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蒙紫氣,收!」

隋戈不得不出手了,他雖然還想繼續靜觀其變,但是總不能看著這麼多普通人受死,所以只能用鴻蒙紫氣將這些魔物連通普通人一起收入了鴻蒙石的空間之中,連劉思娜也不例外。

「隋先生,你早就應該出手了!」

鄧鶴的語氣稍微有些抱怨,大概是覺得隋戈出手有些晚。

「如果不抓到這個祭司,我們仍然是半點頭緒都沒有。」隋戈哼了一聲,「不知道現在是否已經打草驚蛇,不過我要先從這個祭司口中弄點消息才行。」

「要不然,我們先藏到水下去?」鄧鶴建議說。

「算了,水下面只怕不太平。」隋戈搖了搖頭,如夢水谷的遭遇歷歷在目,而且之前那些「水鬼」就是從水面下鑽出來的,隋戈可不想跟他們碰個正著呢。

當務之急,還是趕緊審訊「祭司」,找出線索。

隋戈的精神力進入鴻蒙石當中,看到那女祭司還在掙扎,淡淡地說:「不要白費心機了,這裡是我的法寶空間,你根本不可能出得去的。」

「哼!只懂耍陰謀的人類修士!」女祭司啐罵了一聲,卻不理會隋戈的勸誡,繼續掙扎。

「別以為你結丹後期的修為就可以在我面前囂張了。」,「在我面前,你跟一隻螻蟻沒什麼分別。所以,你最好別激怒我。」

「放——」

女祭司大概是想罵完,忽地就感覺到一股強大莫匹的精神力威壓向著她逼迫了過來,它雖然是心魔,而其還是結丹後期的心魔,精神力遠遠比同境界的人類修士強橫,但是在隋戈天星心功第七重修為面前,實在是螢火蟲跟太陽的差別,立即感覺到它的精神世界都要被隋戈給壓塌了似的。

國民老公獨寵嬌妻 單單是精神上的壓力還不夠,隋戈心念一動,直接將天劫神雷的雷霆之海調動了過來,讓這些具有毀滅性的天劫神雷圍繞在女祭司的四周,讓它感覺到死亡的威脅真的離它很近。

「現在你總應該知道,你跟我的察覺實在太大了吧。」,「所以,你最好是老實一點,讓我知道我想要知道的東西——」

「你休想!」這女祭司嘴巴倒是聽硬的。

「你果然是找死!」隋戈一聲冷哼,心念一動,鴻蒙紫氣一卷,竟然將這女祭司的魂魄從身體裡面給抽了出來,「你還要找死么?」

喀嚓!

完,一道天劫神雷在那女祭司的魂魄旁邊炸開。

「別殺我!」

這女祭司看來雖然硬氣,但是硬氣也是有限度的,當身體被剝奪的瞬間,它就已經害怕了。好不容易得到的身體,好不容易才有了這結丹期的修為,眼看就可以修成元嬰了,如何甘心就這麼功虧一簣呢。

「不想死的話,就回答我的問題。」

隋戈再次冷哼一聲,「告訴我,你們在這裡搞祭湖節,究竟有什麼企圖?」

「這……」

「趕緊地說!」隋戈一伸手,抓了一個普通的心魔,立即展開吞魔心法,將這頭心魔直接給吞了下去,這當然是隋戈殺雞儆猴了。不過,這方法顯然是很有用,那女祭司立即說:「這明珠湖下面,有上古便存在的空間陣法,只要時機合適的話,就可以開啟陣法,跟我們心魔的世界建立聯繫。」

「這麼說,你們這個祭湖節,就是為了打通這個陣法?這些普通人,都是你們用來開啟陣法的祭品了?」隋戈大約猜測到了這些魔物籌劃的目標了。

「是的。你們之前所站的礁岩,就是陣法的一個節點,有更多人的鮮血和怨念注入這礁岩上,陣法開啟時的威力就越大,時間便越長。」女祭司說。

「這麼說,別的地方,你們也會這麼做?」隋戈語氣冰冷。

「是。」女祭司說,「我縱然不說,以你的修為也應該感知得到,這礁岩上存在不少的怨念,因為一直以來,都有人在這裡被祭祀,溫養陣法。不同的是,這一次規模最大,因為大祭司認為開啟這個陣法的時間到了,所以決定今天在這裡舉行祭湖節,就是要用更多人類的鮮血,更多心魔的精神力來開啟陣法。」

「對了,你知道西門忠么?」隋戈忽地問了一句。

「西門忠?被大祭司抓住的那個叛徒?你怎麼知道它?」

「他是我的僕人。」隋戈說,「他現在怎樣了?」

「我只知道它被大祭司給抓去了。至於他現在如何,是否被大祭司吞噬了,我也不知道。只是,無論如何,這裡的陣法都會開啟。到那時候,這裡會和我們的世界貫通,很多心魔都會通過這裡源源不斷地湧入到人類世界。到那時候,你們人類世界的修士就完蛋了。」

「我們完蛋與否,用不著你操心。」,「倒是你,你還是多為自己打算打算吧——」

完,忽地感覺到外面有些異常動靜,精神力迅速回到身體當中。回去之後,立即感覺到他們所處的礁石開始劇烈地晃動起來了,同時原本平靜地湖水開始變得洶湧澎湃起來,就如同發生了劇烈的地震一樣。

「隋先生,情況不妙啊!我們好像被陷入了某個陣法之中!」鄧鶴擔憂地說到,他已經感覺到四周的天地靈氣變得異常地詭異。

「沒錯,因為這裡的陣法已經開始啟動了。」隋戈說,「這些魔物,準備啟動這裡的陣法,讓這個明珠湖成為貫通域外世界的通道,並且它們已經開始這麼做了。」

「貫通域外世界,這些瘋子,該死的魔物!」鄧鶴駭然道,「這件事情嚴重了,我要通知臧老大才行了!」

「如果你有辦法通知他的話。」這時候不僅僅是普通人的手機失去了信號,連龍騰專用的手機也完全失去了信號,根本無法聯繫和通知其他人。

鄧鶴也猛然意識到了這一點,這時候根本無法跟其他人聯繫。如果要通知其他人的話,就必須離開這裡才行,但是陣法一旦開啟,整個明珠湖附近必然都被心魔中的厲害魔頭給封鎖了,想要御劍飛行離開這裡,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沒關係,我相信我們自己就可以解決問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總裁的逃跑妻 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隋戈的強大神念瞬間掃過整個湖面。

霎那間,湖面上的動靜盡收眼底。

此時,天色已近黃昏,整個湖面上都被霧氣所籠罩,寬闊的湖面之中,一共升出了四十幾處礁岩,這些礁岩上面,都聚集了不少的「祭品」,這些人都是過來看熱鬧的,亦或者是被他們的心魔朋友、親人給鼓動過來的,類似劉思娜這人的人,就是被蘇海燕給鼓動來的。

這些被當作「祭品」的人,根本無法應對這樣的事情。一些有錢有勢的人,以為他們遭遇了綁架,於是口口聲聲地說只要保證他們的安全就可以支付巨額贖金云云,但是水中的那些魔物根本不會理;還有一些人,以為是被邪教徒給綁架了,認為這是恐怖行動之類的,總之全都處於慌亂和恐懼之中,根本無法鎮定下來應付眼前的局面。

看到這樣的場面,隋戈不禁直搖頭,在陷入危境、沒有了通訊和武器的時候,現在的人類甚至都不如還未進化成人的猿類。

這麼多年的進化,真的無法肯定,人類究竟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

但無論如何,隋戈也不能讓這些人類成為祭品,於是將鄧鶴捲入鴻蒙石當中,然後以極快的速度飛向其中一個礁岩,打算將這些人收入鴻蒙石中。

嗚!嗚!嗚!嗚!嗚……

就在這時候,湖水之中傳來了一陣陣鬼哭狼嚎之聲,那些佔據了人類軀殼的魔物們,一齊開始了它們的祭祀。隋戈發現,不僅僅是湖水裡面,甚至連明珠湖的岸邊,都有不少的魔物在祈禱,口中發出奇怪的吟唱之聲。

只是,如果不了解情況的,看到這樣的狀況,還以為這些人是真正的在進行祭湖。但是誰知道,這些披著人皮的魔頭們,竟然在干邪惡之極的事情。而其餘的人,卻被當成了祭品。

除此之外,還有不少無形的心魔被驅使到這裡,這些心魔彼此聚集在一起,也發出了類似的鬼哭狼嚎之聲,似乎是為了增強陣法的力量。

礁岩上的人類,本來就已經處於驚慌、恐懼之中,這時候被陣法影響,很多人很快就迷失了心智,變得狂暴起來,身體精神之中充滿了各種負面情緒。

留給隋戈的時間不多了,這些人迷失了心智之後,就會變成如同野獸一樣,彼此廝殺,甚至於將別的人虐殺、吞食了都有可能。因為人類的鮮血和怨念,將會增強這個陣法的威力。

眨眼間,隋戈已經到了一個礁岩附近,正要將礁岩上的人捲入鴻蒙石當中,忽地感覺到這礁岩四周好像形成了一個無形的防護罩,阻止著隋戈靠攏。

「草木俱朽!」

隋戈一聲冷喝,一拳轟在了那無形的防護罩上,在隋戈強大的力量轟擊之下,那防護罩被轟開了一個缺口,隋戈順勢到了礁岩上空,將上面的人全部捲入鴻蒙石中。

同時,隋戈又是一拳轟出,打出一道罡氣形成的巨大青龍,這罡氣青龍進入水中,翻騰不休,將這礁岩四周的「水鬼」全部滅殺。

但就在這時候,隋戈感覺到好幾道強橫的神念將他給鎖定了。

這些魔物之中,果然是有強橫的存在。

但隋戈顧不得這些人,展開身法又向另外一個礁岩撲去。

「好膽!居然敢破壞我們的聖祭,你這人類修士,去死吧!」

隋戈人影剛到下一處礁岩,斜方便衝出兩個結丹期修為的魔物,其中一個結丹中期,一個結丹後期,似乎要阻止隋戈的行動。

「你們去死!震靈鋤!」

隋戈的手中,忽地劃出一道赤芒,這一道赤芒比閃電還要快,還要犀利,直接從兩個魔物的脖子處斬過,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那兩個魔物身上的護體罡氣在震靈鋤的切割之下,如同紙糊一班,兩個魔物還未反應過來,便已經被隋戈斬下了頭顱。

兩個魔物的魂魄,直接就被收入到了鴻蒙石當中。

轟!

隋戈一拳轟開防護罩,將這個礁岩上的人也捲入了鴻蒙石之中。

這時候,明珠湖的湖水越發翻騰不休,並且隱約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將一切的東西都吸入湖心的漩渦之中。

隋戈全力催動風雷翅,人影一閃,就已經到了下一個處礁岩。

依舊是一拳轟開防護罩,直接捲走上面的人,四周的魔物全部斬殺!

雖然隋戈只是一人,但是卻如同進入無人之境。

豪門長媳 如夢水谷,果然是一個絕好的歷練之地,隋戈經歷過如夢水谷之中的歷練之後,此時再面對這裡的魔物,簡直就如同狼入羊群,所向披靡。

這裡的魔物雖多,但是遠遠不及如夢水谷中的那些「千年老魔」,結丹期的魔物成群,元嬰期的魔物也不少。要知道,隋戈現在的修為,就算是元嬰後期的修士都能斬殺,這些結丹期的魔物,如何能夠抵禦隋戈的進攻。

頃刻間,隋戈已經將十幾處礁岩上的人給解救出來了。

不過,隋戈如此瘋狂的斬殺魔物,自然也引起了這些魔物之中最強者的關注。

當隋戈飛往下一處的礁岩的時候,七個元嬰期的魔物出現在了隋戈前方。

六個元嬰初期,一個元嬰中期的修為。

那元嬰中期修為的魔物,隋戈居然認識他,此人居然是東江市的一位副市長,身居高位,隋戈曾經在電視和報紙上見過其露面,想不到居然成了魔物的頭領。難怪這些魔物搞了一個「心修會」,居然那麼容易就得到了政策上的支持,卻是因為這些魔物已經滲透到了權貴官員之中。

「蔣華棟!」

隋戈一聲冷笑,「我應該叫你蔣副市長呢,還是稱你為大祭司?」

蔣華棟此時身穿黑色長袍,神情冷漠地盯著隋戈:「你是何人,我們井水不犯河水,為何要壞我們好事?若是你現在離開,我蔣華棟承諾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並且給你很多好處!」

「好處?」道,「在我眼中,你們這些魔物就是好處,就是我的補品!」

當著蔣華棟等人的面,隋戈展開吞魔心法,將一個魔物直接碾碎,然後當做「點心」給吞了。

隋戈如此做,擺明不會給蔣華棟這些魔物面子。

「既然你存心找死,我便成全你!」

蔣華棟一聲怒喝,這一干心魔立即圍了上來,它們大約也知道隋戈的修為不僅僅是表面上的結丹境界,所以這一幫魔物也沒打算跟隋戈單挑,直接圍攻,準備將隋戈直接秒殺,繼續進行它們的祭湖。、

而隋戈,同樣也沒打算浪費時間,只想將這些人全部幹掉,然後救出這些可憐的凡人。

隋戈催動風雷翅,沖入這一群魔物之中,頃刻間打出了數百拳,每一拳都爆發出全力,六個元嬰期初期的修士,剛剛圍攻上來,便被隋戈直接打爆了身體。

隋戈的拳法,就如同是敲核桃一樣,將這六個魔物的身體全部震成粉碎,然後等待他們的元嬰逃走,便立即用天雷囚牢加以捕捉。干這樣的事情,隋戈也算是輕車熟路、爐火純青了,所以這六個元嬰初期的魔物,不過照面之間,就被隋戈給幹掉了。

秒殺!

幾乎是在瞬間就完成了。

因為隋戈不想浪費半點時間。

「該死!」

蔣華棟沒想到隋戈如此厲害,竟然一個照面就幹掉了另外六人,趕忙全力催動元嬰,催動它的護體靈器,希望可以將隋戈鎮壓住,因為它畢竟是元嬰中期的修為,它一個就比另外六個聯手更厲害。

但是,蔣華棟並未意識到,它頭頂上的元嬰虛影露出了破綻。

「斬!」

當隋戈和蔣華棟拼在一起的時候,震靈鋤果斷出手,斬斷了蔣華棟元嬰和身體的聯繫。

頃刻之間,蔣華棟心神受創,元嬰似乎跟身體失去了感應,這種情況可使它從未遇到過的。雖然震靈鋤並未真正斬傷蔣華棟的元嬰,但忽然讓其元嬰跟身體失去了感應,也足以嚇得蔣華棟心驚膽顫了。就在它心驚膽顫的瞬間,隋戈眼睛當中噴出兩道電光,電光之中蘊藏著無數的金針,打入了蔣華棟眼睛當中,又將它射成了一個瞎子。

而這本來就是隋戈的算計,因此當然不會再給蔣華棟機會,趁著蔣華棟這魔頭心神受創、眼睛失明的當口,隋戈立即沖著蔣華棟打出數百拳,破開蔣華棟身體和靈器的防禦,然後將他的身體給打爆了。蔣華棟立即以元嬰遁術逃走,但是這一切同樣在隋戈的算計之下,隋戈用震靈鋤擋住了蔣華棟的靈器,然後用天雷囚牢抓住了蔣華棟的元嬰。

「比起帝凡,你還差得太遠了!大祭司——」

隋戈冷笑著,將天雷囚牢收入掌中,然後用手捏住了蔣華棟的元嬰,「停止這一場鬧劇式的祭祀吧。否則的話,下一刻你就會成為我的祭品!」

「哼!啟動陣法的儀式一旦開啟,就無法控制了!」

蔣華棟這時候居然還挺硬氣,「人類修士,你以為阻止了祭祀,你就是救世主了么?真是愚蠢不可及!如今陣法失去控制,通向心魔世界的通道就會永遠開啟,你就算修為再強,也無濟於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蔣華棟的話並非無的放矢,隋戈很快便發現輕狂不妙了:

失去了蔣華棟這些魔物強者主持陣法,祭祀的過程雖然被打斷了,但是陣法卻陷入了失控狀態。

按照蔣華棟這些魔物的本意,它們打算開啟陣法,建立一個通向心魔世界的穩定通道,但是因為隋戈的出現和阻止,卻讓這個通道變得不穩定起來,完全失去了控制!

情況很不妙!

但是隋戈並不後悔這麼干,他不可能看到這些魔物將如此多的普通人拿去祭祀而無動於衷。

只是,陣法失控了,明珠湖的情況也變得更加詭異。

湖裡面的那個巨大漩渦越來越大,越來越快,就像是有一張無形的大口,將大量的湖水都給吞了進去,原本藏在水中的那些魔物,紛紛逃命,而更多的魔物被捲入渦旋之中,它們自己也成了祭品。

隋戈趕忙繼續救人,以他的身法速度,在沒有人阻止的情況下,頃刻間就將礁岩上那些人全都捲走了。並且,隋戈還順帶捲走了一些心魔魔物。其中,隋戈還發現了張明的存在,但這時候根本沒有時間跟張明這廝交流,陣法已經失控了,隋戈感覺到四周的空間都開始扭曲了,如果不能阻止的話,只怕很快這裡就會成為修羅之地,無數的魔物將會從這裡源源不絕地湧出來。

陣法……

精通陣法的人,就只有竹問筠了!

隋戈想了想,目前這狀況,似乎只有立即將竹問筠叫來這裡才行。

他正要讓鄧鶴留下,然後親自去叫竹問筠的時候,龐大的神念延伸開去,讓隋戈心頭一喜,他居然感應到了竹問筠的存在,竹問筠正御劍飛行而來。

「紫雷劍竹,草木皆兵!」

竹問筠飛向明珠湖的途中,自然碰到了不少逃之夭夭的魔物。

這些魔物之中,也不乏築基期甚至結丹期的厲害角色,但是竹問筠絲毫不懼,催動紫雷劍竹迎了上去,並且施展出隋戈傳授她的強大劍意——草木皆兵。

紫雷劍竹,其竹葉本身便如同飛劍一樣鋒利,並且蘊藏了天劫神雷的力量,所以當竹問筠施展出草木皆兵這一招的時候,場景異常地絢麗,威力異常地驚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