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我,你騙我。」明月似乎認定了我在說謊。

我平靜的說:「他死了。」

陸涯:「……」

明月:「……」

默了許久,明月說:「我想抽死你,大家沒有意見吧?」

陸涯:「沒有。」

「等等,是真的,你師父當時是在說謊!你在那個鎮子重新遇到你師父的時候,你的瀟湘就死了,就死在你的腳下!因為他是妖怪!那時你眼睛是看不見的,所以,你不知道!」

「你胡說!你怎麼知道那件事的?你在騙我是不是?瀟湘他不是妖怪!他沒有那種衝天的妖氣!」明月凄楚大喊,牙關顫抖強忍住啜泣,心中隱隱有個猜測。

「是真的。他是人,但是他和小木人做了交易,因為他是人,所以他只有在狩獵、在殺敵的時候才會暴露出妖氣。所以以前你和他相處的時候,你沒察覺到他的妖氣,你師父剛好看到他在狩獵在吸人血,所以才會有那衝天的妖氣,所以就與他大打出手,結果他打不過你師父。」我抿了抿嘴,趁勢向前一步道。

「不可能!我師父不會殺了他的……」明月的聲音又痛又酸澀,幾乎快要不能呼吸,顫抖道:「師父最疼我了,我那麼喜歡瀟湘,師父那麼疼我,他不會殺了瀟湘的……以前在青城派,每次我遇到危險,他都保護我,最後我叛出青城派,他也原諒我,他不會……」

我有些憐憫的看著她,剛想說什麼,林晉楓心頭一驚,瞬間明白了一切,怒道:「不許說。」

「不是你師父殺的,是你殺的。」我無視林晉楓的怒意,沉重的說出這個事實。

陸涯嘔了一口黑色的血,譏笑道:「太勁爆了。」

「瀟湘就是那個被你一鞭子貫穿胸口的妖怪啊。」我平靜的說。

「啊!」明月大吼一聲,之後便哭了,哭得渾身顫抖,步伐有些搖晃的慢慢走過來,「你們一定是在騙我……」

我把林晉楓推過去,林晉楓手裡拿著那三生石,我鎮定從容的說:「三生石能看到人的前世,是不是騙你,即使你現在不看,你也猜得到是不是真的。」

明月突然跪下地上慢慢啜泣。

我緩緩道:「瀟湘臨死前那麼痛苦都沒有發出聲音,為的就是不想讓你知道你殺的人是誰,他不想你難過,他雖然十惡不赦,但他好像是真的想要和你浪跡天涯呢。你師父那種人一看就是很少說謊的人,他也為了你編造了一個善良的謊言呢。他們都很愛你,一個是師父對苦命徒兒的憐愛,一個是朋友之間不惜生命的愛。你很幸運呢。所以不要哭了,你一哭,他們知道了也會難過的。」

林晉楓靜靜的看著我,目光依舊似水一般明凈,冷冷道:「所以你要是一開始就什麼都不說的話,她就不會難過了。」

陸涯呵了一聲,輕蔑道:「所以說我最討厭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傢伙!你們有問過明月嗎?你們憑什麼騙她?你們憑什麼不讓她知道?」

林晉楓眼中那抹笑中有著淡淡的嘲弄,道:「這是我們的事,你又有什麼資格管?」

陸涯心情似乎也變得有些不好,冷冷開口道:「我沒資格管,因為這一切都不關我的事?明月你要找瀟湘跟我有什麼關係?憑什麼揍我?既然不關我的事,那憑什麼勞資今天要被打的吐血啊?」

我弱弱的說:「弱小既原罪啊。你被打吐血那是因為……」

陸涯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趕緊乾咳一聲,道:「確實,如果今天我什麼都不說的話,明月不會難過。我告訴明月也不是因為考慮到你們沒資格不讓她知道,我僅僅只是想讓明月知道有人愛她呢,另外最重要的一點是,讓明月放我們三個滾蛋吧。」

陸涯:「讓明月放我們滾蛋才是你的目的吧!太現實了!」

明月酸楚搖頭,「怎麼會這樣……師父……你告訴我,我該怎麼做啊?」

我擋在林晉楓面前,道:「林晉楓就是林晉楓!他不是你師父。前世是過去,與現在的林晉楓沒關係!當初悉心教導你的人是你師父,不是面前這個林晉楓。你對於現在這個林晉楓來說,完全是陌生人!你不要執著過去死掉的人而影響現在的人!」

我突然轉過身,定定的看著林晉楓,不咸不淡地問:「你呢,你是怎麼想的?你告訴她。」

林晉楓怒道:「說什麼說,你們糾結這種無聊的問題做什麼?知不知道我還要早點回去給靜怡做夜宵啊?明天還要早起陪靜怡去玩?都是你們,拖拖拉拉的,煩死了。要不是你們,我現在早就把資料交給鍾晚晴,早就回去幫靜怡做夜宵了!」 死妹控!

原來你一直做飯給你妹妹吃啊……

你在我心裡高冷的人設好像崩了……

很難想象林晉楓這種不苟言笑的撲克臉圍著HelloKitty的圍裙手拿鍋鏟給他妹妹做飯是什麼樣子呢……

不能想了,這麼一腦補果然是不堪入目啊……

我笑了笑,對明月說:「不好意思,林晉楓還有急事,我們幾個能先走了嗎?」

明月顫抖著聲音說:「你們都走吧。」

林晉楓猶豫一下,問:「你呢?」

「沒什麼,至始至終都是我一個人呢。你現在有你妹妹,有你朋友,你跟我不一樣,我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習慣了孤獨呢。你……走吧。」明月露出一個很難看的微笑。

林晉楓眉頭微皺,站在那裡,陸涯推了一把他,吼道:「走啦!你又不可能留下來陪你。顏漠說得對,你又不是她師父,你現在是林晉楓,有自己妹妹,有自己的親人,你又不可能為了她捨棄妹妹,露出這種戀戀不捨愧疚的表情只會讓我覺得虛偽!顏漠你說是不是?」

我點點頭,說:「是……」還沒說完就看到林晉楓那冷的像是冰渣子的目光,連忙挽救道:「雖然覺得是,但我不覺得林晉楓你虛偽,相反我覺得你重情重義,善良仁慈可愛,高貴冷艷,人畜無害、歲月靜好,猶如一朵濁世之中皎潔明亮的白蓮花,真是一個善良、無害、無辜、純潔、沒心機的人……」

陸涯一邊走在墓道里,一邊笑著回頭,說:「嗯,顏漠總結的很到位。」

林晉楓:「哼,虛偽。」

陸涯拿走三生石,出了墓道就迫不及待的去冥界找冥王交差,臨走前還囑咐我快點收了謝子城那個亡靈。

我臉上說好好好,心裡卻忍不住嘀咕,你都打不過的人,我怎麼打得過?

林晉楓把他的資料給我,叫我幫他填好之後轉交鍾晚晴,他便急匆匆的走了,據說是趕緊回家為妹妹做夜宵……

麻煩事都交給我,死妹控!

我臉上淡定的很,心裡卻氣道:死妹控,當心劉道合抓到你,用你當試驗品研究復活死人的法術!

我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著,我現在是鬼差的形態,那麼現在應該是我的靈魂狀態,明月應該是把我從軀殼中抽出來綁架的,那我的軀殼應該在她的占卜店。

我一想通,便急匆匆的趕到那家占卜店。

還沒進門,我就看到一個人慢騰騰的走過來。

我揉揉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錯。

因為那個人好像是我每天在鏡子里看到的人!

一定是幻覺!!

我再次揉揉眼睛,一定是我睜眼的方式不對。

在我揉眼睛的空隙間,鍾晚晴過來親昵的摟著那傢伙的胳膊,道:「顏漠,還好你在這裡,我沒接到林晉楓學長呢。」

我:你能接到他才怪了!

你們一開始就錯開了好么!

等等,不對,你叫那麼傢伙什麼?顏漠不是我的名字嗎?

那個傢伙是冒牌的!!

冒牌貨眼睛矜持的盯著鍾晚晴挽著她的胳膊,矜持的說:「我,我們這樣會不會太親密了,這樣不好……」

冒牌貨一邊說一邊臉紅,矜持的低下頭微笑……

去你的!!

你臉紅個毛線啊!

你丫的要真是覺得不好大可以推開鍾晚晴啊?

你一邊臉紅一邊說不好算個球啊!!

我現在終於明白這個冒牌貨是誰了,是謝子城那個死基佬!!前世一直覬覦他的大哥,和他大哥一起上陣殺敵掛了之後一直滯留人間找他大哥,這一世,恰巧他大哥成了鍾晚晴這位能徒手劈榴槤徒手劈老鼠的妹子……

最氣人的是,他居然搶了我的軀殼!

搞毛啊!你個死基佬,搶我這個小姑娘的軀殼幹啥,和鍾晚晴當閨蜜啊?

鍾晚晴看不見我,她只能看見謝子城,說:「顏漠你今天怎麼怪怪的?」

「有,有嗎……」謝子城退了兩步,眼中閃過一絲從未有過的惶恐。

鍾晚晴上前一步,拉過她,充滿歉意道:「是不是我這段時間沒和你一起玩,忙著和算命師聊天,忙著找林晉楓學長,你不高興了呢?」

你是不是傻!

你愛找誰就找誰,再說了找林晉楓是有正事,我怎麼可能不高興!

謝子城嗯了一聲,說:「稍微有點寂寞呢。」

你寂寞個毛!!!

人家問的是我,你丫的徹底入戲了么?

鍾晚晴牽著他的手,說:「是我不好,那明天我請你去遊樂園玩,好不好?」

我連忙飄到謝子城面前,嚴肅的說:「不能答應!!明天林晉楓要和林靜怡一起去遊樂場玩,你們極有可能會在遊樂場碰面!萬一你們碰面,那……」

謝子城說:「好……」

我:「……」

鍾晚晴笑了笑,說:「好,那明天遊樂園見!」

謝子城:「嗯!」

鍾晚晴走後,我怒道:「謝子城!!從這個身體里滾出來!」

謝子城義正言辭:「做人要講誠信,我說明日要陪晚晴去遊樂園,那就一定要去。」

你是鬼你又不是人!

做人要講誠信跟你有關係么?!

我按耐住怒火,心平氣和的問:「怎麼樣你才會出來?這不是你的身體。」

謝子城猶豫片刻,哼了一聲不回答。

你不回答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想要徹底霸佔這句軀殼嗎?!

那我呢?我難道得要永生永世給陸涯打工嗎?

那我也太慘了吧!要真是永生永世給陸涯打工,剛才我還不如直接被明月打死呢……

我決定曉之以情動之以理,道:「你想,我是女生,鍾晚晴也是女生,你對她齷齪心思,除了她,你我都心知肚明,你們兩個在一起是沒有結果的!早點分手吧!」

許久后,謝子城才開口,聲音嘶啞,「我們是真心相愛,她答應過我來世在一起的!」

我去!!

你們是不是真心相愛跟我有個毛線關係啊啊啊!

你為毛要搶我的軀殼啊!

你確定你們是真心相愛嗎?不是你一個人痴心妄想,一個人單相思么?!

你是不是漏說了三個字啊,當時你說的是『來世我們還要在一起做兄弟』,你把『做兄弟』三個字省略掉,整個句子就會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好么! 我再次忍住怒火,道:「可是你要我的軀殼沒用的,因為我是女生,我給你介紹一個帥哥好么,他叫劉道合,帥氣多金,一表人才,簡直是顛倒眾生,你要是佔了他的軀殼,晚晴肯定會瞬間就愛上你!需要我為您引路嗎?」

誇一個自己討厭的人,這感覺真是……

雖然挺對不起劉道合的,但是我不後悔,再來一次我還要坑他……

謝子城哼了一聲,道:「我心有數,你別吵。」

我:「……」

謝子城死活不還。

我接著勸道:「若不是你,鍾晚晴明明可以活的更好,她可以像是普通人一樣,結婚生子,一起與自己的老伴牽手看夕陽。你們人鬼情未了,你們就算在一起了,你們能有子嗣嗎?」

謝子城沉思許久,道:「沒有就沒有吧。兩個人只要真心相愛,有沒有子嗣對於我來說不是那麼重要,因為我們兩個人是好不容易在一起的。晚晴會老,可我不會,她老了我可以照顧她。」

我忍不住問:「那晚晴百年之後呢?」

謝子城說:「我再找她。」

「找不到呢?」

「那就一直找啊?」

我突然覺得我似乎與他溝通不了,「你喜歡的不是鍾晚晴,轉世后的你還是你嗎?鍾晚晴不是那個和你一起上陣殺敵的人,對於現在的她來說,你甚至只是一場遙遠的夢而已。你可能只是在鍾晚晴身上找到你心裡緬懷的那個與你一起出生入死的人。」

謝子城緩緩搖頭,低聲道:「我知道什麼是愛,這是我的選擇。你不要管了。」

「你們人鬼情未了,你們就算在一起了,別人知道了怎麼想,他們會怎麼看鐘晚晴,人們對未知的東西會充滿恐懼,你是鬼,他們會把對你的恐懼加在鍾晚晴身上!鍾晚晴的父母同意嗎?你明白嗎?現實不是小說,現實要考慮的東西太多了,你懂嗎?一場全世界都反對的愛情,你還是放棄吧。」

此刻,我覺得我就像是古代的棒打鴛鴦的惡人。

「別吵了!讓我考慮一下!」謝子城嗖的一聲就跳上店面招牌,然後又是嗖的一聲就跳上屋頂走了。

……好好的大路不走,偏偏要走屋頂……

不過不愧是古代的武林高手啊,這麼一跳就能跳這麼高,簡直比得上世界冠軍了。

這一晚,我睡在屋頂,翻來覆去了很久才睡著。

醒來之後,我找到陸涯,我告訴他這件事,陸涯告訴我,說如果我七天之內拿不回我的身體,那麼我就永遠也回不來了。

我的心裡格登一下,忽然說不出話來。

陸涯高興的說,這樣我剛好可以永生永世的當鬼差,反正我也死了。

我心裡一慌,不行,我不能死!

必須要在七天之內奪回我的身體,不然我就永遠都回不來了!

陸涯笑起來,說:「別露出那種表情,很好笑的。」

我無動於衷,過了許久,才看他,道:「你畏懼死亡嗎?」

他的臉上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用一種我從未聽過的語調道:「不知道。」

我出奇的平靜,「我知道我是畏懼死亡的。我想好好活著。」

「為什麼呢?因為熱愛這個世界嗎?」

「那倒不是,我只是捨不得離開而已。」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