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提升了這麼多,不知道會不會爆好東西啊?「

「你想太多了啊,活動期間刷出那麼多的BOSS,怎麼可能都會爆好東西呢,除非把右將軍洛克斯殺了,那還差不多。「

「那這活動就沒什麼意思啊,殺個紫色BOSS都這麼費勁,掉落還不好。「

「給經驗啊,總比野外刷怪升級快吧,再說活動結束后,不是還有寶箱,有功勛么。「

「說得對,你看六管大佬,已經佔據榜一了,拉開別人一倍多。」

「那是自然,人家半分鐘殺一隻精英怪,要是我們一個人的話,風箏十分鐘也解決不了吧,沒法比。「

「速度放倒精英隊長,說不定能給我們掉點好東西呢。」

「夢想要有的,基本不可能實現,嘿嘿。」 餐廳的服務非常周到,不一會兒就上了餐點。

只是在這個期間當服務生離開之後不久,張楓明顯感覺到,台前的人和相關工作人員全都對張楓等人產生了惡意。

除此之外,這些服務生去別的餐桌上餐之後說了幾句,那些餐桌的人也對張楓產生了惡意。

這期間,張楓動用了自己的能力『超級聽覺』,很快他就聽到了這個服務生說的話。

「那些人,沒有印記,是外來者。」

隨著服務生的小聲說話,那些用餐的人忽然對張楓充滿了敵視。

外來者?印記?

張楓微微皺眉,他瞬間就感受到了這個地方的古怪。

排外或許會出現在某些地方,但是排外且有惡意,又精細到什麼印記,這就足以說明這裡不一般了。

「黃岳鎮究竟是怎麼回事?什麼印記?」

張楓仔細觀察這裡的每一個人,忽然,張楓的瞳孔微微一凝,因為他發現這裡的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有一個共同點。

一個圓形的圖案。

無論是誰,在身體的一些顯眼的地方都有圓形,或在額頭,或在手臂,或在脖子。

圓形有大有小,甚至有的不顯眼,但是仔細觀察還是能輕易的看見。

「圓形……」

張楓暗道,忽然想起了什麼。

圓形意味著什麼?如果將圓形看做一條沒有盡頭的路,那麼這個圓形就是無限循環的,代表著無限?

無限教!

張楓的瞳孔微微一凝,眼中閃過一絲驚愕,如果他的判斷是正確的,那麼意味著什麼?

整個黃岳鎮的所有人全都是無限教的人?

這也太離譜了!一個地方怎麼可能所有人都是無限教的人?

但是……這種可能真的不存在嗎?張楓仔細回憶了一下黃岳鎮曾經的情況。

經歷過絕望、恐懼、異獸屠城等諸多災難,如果這個時候無限教的人解救了他們呢?並且給予他們平安和安全的環境,那麼所有人信仰無限教是絕對可能的!

一旦形成信仰狂熱,那麼什麼可能都會發生。

「張楓,你吃嗎?這裡的菜品很有特色啊。」林辜將軍笑著說道,他完全沒有察覺到四周的不對勁,而且因為他也沒有掌握超級聽覺等能力,更不可能聽到遠處服務生小聲說的話。

「吃了。」張楓隨口應付,內心卻陷入了思索。

結合之前林辜所說的情況,所有的人來這裡都沒有發現無限教的人,但是卻發現很多無限教的祭祀的祭壇、資料、信息、蹤跡等。

張楓愈發的覺得之前的推斷有可能是正確的,但如果他的推測真的是正確的,那麼他的任務是什麼?

一周之內剷除無限教,怎麼剷除?

怎麼逮捕?

要知道黃岳鎮的人口可是有著接近兩百萬啊!

事情的複雜程度在這一刻瞬間讓張楓感覺到了極度的棘手。

「如果我的推斷正確,那麼這件事情將會變得簡單而又複雜。」

簡單的地方在哪兒?只要弄清楚這個維持整個城市治安和管理這個城市的人是誰,就能輕易的找出無限教在這裡的高層。

但是複雜的是什麼?

複雜的是他想要剷除整個無限教根本不可能,一周之內逮捕兩百萬人?簡直就是搞笑!

「無限教是燕京的爪牙,那麼方議員可能就是直接的領導……對於我來說,現在重要的是收集證據。」張楓暗道:「徽城的目的是證明我的立場,只要能扳倒方議員,那麼至少徽城這一關就能過。」

張楓雖然暗地裡在思考,實際上他則是擺出一副食用美食的姿態。

不過,此刻,張楓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林辜說他們派遣的人來都一無所獲了。

怎麼可能有所收穫?

整個城市的人都是無限教的人,他們進來之後,全城幾乎就知道了他們目的不純,一起隱瞞!

因此,哪怕發現無限教的祭壇之類的地方也無法抓到幕後黑手。

「黃岳鎮的食物不錯。」張楓笑道:「今天有點累了,不如我們先休息一下吧。」

「好!」

楊青雪和林辜紛紛點頭,只是這個時候,張楓對他們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們去商議事情。

林辜和楊青雪瞬間瞭然。

時間流逝,眾人酒足飯飽之後,來到了住宿區域,三人也都被安排到了住宿的房間,張楓立刻開始檢查有沒有監聽的裝置和攝像頭等。

果然,這一檢查立刻就發現,這裡雖然沒有監控的攝像頭,但是卻有監聽器!

「有意思!」

張楓明白,在這裡掌握證據,恐怕需要一番鬥智斗勇!

。 李初晨給莎莎公主的提議,其實很簡單。

他就是讓莎莎公主先把公主號游輪上的所有人都撤走,只留下航行組的人在公主號上。

然後再讓公主號靠近海洋漩渦,這樣就能測試出公主號能否抵禦住海洋漩渦的拉扯力。

按照李初晨的這個提議去做,萬一公主號真的承受不住海洋漩渦的拉扯力。

公主號上,只剩下航行組的船員,要實施救援就會比較簡單。

只需派一架運輸機過去,就能把人救走。

莎莎公主只要按照李初晨的建議去做,就可以驗證她的公主號,是不是真的很牢固,是不是真的可以無視大自然的威力。

「獄神,你的提議很好,但是,這附近沒有陸地,我們根本無法登陸。」

莎莎公主也很贊成李初晨的提議,但美中總有一些不足之處。

公主號現在所處的位置比較尷尬。

距離最近的陸地,就是熊本國,但公主號從這裡航行到熊本國,至少還需要三天時間。

莎莎公主就擔心,等公主號航行到熊本國的時候,海洋漩渦已經消失。

這樣,她出來探險的計劃又會被打亂。

聽了莎莎公主的話,李初晨也覺得這是一個難題。

不過,李初晨很快就想到獄神殿的人工島,如果他能夠聯繫上白澤。

讓白澤把人工島弄到這裡來。

李初晨就可以幫助莎莎公主,視線莎莎公主的願望。

想到這裡,李初晨又說道:「莎莎公主,你把公主號往安全的地方開進,只要公主號能夠接收到衛星信號,所有的難題都會迎刃而解。」

「真的嗎?」莎莎公主好奇地問道,「獄神,你還有什麼辦法?」

「莎莎公主,我不會坑你的,你要是相信我,就按照我說的做。」

李初晨不想每件事都解釋得清清楚楚,沒必要。

莎莎公主如果願意聽他的,李初晨也不會讓莎莎公主失望。

莎莎公主現在也沒有好辦法。

既然獄神都這樣說了,她只能選擇配合,下令讓航行組的人開動起來。

讓公主號往海洋漩渦相反的方向航行。

莎莎公主的命令剛下沒多久,對講機里,就傳來一聲焦急的彙報:

「莎莎公主,事情有點不妙!」

「公主號游輪,好像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束縛住,開不動了!」

「什麼?怎會這樣?」莎莎公主騰地一下站起來,俏麗的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正在向莎莎公主彙報的人,是航行組的領導,也可以將他稱之為船長。

船長此時也很納悶,公主號明明還沒有靠近海洋漩渦,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航行組已經把公主號的馬力開到最大,但公主號一直留在原地。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但公主號就是不見有半點動靜,這艘游輪,就像是靜止了,無法動彈。

「糟糕,公主號恐怕已經進入海洋漩渦的影響範圍內,這下麻煩了!」

李初晨臉色大變,有些後悔剛才他不該和莎莎公主講道理,應該一進來就將她挾持。

然後勒令讓莎莎公主迅速返航,這樣做,也就不至於會有現在這樣的結果。

可惜他現在才來後悔,一切都太遲了!

聽完船長的彙報之後,李初晨這次沒有再耽誤時間,急忙說道:

「莎莎公主,沒時間考慮了!」

「快,讓公主號上的所有人都行動起來,把一切能夠搬動的東西,全部扔掉。否則,大家只能跟著公主號一起,葬身大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柏輕音搖頭。

不,不是這個樣子的,柏輕葉並不虧欠自己什麼。

「你真要覺得,你虧欠我什麼,你好好活著,餘生慢慢還我。」

「不必了,咱們就此兩清就好了。」

柏輕葉露出一抹釋懷的笑。

她很清楚,依著孔家的地位,這次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他們絕對會相近辦法弄死兇手,無論誰進去,都是凶多吉少,所以,他不能讓韋治洵進去。

她已經很不幸了,她必須要守護妹妹的幸福。

反正,只需要一個頂罪的不就可以了嗎?

韋治洵混沌的眼神此刻終於恢復了清明。

他看著大姐手裡那把刀,深吸了一口氣。

「大姐,娘子說的話,你冷靜思考一下,咱們幾個一起逃離這裡,去一個誰都不認識咱們的地方,重新開始。」

柏輕音順著他的話往下說:「對啊,到時候我教你做生意,咱們共同將嘟嘟撫養長大,你到時候如果喜歡上了別人,我給你準備一筆很豐厚的嫁妝,讓你風風光光的嫁出去。」

「大姐,你還有大好的人生,你沒必要在這件事情上死磕,也許你在未來會遇到你個好人……」

柏輕音的聲音不疾不徐,安撫了柏輕葉的情緒。

韋治洵看準機會,一把奪下柏輕葉手中的刀子,用手背迅速將人敲暈。

看著暈倒的大姐,柏輕音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韋治洵將人平放到床上,剛準備開口,一群穿著官差衣服的衙役闖了進來。

「都不許動,我們接到報案,說是這裡出了人命。」

之前那個大膽的打手站出來,顫巍巍地指向韋治洵:「官爺,是他,就是他,是他把人打死了。」

柏輕音看著那個男人,恨不得現在去堵住他的嘴。

她站起來擋在韋治洵的前面:「不是的,是他找事兒在先,還想要強姦我,我們只是正常的還手,屬於正當防衛。」

只是那衙役卻沒耐心聽她多說,他大手一揮:「把這個殺人犯帶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