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什麼!「

看到趙客有動作,傲慢和貪婪立即緊張起來,但他們始終不敢用所動作,因為他們很清楚,逼急了趙客,趙客絕對敢和他們玉石俱焚。

」幹什麼!既然是我的人格,我當然要收回來!「

只見趙客驟然抬起頭,一抹嘴唇,張口對準懶惰的脖子一口咬下去。 「不要!」

見狀,遠處貪婪等人臉色驟然一變,甚至憤怒已經怒不可竭的想要衝上來。

可趙客接下來的舉動,卻令他們不敢在往前一步。

只見趙客的左手壓在色慾的喉嚨上,手指尖上一片鋒利的刀片頂在色慾的大動脈上。

趙客的意思很簡單,你們往前走,我現在就把兩個一起幹掉。

至於一旁嫉妒,此時已經鐵了心站在趙客的這邊。

就如趙客說的那樣,一些東西,別人給不了,唯有趙客能夠給她。

「呸!真難吃!」

趙客咬上一口后,很快就吐了出來,顯然想要直接用最原始的方法,把這個人格給吞噬掉,是行不通的。

隨手把已經奄奄一息的懶惰扔在地上。

趙客抬頭看向貪婪,道:「告訴我,這扇門後面是什麼!」

懸浮在空中的吻 如果嫉妒不知情,那麼作為明面上的大姐大,趙客相信貪婪一定知道全部的計劃。

「想知道,你自己打開啊!」

雖然受了傷,但貪婪盡量讓自己站直起來,同時抓過身後暴食的胳膊,狠狠咬上一口,一大塊肥肉從暴食的胳膊上被撕扯下來,吞入肚子里。

隨著吞噬下暴食的血肉,就見貪婪身上的傷,逐漸開始恢復起來,雖然速度很慢,但顯然作用也很明顯。

這倒是讓趙客感到意外,沒想到暴食的能力,居然還能恢復別人。

看到這,趙客眼睛眯成一條直線,對於這些傢伙的能力,越來越有興趣。

貪婪不肯開口,趙客也不再浪費口舌,大大咧咧坐在色慾的身上。

一隻腳才在懶惰後背,稍微一用力,就能讓懶惰疼的絲牙咧嘴,卻說不出來一句話,因為懶惰的喉嚨被趙客給咬開了個窟窿。

既然沒辦法直接吞噬掉對方,趙客乾脆就先讓這傢伙安靜下來再說,他有的是時間和這幫傢伙耗著。

況且合成藥物的材料很特殊,又是違禁品,王娜訂購來的藥物,拋去趙客幾次反覆實驗所浪費掉的,真正所剩下的已經不多了。

就算雷姆在不斷為自己延續藥效,可沒有了原材料,最後也只能幹瞪眼。

反正在這裡不用吃喝,趙客大可以等,等到藥效消退後,自己依然會被拉回主意識里去。

不過這樣做,後患無窮,而且也不是趙客所想要的。

他想要的是一勞永逸,而且七個人格的能力,更是趙客所渴望的,絕不能個這樣浪費掉。

「這東西直接吃了會怎樣?」

趙客指了指嫉妒手邊的金蛋,嫉妒聞言,很直接把金蛋推給趙客:「隨便吃,能夠增強你的精神力!」

之前趙客推放在嫉妒身邊的金蛋,此時卻被嫉妒大大方方的直接遞給趙客。

隨便他去吃,因為嫉妒根本不在乎這些金蛋本身的價值。

重生之軍界千金 縱然趙客真的全吃乾淨,她也不會皺一根眉頭。

她只是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

趙客見狀,也不客氣,抱著一顆金蛋啃起來,雖然是鵝蛋的模樣,不過吃起來的味道,給卻別有一番滋味。

趙客一連吃了兩個,就覺得要吃不下去了,坐在哪裡,感覺自己的身體一陣嗡嗡的響動。

狀態比之前不知道強上了多少,連力氣都大了許多。

「你沒辦法直接吞噬掉他們,把他們放開吧,我們之前的約定依然作數。」

貪婪四人小心靠近趙客,盡量放低自己的聲音打算和趙客和談。

然而趙客眉頭一緊,腳下用力踩上去,頓時就見懶惰的小臉快要扭曲到了一起。

「退後點!

趙客抬起頭,讓貪婪他們退後,伸了個懶腰站起來,緊緊自己的拳頭,感覺全所未有的舒服。

「不愧是神魔的靈魂,嘿嘿,便宜我了!」

趙客心裡稱讚起來,僅僅只吃下去了兩個,就讓趙客有一種精神煥發的感覺,如果全都吃下去……

想到這,趙客踢了踢腳下的還在深度暈迷的色慾。

這傢伙因為是直接和黑雲碰觸,所以被電的最慘,到現在還處於半死不活的深度昏迷狀態。

「做個交易怎麼樣!這個傢伙,換你們手其他的金蛋!」

「一個換我們九個,你倒是很會算計!」

傲慢一撇嘴,一旁暴食,更是一把將手上的金蛋緊緊抱在懷裡,一副堅決不肯撒手的模樣。

「不給?」

趙客伸手把色慾提起來,冷眼注視著貪婪:「人質只需要一個就夠了,你們不給,這個就沒什麼用處了。」

趙客說這話,手指的刀片橫在色慾的喉嚨上。

「給!」

看到趙客打算動手,貪婪一咬牙,把手上金蛋拋出去,扔在趙客的腳邊。

她很清楚,這個時候,趙客真的要出手,絕對不會和他們開玩笑,先把色慾換回來再說。

看到貪婪已經妥協,傲慢皺了下眉頭,不過還是把手上兩顆金蛋扔過來。

「看著做什麼,給他!」

貪婪伸手奪過憤怒和暴食手上的金蛋,揮手把金蛋扔給趙客。

趙客伸手揮手一甩,把色慾遠遠扔開,同時用衣服把金蛋全都包裹起來。

沉甸甸的一兜子金燦燦的金蛋,終於讓趙客的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收好了這些金蛋,趙客轉身看向高台,又看向貪婪他們。

趙客一隻手提著半死不活的懶惰,轉身快步登上高台,來到那面房門前。

看到趙客的舉動,嫉妒一驚,連忙喝住趙客:「你做什麼!」

「開門看看!」

趙客的話說完,嫉妒一閃身橫在趙客面前,冷聲道:「你這是送死!」

她雖然不知道計劃里,最後一步究竟是什麼,但卻很清楚,這扇門後面,絕對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一旦把門打開,誰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現在她可是和趙客綁在一根繩上的螞蚱。

「你不也想出去么?」

「我……」

嫉妒一愣,臉上神情猶豫了起來,她想要出去,想要獲得自由,但同時也清楚,自己的背叛代表著什麼,一個不小心,迎來的就是貪婪他們瘋狂的報復。

陰晴不定的眸光閃爍起來,不知道嫉妒心裡到底在想著什麼。

然而就在嫉妒愣神的一瞬間,趙客已經將手放在了那面門柄上。

「危險!」

看到趙客要扭動門柄的模樣,嫉妒的臉色一變,下意識伸手想要阻攔,她知道,一旦趙客開門,肯定不會有好下場。

然而就在她伸手一把抓過趙客手掌的瞬間,觸手的冰涼,不像是趙客的手.

也就在這時候,就聽趙客低沉的聲音,貼在嫉妒的耳旁。

「是啊,危險,所以……還是你來吧!」

陰沉的聲音,令嫉妒心裡頓時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眨了下眼睛,感覺自己雙眼很澀。

有一層白霧逐漸在眼前散開,然而眼前的畫面,卻令她感到毛骨悚然。

只見放在門柄上的手,並不是趙客,而是她的手。

還未等她明白髮生了什麼,趙客一腳從後面踹上來,將嫉妒直接踹進房門中。

「你騙我!」

嫉妒似乎終於明白了什麼,觸電似的想要放手。

但就在這時候,眼前的房門被輕輕推開了一道縫隙,撲面而來的黑暗,就好像有無數雙手,抓住她,把她拖入深淵,任憑她怎麼掙扎都沒有用途。

最後在不甘中,瞬間被拉入門后的深淵裡。

「老六!」

完全超乎預料,本以為趙客會選擇和嫉妒聯手,和他們僵持等藥效結束。

但他們卻沒有想到的是,趙客居然一轉眼,就把嫉妒給推向了深淵。

而在他們的眼中,趙客只是和嫉妒說了兩句話后,嫉妒自己就把手抓在門柄上,整個過程太快了,快的讓他們沒能反應過來。

只見面前黑暗涌動,伴隨著黑暗滿足的尖叫聲,無數雙手掌,開始將嫉妒撕裂開。

」果然是這樣!「

見狀,趙客心頭一寒,回頭冷眼凝視這手上的懶惰,皮笑肉不笑的道:「好算計啊,我來當作祭品,為你們鋪路。「

這時候,一道金色的光從黑暗深處湧出來,出現在趙客的面前,待看清楚那道金光內的景象后,趙客雙瞳頓時收緊起來,驚道:「這是……」 「哥哥,你好了么?」

「不是哥哥,是姐姐!」

廚台前,小女孩坐在餐桌的位子上,不時抬頭看看時間,嘟著小嘴,有帶著幾分好奇,透亮的眼睛,看著面前,這個自稱為姐姐的小哥哥。

「砰!砰!砰!」

雪姬子在趙客的手上,輕輕花開紅白分明的肉塊,卻見趙客的額頭不時滾落下一滴豆大的汗珠,手上的刀切在肉皮上,彷彿如臨大敵。

「混蛋,明明每次看到這傢伙,切肉都很輕鬆的,為什麼切成肉條這麼麻煩。」

看著菜板上歪歪扭扭的肉條,趙客擦掉額頭上的汗水,第一次覺得,相比做菜,還是殺人比較簡單。

「好了!快嘗嘗吧,一定會很美味」

很快就見趙客將一疊菜擺上餐桌,小女孩看著面前這坨和屎一樣的菜,眼睛頓時紅了起來:「姐姐,我想回家!」

「回家?回家做什麼,你還沒嘗我做的菜呢?」

然而儘管趙客再三挽留,小女孩依舊哭鬧著想要離開,刺耳的哭聲,讓趙客越來越不耐煩,臉色頓時陰沉下去,順手拿起一柄菜刀提在手上。

「回家!好啊,我送你回……」

最後一個字還未說完,就聽「咣!」的一聲,手上的菜刀直接掉落在了地上,趙客瞳孔迅速開始收緊,一陣前所未有的巨疼,要將他的腦袋絲裂掉。

剎那間,意識迅速回到腦海最深處,就聽雷姆的姐姐尖叫道;「賤人,你在做什麼!」

可惜,雷姆的姐姐生在雷姆的後腦勺上,根本看不到前面究竟發生了什麼。

只聽耳邊傳來雷姆的尖叫聲:「姐姐……我……我疼!」

撕心裂肺的疼,疼的讓雷姆和她的姐姐,感覺身體要被撕裂開一樣。

只見雷姆的肚皮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撐圓起來,幾乎快要趕上雷姆體格的三分之一大小,而且還在不斷變大。

可惜,作為雷姆的連體姐姐,她卻看不到這些,最初設計雷姆的時候,七個人格早就想到了一切可能發生的事情。

特別將她的姐姐放在雷姆的後腦勺,就是為了,防止最後關頭,被這傢伙壞事。

所以雖然能夠感覺到下體撕心裂肺的疼,好像喘上一口氣,全身的骨頭都要裂開一樣,但始終看不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道!」

這個時候,雷姆的姐姐似乎終於想起來了,自己原本的使命,臉色驟然生氣了變化,向雷姆尖叫道:「發生了什麼,快告訴我!」

「肚子,肚子疼!」

就在雷姆話音剛落,就聽到一陣憤怒的高吼聲。

「站住!」

聲音是從雷姆的肚子裡面傳出來的。

「站住是傻X。」

很快,有一陣聲音傳出來,這次聲音很特別,雷姆都能聽出來,這是趙客的聲音。

「哥哥,哥哥在雷姆肚子里??」

這下不僅雷姆楞了,連她的姐姐都傻眼了,很快叫罵聲不斷從雷姆的肚子里傳出來。

隨著叫罵聲,就見雷姆的肚皮開始蠕動起來,一會出現一個拳頭的印子,一會出現一張趙客一摸一樣的臉。

雷姆姐姐隨即尖叫道:「混蛋,你們這些混蛋,怎麼和當初的說辭不一樣,不是說,從意識深處衝出來么?為什麼會在我的肚子里??」

氣急敗壞的雷姆姐姐,簡直快要發狂,但除非雷姆主動陷入沉睡,否則她沒有辦法去控制雷姆。

可眼下,下本身的巨疼,怎麼可能讓雷姆沉睡下去,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乾瞪眼。

「呸,你們幾個,等我出去再收拾你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