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咬牙燕琳雪還是說出來了。

“拖什麼後腿呀?來吧,聽我的,沒問題。”

姜浩天對燕琳雪笑了一聲,於是就這樣,他們把他們的小艇也放在了船下,姜浩天看了一眼燕琳雪。

“活動一下自己的身體,如果要是沒問題的話,我們就下去了。”

燕琳雪和姜浩天立刻就開始熱身了,起來熱了一圈身之後,他們兩個人都感覺沒什麼問題了,於是就這樣順着臺階到了下面的小艇上。

“準備好了嗎?準備好我們這邊就快要開始了。”

柳如一在那邊喊了一句,而旁邊的那人就是黃光,黃光在前,柳如一在後,他們兩個人是一組的。

“老鄭,你小心點吧,這小兄弟我看他這個身材就不是能輕易對付得了的,你這瓶10萬的酒恐怕要打水漂了。”

“去你的吧。”柳如一對着黃光掰了一下手。

看到他們兩個人這打鬧的樣子,姜浩天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你們放心,那一瓶酒最後肯定是我的。”

“希望如此吧。”衆人就這麼說了一聲,於是姜浩天就和自然滑到了那個位置,等待了起來。

教練正站在一個小皮划艇身上,看到一共8組人都準備好了,他拿出了自己的發令槍,砰的一聲打了一槍。

伴隨着煙霧,所有人都開始滑了起來,燕琳雪也準備使出自己的洪荒之力開劃,但是姜浩天卻攔住了她。

“怎麼了?你這是怎麼回事?”

“等一等,不急,讓他們先劃吧。”


“你真沒問題嗎?”

燕琳雪把眼神看向姜浩天,只是眼神中出現的都是疑惑。

“當然沒問題,放心吧,先讓他們劃個200米。”


姜浩天笑了一聲,燕琳雪看向姜浩天的眼神中出現了疑惑,不知道姜浩天這是怎麼一回事。

姜浩天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其實他還真不是託大,要讓他們先劃200米,而是不想和他們一起出發。

這8支隊伍除了燕琳雪和姜浩天之外還有十幾個人,這十幾個人的水平可以說是良莠不齊。

沒過一會,有的人滑着滑着就歪了,這可不是在平靜的水面上滑,是在大海之上滑,有海浪的波動。

再加上風的影響,他們沒過一會,劃的都不到五十米有好幾組都撞在了一起。


那太耽誤時間了。

等到最前面的黃光和柳如一劃出去,差不多有100多米的時候,已經有三組人遠遠的偏離了正確的航線了,也就只剩下5組了。

“我們還不開始嘛?”燕琳雪有些焦急,姜浩天笑了一聲,“來了。”

說完這話,姜浩天便開始飛速的滑了起來,燕琳雪在邊上驚訝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沒過一會之後她就放棄了,讓姜浩天自己繼續劃下去了。

別說是幫着一起用力了,姜浩天就劃的這個速度都是自然所跟不上的,太快了。

就這個頻率,如果要說是電動的,燕琳雪都相信。

而之前黃光和柳如一兩人還向後時不時的看了看姜浩天的情況,但是看到姜浩天一直沒動之後,他們也就不在意了。

可是柳如一劃着划着就感覺有點不對勁,他看起來不像是願意放棄的人。

於是想到這的柳如一回頭看了一眼,只是一眼的驚訝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我靠,這人什麼來了哇?這速度怎麼會這麼快,這麼頻繁呢,如果用兩個字來形容,那就是可怕啊。


柳如一一邊拿出吃奶的勁往前滑,一邊對着後面的黃光大喊着,“老黃,你還等什麼?快點都快讓人追上了。”

下意識的,黃光也向後看了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用力的姜浩天和燕琳雪。

準確來說只是姜浩天自己一個人用力。

兩人的速度卻像是開着車追上來一樣,實在是太快了。

老黃和柳如一兩個人開始奮力的划着小皮艇。

不是因爲別的,他們兩個人誰也不是說想輸的人,可是也不是說心疼那些酒。

就這樣一直滑到了轉彎之處,他們差不多還領先姜浩天二三十米。

這也就是一半的距離,他們已經被追上來不少了,唯一能希望的就是姜浩天接下來的速度沒有這麼快吧。

如果他要是一直保持着這個爆發力到結束,他們是必輸無疑的。 轉彎的時候兩個人也是齊齊的努力,他們兩個的動作燕琳雪自然是看在眼中。

而相比較於姜浩天轉換的速度和動作,他們兩個人遜多了。

因爲姜浩天轉彎的時候很簡單,只是兩隻手在以相反的方向滑,幾乎是原地進行一個旋轉的。

轉過去之後差不多也就只有三四十米了。

“加速,我們這一次一定要追上他們。”燕琳雪在後面哈哈的笑着,像個小女孩指揮着他的高頭大馬一樣。

姜浩天倒是無所謂的,笑了笑,燕琳雪開心怎麼都好。

於是就這樣,姜浩天以更快的速度滑了起來。

一直到了終點前面五十米的距離的時候,姜浩天就已經和黃光,柳如一他們在一條線上了。

黃光着急呀,別看是還有50多米就到終點了,但是差的還是太多了呀。

於是在前面的黃光幾乎是把吃奶的勁都用出來了。

可是就這一下在後面的柳如一就不滿意了。

“我去,老黃,做個人吧。”

柳如一是扯的鼻子大罵的,不是因爲別的,就是因爲老黃剛剛的確是把吃奶的勁用出來了,與此同時還放了個屁。

這在後面的柳如一就難受壞了,大聲的對老黃罵。

黃光臉上也流露出了尷尬,這關鍵時刻他就像鬧笑話一樣。

不過姜浩天可沒有受到他們的干擾,速度極快,一下子就略了過去,第1個撞到了終點線上。

在邊上的柳如一心中極爲不滿,“老黃,都是你,這要不是你的話根本就不用這個樣子。”

聽到柳如一說的,黃光還敢說些什麼,在邊上尷尬撓撓撓頭。

柳如一到也不吝嗇,劃到了自己遊艇邊上招了招手,立刻那個光頭就遞下來了一個盒子,裏面裝的就是那價值10萬的xo。

“好了,姜浩天先生這個東西就歸你了。”

拿過來這個酒之後,姜浩天看了看,對着柳如一笑了一下,“行,謝謝你了,那我就走了。”

說完這話,姜浩天轉身就帶着燕琳雪划着小艇回到他們的遊艇上去了。

柳如一是一直把眼神看一下姜浩天的背後的,而這個時候黃光湊了過來拍了一下柳如一。

“老鄭,看什麼呢?看到美女眼神都挪不開了?”

“不是眼神能不能挪開的事情,你不感覺那個男人不大一般嗎?”

柳如一這話說的就是姜浩天,而在邊上的黃光思索了一下,搖了搖頭,“看不太出來,不過感覺起來應該是不太一般的人。”

姜浩天和只要兩人倒是沒有管他們說的是什麼,一直回到了遊艇之上,這個時候教練走了過來。

“先生,太太,那邊的氣墊蹦牀已經準備好了,你們兩個去玩嗎?”

“我要玩那個,我要玩那個。”燕琳雪高聲的笑着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

看到自然的狀態後,姜浩天笑着揉着揉燕琳雪的頭,“好,我們就過去玩那個吧。”

看着燕琳雪和姜浩天兩個人玩的很開心,在另外一邊的柳如一嘆了一口氣,“哎呀,這玩意有這麼好玩嗎?”

老黃拍了一下柳如一的肩膀,“你要你現在該談戀愛嘍。”

“去你的吧,我可不管,教練來給我也整一個。”

“算了,沒啥大問題!”

姜浩天看了一眼教練,直搖頭。

“給我準備些衝浪板吧,到時候出發我就叫你!”

沉默了一會之後,姜浩天淡淡的說道。

教練明顯有些左右爲難,但是最後還是長出了一口氣。

“這,也只能這樣子了!”

最終教練也只能夠是答應,然後轉過身來,去準備衝浪板。

現在不管是溫度還是氣流,亦或者是其他的方面,放眼這一片海域,都算得上是最適合海上衝浪的點了。

而且時間也正好合適,最關鍵的是這一片可以說是新手的樂園。

基本上新手都會聚集這裏,平均海浪都不會超過一米六。

甚至大部分都還在一米以下,問題不大。

就算這幾天海水的狀況似乎有些是不太對勁。

有一兩次的海浪會稍微高一點,但是總體而言,還是相當的不錯。

周圍遊玩的人也都相當的多,比起往日都是好上太多了。

如果換做了往常,那就只有十幾艘遊艇了,甚至有時候還是個位數。

這幾天,基本上都能夠維持在四五十艘左右,有時候還有更多。

很顯然,很多人都是有備而來,估計很多衝浪的高手,就爲了等這一刻的到來。

到時候一股巨浪衝過來,那將會是一種極致的享受。

雖然大海如同帝皇之心,不可預測,但是還是會有不少人敢於冒險。

這些衝浪的高手雖然也知道海浪這種東西,還真的不好準確的預測。

但是有時候就是隻有這麼一兩次可以去選擇了。

教練纔剛剛準備離開,去拿衝浪板過來,結果就看到了對面不遠處又來了一艘比較大的遊艇。

好傢伙,上面居然有將近三十人,看上去似乎都有所準備了。

教練細細的看了一眼之後,不禁是眼睛之中爆發出了一道精芒。

那上面,可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