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白衣少年降臨在龍泉之上,他輕飄飄的出手,十分輕鬆的便抓起了那隻玉杯。

李宇抓住玉杯,他輕輕的聞了一口酒香,那沁人心脾的酒香讓李宇全身的毛孔都張開,舒服的簡直想呻吟開來。

「不愧是步步登天酒,只是聞一下,就能讓我如此舒服,簡直可貫通新的穴竅,要是吞服下去,那我豈不是會實力大增!」

李宇心中暗暗想著,這才明白為何步步登天酒的名氣如此之大,或許當初通天武神可橫掃無敵,也與這種美酒的效果有關。

「小子,乖乖交出我的步步登天酒,不然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純血妖族出離的憤怒了,剛才若不是李宇出手阻擋他,他就已拿到步步登天酒了。

現在李宇更是搶在他前面奪了他的步步登天酒,從來都只有他搶別人的,什麼時候還吃過這種虧。

晁鴻自是恨不得馬上將李宇轟殺成渣。

「辛老闆已經說了,這流水宴之中飄落出來的寶物,各憑本事,誰搶到了就算是誰的!」

欠君一世情 「你想要?那就看看能不能從我手裡搶去吧!」

李宇握住玉杯,裡面的美酒晃晃蕩盪,看得純血妖族雙目赤紅,他毫不猶豫的出手,猙獰的妖爪猛的抓向李宇,宛如滅世巨爪抓下。

在場的武者紛紛變色,能感覺到晁鴻這一爪比蒼天殿聖子用出的蒼青霸天掌還要可怕得多,這才是真正的滅世之威!

「破軍妖皇爪!這是純血妖族才可用出的武技,威力堪比天級武技,更是可藉助純血妖族的血脈之力,李宇接得住這一爪么!」

那可怕的巨爪碾壓下來,李宇卻是不急不緩的將玉杯湊到嘴巴,緩緩的喝下一口美酒,立馬就有一團火焰在他腹中燃燒起來!

步步登天酒的效果開始生效!

「正好拿你來試試這步步登天酒的效果!」

李宇猛的揮出一拳,狠狠的與那破軍妖皇爪對轟在一起,龍泉居都隨之一陣震顫,建築物紛紛顫抖,地面都龜裂開來。

還好龍泉中有著特殊力量守護,使得兩者交鋒產生的力量無法波及到龍泉,泉水仍然如舊。

李宇的經脈中有著滾滾真氣在涌動,他的血神門和氣神門同時打開,體內力量大增猶如神助。

在對轟后產生的震蕩感中,李宇不退反進,又是一拳轟出,他的胸口有一股不平之氣,定要與人大戰一場才能消散! 轟!

震天的氣浪衝天而起,李宇和晁鴻同時暴退,兩人剛才那一招比之前的對轟更為聲勢浩大。

「這兩個人怎麼這麼恐怖,恐怕靈海境大能爭鬥也沒有這樣的威勢,這便是天榜排名靠前的武者的強大之處么!」

「剛才我還以為李宇對上蒼天殿聖子都不是對手,沒想到他居然對上純血妖族都不落下風!」

「那是純血妖族沒有展現完整的妖身,不然李宇肯定不是對手!」

兩人的爭鬥引得在場的武者議論紛紛,最主要是沒想到李宇居然能和純血妖族爭鬥。

辛老闆則是饒有興緻的看著李宇:「步步登天酒,一步一登天,李宇剛剛邁出了第一步,看看到時候他最終能邁出幾步!」

碧波仙子也從典籍中知曉一點步步登天酒的效果,她喃喃自語道:「步步登天酒可激發武者的潛力,踏出的步數越多,激發的潛力越多。」

「只是步步登天酒也會消耗武者體內積蓄的底蘊,若是積蓄不足,那隻會傷到武體……」

「也不知李宇能走出幾步,若是能走出五步以上,那對他有著極大的好處!」

碧波仙子話音剛落,就看到李宇走出第二步,一拳轟出,他的氣血衝天,化為一副無比霸氣的血甲,覆蓋了李宇全身!

這一拳與純血妖族的妖皇爪對轟在一起,雙方同時暴退,龍泉上炸碎起無數水浪,濺得不少武者一頭一臉。

雙方卻是毫不猶豫的再次沖向對方,又是連續對轟了三記!

每一次對轟,李宇的氣勢就強盛一分,而晁鴻也是鱗片覆蓋到越來越多的地方,漸漸顯露出他的妖身。

第五次對轟之後,晁鴻暴退會原來站立的位置,他感覺著手臂的微微震顫,面色震驚的看著李宇。

「這便是步步登天酒的效果?居然可使你在對戰之中越來越強,這簡直是聞所未聞的事情!」

李宇則是矗立在原地靜靜的感受著步步登天酒的效果,他剛才每一步踏出,便感覺到體內的力量增強一分,那是武體和真氣的雙重增強。

同時他也能夠明確的感覺到,他之前服用的多種聖葯和天材地寶殘餘在他體內的藥力此時也全數被激發,這也是他能夠越來越強的原因!

周圍的武者紛紛驚訝的看著兩人:「步步登天酒不愧是能讓通天武神大人橫掃四方的美酒。」

「如此神效,難道李宇真的能和純血妖族抗衡不成?」

「那要看他能走出多少步,喝下步步登天酒之後,每一步踏出,武者的力量便增強一分。」

「可唯有天賦異稟之輩才能走出更多的步數,像天榜以下的武者,就算喝下步步登天酒,最多也就走出三四步,完全就是暴殄天物。」

「像李宇足以登上天榜,他能走出五步,乃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我估計他最多也就是再走出一步,差不多就代表著他的潛力極限了!」

一身華貴紫衣的李航帆此時也坐直了身體,開始正視李宇:「就連十四爺,也只服用過一次步步登天酒。」

「那次十四爺一共走出了九步,達到了步步登天酒的極限,更是藉助這股力量擊殺了一位靈海境的三紋靈族,登上了天榜第一!」

「我倒要看看,李宇這小子到底能走出幾步,在七步內,他是不可能抗衡晁鴻的,晁鴻連妖族真身都沒有顯現!」

正如李航帆所說,晁鴻還沒有動用全力,他挺直身軀,那細密的鱗片覆蓋了他周身,他的力量也在不斷攀升!

「九成妖力解放!」

「你接下我的霸皇妖神斬,才有資格看到我的妖身! 豪門劫:總裁的落難新娘 不過你應當沒有這個機會了!」

晁鴻話音剛落,他的手臂便猛地揮斬而下,一道雪亮無比的刀光斬向李宇,直欲將他和這片天地都一分兩半一般!

李宇長嘯一聲,他再次踏出一步,體內的力量暴漲,更是有血焰覆體,一拳便將那道霸皇妖神斬擊潰!

白衣少年主動出擊,他踏步降臨在晁鴻面前:「這回該輪到我出手了,你不現出真身,就準備被鎮壓吧!」

「金剛巨神掌!」

一道金光燦燦的巨掌從天而降,晁鴻在這道掌印之下,就猶如五指山內的妖猴,不管如何都無法逃離掌控,被鎮壓命運已經被註定一般!

晁鴻瞪大雙眸,他終於忍不住用出全力,周身全部被龍鱗覆蓋,身軀也隨之變化,轉瞬間就化為一條黑色蛟龍!

「原來是蛟龍屬的純血妖族!蛟龍妖族本就是純血妖族中排名前五的強大妖族,晁鴻現出真身,那李宇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純血蛟龍,這已是千年來第一次出現這種血統的純血妖族,曾經三千年前也有蛟龍屬的純血妖族出現,差點成為了一代妖帝,李宇對上它,只能怪自己太倒霉了。」

「據說妖族之中還有其他幾名純血妖族的戰力比晁鴻還強,難以想象他們的到底是何種族,居然可力壓晁鴻!」

當晁鴻現出妖族真身之後,是真的全場沸騰了,那橫亘在高空中的蛟龍真身足以上百丈宛如一座小山,即使是在紫龍皇城的其他武者也能清楚看到。

「那是什麼!居然是一條蛟龍,難道是有四階妖獸降臨到皇城之中!」

「不可能,別說四階妖獸,即使是五階妖獸也不可能強行破開皇城的護城大陣降臨。」

「皇室的真龍紫極氣據說修鍊到巔峰可變身為真龍之身,難道是哪位皇子在與人爭鬥不成?」

星空 蛟龍的出現讓很多武者紛紛向這邊靠近,他們還沒看清楚情況,就看到有一名白衣少年踏空而行,身上的氣勢不斷狂漲,居然在眨眼間就突破了境界,一拳將蛟龍轟退出去!

李宇屹立高空,踏出第八步時,他便已突破到先天六重天,這是步步登天酒的效果,同時也與李宇吞服的十滴聖血有關!

「沒想到李宇居然能踏出第八步,如此潛力,藉助步步登天酒,難怪能與晁鴻抗衡。」

「可惜晁鴻顯出蛟龍真身,即使是我,也難以抵擋他,李宇這回必死無疑!」

李航帆看著晁鴻那蛟龍真軀,知曉其雖無法與真龍相比,可也絕對是最強的妖獸之列。

這種狀態下的晁鴻,定然可與靈海境的大能抗衡,越境界轟殺靈海境的武者都有可能!

晁鴻那龐大無比的身軀在天空之中瘋狂舞動,他的聲音傳遍整個皇城:「小子,既然我現出了蛟龍真身,那你就必然會死!」

「妖龍爪!」

晁鴻暴吼一聲,在無數武者震撼性的目光之中,一條黑龍飛入高空之中,無數黑雲隨之聚集在這片區域,黑雲內儘是雷霆。

有一隻黑色龍爪從雲層中抓下,李宇的身軀在那妖爪下宛如一隻螻蟻。

眼看著李宇就要葬身在這隻妖爪下,卻有一聲狗吠之聲響起,漫天黑雲消散,那晁鴻居然一頭栽倒下來! 「怎麼回事,純血妖族怎會突然栽倒下來!」

「這蛟龍族的純血妖族簡直要毀天滅地一般,怎會被無聲無息的就擊敗!有誰看清楚是什麼情況么!」

「我只隱約聽到一聲犬吠之聲,難道是由於這個原因?」

「你不要開玩笑了,堂堂的純血妖族,怎麼可能就因為一直小狗的叫聲而如此狼狽!即使是真龍嘶吼,他也不可能一頭栽倒!」

無數圍觀的武者都看到晁鴻力量暴漲,凝聚了非凡的力量,卻突然從高空栽落下來。

如此詭異之事,讓在場的武者都有些摸不著頭腦,簡直以為是發生了靈異事件!

唯有在龍泉居中的幾位眼力超群的天才,發現了一點端倪。

「那聲犬吠聲是李宇身邊的小狗發出來的吧,難道真是因為這一聲叫聲,就讓晁鴻失去了力量?」

龍泉居的辛老闆更是異彩漣漣,盯著李宇腳下的小灰狗看:「居然一聲叫聲就可震懾住蛟龍族的純血妖族,難道這隻小狗是什麼遠古神獸不成!」

晁鴻變身的蛟龍,實際上與妖獸相差無幾,能讓蛟龍瞬間被震懾,失去力量,也只有血統比之高貴得多的遠古神獸了。

李宇也十分驚異的看向小灰,此時的小灰狗正一臉驕傲的昂著頭,一副快來誇獎我的表情

白衣少年失笑搖頭:「我還準備試試我晉陞到先天六重天以後的戰力,卻被你這個傢伙打亂了計劃。」

「不過你是想要幫我,也算是有功了,這團四階獸王的靈肉就給你當獎勵了!」

李宇從龍泉中猛的撈起了一塊靈肉,將其扔給小灰,被其一口吞下。

在場的武者看著宛如一隻普通小狗的小灰,紛紛充滿了疑問,難道就是這樣一隻極其普通的小狗,讓純血妖族無力抵抗?

他們寧願相信是李宇用了什麼特殊手段,直接將晁鴻打落下來。

正在眾人想要尋找真相時,一聲憤怒的龍嘯聲響起,黑色蛟龍猛的衝天而起,他極為憤怒的怒嘯道:「李宇,你陰我!」

「我要殺了你!」

黑色蛟龍猛的探出一隻龍爪,巨大的龍爪充滿了力量感,幾乎要將整個龍泉居都毀掉!

辛老闆正準備出手攔住晁鴻這樣殃及池魚的攻擊,小灰卻是再次對著晁鴻一陣猛叫。

「汪!汪!汪!」

小灰似乎非常不滿意晁鴻的表現,在它面前居然還敢顯現如此形體,對它不敬!

在其他武者聽來十分普通的叫聲,對晁鴻來說簡直是一種來自血脈的壓制,他只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在快速減少,心中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種恐懼感。

這種恐懼感宛如一條小蛇在面對一隻遠古凶獸,那種感覺簡直讓晁鴻瑟瑟發抖。

眾人只看到拍落下來的黑色龍爪猛的消散,然後晁鴻這回是十分徹底的被打回人身,失去力量從高空栽落。

砰!

晁鴻在地面上砸出一個坑洞,他直接眩暈過去,反倒是小灰耀武揚威的在其面前一陣狂吠,像是在宣示勝者的威嚴。

這個場景讓眾人一陣石化,想象中的龍爭虎鬥並沒有發生,反倒是威風凜凜宛如神獸的黑色蛟龍被一隻小狗一陣亂吠就一敗塗地。

看著那體型較小的小灰狗,在場的武者怎麼樣也無法理解,這樣一隻普通小狗,怎麼能輕鬆廢掉晁鴻。

李宇搖了搖頭:「還以為純血妖族有多麼了不起,沒想到被一隻小狗隨便一叫,就嚇成這樣。」

「真是讓我失望!」

李宇大刺刺的重新坐回貴賓席,小灰則在他腳下低頭品嘗美食,很多武者便發現小灰不管吃下多少東西,都不見它的肚子脹起來,似乎那些東西一進入肚子就被消化了一般。

這下再遲鈍的武者也明白過來這隻小灰狗的不凡,它吃下的是它自身體型十餘倍的美食,都不見有異樣,其顯然有著非凡的血脈。

李航帆低頭思索了一番,他笑吟吟的端起從龍泉中撈起的一壺美酒,就走向了李宇的位置。

「李兄,你剛才的風采真是讓在下折服,今日我想和李兄認識一下,做個朋友,不如我們幹了這杯酒,以後就是肝膽相照的朋友了!」

李航帆舉起酒杯,沈煉卻毫不猶豫的打斷了他:「我記得剛才那晁鴻才是你肝膽相照的朋友吧。」

「李宇將他狠狠擊敗,你作為朋友,卻過來敬李宇的酒,還要跟他做好朋友,你變臉變的有點快啊!」

李航帆毫不在意的擺擺手:「沈煉,你以為李兄跟你一樣斤斤計較么。」

「我和李兄都是人族中的絕世天才,剛才看了李兄的英姿,更是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自是想結交一下。」

「我相信李兄應當也有這種想法,不會錯失一場好機緣!」

李宇淡淡的掃了李航帆一眼,他示意李航帆繼續說:「你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

紫衣貴胄臉上露出勢在必得的笑容:「我可將李兄介紹給十四爺,讓李兄成為十四爺手下的得力幹將。」

「以李兄的實力和天賦,應當能在十四爺的眾多大將中排的上號。」

「等十四爺成為太子,李兄將會得到一場大大的富貴!」

沈煉皺起眉頭,他這回沒有插話,十四皇子乃是現在的天榜第一,被譽為是當今年輕一代的第一人,更是被很多人譽為是真龍天子!

據說十四皇子在誕生之時就有種種種異象,有八百里紫雲覆蓋在皇城上空,隱隱間還有真龍游弋。

從那以後,十四皇子便被譽為是真龍之子降世,更是從小就體現出了非凡的天賦,一路橫掃無敵,十六歲便成為了天榜第一!

若不是當今紫龍皇朝的九位皇子均是天資不凡,有著真龍之相,那十四皇子早就被立為太子了。

不過十四皇子一直在積蓄力量,有種傳言說只等十四皇子修成先天戰體,突破靈海境,那他就會真的君臨紫龍皇朝,成為太子的不二人選!

以十四皇子的權勢,他將是太子之位最有力的爭奪者,沈煉也不敢保證李宇不動心。

白衣少年淡淡的彈了彈還裝著三分之二杯步步登天酒的玉杯,他呵呵一笑:「不好意思,我對做別人的狗這件事不感興趣……」 李航帆本來以為李宇聽說十四皇子的名號就會納頭便拜,沒想到李宇居然敢如此直接的拒絕此事。

他一副看傻子一般的眼神看著李宇:「你可知曉,十四爺是最有希望成為本朝太子的皇子!」

「十四爺天生便福緣深厚,不僅有著當世第一的天賦,更是有著種種機緣,得到的上古傳承就不止一處!」

「從十四爺指甲縫裡流出一點好處給你,也足夠你受益終生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