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讓至尊皇族加入到絞殺天庭和東林仙庭的戰爭之中去,這場大戰更順利了不少。

不過對於林楠等人而言,並不太在意。

眾人出關之後,便再度閉關起來。

暫時無大戰可戰,他們便潛心專研,修鍊。

戰鬥時,瘋狂爆發!

相輔相成!

與此同時,至尊皇族在安排強者,準備對林楠等人動手。

仙王境,他們不會出動。

他們號稱至尊皇族,臉肯定是要的,所以不可能用這種方式來對付林楠等人,最多也就是天仙境的強者,來斬殺林楠等人,奠定至尊皇族的名號。

與此同時,仙界某一神秘之地,天族重地,一群強者押解著兩位通神境的修鍊者站在一個特殊的祭壇之上。

為首的,是幾位帝尊境強者!

而這座祭壇,更是天族掌控的一座特殊的下界傳送通道!

雖然無數載不曾動用,但這種強族依舊牢牢把控著,外人鮮為人知。

而今,這座特殊通道開啟。

被眾多強者押解的兩位通神境,赫然正是從地球上第一批進入仙界的那些人。

懷揣著最美好的期待,這些人進入仙界。

結果,死傷慘重,在靈域時,很多人直接死在荒野之中,一部分則被人好奇囚禁起來。

這兩位,便是如此。

都是來自地球特殊秘境小世界中,悄然被天族從靈域尋到,帶到這裡,成為階下囚,奴僕。

「找到地球,還你們自由,給你們機緣,否則哪怕是想死,你們都不可能有!」天族一位人仙境開口,冷聲而出。

兩位通神境,在下界時也都是化靈境高手,但在這裡的這些年,慘不忍睹,若非天族刻意保留,他們早就死了。

即便是如此,也過的生不如死。

他們知道自己的價值,就是找到地球,也聽聞過人皇林楠等人的事迹。

這些人找到他們,就是為了尋找人皇的根本所在。

以人皇重情重義的性格,一旦被這些人尋到根,並且控制了至親之人,結果可想而知。

這兩人掙扎過,但他們怕死,不想死,選擇了服從。

「是,是!」兩人連忙點頭。

人皇的生死,和他們何干,這個時候他們選擇了保命。

很快,在幾位帝尊的特殊操控下,祭壇上一道道神秘氣息湧現,一座座無形門戶開啟,足足成千上萬座之多,對應著諸多世界。

兩人按照之前的交代,全力感悟,去辨別地球的氣息。

然而當兩人將這些門戶全部打量一變,臉色難看不少。

「回稟大人,沒有!」一人忐忑的開口稟告。

「嗯?」頓時,為首的一位帝尊眉頭一皺。

「混賬,你敢欺瞞?」一位仙王境怒斥,頓時讓兩位通神境慘叫一聲,七竅都被震出血跡來,抱頭痛吼。

「大人,真的不敢,確實沒找到!」兩人大吼。

他們憑藉著熟悉的氣息去搜尋,但哪怕是來回兩次,都沒有尋到熟悉的氣息。

這讓在場一眾強者眉頭微皺。

「沒有?」一位仙王境眉頭微皺。

「還有其他世界通道不曾開啟嗎?」

另一位年長者仙王境皺眉,然後疑惑點頭。

「確實還有一些當年的遺棄之地,荒廢之地。」這人一邊開口,一邊對著祭壇接連打出數十個複雜的法決。

剎那間,再度數十個虛影門戶冒出。

兩位通神境不敢耽擱,滿臉的血跡,第一時間前去探查。

終於,在反覆確認后,二人齊齊指著其中一座極為虛幻的門戶,看起來並不怎麼亮,若非仔細探查,二人都不敢相信。

「這裡?」一位帝尊看到兩人所指位置,眉頭微皺。

其他幾位也是一樣。

「這是什麼地方?為何本座都不清楚?」

「應該是一座特殊祖星,看起來真的如他們所言,一個大世界的復甦,才誕生出了這麼一批天驕人物!」

「我族若是能完全掌控,說不得可以掌握大批天驕,讓此地成為我族之地!」

幾位帝尊暗自交流著。

而後,快速有了安排。

足足四位人仙境高手,都是天族年輕一代的強者,雖然只是人仙境巔峰幾乎,但實力都不錯。

「你們的人物,控制住和林楠等人一切相關之人,然後帶回族內!」一位仙王境強者吩咐道。

這就是他們的目的!

「是!」四人應了一聲,隨即直接踏入祭壇之上,手中分別提著那兩位通神境地球之人。

剎那間一道仙光閃爍,祭壇上六道人影消失不見。

…………

地球,一切平靜如初。

林楠等人的離去,並沒有對這個世界有什麼大的影響,唯獨可能是天地復甦的進程再度放緩了一些。

東海修鍊界,越發的成熟了,修鍊界與普通人的世俗界徹底分割開來。

相安無事。

普通人的生活回歸了以往的軌道。

普通人的世界,有著戰部和偵緝局統籌,東海修鍊界有龍門帶領,一切都在快速運轉發展著。

東海修鍊界,也越發的完善。

萬道齊鳴!

天地各個方向,林楠的六道分身鎮守天地,不斷的控制著天地復甦的進程!

突兀的,南海上空,一片虛空中,六道人影閃現而出。

剎那間,鳳凰山上老猿抬頭看了一眼,淡淡低語了一聲。

「這麼快就找來了。」

不過老猿並沒有出手,而是就這麼靜靜的看著。

在地球,只要他想了解的,根本瞞不過它。

它的強大,連林楠都覺得深不可測,可想而知。

即便是鎮守地球的林楠,此刻都不曾發現這六人的出現。

「渾濁的氣息!」一位年輕天族男子有些嫌棄的開口。

相對於仙界的氣息,這裡格格不入。

「我也不喜歡這裡的束縛感!」另外其他人也紛紛開口。

在地球,他們受到了極大的壓制。

人仙境巔峰的實力,這一刻只能爆發出通神境巔峰的實力。

當然,他們的手段,哪怕是普通天人境,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哦,對了,逸天小婉,要不你們晚上就留在我這裡吃吧,我這就去做,好吧?」

接著,柳玉想起了什麼般,連忙說道。

「阿姨,不用了,我從學校回來還沒有回家過呢,我還是回去吃吧。」蘇婉兒說道。

「玉姐,我待會馬上就要走,所以也沒時間,下次吧。」方逸天笑道。

柳玉一笑,說道:「嗯,也好。」

隨後方逸天與蘇婉兒告別了柳玉,臨走前方逸天捏著詩詩的小臉蛋,說道:「詩詩,要聽媽媽的話,知道嗎?方哥哥先走了,好好聽話,不然方哥哥打你屁股哦。」

「我才不怕呢,方哥哥每次都不舍的用力打我,打得不疼。」詩詩小嘴一噘,可愛之極的說道。

方逸天聞言后微微一怔,柳玉與蘇婉兒卻是呵呵笑起來。

走下樓后蘇婉兒偷偷瞄了眼方逸天那線條硬挺的側臉,發覺這張臉看久了之後還真是挺有魅力的,蘇婉兒心中輕輕一跳,說道:「方哥哥,要不去我家坐坐吧,我爸嘮叨著要找你跟他下象棋呢。」

方逸天看了看時間,才剛五點鐘,這時候去玫瑰莊園估計也還早,林淺雪要八點鐘才去參加晚會。再則,看著蘇婉兒眼中儘是期望之色,方逸天也不忍拒絕,便笑了笑,說道:「好吧,有段時間沒去跟蘇叔叔聊聊了。」

「真的啊?太好了!」蘇婉兒一高興,便拉起了方逸天的手起來。

方逸天不禁笑著打趣說道:「你看你,一個黃花大閨女的,哪有動不動就拉著一個男人的手的啊?你不感到害羞我都替你感到臉紅了。」

蘇婉兒微微一怔,隨後卻是猶如只小狐狸精般笑起來,說道:「我就是拉著你的手,哼,我拉著你的手了別的女人就不能拉你的手了啊。」

「……」

方逸天直接無語,他猜不透這個小妮子心裡是怎麼想的。

走到蘇婉兒的家后蘇婉兒率先跑了進去,大聲叫道:「爸爸,爸爸……」

客廳中坐著看報紙的一個沉穩儒雅的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抬起頭來,微微笑道:「婉兒,你回來了。」

這個中年人正是蘇婉兒的父親蘇振國。

「嗯,爸爸,你看,方哥哥也來了哦。」蘇婉兒高興的說道。

「哦,」蘇振國抬起眼,便看到了方逸天正走進來,他放下手中的報紙站了起來,笑道,「小方你來了,來來,過來坐坐。」

「呵呵,有段時間沒上門了,蘇叔叔最近還忙嗎?」方逸天笑道。

「還是老樣子,政府工作就是那樣,有事了就忙會,沒事了就清閑一點。」蘇振國笑了笑,端起茶壺給方逸天倒了杯茶。

「對了小方,聽婉兒說你最近挺忙的啊。」蘇振國問道。

「忙些瑣碎的事而已,對了,阿姨不在家?」方逸天問道。

「她出門買菜去了,快回來了吧。」蘇振國說著笑了笑,問道,「小方,來不來下盤棋?」

「好啊,上次跟蘇叔叔下了三盤卻輸了兩盤,今天說什麼也要板回來。」衛風笑道。

隨後蘇振國擺好了棋盤與方逸天下棋起來,蘇振國棋風沉穩老練,穩中求勝;方逸天的棋風靈活多樣,講究正奇結合,奇兵取勝,兩人倒也是你殺我往,倒也是下得不亦樂乎。

蘇婉兒端來了果盤,坐在旁邊看著兩人下棋,對於象棋這小妮子可沒什麼興趣,迫使她破天荒的坐在旁邊的還是因為方逸天,偶爾看著方逸天凝神思考的樣子她的內心就暖暖的,典型的少女心思。

不一會,蘇婉兒的媽媽陳美齡回來了,她看到方逸天之後先是愣了愣,隨即笑道:「喲,小方你來了啊,我家婉兒整日念叨著你呢,你總算是來了。」

看著口不擇言的媽媽,蘇婉兒俏臉一紅,嗔道:「媽媽,你說什麼呢,真是的,誰念叨他了?」

「阿姨你回來了,呵呵,前段時間有點忙,所以沒時間過來。」方逸天笑道。

「哦,那麼今晚在這裡吃完吧,今天我買了很多菜。」陳美齡說道。

「不用了,我待會還有事,跟蘇叔叔下完這盤棋就要走,實在是不能留下來。」方逸天說道。

「有事啊,那下次吧,下次過來一起吃飯。」陳美齡說道。

「行,沒問題。」方逸天搭話著,一不留神,被蘇振國雙炮夾擊,吃了他的車,隨後蘇振國雙炮將軍,單馬又將,方逸天已成輸局。

方逸天苦笑一聲,說道,「輸了,還是比不上蘇叔叔棋藝精湛啊。」

「呵呵,那是你不留神,棋如人生,稍不留神就釀成大錯,但凡做事都要細心謹慎啊。」時候蘇振國意味深長的說道。

方逸天若有所思,點頭笑道:「蘇叔叔教育得是,哦,兩盤棋的時間都快六點半了,我八點鐘還有事,我就先離開了。」

「也好,也好,有事就先去忙,閑了就來我這裡坐坐。」蘇振國起身相迎。

「好的,蘇叔叔不用容我,阿姨,我走了啊。」方逸天說著又跟蘇婉兒拜了拜手,蘇婉兒執意把方逸天送到了門外,直至方逸天走遠后她才會回到屋裡。

「爸爸,你下棋都不讓讓方哥哥,他以後都不敢來了。」蘇婉兒嗔聲說道。

蘇振國微微一詫,隨後呵呵笑道:「看看,我的女兒都怪起我來了,我的女兒不會是中意上小方了吧?」

蘇婉兒臉頓時一紅,連忙說道:「哪、哪有!」

「小方人是不錯,不過事業欠缺了點,不過婉兒你還小,你安心讀書,其他的事不要多想。」陳美齡從廚房走了出來,介面說道。

「嗯,你媽說的是,婉兒,你目前是學好學業,其他的雜心不要多想。至於小方,如果這四年內等你畢業了他有所作為,我倒是考慮讓他成為我蘇家的乘龍快婿。說實話,我也挺欣賞小方這個年輕人,他身上有著與別人不同的氣勢,若有機會,必能一飛衝天啊。」蘇振國緩緩說道。

「什、什麼乘龍快婿,不跟你們說了,我回房間去。」蘇婉兒俏臉蛋頓時又漲紅起來,一顆心撲通的跳著,眉目間卻是禁不住的閃現出一絲的欣喜之意。

惡魔總裁:借腹生子 蘇振國一句「乘龍快婿」已經表明了他對於方逸天還是認同的,這怎能不讓蘇婉兒感到欣喜激動呢?

她多麼希望,心中的那個夢想能夠實現啊! 很快,一道道身影聚集江南城,或者是正在不斷朝南方而去。

陳聽雨臉色凝重,懷揣著林楠留下的特殊手段,直接攜帶一群高手飛了出去,直接迎面而去。

此刻,六位仙界來人已然進入到華夏大地範圍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