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皮膚黝黑的寸頭大高個兒,表情不屑的罵道:「咱們人這麼多,還怕他一個?」

「人多怎麼了?當年咱們學校的學生們在鄉一中考試時,跟鄉里人發生了衝突,被幾十號的人圍著不放,連老師和警察都沒辦法,最後還不是讓齊天給領出來了!」

「對對對,我也聽說過,齊天單槍匹馬的去領人,一句話也沒說,鄉一中的人就主動讓開了一條道,眼睜睜的看著他把人帶走,連個屁都不敢放!」

「還那次,跟他同屆的老豹,被打了以後找自己在高中上學的哥哥來報仇,誰知道他哥不僅沒能給他報仇,還帶著一干兄弟請齊天吃飯去了!」

「都他媽閉嘴!」

李小忠實在是忍不住,讓這群人再說下去,都他媽快變成粉絲見面會了,「當年是當年,現在南校咱們說了算!」

「但是忠哥,他要是打我們怎麼辦?聽說當年他一個人能打十個!」

「屁!我聽說他能打三十個!」

「不是,我聽說他站那不動,五十個人都打不過他,要不然鄉一中那群人為什麼要怕?」

「夠了!」

李小忠當即踹倒了身邊的一個人,「齊天現在已經是成年人了,我們還是未成年,我們把他打殘沒事兒,但他要動咱們一根手指頭,就得在牢里待好幾年!」

「沒錯!咱們還沒成年,他不敢動我們!」

小寸頭當即起身道:「你們要是沒人敢帶頭,救我帶頭!」

這邊正說著,李小忠就指著不遠處那晃晃悠悠的身影說道:「終於出來了!」

小寸頭一扔煙頭,脖子一歪,就帶著混混們朝齊天走了過去。

「你就是齊天?」

齊天看著這一群人的站長,忍不住有些想笑。

年輕真好啊!

他不想跟小孩子計較,便擺手調侃道:「不是啊各位老大,你們說的人我根本不認識。」

「可老子認識你!」

李小忠推開人群,走到了齊天的面前,「現在知道害怕了?晚了!齊天我告訴你,今天老子就要讓你明白,這南校究竟是誰說了算!」

「看來我今天是跑不了了。」

齊天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後雙手抱頭蹲在了地上,「待會兒打我的時候能不能別打臉?」

李小忠很滿意齊天的表現,大笑道:「看到了沒,這就是你們的偶像,齊天大聖,我呸!一個孬種而已!」

學生們臉上紛紛露出了失望的神情,隨著齊天蹲下的那一刻,他們心中的神話便已然倒塌。

「不讓老子打你臉對吧?老子就偏打你的臉!」

李小忠說著,一甩劉海,「老黑,上!」

「是!」

小寸頭當即便抬起手來,準備給齊天一巴掌!

「啪——」

可不等他把手落下,李小忠臉上反倒先多出了一個紅色的巴掌印子。

「誰、誰他媽打我!」

李小忠一手捂著臉,一手指著齊天大罵道:「是不是你!說,到底是不是你!」

蹲在地上的齊天無奈地攤了攤手,委屈道:「我都這樣了,還怎麼打你啊。」

這邊正說著,李小忠的臉上就又是一聲脆響,這一巴掌的力道比剛才那次要重不少,硬是讓李小忠在原地玩了一個三百六十度大轉彎。

「媽的,誰?到底誰打我!」

李小忠咬牙切齒有些氣急敗壞的對著周圍的人問道。

齊天現在蹲在地上,距離自己一米多遠,不可能是對方乾的。

既然不是齊天,那就只有自己人了。

「你們這群王八蛋,維護這個慫包也就算了,還他媽敢打老子!」

可那些學生們也是一臉懵逼,要不是因為李小忠臉上確實多了兩道巴掌印,他們還以為是自己老大在發神經病呢!

「我我我!」

蹲在地上的齊天忽然舉起了手,「我看到是誰打的了!」

「誰打的?」

齊天把手抬起來,似乎想指小寸頭,但又表現出欲言又止的樣子,「我,我不敢說。」

「老黑!!!」

小寸頭一看這情況瞬間慌了,「老、老大,不、不是我啊,你就算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打你啊!這、這個小子明顯是在誣陷我!」

齊天「委屈」道:「黑哥,我、我沒說是你啊!」

「老大,你、你看,不、不是我,真不是我!」

「滾!」

李小忠一腳踹開小寸頭,咬牙切齒的看著齊天說道:「說,他是怎麼打我的!」

「啪——」

蹲在地上的齊天嘴角翹起一絲笑意,猛地從起身一巴掌打在李小忠的臉上!

這次已經不只是當地旋轉那麼簡單了,而是直接飛了出去!

直到李小忠落地后,齊天才甩了甩手,一本正經道:「他就是這麼打的!」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這群學生欺負欺負同齡人還行,一看到這種情況,不少人都開始兩腿發軟。

尤其是在想到關於齊天的那些傳說以後,就差沒流眼淚大哭出來了。

在眾人詫異的眼神當中,齊天一邊揉著手,一邊無辜道:「你們這麼看著我幹嘛?剛才他真是這麼打的!」

「你、你竟然敢打忠哥?」

小寸頭一邊吞著唾沫,一邊說道:「我們可是未成年人,你、你下手這麼狠是要坐牢的!」

「哦……」

齊天平淡的應了一聲,然後生硬的配合著表露出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這就是你們敢圍著我的原因啊!那可著了,我打得這麼狠,估計要坐好幾年牢啊!」

小寸頭一看這情況,還以為是齊天爬了,當即變得興奮起來,「兄弟們,看到了沒,他怕了!動手,給忠哥報仇!」

一干學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有動手的意思。

「媽的,動手啊!」

小寸頭一腳踹在了身旁一個小弟的身上,「我告訴你們,得罪了齊天,你們可能只挨一次揍,但今天誰要是沒動手,就他媽別想留在了南校上學了!」

一聽這話,學生們的表情瞬間一變。

小寸頭沒有這個能力,但李小忠有啊!

而且,小寸頭和李小忠的關係最好,到時候添油加醋一說,就真的別想再待下去了!

要是再被父母知道了,那就更慘了!

雖然在學校,他們是混世魔王,可回了家,他們能做的只有當兒子。

相比齊天這位充滿傳奇的偶像,他們更怕自家老子!

想到這兒,學生們一個個發生怒吼,揮舞起拳頭,朝齊天沖了過去。

小寸頭並沒有因此而鬆口氣,甚至十分的絕望,他爸是李小忠父親的手下。

所以從小就當了李小忠的狗腿子,加上個子大力氣足,甚至已經被欽定為了李小忠的保鏢。

兩人不僅要上一個初中,以後高中,甚至是大學也要在一起。

現在李小忠被人一巴掌抽飛,這事要是傳出去,不被自己爹吊起來抽死才怪!

所以,在招呼小弟們開始動手以後,小寸頭連忙跑到了李小忠身邊,看看自家這位少主有沒有性命之憂。

畢竟一腳把人踢飛出去很常見,但一巴掌把人扇飛的,他還是頭一次見。

不看還要好說,這一看小寸頭差點沒一屁股坐在地上。

只見李小忠的臉已經腫成了豬頭,青一片紫一片的,不用化妝就可以去拍恐怖片了。

要不是因為還有呼吸,小寸頭都要以為李小忠被齊天一巴掌給打死了。

「忠、忠哥,你、你沒事兒吧?」

可惜,已經昏死過去的李小忠根本沒有任何回答他的能力。

「草!給我弄死那個王八蛋!」

小寸頭的表情,簡直被殺了他爹還要憤怒。

李小忠被打成這樣,他也要玩完。

與其到時候被自己老子打死,還不如現在先揍一頓齊天泄氣!

在說話的同時,他拎起地上的板凳腿,奔向了已經被人海包圍的齊天。

可是當他拎著傢伙衝到齊天面前的時候卻傻了眼,就這麼一會兒時間,十幾個不良少年,全都躺在地上呻吟著。

不是抱著小腿,就是揉著手腕。

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嘴裡不停地喊著爸爸媽媽。

什、什麼情況?

「你竟然又打我們未成年!」

「誰說我打他們了?我動都沒動!」

齊天無語的說道。

因為……他真的沒動。

「你放——你胡說,如果你沒動手的話,他們怎麼會這樣?」

小寸頭現在心裡頭已經沒有什麼怒火了,只剩下怕了。

就算他們還小,但也不至於幾個呼吸的功夫酒杯解決啊!

而且他很清楚,這些人里有好幾個下手黑的!

「初中不是講過物理了嗎?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你不知道?」

「……」

媽的!

不管了,反正早晚都是死!

還不如揍他一頓!

見小寸頭再次邁動腳步,齊天笑嘻嘻的問道:「你也像他們一樣?」

小寸頭卻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那些從他身上掠過的煙霧,就如同一陣陣涼颼颼的陰氣,讓人不寒而慄。

「不、不是!」

小寸頭最後還是沒能骨氣勇氣,連忙將手裡的板凳腿扔到了地上。

開什麼玩笑!

一眨眼的功夫就干翻了十幾個人,跟這樣的人動手和找死有什麼區別。

是!

如果不讓自己或是齊天掛點彩,帶李小忠回去以後也只有死路一條。

但他可以去姥姥家啊!

李小忠他爹的勢雖然大,可也就附近幾個村子而已,只要離開雙耳村他就不會再走了。

得罪齊天就不同了,估計也就一句話的功夫,就可以送自己下去跟閻王爺鬥地主了。

「大哥,要是沒什麼事兒我就走了!」

小寸頭說完,也不管被齊天打昏的幾個同夥轉身就準備跑路。

但還沒走兩步,齊天的聲音便從他們身後傳了過來,「等一下。」

「大、大哥還有什麼事兒?」小寸頭吞了口唾沫,苦笑著說道。

與你的四季 「你學過物理沒?」

怎麼又是這個問題?

不過這種情況下,小寸頭只能選擇點頭。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