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所以說成就荒帝,那便是掌控了三千大道第三種大道的究極強者。即便這姜神宮,只是初步觸碰造化,憑藉境界上的差距,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即便你掌控宿命,嚴格來說,也如姜神宮一樣,只是初步接觸宿命。】

【兩相抵消之下,對戰姜神宮,你根本沒有任何勝算。除非~~~你能夠吞噬世界寶樹,讓自己踏足黃帝之境。】

聞聽彌雅之言,徐真心頭如蒙陰霾。若是姜神宮不出現,待他解決姜山,收取徐妙哉的魂魄,接下來有着大把時間吞噬世界寶樹。

可是現在,姜神宮出現,並且以大造化手段瞬間恢復了姜山。再加上姜神宮帶來的這些黃帝玄帝,徐真根本沒有時間再去吞噬世界寶樹。

「父親,孩兒讓您失望了。這徐真的宿命之力實在強大無比~~~」

姜神宮拍了拍姜山的肩頭:「為父已經看到了。」

說罷,他望向徐真,輕聲道:「徐真,你的確了不起。之前得知你建立真武大世界,姜某還一直很想看一看究竟何種人龍能夠從那樣一個小世界成就星域無敵。」

「卻是沒想到,竟然會以這種方式得見閣下真容,實在有些遺憾了。」

「遺憾不遺憾的,現在說都已經晚了。我呢,需要世界寶樹。姜家,肯定不會給我。你說我們之間,該如何相處?」

雖然彌雅已經說了姜神宮的可怕,但眼下的狀況,已經無法改變。無論是徐妙哉還是世界寶樹,徐真都是必須得手。

走,是絕不可能的了。

「呵呵!徐真閣下真是風趣,如此處境亦能泰然處之。如此心性,姜某自認也是拍馬難及。」

姜神宮自出現除卻嚴辭呵斥了姜虛度等人之外,始終帶着一副看似溫文儒雅的笑容,給人的感覺如同棉裏藏刀,這樣的人最是無法預測,也最是陰狠毒辣。

不過就場中的戰力對比,其實徐真這邊並不弱於姜家眾人。

混天戰團,都是帝境,加上戰團技能,這六十六人的戰力可以輕鬆牽制一名玄帝巔峰。

獨孤冷傲張永順焦潁飛等人,同樣也是帝境,每個人的單獨作戰之力都要遠勝尋常之人。

徐真的靈獸、器靈、法相更是如此,可以說徐真有多強大,他們就有多強大。

再加上三十尊分身以及各大世界的修鍊者,怎麼看都是姜家勢弱才對。

雖然說如今的他們身處神州大世界,姜家的地盤。

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

但是,到了他們整個境界,人數並非決定勝敗的因素。

除非同等境界,否則再多的尊者聖者,在大帝面前都是送死的。

姜神宮帶來的人,已經是整個神州所有的強者,接近上千人。甚至連幾個閉死關的老傢伙都被姜神宮拉了過來。

倒不是他想要展示姜家在這神州的威嚴,實在是徐真所表現出來的力量已經完全超過了他的想像的。

他身為至強,事關世界寶樹,他怎會不關注此處?

當吞食天地陣被徐真以宿命之力封印,失去效果,各大世界強者倒戈,他就知道,一切進入了最壞的局面。

此時此刻,也的確如他所想。存活下來的各大世界強者已經通過秘法傳訊自身世界的強者,相信要不了多久,神州大世界將會面臨真正的生死存亡。

所以,他必須在危機到來之前,解決掉眼前的麻煩。而最大的麻煩,就是眼前的徐真。

以上千人對陣將近兩萬人,姜神宮並不慌張,他的人,沒有弱者,黃帝玄帝各佔一半,這是一個大世界的頂層戰力,絕非眼前的烏合之眾可以媲美。

於是。

姜神宮一聲令下,戰鬥再次爆發。

有着那些妖精的牽制,姜家來人幾乎成了之前的徐真,進行着單方面的殺戮。

這一次,有着姜神宮暗中操控,所有死去之人的生靈氣血均是第一時間被世界寶樹所吞噬。

像是許久未曾見水的乾涸土地,吞噬到生靈氣血的瞬間,世界寶樹便發出轟鳴的聲音。

隨後人們便意外察覺,在那枝繁葉茂之地,隱隱開始結出一種閃爍紅光的果子。

徐真眼見此幕,輕聲道:「雲袖,這裏你不能再待,你先進入我的世界,待我解決眼下麻煩,再放你出來。」

幾乎是徐真說完此話的同時,紀明等人落身紀雲袖身邊,他們也是擔心紀雲袖會在這場混亂之中受到傷害,聽聞徐真之言,也不說話,再度飛身而起,向著那些妖精轟殺而去。

紀雲袖明白,也不願成為徐真的累贅,點頭之間,便被徐真收入世界之中。

「姜山,姜神宮,你們想要拿各大世界的強者蘊養世界寶樹。徐某並非心善之人,卻也不能眼睜睜看你們作惡。」

「哼!假仁假義之輩,你剛才殺的人可不比我們少。」

姜山冷哼一聲,許是因為差點死在徐真手中,現在的他多少對徐真有些忌憚。

「山兒,此子非常人,你我父子聯手,先殺了他再說。」

兩名玄帝巔峰聯手,實在有夠給徐真面子了。

但就在二人攻向徐真之際,三柄森寒長劍破空而來,擋住姜神宮去路。

「真哥,這老傢伙咱們給你拖着。你趕緊宰了姜山這個混蛋。」

焦潁飛、張永順以及獨孤冷傲三人的劍意可謂是劍道中頂峰存在,三人聯手之下,即便是玄帝巔峰的姜神宮也是被迫停止動作,不得不迎對三人的攻擊。

聞聽此言,姜山心頭一驚,但徐真卻是面上大喜。剛才他還擔心,在姜神宮和姜山的聯手之下,他無法成功獲取徐妙哉的魂魄。

現在,猶如天助。

「姜山,我看這次,誰還能救你。」

徐真一聲興奮的長嘯,百種靈法瞬間加身,數種系統技能一再加持,他的力量不斷提升,轉瞬之間,達到玄帝的極限九十九萬界之力。

甚至眼前的姜山,力量也不過七十萬界,面對如今的徐真,姜山只覺得是,姜神宮的到來喚醒了一頭沉睡的雄獅。

「徐真,你休要小看我。」

轟轟轟。

靈氣爆破的聲音從姜山的體內迸發開來,他的身軀開始脹大,額頭上隱約浮現一圈螺旋符文。

也是隨着那符文的出現,姜山的氣息再度飛漲。

【徐真,這是姜山的天賦血脈之力,一旦激活,他的力量可以提升一倍。】

「無妨,他再如何強,以我現在的狀態,百分之百的力量也不過落在我身上百分之三十,我頂得住。」

徐真深吸一口氣,體內氣機伴隨着滾動的靈氣,瞬間充斥身體各條經脈之中。

「論血脈,徐某也不比你弱。」

妖族血脈。

魔族血脈。

靈族血脈以及骨子裏的人族傲氣血脈都在此刻全部綻放出恐怖的力量。

二人如同瘋魔一般,四目相對,旋即轟然對撞。

永恆之力相撞,徐真還是稍顯有些勉強。但是擁有兩道鴻蒙紫氣的徐真,卻是越戰越強。

「徐真,我生來便是戰王,十八歲踏足站尊,千歲成聖,萬歲成帝。如今修鍊十八萬九千年,已成玄帝巔峰,你拿什麼跟我斗?」

「我呸!修鍊了那麼久還是玄帝巔峰,你也好意思說?小爺我十六歲修鍊,十七歲踏足戰魂,十八歲成就戰王,十九歲成尊,二十歲問聖,真正修鍊不過七年,如今二十三歲,已雖然只是成就大聖巔峰,卻可以對戰你這玄帝巔峰,你有什麼好炫耀的?」

姜山聞言,雙瞳彷彿見鬼一樣。

「你二十三歲?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古往今來,哪一位強者成就大聖,不是耗費數百上千年光陰,你是什麼東西,區區幾年,你想哄騙誰呢。」

「哼!你們這些凡夫俗子怎會了解如我這樣上蒼之子的厲害。」

「鬼話連篇,吃我一招大荒天之手。」

姜山悍然出手,巨大的手掌瞬間撕裂空間,抓向徐真,他要一擊擊殺徐真,不要再有任何留情。

下一刻。

一股衝天的戰意從徐真的頭頂衝擊世界寶樹,關於戰道,徐真已經從張永順的身上有所領悟。

這一刻,紀元神書書頁嘩啦啦響徹,徐真如同金身戰神。

「手下敗將,滾來受死。」

。 第二百五十四章買了!

「唳!!」

一聲啼鳴在天命宗的上空傳開,一頭通體雪白的白雕疾馳而過。

「這頭白雕的速度真心不賴,有它代步,無論去哪裡,簡直都是方便的很,要不就把它買下來算了?」

白雕之上,雲逸凡的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算算時間,明天就是他租借白雕一個月的期滿之日,馭獸堂有規定,租借期滿,必須要將靈獸坐騎還回去,否則就會有相應的懲罰。

他原本是打算把白雕還回去,然後直接買一頭便宜點兒、低調點兒的坐騎在天命宗的內部使用,可這會兒想來,他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錢,幹嘛不一步到位,買一頭更好的呢?

「真是的,有錢了還低調什麼?就買它了,又不是買不起!」

思索片刻,他的臉上突然露出一抹堅定之色,直接決定把這頭白雕買下來。

「唳!!!」

似乎是感受到了雲逸凡的心思,坐下的白雕突然發出一聲歡快的啼鳴,飛行速度都一下子快了不少。

它這段時間跟在雲逸凡身邊,聚氣丹至少吃了上萬枚,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它的力量提升了一大截,眼看著都快要朝著靈力境二重天發起衝刺了!

「哈哈哈,看來你也很喜歡跟著我么,既然如此,那從今以後你就留在我身邊吧!」

聽到白雕歡快地啼鳴,雲逸凡也是長笑一聲,一拍白雕的脖頸,後者猛地一個加速,時間不長就來到了馭獸堂所在的靈獸峰。

來到靈獸峰之後,雲逸凡控制著白雕,直接降臨在了之前領取白雕的地方。

這裡有一棟建築,負責飼養妖獸坐騎的負責人,就居住在這棟建築當中。

剛一落地,一個老者便是走了出來,幾步間就來到了一人一雕近前,正是之前把白雕交到雲逸凡手裡的那個老者。

「小傢伙,你倒是挺守時的么!」

老者的目光第一時間落在了雲逸凡身上,一臉笑容地道。

雖然租借白雕已經是一個月前的事情,但對於租借靈力境妖獸坐騎的,他的印象自然十分深刻,所以一眼就把雲逸凡給認了出來。

「前輩有禮了!」

雲逸凡微微一笑,先是對著老者恭敬一禮,這才繼續道,「我這個人向來說話算話,說了租借一個月,那就是一個月,自然是不會超期的。」

「哈哈哈,說話算話最好,人么,就應該有這樣的信用。」

聽到雲逸凡之言,老者欣賞地點了點頭,顯然是十分贊同雲逸凡的觀點。

「你先稍等片刻,老朽要檢查一下白雕,若是沒什麼問題的話,我馬上就可以為你出具退還手續了。」

說著,他就要上前去檢查白雕的情況,看看是否有什麼損傷。

「前輩先別急著檢查,晚輩還有事要跟前輩說呢!」

見到老者要去檢查白雕坐騎,雲逸凡突然抬起手來,笑著對老者道。

「哦?你有事跟我說?倒是不妨說來聽聽。」

雲逸凡一直禮數周到,態度也十分恭敬,這讓他十分的滿意,所以,此時雲逸凡開口,他並沒有任何的不悅。

「不瞞前輩,晚輩此番騎著這頭白雕穿梭雲端,看盡千山暮雪,卻是對這白雕喜愛的很,所以,晚輩想要將它直接買下來,不知前輩能否割愛?」

雲逸凡略作沉吟,乾脆開門見山地道。

「什麼?你想把它買下?」

等到雲逸凡話音落下,老者頓時面色一變,顯然沒有猜到,雲逸凡要跟他說的事情,居然是要購買白雕!

「小傢伙,你真的想要購買這白雕?你可知道它的價格是多少么?」

面色正了正,老者略作沉吟,這才對著雲逸凡問道。

「不瞞前輩,晚輩之前在服務大廳之時已經看到了牆上的價目表,陸地上的靈力境一重天坐騎,價格一百萬下品聚氣丹,天上飛的,要一百五十萬下品聚氣丹,不知晚輩說的對不對?」

他之前在服務大廳排隊之時,就已經見過了坐騎租售的價目表,其中就有靈力境一重天妖獸坐騎的買賣價格。

在此之前,他連想都不敢想購買一頭靈力境坐騎,可此時此刻,他的身上可是有了兩千多萬的下品聚氣丹,區區一百五十萬,他完全負擔得起!

「如此說來,你是真的打算購買這頭白雕了?」

聽到雲逸凡真的知道白雕的價格,老者的雙眼不由得微微眯起,下意識地重新審視起雲逸凡來。

一百五十萬下品聚氣丹,這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拿得出來的。

放眼整個天命城,能夠一下子拿出一百多萬聚氣丹的,恐怕也就只有那幾個一流大勢力,其它的二流勢力雖然也能拿得出來,可絕對不會如此輕鬆。

可眼前的雲逸凡一看就是個生面孔,絕對不是天命城的大家族子弟,對方能夠一下子拿出這麼多的聚氣丹,著實讓他感到驚訝。

「怎麼樣老前輩,這頭白雕是否可以賣給我了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