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故意的,你在占我的便宜!】

【呵,還說是什麼好閨蜜,我看你是根本沒把閨蜜的生死放在眼裡吧!既然這樣,那就讓你的好閨蜜去坐牢吧!不僅僅是你的閨蜜,還有和你有關的所有人和事兒,都要倒霉!】

【我要你身邊的人,都去死!】

最後一條信息,讓蘇南卿眼瞳驀地一縮。

她倏忽間攥緊了拳頭。

對方知道她是怎麼懷孕的,那就說明是對方設計的!

那麼他們很可能也就知道她還有兩個孩子,更知道霍均曜是孩子的爸爸……

「都去死」三個字,讓她怒意上漲,她俏臉冷綳著,一字一字打字道:【我身邊的人,但凡有人少一根汗毛,我會讓你們組織寸草不生!】

消息發完后,對方似乎被她的語氣嚇住了,一時間沒有回復消息。

可面前的周之蕾已經怒道:「蘇小姐,我們再跟你說話,你就是這個態度嗎?一直玩手機,理都不理我們?怎麼?進入了……部門裡面,成為了領導,優先順序比我們搞了,我都不配被你理一下嗎?」

蘇南卿這才放下了手機,抬頭,淡淡道:「知道還這麼吵?」

周之蕾:?

她懵了懵,沒想到在記者朋友面前,蘇南卿竟然還這麼拽!

她憤怒道:「人不分三六九等,就算你職位比我高,可你這樣子也太過分了!而且!我馬上也要申請加入你們了,到時候咱們就是同級別的同事……不對,按照我的資歷,我會比你級別更高一些,你憑什麼這麼傲?」

蘇南卿詫異的看著她:「既然人不分三六九,你這麼在意級別幹什麼?」

周之蕾:!

蘇南卿杏眸微挑著,再次開了口:「還有,我沒有看不起你,我只是……不想理你。」

周之蕾:「……」

這女人話很少,但是偶爾一句,真是嗆死人!

她怒道:「我今天來就是投訴你的,你這什麼態度?你等著!我現在就去找你們領導!」

蘇南卿側開了身體,姿態依舊淡定:「哦,你隨意。」

周之蕾:!!

就在這時,知道蘇南卿來了,傅墨寒直接親自迎接出來。

一身黑色衝鋒衣裹在身上,襯托著他腰窄腿長,整個人挺拔如松,一身正氣,出門后看到那麼多記者,他直接皺起了眉頭,不滿意的看向了旁邊的人:「機關重地,豈容閑雜人等在這裡喧嘩?!」

身邊的門衛們頓時明白了,直接攔住了記者們。

周之蕾看到后,當下朗聲開了口:「傅隊,你這是什麼意思?記者朋友們過來也只是想要還事情一個公道。難道咱們還有什麼不可以對外公布的事情嗎?」

這話一出,傅墨寒立馬瞥了她一眼。

周之蕾嚇得噎了一下,可想到自己今天來這裡的目的,還有臉頰上一直到現在還隱隱傳來的疼痛,依舊嘴巴里因為牙齒掉了,而高高腫起來的痛苦,她頓時喊道:「傅隊,你必須讓蘇小姐給我一個交代!我這裡正常辦案子,她忽然衝過來,我要檢查一下她的證件有錯嗎?而且我只耽誤了她幾秒的時間吧,誰讓她來的那麼晚,就算我當時讓步了,也晚了!明明是她自己的失誤,竟然還把怒氣都撒到了我身上!」

還有這種事兒?

記者們聽到后頓時拿起了相機,咔咔的拍了下來,還有人詢問:「這位,請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周之蕾回頭看向了他們:「事到如今,我也很憤怒,也就不幫忙她隱瞞了,因為嫌疑人是她的朋友,所以她直接利用私權,把案子從我們部門搶走了,人也強行提走了!這樣做,實在是太不對了!傅隊,蘇小姐是外聘法醫,你是不是沒把咱們體制內的規矩,給她講一講?」

傅墨寒臉色瞬間冷沉下來。

他眯起了眼睛,緩緩開了口:「周醫生,這個案子涉及到我們部門,我們部門性質對外是保密的,我看是周醫生不知道規矩吧?」

周之蕾聽到這話,心裡一沉。

來之前的最壞打算果然應驗了。

傅墨寒一直都是護短的人,他部門裡的人,就算犯了錯,只要不是原則性的,他都會幫忙扛下來。

現在這是連蘇南卿都護住了?

一種難以言喻的嫉妒油然而生!

她直接看向了傅墨寒,喊道:「傅隊,我知道你護短,可就算是保密的,那麼私自放走嫌疑犯,你也要護著嗎?」

還有記者在帶頭喊道:「就是,任由殺人犯被放走,這是你們的規矩嗎?」

傅墨寒眼神犀利的看向了記者們:「請注意你的言辭,陶女士根本不是嫌疑犯!」 午門外,此時姜琿和一幫親衛正在等候李嫣歸來。

當他們一見到李嫣出城門,親兵牽着馬上前大聲喊道:「李將軍」。

李嫣對着劉瑜表示感謝道:「麻煩劉公公了」,

隨後她接過戰馬韁繩,飛身上馬。

李嫣大叫一聲「回營,駕」,

用韁繩一甩馬脖子,頓時馬匹朝着北門方向沖了,姜琿和其他親兵緊隨其後。

一刻鐘后,李嫣他們回到了城北軍營地,此時所有士兵已經吃過午飯,在各自帳篷內休息。

李嫣帶着姜琿和一眾親兵來到食堂,她也和其他將士一般吃着相同的食物。

李嫣唯一的區別是她的碗特別大,分量十足。

畢竟她是一個頂尖高手,維持身體力量需要消耗大量能量。

不過眾多將士對此見怪不怪了,沒有太過驚訝,每次見到李嫣,都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

李嫣吃過午飯後,庸帝派人將賞賜的黃金白銀,都拉到城北軍營內。

李嫣接收后,將數十車銀兩拉到校場,隨後安排數名親兵上台敲鼓。

頓時巨大的鼓聲傳遍整個軍營,

一個個士兵從各自帳篷中跑出,隨着各自的伍長排隊來到校場,匯入各自的方陣中。

不到半刻鐘時間,所有的士兵都整齊站好。

李嫣走上平台,用真氣增幅自己的聲音,大聲喊道:

「此次本將軍前往宮中面聖,陛下對城北軍所有將士,奮勇殺敵的勇氣表示讚揚」

「此次所有將士論功行賞,本將軍出征前承諾的,今日兌現」

「另陛下特意賞賜城北軍每人十兩銀子,現立即發放」

李嫣手一揮,頓時上百名親兵上前,將裝銀兩的箱子打開,隨後將一個個十兩紋銀裝入麻袋。

最後親兵拿起裝滿銀兩的麻袋,來到眾多將士面前分發每人一個,所有將士看着手中的銀兩開心不已。

等所有將士都拿到十兩銀子后,李嫣讓人將一本本軍功賬本抬上來,隨後論功發賞銀,不少士兵還成功晉陞一級。

李嫣等獎勵都發放完畢后,大聲喊道:

「後日所有城北軍將前往福景郡駐守,今日解散后,眾將士可以回各自家中」,

「有戰死沙場將士的同鄉者,可幫忙將二十兩紋銀撫恤金,帶回給其家屬」

「願意攜家屬前往安邑城定居者,可隨城北軍一起出發前往,本將軍會安排牛馬車搬運行李」,

隨後不少士兵表情嚴肅,前來登記領取撫恤金。

最後李嫣大聲一句,「解散」,

頓時所有將士大聲呼喊「李將軍」「李將軍」…,許久才停下。

之後校場所有將士開始散開,每個士兵臉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不少人心中準備將家搬到安邑城居住。

李嫣倒是不怕手底下士兵,敢私吞撫恤金,只需要她的精神幻術一掃,到時就能辨話的真假。

大部分撫恤金都被領走,其他的李嫣安排人員入戶發放。

等軍營中的各項事務安排妥當之後,李嫣帶着親兵騎着馬,回到了公主府,見到了她母親。

李嫣幾個月不見劉芸了,一見面就撲到了母親的懷裏,喊道:「娘,嫣兒好想你啊」

李嫣現在再也不是那個,在戰場上神勇無敵的將軍,而是像久久未見母親的孩子一樣,許久才放開。

劉芸看着眼前黑瘦了一圈的李嫣,心痛不已,

「她明白女兒這幾個月時間的軍旅生活,不但要承受巨大的壓力,而且吃的肯定比以前差了不少」。

李嫣稍稍緩過激動的心情,笑着對劉芸說道:

「娘,今日女兒去見父皇,他答應女兒可以帶你,後日一起前往封地安邑城生活,我們兩母女再也不要分開了」。

沒多久李嫣的姥姥姥爺聞聲,也過來和李嫣她倆嘮嗑。

之後李嫣離開房間,將門外等候的福管家叫到書房,吩咐道:

「今日收拾公主府內的行李,願意隨本宮前往封地安邑城生活丫環,就隨隊伍一起離開」,

「不願去安邑城的,留下少量侍衛和丫環在皇城公主府,其他就發一些遣散金,讓他們離開吧」。

福管家聽后回道:「是殿下,明日前我安排人,將府內需要搬離的各種東西打包好的,丫環去留我會安排妥當的」。

隨後福管家躬身一拜后,就離開了書房。

次日中午時分,公主府外數十輛馬車一字排開。

李嫣扶著母親坐上馬車,隨後她手一揮「出發」。

頓時長長的隊伍朝着北城門,浩浩蕩蕩走去,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等李嫣公主府隊伍來到軍營外時,此刻數千士兵拖家帶口站滿了一旁等候。

李嫣帶着親兵進入到營地之後,安排營地內空閑的數百輛牛馬車,用來搭乘士兵家屬。

李嫣的公主府馬車也裝了,不少士兵家屬的各種行李,隨着城北軍各種準備工作完成,隊伍正式出發。

因為隊伍中有大量婦女老人兒童,行進的速度十分緩慢,一個月時間才到達目的地安邑城。

李嫣之前在皇城就傳訊給幻魔上人,要求她在城外農田旁,安排軍隊建造大量的房屋,用來安置城北軍家屬。

當李嫣帶着城北軍和其家屬隊伍,來到安邑城外時,只見城外已經建起了數以千計簡易的房屋。

幻魔上人知道李嫣快回安邑城后,提前帶着手下在城外等候。

她見到李嫣后,急忙上前拜道:「幻魔不負教主重託,已經將數千簡易房屋建好」。

李嫣將幻魔上人扶起道:「有勞左護法了」。

隨後李嫣對姜琿安排道:「姜將軍,你安排有家屬的眾將士,每戶分配一間房屋,田地人均分配一畝」,

「今日有家屬前來的眾將士,放假三日」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