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仙之屍,醒來!」

隨著那一道聲音落下,整片葬谷驀然顫動起來。

吼!

如同野獸之音,震蕩天地。

隨之,一尊巨大的魔仙之軀,驀然從地下破土而出,站立在江寂塵面前。

(本章完) 魔仙之軀,巨大如山嶽,堅實若法器,氣息似怒浪。

站在其面前,會感受到無窮的壓力,會覺得自己無窮的渺小。

江寂塵終於知道,為何魔仙會比同階仙人強大了,因為,他們本身還是煉體者。

擁有一副強悍的體魄,顯然要佔很大的優勢。

江寂塵目光平靜,面容淡然,他一步踏前,擋在魔仙之屍的面前。

「狐后,你去尋找那布陣之人,魔仙之軀,我來對付。」

江寂塵開口說道。

但是,若有人在此,會覺得畫面有些滑稽。

實是因為,江寂塵站在魔仙之屍面前,顯得太過渺小了。

「在魔仙眼中,不過螻蟻一隻,也敢狂妄,可笑!」

豪門尋歡:做我女人100天 布陣之人的聲音冷冷地響起。

「魔仙之屍,聽吾號令,殺。」

隨後,布陣之人,下達了命令。

你是軟肋,也是盔甲 接著,魔仙之屍狂暴的殺出。

轟!

魔仙之屍,巨拳如山,一拳轟下。

而江寂塵竟然不曾退閃半分,也舉拳與之對轟。

這一幕,如同螻蟻與巨象較力。

在布陣者看來,這一拳之下,便可將江寂塵轟得粉碎。

「不自量力的螻蟻,哈哈……」

布陣者一邊說,一邊大笑道。

然而,下一刻,他便再也笑不下去,笑聲嘎然而止。

因為,他看到了無比震撼的一幕。

他看到,江寂塵並沒有在這一拳下,被轟得粉碎。

他依舊是立於原地,一動不動。

反而是巨大的魔仙被擊飛出去,龐大的身體,倒在地上。

這一幕,太有視覺衝擊力了。

彷彿就是一隻螻蟻,將一隻巨象掀倒一樣。

顯然,單比肉身力量,竟然連魔仙之屍也不敵江寂塵。

「該死的,沒想到,你還是一個如此強悍的體修者!」

「看來,只有催動魔仙之屍所有的力量了。」

布陣者的聲音響起。

顯然,他現在隱藏於葬谷的某一處地方,正在進行陣法操控。

剛剛,他只以為以魔仙之屍的肉身力量,足可以轟碎江寂塵,不想,最後反而是他的魔仙之屍被擊倒。

「魔仙之屍,也不過如此。」

「你全力催動陣法,操控魔仙之屍,或許還能與我有一戰之力,若不然,休想。」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說道。

縱然江寂塵不說,布陣者又豈會不明白這個道理?

「那你找死!」

「剛剛,只是跟你玩玩,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魔仙之屍真正的力量吧。」

布陣者怒然大喝道。

說話之間,他開始全力操控陣法,催動魔仙之屍。

吼!

魔仙之屍,再次從大地之中站起為,這一次,他的手中竟然提著一把巨大無比的魔劍。

他一步跨出,手中巨大魔劍,凌空斬下。

這一把魔劍太巨大了,遮天蔽日,寒光閃爍。

江寂塵盯著這一把魔劍,臉色動容。

世外桃源之田園山居 這是一把四品魔仙劍,也是一把體修武器,沉重極點,鋒利無匹。

一劍斬下,魔氣滾滾。

「體靈結合的一擊,確實強大。」

江寂塵不得不承認,這一劍很強,他也未必能接下。

不過,江寂塵也沒有必要進行硬拼,他現在只需要拖住魔仙之屍即可。

所以,面對這一劍,江寂塵沒有硬接,而是極速閃避。

他早已運轉了歲月長河,算計到這一劍的攻擊軌跡,此時,踏出行字訣,避開魔劍的攻擊威能中心點。

轟!

但是,這一劍斬下,江寂塵依舊被魔劍的攻擊威能震飛一邊。

同時,巨大的魔劍,仿似要把天地劈開,直接在葬谷中,留下一道巨大的深縫。

江寂塵悚然,這一劍的威力果然恐怖驚人。

然而,江寂塵剛避開這一劍,下一劍,竟然已接踵而來,魔仙之屍力量無窮,更是不知疲倦。

「小子,老夫倒要看看你能避開幾劍?」

布陣者傳來森然、冰冷的聲音。

江寂塵繼續閃避!

轟,轟,轟!

幸好,葬谷自成一片空間世界,若不然,整個星辰恐怕都要毀滅,會被魔仙之屍,一劍剖開兩半。

江寂塵不斷地閃避,看起來,完全就是被壓著打一樣,顯得非常的狼狽。

然而,每一次,都要以為他要命喪魔劍下時,卻總讓江寂塵堪堪避開。

此時,江寂塵的臉上,盯著魔仙之屍,眼中露出一絲森然之色。

他已看出,魔仙之屍的動作,已經開始變得有些僵硬了。

魔仙之屍,它雖然是力量無窮,不知疲倦,但他終究只是一具屍體,沒有自己的意識,只是被人操控而已。

寶貝,乖乖讓我愛 所以,不斷做出魔劍劈砍動作,致使他的動作有些機械化,何況,之前,江寂塵一直在前面閃避。

也即是說,魔仙一直就是站在原地,對著前方出劍。

然而,這一刻,江寂塵驀然踏出行字訣,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

接著,真身卻已出現在魔仙的身後。

這一個變化,太過突然了,讓布陣者根本沒有想到。

待他反應過來,同時讓魔仙向後攻擊時,一切都已經遲了。

因為,魔仙之前劈劍動作,都是向前,這時想讓他突然轉身後斬,顯然有些難度。

縱然可做到,但動作,慢了很多。

但是,對於江寂塵,他的機會來了。

「現在,該輪到我攻擊了。」

江寂塵冷冷地開口道。

手中出現無上仙劍,隨後,極速揮劍。

咻,咻,咻!

江寂塵瞬息之間,運轉超然之道,把晨曦之光,凝於劍光之上。

剎那之間,便已揮出千百劍。

噗,噗,噗!

所有劍光,同時斬在魔仙屍體的雙臂上。

啪!

最後,魔仙屍體的雙臂,應聲斷落。

轟!

當中的魔劍,也落下,震動葬谷。

而沒有雙臂,魔仙之屍便握不了魔劍,那便相當於廢了。

布陣者,自然感受到了危險。

「該死的,竟然敢毀的魔仙屍,我要讓陣法與魔仙之屍自爆,讓你陪葬!」

布陣者怒到極點,此時吼叫道。

「只怕你沒有這個機會了!」

然而,布陣者聲音剛落,一道動聽媚然的聲音響起。

自然是狐后之音了。

她已尋到了布陣者藏身之地,此時一把仙劍,已掛在布陣者的脖子上。

只要他稍有異動,狐后便可一劍削下他的腦袋。

(本章完) 布陣者,是一個瘦小老頭,目閃精光。

但此時,他眼中有驚恐之色。

他只是一個擅長布陣,煉製屍兵之人。

本身修為,卻有限,只是二品大真仙中境。

單是獨對狐后,都非他能敵。

而且,魔仙之屍,失去了他的操控之後,便轟然倒地,一動不動。

江寂塵閃身而出,漠然盯著布陣老者。

「饒命,我,我願臣服!」

布陣者驚恐地叫道。

此時,他已不復之前的囂張。

江寂塵搖搖頭道:「不需要,你還是死了比較好!」

通過源鏡之魂,江寂塵一眼可以看出,這個布陣老頭,竟然是一個虛界修士。

「為何,我,我的用處很大的,可以布下屍陣,讓萬千屍體,再次重生作戰。」

布陣老頭叫道。

江寂塵道:「你不用裝了,你是虛界的修士,能安什麼好心呢?」

聽到江寂塵的話,布陣老頭臉色驀然大變起來,驚顫地道:「你,你怎會知道?」

江寂塵道:「看一眼,便知道了。」

然後,江寂塵示意狐后,將之斬殺。

「且慢,我確實是虛界之人,但我與其餘的虛界修士不同,我是被虛界追殺的對象,所以……」

布陣老頭此時快速的開口道。

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