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靈力突破到混元境,內宗大比……

他喃喃地道,目光望向遠處,一片悠遠。

混元境,內宗大比……

柳羿,孔齊,喻康澤三人,在此分別,各自離去,柳羿一回到幻滅峰,立即開始了閉關。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轉眼,已是半個多月之後。

這半個多月之中,使用「增元丹」,柳羿實力已是突飛猛進,漸漸接近納氣十層巔峰。

這一天夜晚,他的靈力開始嘗試突破混元境。

混元,混元,到底什麼是混元呢?

混元成息,凝息成道,道力,又到底是一種怎樣的存在?

……

夜風清冷,孤月高懸。

廣寒殿內,石室中,柳羿的心,也一如那孤月,寂靜,寒冷,沒有一點溫度。

自偏僻谷地回到幻滅峰,已經足足過去大半個月的時間,然而柳羿雖然達到納氣十層巔峰,初步探索混元之路,一天過去,卻依舊一無所得。

而這,已經是第二天傍晚。

距離內宗大比開啟的時間,已經不過十餘天了。

「必須儘快!」

「混元境……」

柳羿喃喃地道,目光掠過廣闊的廣寒殿上空,微露怔忡。

同仁館的內宗大比,又稱「七脈劍比」,和外宗小比一樣,是一個十分隆盛的活動,而且明顯比小比更加矚目,更顯熱鬧。

而且,獎勵也更豐富,更豐厚。

內宗弟子,每三年,才會舉行一次內宗大比,和外宗小比的一年一度,明顯不同。

修為有成的弟子,若能在大比中脫穎而出,那才是真正的名利雙收,將獲得各種難以想像的巨大好處,日後前途發展,不可言喻。

參加內宗大比的同仁館內宗弟子,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年紀不得超過三十歲,靈力在混元境以上。

靈力低於混元境,沒有參加內宗大比的資格。

也就是說,這內宗之中,一般是年齡最輕,最有天賦者,才能參加比試,外門弟子,那些超過了年紀的內門弟子,都是沒有資格的。

柳羿之所以如此看重這內宗大比,其實倒不是為了孔齊,喻康澤對他的期望,而是……

他知道,這內宗大比中,前百,前五十,前三十,前十,前五等,都各有不同的貢獻點賞賜。

而這,正是他急需之物,治療師傅傷勢所需要的四十萬貢獻點,自己還差了老遠的距離呢。

魔女來襲,夫君請接招 如果能在這內宗大比上,脫穎而出,獲得一個不錯的名次,哪怕只是前百,前五十,也能獲得一筆不菲的貢獻點。

而這,正是他需求的。

柳羿目露思索。

據說,這一次的內宗大比,前百,每人就至少獲得五千貢獻點,前五十,更是每人一萬,前三十,每人一萬五。

前十及以上,更高。

撿個王爺來種田 最高的,可得五萬!

五萬自己不敢想,但是,只要拿到五千,一萬,也聊勝於無,一萬五,兩萬,自然更好。

可以省去自己不少之功了。

而且,另外還有其他一些獎勵,也可以換成貢獻點,同樣是一筆不菲的數目。

因此,柳羿已經暗下決心,這屆的內宗大比,自己一定要參加,而且,不但要參與,還要獲得一個不錯的名次。

不提前五,前十,至少前百,前五十,也要有自己的一個名次。

那麼,在此之前,靈力突破混元境,獲得參加內宗大比的資格,便是當務之急了。

「混元境!」

何謂混元?

古書上說,混元者,氣之初始者也!

元氣未分,混沌為一!

元氣誕生於虛空之中,明為內,暗藏外,因明暗之間生空洞,因空洞之中生太無,因太無之變而三氣分明,為玄、為元、為始。

三氣混沌,因洞立無,因無生有,因有生空,觀空無之變化,虛生自然,便能成就混元之大道!

「三氣混沌,因洞立無,因無生有,因有生空,觀空無之變化,虛生自然,成混元之大道?」

「我有天河玄功,難道還怕靈力匱乏嗎?」

柳羿喃喃思索道,這番言辭,看似普通,然而卻似乎處處藏著大道的軌跡,即使柳羿百般思索,短時間內,依舊不得甚解。

納氣境,修鍊的是武元,又名元息,依舊處於武之層次。

而混元境,修鍊出來的,將是道力,又名道息。

元息,道力,將是真正的仙凡之別。

所以納氣境再高,納氣十層巔峰,也不過是普通人,是世俗武界;

而混元境再低,也是准仙人,是仙域之別,脫離了肉體凡胎,進入到了混元改息的境界。

那就是一步仙,一步凡。

然而,這一道關卡,卻不知難住了多少人,一輩子在門前磕首砥礪,不得其門而入。

柳羿現在終於明白,鯉魚躍龍門,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到底有多艱難。

每一個人,都想成仙問道,但最終,成功者,寥寥無幾。

仙凡大道隔,一千萬普通凡人中,能成功者,又有幾人呢?

仙路渺渺,接引者稀!

仙路凄凄,死者何多!

不過,不管這條路如何艱難,都不應該是困鎖我腳步進步的理由。

仙,凡。

這一刻,柳羿苦苦思索,只要弄明白仙凡之別,或許,這混元境,也就沒那麼神秘了。

只要解開了它的難點,突破,也就變得順理成章。

只是,何謂仙凡之別呢?

元,指的是天地元氣。

息,指的是一呼一息。

元息,就是天地元氣的呼息。

修鍊元息,凝成武元,就是將天地的元氣,引入自己的身體,而後跟隨自己身體的節奏,一呼一息間,散入四肢百骸,經脈丹田,最後達到可收,可發,改變自己身體基能,甚至變成自己身體的一部份。

這就是元息。

而道力,則有了一絲道的軌跡,需要暗合一絲天地軌道。

這一夜,柳羿想得頭髮發白,想得愁眉緊鎖,一直到天光破曙,而後再到日光昏黃。

第二天的時間,又將過去。

他卻是依舊一無所得。

而最後的報名截止時間,又逼近兩天。

「這樣下去不行,不能這樣了,趁著這段時間,不如先服下燭陰果,純化自己體內的武元再說。」

柳羿一抬手,瞬間,手掌心中,出現一枚通體剔透,燦爛奪目的赤紅色果子,散發著一股奇異的幽香。

這就是近三品靈藥,燭陰果,天地之間,奇珍之一,可以純化人體內的武元,為最純粹,最凝鍊的天地陰元。

擁有了純陰之元的修鍊者,靈力踏步混元境,危險將要小得多,而成功幾率,也將大得多。

本來,此物是三人共同獲得,理應由三人共分,但是,孔齊喻康澤以時間緊促,為了保證成功率的理由,先讓柳羿收下,日後突破混元境,再想其他辦法彌補。

最終,盛情難卻,柳羿也只得答應了。

因為他同樣明白,三分之一的燭陰果,絕對無法將他體內那龐大的武元全部純化完畢。

到時,一顆燭陰果的價值,將大大浪費,還不如先給自己。

到時,自己再想辦法,找到同樣價值的東西,補償給他們即可。

也正因如此,這次突破,才更不容許失敗。

「吞服!」

閉上眼睛,一抬手,手心中的這枚赤紅靈果,就滑入了柳羿口中,而後瞬間化為一團紅色液體,香氣直透心脾。

柳羿感覺到,自己整個人似乎都要升華了一般,體內那原本滿溢的武元,開始不斷沸騰,蒸發起來,一絲絲雜質,從他的體內排出。

他體內的武元,開始迅速減少,但遺留下來的這些,卻變得更加剔透,晶瑩,充滿著一種奇異的生命之力。

一個時辰過去,兩個時辰過去……

三個時辰,四個時辰……

一直到第五個時辰。

大仙農 柳羿體內的燭陰果之藥力,終於徹底揮發怠盡,而他體內,所有的武元,也凝縮為三分之一大小。

然而,數量雖然減少了,質量卻更勝一籌,遺留下來的武元,充斥著一種淡銀的色澤,綿綿然,泊泊然,如同絲綢,又如膠質,扯不斷,剪不碎。

——純陰之元。

柳羿面露喜色,這就是古書之上所記載的說法,純陰武元了,擁有這種武元,修鍊起來,事半功倍。

不過眼下最首要的,反而是繼續將武元提升到巔峰境界。

就這樣,柳羿繼續吞服增元靈藥,又過八天,重新將修為提升到納氣十層巔峰。

這時,他的感覺,已經截然不同了。 和之前的納氣十層相比,他感覺自己此時識海內的靈氣,已經強了整整一倍,隨手一拳揮出,空氣中竟然發出「啵」的一聲輕響,彷彿噴汽式飛機碾壓而過,地面上出現一條細細的白痕。

「完美半步!」

那麼,問題又來了,接下來柳羿所要面對的,依舊是突破混元境的門檻。

時間,已經只剩下最後不到一周。

越來越急迫了。

不能再等了。

柳羿開始服用混元金花。

雖然原本不想依靠外力,靈力自行突破到混元初期,但看如今這情況,迫不得已,只有如此了。

師傅因自己而受傷,因自己而甘冒大險,擅闖宗門秘境。師傅待自己尚且能如此,現在她身負重傷,急需救治,自己作為徒弟,又為何不能為師傅做一點什麼事情?

柳羿服下第一瓣混元金花。

一入口,混元金花就有一股奇異的氣息,不類草木,反而像是金鐵,並不好聞。

不過,對於這些,柳羿並不在意,很快,在那股奇異的氣息中,他思緒悠悠,進入一種奇特的「夢境。」

「夢境」中,柳羿的意識,彷彿伸入了頭頂虛空,觸及萬物,能傾聽到一草一木的生長,默默感受到大地深處的脈動。

隨即,晨起之時,金烏東起,陽氣復生;傍晚時刻,太陰西墜,陰氣入體,萬籟俱默。

種種不同的變化,陰陽調和,不斷在柳羿心間發生,時間一分一分過去,這一晚的時間,柳羿就是在這樣的感悟中,悄然逝去。

第二天。

柳羿再次服下一瓣混元金花。

每朵混元金花,一共有五瓣,混元混元,它之所以珍貴,便是能讓服食者,觸摸到一絲道的軌跡。

只要有這絲道的軌跡指引,修鍊者便有極大的可能,觸類旁通,悟及混元之真意,最終從而達到混元之境。

第三天的夜晚,同樣如此,而且感受更深了一些,柳羿隱隱感覺到,自己距離混元初期的瓶頸,隱隱一跳,有突破的跡像。

不過每次,就在最後一刻的時侯,總是差那麼一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