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串串的記憶讓洛天一時間更加呆愣,有些適應不過來,隨後洛天感覺到自己現在這個身份的處境也是微微一愣。

「絕世天才,四屬性體質,紈絝的天驕,欺男霸女,無惡不作,實力僅僅是元靈巔峰!」感覺到這個身份的不一般洛天不由的嘴角抽搐起來。

洛天抬頭看向天空中的幾人,臉上露出苦笑,記憶中這幾個人同自己一樣,有的是老祖的弟子,有的則是老祖的子嗣,他們和洛天唯一一樣的便是都是紈絝,所謂臭味相投,說的就是他們這一群人了。

這麼一群人,有著老祖做靠山,可以說在天道宗中的地位極高,天道宗身份最高的弟子,便是長老親傳弟子,而這些親傳弟子,在張道天和天空中那幾個年輕人的面前,如同螻蟻,雖然不說想殺就殺,但是只要這幾人願意,完全有能力抹殺掉天道宗任何弟子,甚至長老! 第五百九十五章天道宗

「既然我變成了另外一個身份,那麼其他人想必也會身份轉換,我有如此身份,那們碰到西域那幾個人,他們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只要被我找到,無論是誰,只要是在這天道宗內,生死都在我的一念之間!」洛天眼中爆發出陣陣精光,如今對自己的身份已經徹底了解。

「嗡……」四色的元氣翅膀從洛天的身上飛出,讓洛天心神一震,自己現在真的是徹底變成了張道天,就連身體中的元氣,也是變成了四種屬性,另外三種屬性彷彿被天地間的規則壓制了一般,動用不了。

「原來師尊也是四屬性的天才啊!」洛天低笑一聲,陡身飛到了天空之上,元靈巔峰的修為散發出來。

「元靈巔峰,在天元大陸之上或許是巔峰的一批人,但是在這仙古大陸,卻僅僅只是中層,整個大陸沒有凡人,皆為修士!這樣的地方才算是修鍊者的地方吧!」洛天低聲感嘆,臉上帶著一絲笑意,飛到了幾名青年人的身前。

「道天,你怎麼表情怪怪的,笑起來少了一些……嗯一些過去的猥瑣?」幾名青年也都是元靈巔峰的修為,目光中帶著一絲奇怪的神色看向洛天。

「猥瑣?給老子滾,我這麼帥,怎麼可能猥瑣!走吧,在不走可真就被罵了!」洛天喝罵了幾名青年一聲,率先朝遠處一個方形的廣場上飛去。

幾名青年搖了搖頭,隨後面上帶著一絲擔憂之色看向率先朝著廣場飛去的洛天。

洛天帶著幾人飛行在天空之上,凡是碰見幾人的天道宗弟子,紛紛避讓,如避讓瘟神一般,甚至連正眼都不敢看上一眼。

「天地之道,草木萬物皆有靈性,取之靈性,煉成丹藥,煉丹,也可稱之為煉其草木精華,讓靈藥以另外一種方式存活於時間……」蒼老的聲音響起,一名老者高高的坐在一處高台之上,仙風道骨。

司徒辰,天道宗,丹宗之祖,整個天道宗的九大老祖之一,每隔一千年講道一次,講道之時,從來都是座無虛席,就連長老,甚至是天道宗主也會前來聆聽。

洛天帶著身後的眾人,飛到了被人群佔滿的廣場之上,剛一落地,便有引起了人們的注意,更是有人,臉上帶著阿諛之色,為其讓出了自己的位置。

其他跟洛天一起前來的年輕人,很是自然坐在了位置之上,而洛天也是很自然的坐在了位置上,這種作為讓洛天自己的心中微微一愣,一時間有些不太適應。

「好了……今天就講到這裡了!」一個時辰之後,司徒辰臉上無悲無喜,身形在眾多弟子恭敬的目光之下,消失在了高台之上,只不過臨走之前深深的看了洛天一眼。

司徒辰剛剛離開,洛天幾人的身邊便成了一道真空,天空中響起了陣陣的轟鳴之聲。

「咔嚓……」一道金色的閃電橫空落下,狠狠的落在了洛天的頭上,讓洛天的身軀一震顫抖。

如今的洛天在也不是那個明悟雷屬性真諦,無懼雷劫的洛天,而是徹底成了張道天,金,木,水,火,四屬性天才的張道天。

這一擊之下,讓洛天心神顫抖,臉上更是蒼白無比,長發倒豎,天空中更是有無數的鎖鏈,將洛天捆綁起來,隨著鎖鏈的降臨,洛天的修為也是瞬間被封。

這道雷電速度太快,又趕在洛天心神放鬆之時,洛天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即使反應過來,被那鎖鏈束縛住,也是不能反抗。

「我不是老祖的弟子么,怎麼會這樣!」洛天心神巨震,洛天害怕了,剛才那一道雷劫已經讓他受到了不輕的創傷,若是在有第二道,自己絕對承受不住。

就在洛天心生恐懼之時,天空之上,另外一道天雷,再次轟然降臨,劈在了洛天的頭上,只不過威力比起第一道天雷的威力來,小上了不少,似乎能夠感覺到洛天的狀態一樣。

這一道天雷之下,洛天口中噴血,整個面容蒼白的如同一張白紙,轟鳴中,洛天看到四周的天道宗弟子,全部將視線放在了自己的身上,眼神中帶著幸災樂禍之意,也有幾百人,臉上帶著一絲心疼。

而同洛天前來的幾個青年臉上帶著一絲焦急,看向虛空。

「張道天,你可知罪!」虛空之中傳出震怒的聲音,讓所有的弟子紛紛跪拜下來,那是老祖的聲音,而且人們感覺到,不只有一位老祖。

「老祖,錯不在道天,是馬修然那個王八蛋騙的洛天!」一名青年大沖著虛空之中大喊起來。

「是啊,老祖!錯不在道天啊!」一群袖口印有丹字的弟子紛紛沖虛空中大喊起來,這些人就是剛才看見洛天被雷劈露出心疼之色的人們。

這些人,全部都是丹宗的弟子,也是洛天師傅司徒辰那一脈的弟子,在他們看來洛天雖然如今已經成人,但也不過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而已,比起他們這些人來說,還是個孩子。

「道天,你別撐著了,趕快認個錯吧!此次你桶的簍子真的是太大了!」

「是啊,道天,你千不該萬不該同馬修然賭鬥輸了天道雷霆劍啊!」同洛天一起前來的幾名年輕人也是臉上帶著一絲焦急。

「呃……」洛天此時徹底蒙了,不知道自己到底范了什麼錯,居然惹天道宗的其老祖震怒。

隨著人們的敘述,洛天終於想了起來,原來張道天這麼多年做下的荒唐之事,太多了,尤其是成人的這幾年,可以說洛天堪稱是天道宗的第一惡霸。

這也就是因為張道天的師傅,司徒辰是丹宗老祖,天道宗最有分量的老祖之一,對其寵愛有加,不斷的為張道天擦屁股,不斷的去彌補張道天所犯下的錯誤。

直到幾日前,洛天和另外一個宗門黑暗神殿的天驕馬修傑賭鬥,而將天道宗的震宗之寶,天級寶物,天道雷霆劍輸給了馬修傑,本著自己有賭品的原則,張道天憑藉著自己的身份,將天道雷霆劍,從天道宗偷出,親自送到了馬修傑的手中。

天道雷霆劍,是天道宗的象徵,此事何等之大,張道天這一舉動可以說是將天都捅破了也不為過,即使是他的師傅司徒辰,也不得不放下身份,付出了天大的代價,才將此事化解。 第五百九十六章認錯

而經過司徒辰壓下此事之後,各大老祖給出的最低底線,便是張道天在眾人面前認一個錯。

別看只是認個錯而已,但是在天道宗的人們,都知道,張道天自從長大到現在,都沒有開口認過錯,哪怕是在司徒辰面前,張道天都從來都沒有低下過頭,開口承認過錯誤。

四周不斷的有丹宗弟子飛到廣場之上,臉上帶著焦急沖著洛天喊道:「道天,快點認個錯吧,此事算了,若不認錯,接下來的雷電,你承受不住啊!」

聽到人們的話,洛天苦笑不以,心中則是暗自嘆息,明白了師尊張道天的用意,隨後目光堅定起來。

看到洛天的目光,所有的丹宗弟子,臉上都是露出苦澀,知道讓張道天認錯,估計是夠嗆了。

「認錯,是不可能的,不過,我自己闖的貨,我自己來收拾,請老祖給我半年的時間,半年之內,我會從那馬修傑的手中,贏回天道雷霆劍!」洛天雖然被鎖鏈捆綁著,雙目卻是炯炯的看向虛空之中。 我用餘生紀念你

「轟……」洛天的話卻是在人群之中掀起了軒然大波,讓所有弟子的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

就連那幾名紈絝弟子,看著洛天也是驚掉了下巴,看著洛天彷彿在看一個怪物一般。

馬修傑,黑暗神殿的天驕,祭魄中期的修為,如此實力在整個仙古大陸之上都是聲名赫赫,壓的年輕一代抬不起頭來。

而洛天,不過是元靈巔峰的實力,之前被馬修傑哄騙,跟一名黑暗神殿的弟子比試,才輸了天道雷霆劍,並不是真正的跟馬修傑動手。

雖然洛天是四屬性天才,但是這些年,洛天不務正業,元靈巔峰的修為,完完全全是靠著丹宗那旁大的資源和司徒辰硬生生的給提到了元靈巔峰的修為,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

不只是弟子們愣住了,就連天空中那一隻凝聚而出的元氣大手,也是微微一頓,停留在了空中。

司徒辰一直盤坐在虛空之中,並沒有離去,聽到洛天那擲地有聲的話,雙眼猛的一睜,看向洛天的目光發生了一絲變化。

「你確定?若是不能做到,想必你也知道是什麼後果!」虛空之中響起了一道聲音,帶著陣陣的威壓,壓向了洛天。

「確定!」洛天聲音中帶著一絲堅定,眼中則是爆發出無盡的光華。

「好,老三,你也聽到了,此子若是做不到,就別怪老兄弟們不給你什麼情面了!」聲音如同洪雷,在整個天道山上響起。

「嗡……」挪移之力從洛天的腳下升起,洛天的身影從人們驚詫的目光之下消失。

看到洛天消失,除了丹宗的弟子,剩下的其他宗的弟子,心中冷笑,但是卻不敢表現出來。

但是還是有人沒有忍住,輕笑出聲,目光中帶著不屑,看向虛空。

「你們三個過來!」聲音剛剛傳出,便被那些個老祖的弟子發現,面上帶著不善朝著輕笑的三人走了過去。

……

「嗡……」洛天感覺到腦袋一陣眩暈,下一瞬間便被挪移之力帶了一處洞府之中。

司徒辰盤坐在一個蒲團之上,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失望,帶著一絲複雜,隨後神色威嚴看著洛天。

「師傅!」洛天不敢放肆,略微恭敬的站在那裡,等待著司徒辰的訓話。

「疼不疼?」司徒辰臉上帶著一絲心疼,看著洛天。

司徒辰一生無子,將一生都放在了修鍊,和煉丹之上,因此才成就了在仙古大陸之上的赫赫威名,張道天也不過是司徒辰撿到的一個孤兒,一時間心生憐憫,才收為了唯一弟子。

這一收,不要緊,隨後便發現了洛天是四屬性的體質,而且司徒辰便徹底的喜歡上了張道天這個小傢伙,完全是當成了自己親生兒子一般,寵愛無比。

但是張道天從記事開始,便頑劣不堪,讓司徒辰傷透了心,但還是依然溺愛。

而洛天剛才在廣場之上說出來的話,卻是徹底讓司徒辰失望起來,可是洛天眼神中的堅定,卻是讓司徒辰感覺自己的弟子,彷彿有著一絲改變。

看到司徒辰那審視的目光,洛天心中打鼓,面對凝魂巔峰,只差一步邁入界尊境的強者,生怕自己露出什麼破綻。

「疼!」洛天小心翼翼的點了點頭,抬起頭,彷彿做錯了事情的孩子一般。

「你還知道疼!別和我來這套!」司徒辰被洛天那小心翼翼的模樣給氣樂了,心中暗自嘆息,張道天的確是被自己給慣壞了。

「唉……別那麼貪玩了,道天,以你的資質,完全可以追上那個馬修傑的,將我傳你的那套功法好好學學行不行,你剛才還說半年時間,將天道雷霆劍給奪回來呢,這個樣子怎麼奪!」司徒辰又氣又怒,但是溺愛之意卻是更甚。

「將我傳你那套功法和武技給我施展一遍!」司徒辰輕嘆了口氣。

洛天咽了咽口水,臉上帶著緊張之意,到不是害怕自己的身份暴力,而是本能的緊張起來。

「忘了……」洛天心中苦澀開口,不是洛天不想掩飾,而是張道天的記憶中的確沒有什麼武技功法。

「師傅啊,師傅,你可真會坑人啊!」洛天心中哀嘆,但是眼下只能是硬著頭皮頂了上去。

聽到洛天的話,司徒辰臉上的失望之色更加濃郁,本來蒼老的臉上露出一絲疲憊之意,但是怕這樣的眼神傷害到張道天,臉上露出柔和。

「道天,你這樣不行,至少要努力一下!」司徒辰開口,身上透露出無盡的霸氣,手中握拳,一拳打出。

隨著司徒辰這一拳,洛天的臉上露出強烈震動,沒想到機緣來的這麼快。

從司徒辰這一拳開始握住開始,洛天便感覺到身體彷彿置身於歲月的長河之中,彷彿又回到了當初母親開啟輪迴,自己處於那個通道之中的感覺一樣。

洛天肯定,被這一拳轟上,自己的肉身不會有什麼事情,但是神魂,絕對會脫離而出,被送入那輪迴的通道之中。

「此拳,輪迴!」司徒辰目光炯炯看向洛天,隨後,一指點出,剛才的影像,傳遞到了洛天的腦海之中。 第五百九十七章輪迴一拳

「為師,可以守護你一千年,一萬年,甚至十萬年,但是無法守護你一生一世,快點長大吧,這一拳,你會去參悟,還有丹道,也是你將來修行的本錢,去吧!」司徒辰臉上露出一絲疲憊,揮了揮手。

感覺到多了一絲滄桑的司徒辰,洛天心神巨震,躬了躬身,眼中露出思考之色,朝著洞府之外走去。

「師傅,你!」回頭看了司徒辰一眼,竟然發現司徒辰的身影,有些彎了下來,洛天不知道司徒辰發生了什麼,在這一刻,洛天的心被觸了。

「我沒事,你去吧!」司徒辰臉上露出微笑,再次沖著洛天揮了揮手。

洛天看到司徒辰的微笑,心中有種莫名的酸楚,轉過身走出了洞府,看向站在洞府之外,看向天空中的藍天白雲。

「師尊,是讓我來替你了卻你的遺憾么?」洛天低聲呢喃了一聲,眼中露出一絲冰冷。

這冰冷之色,不是對師傅張道天,也不是對司徒辰,而是對進入到天道宗的西域修士,和與自己有仇怨的南域天驕。

「在這仙古大陸之中,肯定存在著競爭,那麼就要將一切和我競爭之人,扼殺在搖籃之中,就先從這天道宗開始吧!」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朝著廣場上走去。

天道宗的方形廣場之上,那幾個紈絝弟子,臉上帶著一絲焦慮站在那裡,而三個弟子則是鼻青臉腫的倒在了地上。

「你們說,這次司徒老祖會怎麼修理道天?」

「修理?司徒老祖修理過道天么?我賭他這次出來,一點事都沒有!」一名弟子臉上帶著笑意。

「這次不一樣啊,那可是天道雷霆劍啊,道天還吹下了如此大的牛,我要是司徒老祖,都會被氣炸了!我賭他至少半年不會走出司徒老祖的洞府!」幾名年輕人絲毫不為洛天的安危擔心,畢竟司徒老祖寵愛張道天在天道宗是出了名的。

就在幾人議論之時,洛天的身影出現在了廣場之上,聽到幾人的議論,嘴角不由的抽搐了一下,心中暗嘆,自己的這個師傅在年輕的時候,還真不是一般的紈絝。

「道天,你來了!」看到張道天出現,幾名年輕人紛紛開口,跟洛天打著招呼。

「我說什麼來的,我就說道天絕對會完好無損的出來吧!」最開始說洛天不會有事的那名年輕人,臉上帶著得意沖著其他幾人開口。

「恩呢,這三個人,怎麼了?」洛天開口,問道。

「剛才這三個人嘲笑你來的,你看看怎麼處理,是打斷腿,還是廢了修為踢出山門?」一名弟子臉上帶著無所謂沖著洛天開口。

「放了吧,整這麼幾個小角色沒什麼意思!走我們挨個山峰走一走,之前有一個親傳弟子得罪過我,讓他跑了,我們去把他給揪出來!」洛天臉上露出冷意,沖著幾名年輕人開口。

「誰給他的膽量!」幾名年輕人聽到洛天的話,幾人都不是怕事的人,一個親傳弟子,在他們眼中還真的算不了什麼。

偏執大佬的觀察日記 「叫人!」

「乾死他!」幾個年輕人臉上露出興奮,一人手中火屬性元氣瀰漫,最終一隻由火屬性元氣凝聚成的鳳凰,衝到了天空之上。

另外幾人則是一拍手中的令牌,神識化作聲音,不斷的傳進了令牌之中。

與此同時,所有天道宗的弟子,看見天空中那火紅色的鳳凰,臉上露出惶恐之色,他們知道,這火紅的鳳凰是那些紈絝們集結的標誌,此鳳凰一出,必然會有弟子倒大霉了。

「嗖……」破空之聲不斷的傳出,一個個年輕的身影從天空之上飛了下來,落在了洛天幾人的身前。

「道天大哥!」

「道天師兄,聽說有個親傳弟子了你,真是沒長眼睛,敢惹你!」一個個弟子,臉上露出躍躍欲試的神色,跟洛天和洛天身後的幾名青年打著招呼。

這些年輕人,無疑例外,全是在天道宗內有著深厚的背景之人,甚至就連現任天道宗主的子嗣也在其中。

司徒辰站在洞府之外,看向天空中個的火鳳,輕聲嘆了口氣,目光再次露出了失望之色。

「不錯!」看著一個個來人,足足有將近兩百人,洛天心中暗自點頭,他知道,這些人就是自己稱霸天道宗的本錢了,也是找出那些西域修士,和那些跟自己有仇之人的本錢。

「不知道其他人看見我,會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洛天低吼一聲,身後勁風涌動,朝著其他宗的山峰飛去。

一路飛馳,整個天道宗分為九大宗,除了丹宗之外,還有煉器宗,符文宗還有就是幾大屬性不同的宗派了。

洛天一群人氣勢洶洶的飛到了第一座山峰之上,剛剛到達,身後便有紈絝走出,將整個分宗之中的親傳弟子喊了出來,也不管他們是否願意,面對洛天他們這一群人,他們只能出現。

洛天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神識在出現的一千多人的身上不斷的掃蕩著,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洛天發現這些人中根本就沒有人認識自己,讓洛天深深的疑惑起來。

「仙古道令!」洛天雙眼微動,看見一名弟子的腰間掛著一枚仙古道令的副令,身形一閃出現在了那名弟子的身前。

「你認識我么?」洛天雙目如電,雙眼死死的盯著那名弟子的眼睛,只要那名弟子一說慌,洛天便會察覺。

「認識,您不就是小祖宗嗎!」那名弟子看到洛天朝著自己過來,差點嚇的尿褲子,臉上露出諂媚的笑意,連忙開口,但是心中卻是在想自己從來也沒有得罪過這個小祖宗,怎麼就找到了自己的頭上來了。

「嗯?」洛天心中疑惑,這名弟子有著仙古道令的副令,就絕對不會是這裡的修士,一定是跟自己一樣,本來是天元大陸的修士,但是為何沒有一絲天元大陸的氣息。

「難到說,並不是每個人都會蘇醒,而是徹底融入到天道宗弟子這個身份之中來么?」洛天雙眼精光直閃,臉上露出大喜的神色。

「若真是如此,那麼對我就更加有利了!」洛天長笑一聲再次飛到了天空之上,沖著身後的眾人揮了揮手,朝著下一個山峰飛去。 第五百九十八章鄭欣?

洛天幾人一路飛行,很快就來到了第二座山峰,這個山峰是火屬性弟子聚集之地,很快在這些紈絝弟子的組織之下,兩千多真傳弟子,便出現在了山峰的光場之上,臉上帶著驚慌,看向洛天等人。

「還是沒有!」洛天眼中露出深深的疑惑,這座山峰之上沒有發現什麼熟人,只是發現了幾個身上帶著仙古道令副令的弟子,同之前那名弟子一樣,依然融入到天道宗弟子的身份中來,沒有絲毫蘇醒的跡象。、

洛天一行二百多人,再次浩浩蕩蕩的衝進了下一個山峰,風屬性弟子聚集之處。

風屬性弟子,比起其他幾峰來,要少了不少人,只有幾百,畢竟風屬性屬於罕見的屬性,比起五行屬性來,稀缺了許多。

洛天站在天空之上,依然是強大的神識,緩緩的朝著幾百人掃去,雖然發現了有人擁有仙古道令但還是沒有發現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