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個都是在大聲慘叫著,身上鮮血不斷的向著下方流去,帶著一種恐怖的模樣,看到這些人的表現,陸方那嘴角勾了起來,眼眸之中帶著冷意。

「全部殺光了。」

陸方輕哼了一聲,帶著一些冷笑。

在下方去祭台上殺人的正是一些煉神期,這些人也已經在這祭壇之中,早已死亡。

祭壇的力量,已經擴散到了周圍的山谷,在抽取的周圍的生命力。

只有在這祭壇之上,才能夠保證安全。

不過現在卻已經沒有了這些問題,因為在這集團之上的靈神期高手已經全部都死光了,只剩下的陸方一個人。

此時的陸方整個人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但是一隻手卻緊緊的握著自己手中的長槍,身上那些血光在慢慢的逸散,可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一件詭異的事情。

天魔大法卻沒有停止下來,反而在不斷的運轉著。

在陸方的身體之內,帶有著一股龐大的吸力合著祭壇的力量似乎勾連到了一起。

原本黯淡下去的祭壇,就在這一瞬間,又再一次重新運轉起來。

以陸方為中心,一股強大的生命力向著陸方灌入,不斷的刺激著他,充滿著他的身體之內。

這一股力量是那麼強大,而且十分的精粹。

「這是什麼力量?」

陸方一時間驚呆了,彷彿有些不敢置信,這靈神期高手就是為了現在這一刻,才會殺了這麼多人,準備這一次的祭祀。

可是沒有想到的是,這些人全部都被陸方給殺光了。

而這裡的祭壇,所抽取出來的生命力,卻全部都灌入了陸方的身體之內,,原本因為使用天魔大法,導致他爆發了自己血脈之力,就連這頭髮都已經變得發白。

可是在這一刻,這些白了的頭髮居然在瞬間復甦。

「怎麼可能?」

陸方有些不敢置信,原本已經有一些枯竭的血脈,居然在這這種強大的生命力灌注之下,在不斷的被激活。

祭壇上面那金色的火焰在不斷熊熊燃燒著,變得更加的旺盛。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陸方有些不敢置信的說道,陸方修鍊的萬生摩羅經以及天魔大法似乎兩者合二為一,在不斷的抽取著龐大的生命力。

隨著這些生命力灌輸入他的身體之內,此時他境界就在不斷的攀升著。

速度之快讓人不敢置信,剛才才只不過是鍛神期一重,而這時卻已經抵達了鍛神期六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陸方有一些慌張,更有一些緊張。

如果有一個人從天空之上往下看,那麼就可以看到,這祭祀的力量雖然已經瀰漫到了山谷,但是卻瞬間已經回縮。

只剩下了在山谷之中的區域大小,甚至還在不斷的縮小著。

在這祭壇之上的所有靈神期高手那些生命里也都在不斷的被抽取著,灌輸進入陸凡的身體之內。

此時的陸方好像是一個無底洞,一個無比可怕的無底洞。

這些生命力在不斷的灌輸進他的身體,讓他在不斷的膨脹著。

感受著這些龐大的生命力,陸方在不斷的生命層次蛻變著,終於蛻變到了鍛神期九重。

站在那裡,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魔物。

陸方就感覺還不夠,在感受這些生命里,不斷的灌輸進自己的身體,恍恍惚惚之間,終於發現了不同的地方。

那就是在自己的身體之中,居然有著一個鎖。

在鍛神期第九重的時候,似乎就是打破這一個鎖才能夠突破。

「我的力量在不斷的蛻變啊。」

陸方這樣喃喃自語的說道,已然在這一次都毀滅祭壇的行動之中獲得奇遇,實力在不斷的沸騰著。

原來這祭壇並不是普通的祭壇,而是一個為了提升修為而專門煉製出來的魔神壇。

以魔神的力量,將萬物生靈的生命進行純粹化,將他們的力量不斷抽取著。

在這種情況之下,祭祀這魔神的力量將這些力量都純粹之後,再次灌輸入主持祭祀的人的身體之內。

這些人的實力就會大幅度的增強,甚至突破原有的境界。

而這一種方式,會有後遺症,那就是會因為強大的生命力灌輸,導致原有的境界無法突破。

除非,修鍊本身就是一種閱讀生命力的功法。

只有這種功法,本身就是掠奪天地之靈氣,最多只不過是有點補,但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比如天老傳授給陸方的天魔大法就是一種這樣的修鍊功法。

不但以自己的血脈為燃料,爆發出強大無比的力量,同時有著另外一種特性,那就是掠奪外界的力量。

不過為了避免陸方走上魔道,天老並沒有傳授根本的那一點,只留下了爆發的功法。

可是沒想到的是,陸方居然在這次事件之中獲得如此奇遇。

誤打誤撞裡面破壞的了祭壇,而且在破壞的過程之中,反而吸取了這祭壇之中的龐大生命力。

讓陸方得天魔大法,在不斷的晉陞著。

同時萬生摩羅經似乎也有著一些奇特的地方,在源源不斷的將陸方的這些力量歸納在其中。

讓陸方體內的元力在不斷的渾厚,血脈也在不斷的濃縮和蛻變著。

終於,抵達了一個極限,陸方身體之內的血液就在這片刻之間,變成了金色,這金色的血液開始向著全身流轉而去。

同時在陸方的體內,元力濃縮到了極致。

「啊!」

陸方猛的嚎叫了起來,只差一點,只差一點就要突破靈神期的鎖,踏入真正的靈神期。

「這是怎麼回事?」

在遠處的素兒看著陸方的表現,眼眸之中露出了震驚,狠狠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不敢置信。

太可怕了,太強大了。

這樣的陸方在素兒看來,宛如天神一般。

這種力量讓人震驚,似乎是有著無敵之姿,原來陸方是修鍊了這種可怕的功法,難怪敢如此自信,真是太厲害了。

就素兒和小月兒的面前大概十多米的地方那些樹木都已經枯萎了。

都被這祭壇所抽取的生命力,如果陸方再遲一點,恐怕就要波及到兩人。

小月兒卻有些害怕,緊緊的抓住了素兒的手,帶著一些恐懼的語氣說道:「素兒姐姐,陸方哥哥到底是怎麼了,他身上的氣勢變得好可怕,還有他身上瀰漫著的那些血液,他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聽到了小月兒的話,素兒在安慰著她。

「別怕,他剛才斬殺了這些強敵,這祭壇之上獲得了奇遇,在這上面的生命力,都在灌注進他的身體之中,現在他正在不斷蛻變,馬上就要突破靈神期了。」

「真的嗎?」

小月兒一時間發出了一聲驚呼,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沒錯。」素兒雙眼眸也是帶著一些驚喜,只是很快卻又沉默了下來「不過,似乎已經卡在了靈神期,好像還差一點引子,我的實力還不夠,所以家族並沒有給我靈神丹,不然的話說不定可以幫助他突破。」

聽到這裡,小月兒緊緊的抓住自己脖子上的項鏈,眼眸之中有著一些遲疑之色。

下一刻,就把這項鏈給扯了下來。

「接下來之中有著一顆寶石,這顆寶石可以幫助陸方哥哥突破。」小月兒開口說道。

聽到小月兒這麼一說,素兒頓時嚇了一大跳。

只是看著面前的這些寶石,都只是普通的而已,就是有些疑惑,下一刻小月兒砸碎得著上面的寶石,只剩下了最後一顆。

對著素兒說道:「就是這一顆寶石。」

看著小月兒遞過來的寶石,素兒一下子驚呆了。

在這一顆寶石之上,但有著一種奇異之力。

「沒錯,這個寶石的確可以幫他突破。」素兒臉上露出了驚喜。 陸方只感覺整個人帶著一種迷糊,在不斷的遊走著,似乎找不到自己的方向,似乎也找不到出路。

「我到底在哪裡?我要怎麼樣才能突破?」心中萬分的焦急,就在這個時候,陸方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你小子,忘記你的戒指之中,還有那一枚寶石了?那一枚寶石可以幫助你突破靈神期。」天老在陸方的腦海之中提醒道,他這才恍然大悟,連忙往自己的戒指上一拍。

下一顆一顆寶石出現,這是斬滅了鬼鼓之後出現的寶石。

這個寶石可以幫助靈神期突破,拿起了這一枚寶石,陸方直接扔進了自己嘴巴里。

這就是這顆寶石的用法,吃下這顆寶石之後,陸方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之中湧出了一股龐大的清涼之力。原本那燥熱的身體,就是瞬間就變得清涼起來,特別是腦海之中也變得更加的清晰。

「我體內的狂躁元力變得穩定了下來。」

陸方帶著驚奇說道,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長長的吐了出去。

「我知道了,我終於知道該怎麼突破了。」

下一刻,陸方閉上自己的眼睛,開始構建起自己的靈神道,靈神期不是普通的狀態,指的是元力積攢足夠之後,開始在自己的靈與神之中構建道理,開始向天地之間獲得權柄,獲得認可。

陸方閉上自己眼睛,心中早已經有了決定。

一條陰陽魚,出現在陸方的腦海之中。

一陰一陽之謂道,天地大道,莫過如此,隨著陸方這次也心中念動著這些話語,瞬間就發生了奇特的變化。

就在陸方的腦海之中以及身邊都出現了一個太極圈。

兩條陰陽魚在陸方的身邊不斷的遊動著,讓陸方感受到了自己身體上的變化。

就在這時開始蛻變了起來,一步接著一步。

在陸方腦海之中的鎖,就在這一瞬間,開始破碎了。

「不枉費我費了這麼多的苦心,你終於打破了天地之鎖,馬上就要抵達靈神期了,抵達這個階段,你在這掙到大路上再也不會弱了,而終於也算是證道大路上的一個普通高手了。」

這是天老在下一刻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只可惜還是差了一點,還是差了一點啊。」

天老這樣喃喃自語的說道,眼眸之中帶著遺憾。

陸方並不知道天老的遺憾,此時感覺自己的身體的力量在不斷的沸騰著,連忙大口的呼吸,把這些炙熱的氣體排出去。

「這也太熱了吧,為什麼不夠?」

陸方開始有些焦急了起來,只差一點點,就可以突破了。

「陸方,張口…」

就在這時,陸方聽到了素兒的聲音,神識之中,瞬間就看見了素兒的手中拿著一顆寶石。

這個寶石正是來自於小月兒村子的寶石,也是鬼鼓的產物。

只見這顆寶石對著陸方丟了過來,陸方張開了自己的嘴巴,把這顆寶石吞了下去。

下一刻,體內再一次爆發出一股冰涼之力。

這天地之鎖,瞬間就是打破。

下一刻,兩條陰陽魚瞬間就吸入了身體之內,而就在這時,陸方只感覺到自己的一縷氣息和這證道大陸融合在了一起。

一種可以捉星拿月的感覺,在陸方心中油然而生。

陸方一聲長嘯,抽出了自己手中的長紅槍連斬數槍,帶著一股瀟洒之姿,甚至削掉了周圍數個山頭。

一槍之下,恐怖如斯。

證道大陸因為就連著大地之下,都有著道韻,所以難以破壞。

但是卻在陸方的這一槍之下,毀滅了數個山頭。

這比起一般的靈神期一重高手,都要厲害上了不少。

「天老,我現在算是高手了吧。」

陸方停在這祭壇之上,臉上帶著笑容說道。

「哼!」

只是下一刻,卻只聽天老冷笑了一聲:「高手?你算什麼高手?現在最多只算是起步,不入靈神,皆為螻蟻。」

「呼!」陸方不由有些苦笑。

「天老,你這樣打擊我真的好嗎?雖說我是獲得奇遇才抵達了這個境界,但也是實打實的靈神期。」

「其實,在這證道大陸之上只有靈神期才有資格窺探大道,否則在這之下的所有人,都只不過是被視為螻蟻,否則煉神期就不會被當成奴隸了。」

陸方聽到這裡,一時間凌然。

自己現在有些得意了,這只是獲得奇遇,才抵達了如此的程度,但是現在才剛剛有資格。

「打開天地之鎖,獲得了資格,才是在證道大陸之上的第一步,接下來每一步,都是異常的艱難。」

只聽天老,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說道。

「咕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