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臣道:「殿下。秦軍的符五花八門,什麼樣的都有,從這事可以看出幾個情況,一是秦軍擁有一個大型的制符作坊,第二是秦軍的制符大師已經掌握了太多特殊符的製作,第三,秦軍的財力極強!」

「不錯,一枚符的製作需要符紙,現在我們的符紙都很貴,一枚符紙得十枚靈石才能夠購到。臣觀此次秦軍的符祭出的情況,六萬人每人最少六枚防禦符,攻擊符最少十枚,需要的符就是近百萬!」

不算不知道,這一算之後。所有人都驚呆了。

一個負責制符方面的大臣道:「殿下,雖然厲害的制符大師完全能夠用強大的神識力量在多枚符上刻寫製作,可是,那些符裡面爆發出來的各種的攻擊力量卻是不容易刻寫上去,這是臣難解的地方。」

「如果那符紙裡面本身就擁有特殊的屬性,其實只需要用神識刻寫一個激發道紋就行了,這樣一來。一天製成數萬枚符並不困難。」

有一個大臣就說了一句。

他的這話自然被大家鄙視了,什麼樣的符有著自己的屬性,真是亂說。

大家並不知道的是這位大臣還真是說中了秦寧制符的秘密,由於要製作的符太多,幾天的時間又根本不可能完成,秦寧乾脆就讓甄雪他們那些金丹級的高手來融化靈獸皮。最後由他自己來用混沌的能量加工,做完這事之後,他根本就不去進行詳細的刻寫,而是用自己最強大的神識力量在皮紙上刻了一個激發道紋就算是製成,他自己都沒有詳細去觀看這些皮符到底是一些什麼樣的攻擊屬性。就讓甄雪她們鑒別了之後分發了下去。

這也是秦軍祭出來的皮符擁有著五花八門攻擊力量的原因所在。

那漫天的皮符完全就是一隻只靈獸在對黑水軍進行著防禦和攻擊。

大家並不知道秦寧制出的這種符是這樣的一種來源,爭論了一陣之後也無法弄清楚情況。

武志凌的臉色變得越發難看道:「秦軍現在俘虜了近二十萬之人,他們必然會把這些黑水軍將士用奴牌進行控制,各位,如此一來,秦軍的軍隊就進入二十萬,我們怎麼辦?」

這才是一個現實的事情,武志凌問出了這話時,所有人不得不思考這樣的一件事情。

以前西皇子的軍隊在這西部擁有著絕對的優勢,三十萬大軍可以橫掃這片地方,對於新出現的秦軍也並沒有放在眼裡,但是,六萬的秦軍就足以擊敗四十萬的黑水軍,現在雖然秦軍消耗了一半的人,卻是多出了十九萬人之多,不用多長時間,二十多萬的軍隊就能夠成軍,秦軍已經一躍而成為西部又一支極強的軍隊。

這怎麼打?

如果是以前,大家還有著一些勝算,現在看到了秦軍表現出來的超強戰力之後,大家明白,現在這仗已經難打了。

再細細想一下秦軍的情況,有著那麼多的符,又掌握了一支二十萬人的軍隊,這樣的一支軍隊還有人敢說能夠打得下來?

不好辦了!

現在對於大家來說,一個問題擺在了面前,西皇子的勢力如果應對秦軍的問題。

「殿下,現在秦軍表現出了那麼強的戰力,臣擔心的是各方勢力暗中與秦軍勾結!」

有大臣就說出了一個讓大家聽得心驚的問題。

大家明白,秦軍與黑水軍的一戰情況相信觀看的人較多,那麼多的人觀看了秦軍一戰表現出來的超強戰力之後,拉攏的情況必然發生,特別是幾個與西皇子不對路的皇子們,他們是樂見在這裡出現一股強大的勢力,如果大家聯手起來,完全能夠對西皇子的軍隊產生威脅。

「臣也認為不得不防!秦軍表現出了那麼強大的戰力,又得到了十多萬的黑水軍隊,現在秦軍的力量已經變得對我們有著巨大的威脅,再讓他們發展下去,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威脅,臣以為,必須利用秦軍一戰損失慘重的機會,把秦軍滅掉!」

一個元帥已是站出來大聲說道。

「秦軍那麼多的軍隊,我們怎麼滅他們?」另一個元帥就問了起來。

這說話的元帥道:「殿下,其實臣認真想了一下,感覺到現在正是我們的機會所在!」

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

「張愛聊,你把你的想法講一下。」

武志凌的雙眼發亮,他當然不希望看到秦軍這樣的一支軍隊在自己的身邊成長起來,如果能夠滅掉,當然要第一時間滅掉。

張昌平是西皇子軍中的一個元帥,也算是一個智慧型的人了,這時已是神情凝重道:「各位,按理說我族出現了這樣的一支軍隊是好事,但是,殿下派人招募,他們卻是拒絕了,這就足以說明這股力量並不為殿下所用,所以,我們不能夠讓其成長起來!」

這話就說進了武志凌的心裏面了,微微點了點頭。

大臣們也明白,這股力量成長起來的威脅太大了,是絕對不能夠讓其發展起來的。

張昌平又說道:「我觀秦軍的情況,他們本身的將士在各方面並不強,強的就是那種符了,此戰,秦軍消耗的符太多了,那麼多的符相信是他們多年存積的結果,如果再有一場大戰,他們還能夠拿得出那麼多的符?」

對啊!不僅是西皇子武志凌,大臣們也眼睛發亮了,這種分析應該是對的,秦軍絕對不可能再有那麼多的符,如果與秦軍接戰,相信他們根本無法再擁有那麼強的戰力。

張昌平又得意道:「秦軍之所以一戰能夠表現出那麼強的戰力,最關鍵的一點是陣法的運用,一下子擁有了那麼多的俘虜軍,他們能夠那麼短的時間中把俘虜軍都融入到陣法中?我看未必,人多反而無法形成合力,我軍如果全軍壓上去,以我軍的精銳對上他們的雜軍,一戰取勝的可能性極大!」

不錯!

武志凌讚許地看向張昌平,自己的這個元帥的確是智慧型的人,在大家都膽怯的時候就看出了秦軍的虛弱,如果這個時候一戰,相信取勝的可能性很大。

看到大家認真聽著自己在講,張昌平繼續道:「秦軍的戰力我看了,關鍵的就是秦寧這個人,黑水軍的打法是正確的,只要把秦寧幹掉了,整支秦軍就完了,可惜的是他們的想法沒有得逞,要不然秦軍現在已經敗了!」

這話說得大家才想了起來,如果不能夠把秦寧幹掉,這仗也仍然沒法打。

武志凌就問道:「愛卿有何手段制住那秦寧?」

張昌平道:「殿下,大家都知道神丹服用之後並沒有度劫的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樣的提升之後再無提升可能,是一種假提升,如果當著秦寧服下神丹,然後用一種引劫陣引劫的話,秦軍還能夠活下來?」

這話說得大家雙眼發亮了,如果用真能夠把秦寧引入劫雷中,秦軍必將被劫雷劈死。


「不錯,如果能夠犧牲幾人,布成一個陣法把秦寧困在裡面,然後一起度劫的話,秦寧必死!」

一個大臣也興奮起來。

這完全就是一個針對秦寧的強大手段! 這次秦寧並沒有在傳送中過多的停留,用傳送陣往來了兩次印加西國之後,就回到了西疆大城埋頭製作皮符。


體內的能量已經注滿,要想更進一步並不是能量足夠就可以,這需要的是一些感悟,秦寧缺的就是修鍊上的一些感悟。

大量的靈獸皮被源源不斷的通過一些地下的渠道送進了府內,這件事情甄雪做得很是隱秘,並沒有讓更多的人知道秦寧獨自一人能夠煉製出那麼多的皮符。

專門選出來的一批女性金丹高手更忙,每天把這些靈獸皮融化成液體送到秦寧那裡,由秦寧再次的加工,然後就製成了一張張的皮紙。

「刻!」

秦寧盤坐在地下室裡面,強大的神識分成了數百道之多,第一次都會同時對著數百張皮紙刻寫道紋。

很簡單,就是一道引動靈獸天賦技能的道紋,只要使用時用真氣激發道紋,那張皮符就擁有了靈獸的攻擊力量。

「去!」

一分鐘的時間,那數百張的皮符已是刻寫完成道紋,然後被碼在了一旁。

大量的皮紙就在秦寧這沒日沒夜的製作中成型。

神識消耗得差不多了,秦寧就會閃身而出,然後用一塊仙石傳送一次回來繼續進行。

時間就在秦寧往來印加西的那個傳送陣中完成。

印加西的那個傳送陣秦寧也進行了一些設置,設置了一個隱陣,每次去的時間,由於隱陣的原因,到也不會被人發現。

這往來的傳送陣已是成了秦寧補充混沌能量和神識的絕佳之地。

一般屬性的靈獸皮符,秦寧也就是加入道紋就行了,對於一些威力巨大的靈獸皮,秦寧就會多花一些時間製成加入了疊加陣法的更強威力的皮符。

大量一般屬性的皮符加入威力巨大的靈符,配合起來。產生的效果自然會更大。

用了好多個儲物袋才把這段時間製成的各類皮符裝了起來。

皮符的發放都是在開戰的時候進行,平時並不會發放。

一般性的皮符差不多了,下一步得更多的走精品的路線!

這種皮符也只有秦寧才能用強大的神識配合混沌能量進行,秦寧的心中多少有些苦悶。那麼長時間的制符,看到皮符都有想吐的感覺。

可是,秦寧也明白,一場場的大戰就將到來,儘可能準備多一些皮符才能夠讓秦軍多一些戰力,沒有皮符,秦軍這支大量築基期人員的軍隊在戰力上根本就無法與那大量金丹高手的各方軍隊相比。

這是實力的差距,必須要用皮符來彌補。

盤坐在那裡沉思了一下,秦寧再次招集將領們開會。

「大家都報告一下情況吧。」


沙行平首先就報告道:「將軍,我軍現在正在加緊訓練。除了原來的兩萬七千人之外,最近因為我軍的一戰而慕名到來參軍的人很多,已擴充到了七萬人。」

七萬人了!

秦寧也吃了一驚。

沙行平就笑道:「將軍,與黑水軍的一戰,我軍的聲威震動四野。太多的藍星人看到了希望,都紛紛從各地而來,要不是我們精挑細選,人數比這個還會多!」

原來是這樣,秦寧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沙行平繼續道:「我們對現在的軍隊重新進行了劃分,在各隊中都根據各個層次進行了搭配。」

「我軍人少,關鍵的是陣法的運用。必須在這方面加強!在人員的選擇上,儘可能的招收修為高的人才行!」

秦寧知道雖然進行了兩戰,大家的士氣高漲,但是,畢竟整支軍隊新建,許多地方還不盡如人意。

「將軍。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那黑水軍士兵的問題,這些人分別由大家控制,我擔心的是戰時並不能夠發揮出戰力。」

這事各族的軍隊都存在,一直就是一個問題,秦寧一時之間也想不出辦法。

村姑雪也神情凝重道:「如果是一般的軍隊到還好說。我們秦軍作戰時更多的是講的戰陣配合,裡面加入了黑水軍的人,戰陣的威力反而大減。」

秦寧也明白這情況,現在暫旱也找不到更好的辦法。

只能對著沙行平道:「到時儘可能的多給我族將士防禦,徵召煉器師,多打造一些防禦戰甲!」大家答應了一聲。

竇進道:「將軍,我們重點關注著西皇子軍的情況,西皇子大軍已經集結完畢,將會向我軍展開攻擊,另外,從我們探到的情報知道,西皇子軍隊可能還有專門針對你的手段,只是這手段一時之間還無法探出!」

針對自己的手段?

秦寧就皺眉沉思起來。

李守雄道:「明知道六個元嬰高手都沒能夠傷到將軍,他們還能夠有什麼手段?」

「這就暫時無法探知了,反正傳來的消息說他們有百倍的信心能夠重創將軍,甚至……」殺死秦寧的話他就不太好說出來了。

大家議論了一陣也沒想出到底會有什麼樣的手段。

「不管了,兵來將擋,到時我們注意一下就行了。」

秦寧也沒太過於在意這事。

甄雪道:「將軍,你還是要多加註意一下才是,西皇子的軍隊中人才聚集,肯定有了針對你的手段。」

聽了甄雪的話,秦寧微微點頭道:「現在擺在我們發展前路的阻力就是西皇子的軍隊,本來我們投入他們之中也並非不行,但是,從了解到的情況知道,這些軍隊根本就沒有為民做事之心,所以,想要放開手腳走上民族自救的道路,我們只能與他們開戰了!」


堵新振道:「將軍說得對,靠人不如靠已!」

一直坐在那裡沒太多話,在這一戰中又表現突出的新提撥將領李雲聰道:「將軍,我想到了一個對付你的可能!」

大家的目光就投到了李雲聰的身上。

有些遲疑,李雲聰道:「這事我也只是猜想。」

「說嘛,大家以後有什麼說什麼,暢所欲言!」

秦寧鼓勵地看向李雲聰。

「將軍,服用神丹升入元嬰期的人其實戰力並沒有完全達到自身修鍊突破的人,他們最大的問題就是沒經歷天劫!」


大家都是明白人,開始時並沒有明白,聽到他這樣一說時,甄雪首先就吃驚道:「你是說西皇子的人會用天劫來對付將軍?」

李雲聰就用力點了點頭道:「我感覺只有這一種手段才能夠威脅到將軍,其他的手段根本不可用!」

「不錯,只有這手段才能夠對將軍產生威脅,可是,這得犧牲好幾個金丹巔峰的高手才有可能實現!」盧晶大聲說道。

李雲聰道:「說個實話,秦軍能夠走到今天,一切都是將軍的手段,如果將軍有一個意外,整支秦軍還會有那麼強的戰力?我看整個的秦軍都會崩潰。所以,將軍不可以出事!對方的人正在看清楚了這事,才會專門針對將軍!」

沙行平道:「說得對,如果我是西皇子,我首先想到的也是對付將軍!」

秦寧並不知道神丹的具體情況,就問道:「神丹服了沒有天劫?」

甄雪解釋道:「將軍,服用了神丹的元嬰高手稱之為假嬰,其實,他們的戰力只有真元嬰的百分之七十左右,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他們沒有經歷過天劫,服用了神丹的人,天劫是根本就沒有來,要不然,天劫一致,他們必將被擊得灰飛煙滅!」

秦寧就微微點頭,心中多少也明白了一些對方的手段,不外就是在與自己開戰時,用服用了神丹的人困住自己,從而激發出天劫,把自己也帶著一起歷劫。

「陣法!」

甄雪看向秦寧道:「將軍,我感覺到西皇子的人想要採用天劫的話,首先就得把你困住,要困住你,憑藉一般的手段肯定不行,所以,他們也只能是採用陣法了,這事你得注意一下才是。」

這已是帶有著很濃的關心意味了。

秦寧笑了笑道:「這事我會小心的,既然知道了他們可能採用的手段,我們在練兵的時候就要更多的注重軍隊將士的配合,一場戰事,關鍵的就是我們的軍隊要有聚集力,不能夠因為我的存亡而受到影響,在這方面,你們這幾個指揮者也要進行排序,我不在的時候,你們幾個誰接手指揮都要清楚!」

這事大家心中也明白,答應了一聲之後,沙行平道:「將軍這事並非小事,到時絕對不要給他們機會!」

秦寧笑了笑道:「沒多大點事情,此戰關係到我們秦軍是否能夠真正的在這片土地上站穩,所以,必須一戰而勝!」

「是!」

看著將領們走了出去,堵新振道:「將軍,城裡面有一個家族的大長老想見你,來聯繫的據說是你的熟人,叫溫玉若的。」

溫玉若?

堵新振接手蒙宗負責城裡治安的事情,甄雪最近又一直配合著自己在煉製皮符,溫玉若估計來了幾次都被堵在了外面。

「行,你讓他們明日到這裡來吧。」

堵新振答應了一聲離去。

溫家?

秦寧有些猜測了,這個家族看來是看清楚了自己的力量,想跟自己有一個更加緊密的聯繫! 精心打扮過的溫玉若看上去充滿了一種讓人驚艷的感覺,一身淡綠,小蠻腰之上的一條紫色衣帶,牽繞出曼妙身姿,亭亭玉立,明眸皓齒,眼波流轉間,暗含著魅惑與一抹難以察覺的莫名韻味。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