放下一般。

「師父,這次決戰你有多少把握?」葉星辰又將問題拉扯到了明天的決鬥上面。

「把握?呵呵,我也活了這麼大一把年紀了,把握這東西不過是安慰人而已,除非百分之百的把握,否則就算百分之九十九也是白搭,可是這個世界上有絕對的事情么?」龍一雷卻是搖了搖頭,並不正面回答葉星辰的話語。

但葉星辰卻看出了他眼中那死的覺悟,不由的心中一痛。

「師父,難道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要不讓我們年輕一代擺個擂台?分個高下,誰贏了誰掌管華夏勢力?」葉星辰不想龍一雷幾人就這麼死去,不由的悲傷的說道。

「呵呵,若是沒有你的出現,魔門可能還會答應,可是你已經出現了,他們絕然不會冒這樣的危險,這麼多年來,魔門的勢力一直不斷的增長著,他們的目的就是徹底的將龍門滅殺,而這次他們敢提出這樣的方式,也必然是他們有著絕對的把握,所以我們都是凶多吉少,但他們卻覺度不會知道你和魔門的少門主會是好兄弟,所以這一次,我們已經決定,拚死也要幹掉魔門老一輩的人,然後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龍一雷淡淡笑著,已經將自己等人的決定告訴了葉星辰。

「師尊……」一聽到龍一雷早已經做出了死的心思,葉星辰心裡更是一陣劇痛,他更是清楚的明白,一旦老一輩的人死去,憑藉著他和紫楓的威望和能力,一統龍門和魔門簡直是輕而易舉,也就是說,以後整個華夏潛能界可能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這是何等巨大的權力?

「你不用多說什麼,我們心意已決,你只要記住你現在的身份就好……」龍一雷卻是直接打斷了葉星辰的話語。、「可是師尊你想過沒有?要是你們都出了事,其他組織全面來襲怎麼辦?」葉星辰還是不想放棄。

「呵呵,潛能者自古以來就存在,你當真以為我國就只有龍門和魔門么?在華夏境內,還有很多隱藏的潛能高手,他們只不過不願意介入人間的紛爭而已,不過若是別的組織大舉進攻的話,他們絕對不會袖手旁觀,而且不是還有你么?以你的天賦,過不了多久應該就能夠突破潛爆了吧?二十多歲的潛元強者,呵呵,幾百年來,終於出現了一個啊……」龍一雷卻是淡然的說著。

看到龍一雷那已經超脫於世然的表情,葉星辰明白,不管自己多麼的勸說,事情已經成為了事實,明日的決戰無可避免,自己唯一能做的或許就只能夠好好的完成他所叮囑的事情吧?

夜,慢慢的深了,葉星辰也退出了龍一雷所在的密室,他知道,龍一雷等人都要開始調息,將狀態提升到極致。

一個人靜靜的來到外面,望著天空那銀白色的月牙,葉星辰眼中流露出了淡淡的憂愁,七個本來互不相干的老人,卻在這幾個月的時間裡給予了自己無微不至的關懷,更是讓自己重新認識了這個世界,這份恩情,就算是死,自己也無法報答,可是現在,自己卻不能夠阻止他們去死,這又算得了什麼?

是自己太弱了么?

(月初了,星辰很少求花,但希望大家多多投點推薦票,爭取破十萬推薦,謝謝~)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李天知道花很多錢去調查人家,人家也當然知道來調查李天的,雖然對於李天的一些核心方面並沒有掌握,但是對於李天怎麼給下屬好處的卻掌握了很多。

就好像李氏集團的所有高管一樣,李天給她們的都是有車有房有工資,而且這個待遇在當地絕對屬於夠好的了,隨隨便便上百萬的房子就送出去了,幾十萬的汽車也送出去了,對於這樣的老闆,誰不願意給他賣力呢?劉善美在了解一些事情的時候,順便了解了一下,李天的李氏集團待遇要高出當地20%不止,而且如果有重大的貢獻的話,那恐怕獎勵也會成幾何倍增長的。

尤其是在娛樂集團當中,現如今李天的娛樂集團,大約有十幾家酒吧KTV之類的,這些店長原來每個月的薪水大約在1萬塊錢左右,加入了李天的力士集團之後,這些薪水全部都上漲了50%,這在省城也是不低的工資了,如果是放在2018年,恐怕這個工資沒什麼的,可現如今是九年前呀,整個省城的平均房價才四五千塊錢。

「劉小姐所有的說法都是可以的,但是關於第一年不要薪水是不行的,在我的集團做事情,沒有錢怎麼行呢?我知道劉小姐肯定有自己的積蓄,但是在現在這個時候,劉小姐已經成為了我的員工,方方面面也都代表著我的集團,也可以說是我的人了,我怎麼能夠我讓我的員工沒錢花呢,劉小姐第一年的薪水是100萬人民幣,這也是我們集團所有高管的一個起薪,年底有10%的分紅,不管娛樂集團賺多少錢,其中10%都是劉小姐的。」李天笑著說道,當李天說第一年的薪水是100萬人民幣的時候,劉善美就感覺到自己是不是被騙了,這個開價也實在是太少了吧,但是當李天說到10%的分紅的時候,劉善美就覺得李天這個人太大方了,李天手下所有的娛樂場所總價值超過25億,每年的純利潤也要在11億左右,10%的分紅可就是1.1億了。

這個代價可是真的不小了,不過李天深知一個道理,想要讓馬兒跑必須得給馬兒足夠的草才行,不然的話,人家憑什麼幫你來擴展業務呢?劉善美也被這個數字給驚呆了,雖然劉善美的家族在高麗國那邊也屬於不小的家族了,但每年的純收入大約也就只有10億人民幣左右,劉善美現在可以拿到整個家族10%的收入,這讓劉小姐感覺到十分吃驚,來華夏可真是來對了,遇到李天更加是對的。

「李先生實在是太大方了,我想知道以後也是這樣嗎?如果李先生的娛樂集團推廣向全國,恐怕到時候就是超過百億的大集團了,那個時候李先生也肯給我10%的盈利嗎?」劉善美開玩笑的說道,她當然知道李天不可能給他那麼多的盈利,這會兒只是想逗一下這個高中生老闆,在劉善美的心裡,不管李天多麼的老道,外表還是一個高中生,跟這樣的學弟聊天也是一個很開心的事情。

「這是一份已經擬定好的合約,劉小姐可以拿回去看一下,我不要求劉小姐那麼快的給我一個答覆,只要劉小姐在月底之前給我一個答覆就行,上面已經全部寫明了,只要劉小姐還在娛樂集團一天,而且我的娛樂集團是盈利的,那麼劉小姐就可以獲得其中10%的分紅,這一點永久不會改變,30年後,如果這家公司還存在的話,這10%的股份就是劉小姐的了。」李天又從旁邊拿出了另外一份合約,在李天所有的企業當中,都沒有給任何人股份,李天要求的是百分之百的控股,但是李天也知道這樣沒辦法激勵人的奮鬥意識,所以李天想到了另外的一個方法,30年後,如果你還繼續為這家公司服務的話,那麼屬於你的股份將會交到你的手上,在這30年之內只擁有分紅權。

10%的股份可以說是不少了,為了招納一個ceo李天也真是下了血本的,但李天認為自己做得是非常值得過的,如果劉善美能夠幫助自己建立一個龐大的娛樂集團,那麼李天付出這些代價又有什麼不可的呢?劉善美缺少的就是資金,李天這邊擁有的也是資金,但李天這邊缺少一個合理的管理者,劉善美那邊正好可以填補這個空白,雙方可以說是一拍即合,這樣的合作對象,如果能夠相互遇到,這也算是上帝幫助你們了。

劉善美微笑了一下,從旁邊李天的口袋裡掏出了李天的簽字筆,然後直接在上面簽了協議,李天也注意到了,劉善美根本就沒有看那些合同細則而是直接簽的字,這讓李天的心裡感覺到十分爽快,畢竟人家真的相信你了,如果不是相信你的話,恐怕不會那麼快簽字的,李天也給了劉善美一個月的時間,但是劉善美並沒有去選擇這一條,反而是當場簽約,既然已經決定跟李天合作了,那麼那些細則也就不用看了。

「為我們今天的合作愉快乾一杯。」李天舉起了手中的啤酒瓶,就算李天現在身家億萬,但是在這種場合,李天還是喜歡喝啤酒,那些比較昂貴的酒,對於李天來說沒有任何的吸引力。

「那我們就吹了這一瓶,讓我們共同築造更加美好的明天。」自從來到華夏之後,今天劉善美才覺得日子過得比較好,之前雖然也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功,但劉善美總感覺到自己跟無根之水一樣,在華夏這邊沒有一個強有力的後台做娛樂集團這個事情,如果沒有一個強有力的後台的話,恐怕做什麼事情都不敢放開手腳,現在終於是沒有了這種感覺,李天在當地是一個很強的地頭蛇,他可以幫助自己解決一切不必要的麻煩。 這些年來,沙塵暴一直影響著京都的,時不時的敲向著京都大門,不過這一兩年來,政府大力發展環境,沙塵暴的威脅下降了許多,而沙漠的一直向東前進的步伐也停了下來,雖然還沒有對沙漠有多大的控制權,但至少阻止了它的腳步。

此時,京都西面的沙漠化就已經達到了明顯的阻擋,一棵棵白楊樹豎立在那一望無際的沙漠邊緣,就像一個個衛士守護著自己的領土一樣。

不過再往西一點,依舊是一望無際的大沙漠,只不過此時天氣極其寒冷,整個沙漠雖然沒有像京都一樣大雪覆蓋,但卻也沙塵漫天飛,就連那政府花巨資打造的公路,此時也被沙塵遮住,在這種鬼天氣外,絕對沒有普通人會跑來這種鬼地方。

可此時,一行人卻徒步行走在這惡劣的天氣之下,遠遠望去,他們似乎要走進大沙漠一樣,而且他們的速度極快,幾乎比得上一般的汽車,很快,這群人就消失在沙漠的邊緣。

最後,他們來到了沙漠之中一種凹陷進去的地段,周圍的一切全是黃沙,整個天空都是沙塵滿天飛,將那金色的陽光也遮蓋了下來,不過這一個峽谷之中,卻沒有多少沙塵,似乎周圍的凸顯的地方能夠擋下外界的狂風一般。

葉星辰靜靜的站在龍一雷的身邊,他的目光透過那有些渾濁的空氣看向了對面的魔門成員,十名達到潛元境界的強者,二十多名達到潛爆高等境界的高手,還有很多潛爆初等,潛爆中等不等的潛能者,其中紫楓和王小虎竟然也在其中。

而自己這一邊呢?龍一雷七人加上龍元劍總共也才八名潛元強者,而達到潛爆高等境界的算上自己也不過十二人,看來魔門的勢力的確遠遠大於龍門啊,怪不得他們敢提出決戰的提議,想來是有著十足的信心擊殺龍門中人了。

只是龍一雷他們明明知道他們的實力,怎麼還要前來呢?就算他們準備決一死戰,可是他們有把握將對方的十名潛元者全部幹掉么?若是留下一名潛元者,那自己等人絕對難以抵抗,葉星辰可不認為自己還有機會能夠斬殺一名潛元強者。

「蕭逝,司徒風,我們又見面了……」看著對方站在最前面的兩人,龍一雷首先開口說道。

「呵呵,老傢伙,你也真是的,一個決鬥的地點也放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這不是誠信折騰我們么?」蕭逝穿著一套紫色的勁裝,看上去四十多歲,不過葉星辰卻明白,他的實際年齡只怕和龍一雷差不多。

「到了我們這個層次,隨意的一擊也足以造成難以想象的破壞,我也不過是想要盡興而已……」」龍一雷淡淡笑道,彷彿在和老朋友談話一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