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顏,你怎麼能這樣說我呢?難道我在你的心目當中就是那種不可理喻,那麼心腸壞的人嗎?」葉玲瓏裝出了一副受傷的樣子,用一隻手指著顧顏,不可置信的反問道,好像她受了多麼大的委屈似的。

「抱歉哈,在我的心目當中你就是這麼的如此,就是這麼的下流,就是這麼的卑鄙,就是一個綠茶婊。」顧顏攤了攤手,無所謂的說道。 「你……」葉玲瓏也沒有想到顧顏竟然會說的這麼直白,而且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的,一時之間,葉玲瓏臉上青紅交加,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看了一圈周圍的人,發現大家臉上都帶著看好戲的神色,壓根就沒有幫助自己的意思,葉玲瓏感覺到有點絕望。

「而且我不是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嗎?我們兩個人之間已經絕交了,也沒有必要再沒皮沒臉的黏著我,你給我搞的事情難道還少嗎?哪一次出事情不是因為你?」顧顏沒有理會葉玲瓏受傷的樣子,依舊毒舌的說道,這一次她一定要將葉玲瓏打擊的體無完膚,只有這樣,葉玲瓏也許就不會再針對自己了。

顧顏的話音落下,會場裡面陷入到了一片寂靜當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葉玲瓏,葉玲瓏感覺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大家的目光就像是針一樣扎的讓自己難受,原本葉玲瓏以為,無論怎麼樣,顧顏都不可能在這種場合下跟自己撕破臉皮,看來這一次是自己預算錯了。

霍霆用冷漠的目光看著葉玲瓏,這個女人,看起來還真的是有些多餘,有時候霍霆甚至想要將葉玲瓏暗中處理掉,這樣的話顧顏就不會再被人給針對了,可惜霍霆是一個有原則的人,而且霍霆也知道,如果自己這樣做的話,顧顏一定不會原諒自己的。

大家的目光實在是太過於熱烈了,葉玲瓏承受不了之後,低下頭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可是就算是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葉玲瓏好像還是能夠感覺到來自周圍人的惡意,他們的目光裡面透著濃濃的嘲諷,彷彿自己剛才是一個跳樑小丑一樣。

會場的保安這會兒已經過來了,亂糟糟的會場在保安的維持下很快就恢復了原來的秩序,等到所有人都準備好以後,顧顏又開始了她接下來的解說。

接下來的解說很順利,並沒有其他的意外狀況出現,顧顏的解說也贏得了大家熱烈的掌聲,評委席上的評委們已經被顧顏的才華折服,這麼有才華的一個女孩子,怎麼可能會做出剽竊他人創意的事情來?

李斯特在暗中觀察著台上顧顏的一舉一動,看到顧顏講解完以後重新開始打分,李斯特的臉上閃過了一抹不甘,她好不容易才弄到那麼高的分數,如果重新打一次的話,顧顏的分數很有可能會超過自己,那自己不是就白忙活了一場嗎?

這一次重新打分,顧顏的分數很高,尤其是剛才給顧顏打了低分的人,心裏面感覺到特別後悔,不過就算是這樣,評委裡面還是有一些心術不正的評委。

李斯特原來已經對評委暗中賄賂過了,也就是之前坐在霍霆身後那兩個議論顧顏的評委,這兩個評委的分數甚至比之前打的更低,大家都有些納悶,明明顧顏的才華那麼好,為什麼這兩個評委要給那麼低的分數呢? 很快,兩位評委也給出了他們的原因,不可否認,顧顏的才華的確很好,但是做人還是要謙虛一點,他們擔心如果給顧顏給的分數太高,會讓顧顏驕傲,從此喪失掉鬥志,適當的給一點低分更有助於顧顏的發展。

坐在角落裡的葉玲瓏,看到顧顏竟然能夠得到這麼高的分數,整個人氣得幾乎都要變形了,目光也變得惡毒無比,好在這會兒並沒有人注意到葉玲瓏,不然的話肯定會被葉玲瓏的狀態嚇一大跳。

這樣的理由看起來特別的完美,而且也是為了顧顏著想,大家就在心裏面有意見也只能無奈的接受了這個理由,最終當總分出來的時候,顧顏的分數還是比李斯特低幾分。

李斯特得意的笑了,好在自己之前就做了兩手準備,不然的話今天肯定會輸掉,就連觀眾也沒有想到,最終的分數竟然會是這樣的,有些心術不正的人又開始在觀眾裡面煽風點火。

霍霆原本以為總分應該比李斯特的分數要高,但是,當總分出來的時候,霍霆也有點不可置信,總分之所以這麼低,完全就是因為那兩個評委幾乎給了全場最低分,一下子就將總分拉了下去,霍霆有點生氣,不過這裡是公共場合,霍霆就算生氣,為了顧顏也只能忍了下來,只能在以後再慢慢教訓這兩個評委。

「看她那稿子,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呢,我就說嘛,評委的眼睛肯定是雪亮的,就算稿子是她的怎麼樣?分數還是比李斯特的低。」李斯特提前就安排好的人,開始散播起了謠言。

「沒錯沒錯,還叫什麼純真呢,看起來一點都不好看,嘴上面說的天花亂墜,但是我真的就沒有看出來這款產品有什麼特別之處。」另外一個人也出聲附和道。

「你們說的太委婉了,在我看來顧顏的設計,簡直就是垃圾。」

一個人議論並沒有多少人在意,但是好幾個人議論很快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這其中不乏有一些眼紅顧顏的,也跟著在一起起鬨,顧顏雖然在台上,但是這些話還是清晰的傳到了顧顏的耳朵裡面。

顧顏有些生氣,她不知道底下的這幫人眼睛到底長在哪裡,看了看那一幫指著自己議論紛紛的人,顧顏有點傷心,傷心之餘,顧顏突然就想到了一句話,你永遠也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不管怎麼樣,只要自己心裏面一清二楚就可以了,沒有必要跟他們一般見識。

李斯特得意的笑容正好就讓回過頭的顧顏看到了,顧顏看到李斯特突然就想通了,為什麼這麼多人不接受自己的設計,看來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腳,顧顏也沒有想到李斯特為了一個比賽竟然會拼到這種程度。

霍霆也聽到了那些議論聲,一眼看過去,就看到一個年輕的小夥子張牙舞爪的對著周圍的人在詆毀顧顏,霍霆當時就怒了,這幫人太不知好歹了,既然他們這麼得瑟,那自己就好好的教訓一下他們吧。 對著助理揮了揮手,助理察言觀色,立刻就來到了霍霆身邊,俯下了身,聽霍霆對自己吩咐什麼,霍霆沒有磨嘰,直接就要吩咐自己的手下,將那個男生所在的公司收購了過來,讓他直接從富二代變成了窮光蛋。

這一切都是在暗中進行的,就是不知道那個男生回去以後看到自己家徒四壁的樣子會有什麼感想,這就是他惹了不該惹的人的下場。

最終的結果出來了,李斯特毫無例外的奪得了冠軍,顧顏只能屈居第二,接下來就是頒獎環節了,頒獎前夕,大家都在休息,會場裡面也重新布置了一下,趁著這個空隙里,李斯特來到了顧顏身邊。

「你不是很厲害嗎?怎麼還是沒有比過我啊?哦,對了,那一杯咖啡真的是我不小心潑在你身上的,請你不要介意哦。」李斯特扭著屁股,踱著貓步,風姿綽約的來到了顧顏面前,趾高氣昂的說道,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我再怎麼樣,那也是我的成果,我可不像有些人厚著臉皮買了別人的設計成果,最後還要倒打一耙,這種人註定走不了多久,時間很長,日子還很久呢,咱們走著瞧,看看誰才是笑到最後的那個贏家。」顧顏怎麼可能會認輸,直接就反駁了回去,目光裡面滿滿的都是自信。

「以後的事情可不是你說了算的,我的家世就讓我比你少奮鬥多少年,我的起點比你高,你怎麼可能追得上我。」李斯特對於顧顏的話不為所動,依舊是那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

很快會場就布置的差不多了,主持人也在大家的口哨聲中上了場,清了清嗓子,開始宣布接下來的頒獎比賽。

「接下來我宣布獲得這次比賽第一名的是李斯特同學,大家掌聲有請她上台領獎。」主持人充滿磁性的聲音,在會場內響了起來,李斯特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扭著屁股就去了台上,甚至在路過顧顏的時候,還不忘使勁的用胳膊撞了一下顧顏。

「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對於這次得獎,講真的我很意外,我沒有想到,我竟然會得到大家的認可,其實我最想要感謝的人,還是霍霆,畢竟霍霆是支持我學習設計的主要動力。」李斯特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完全不像之前那個得意洋洋的心機婊。

她一邊說著,一邊不忘將目光投在了霍霆的身上,台下又響起了一陣起鬨的聲音,李斯特面若桃花,害羞的望著台下的霍霆,只可惜霍霆對於李斯特,壓根就沒有任何的反應。

顧顏有點生氣,怎麼說自己和霍霆之間也算是那種關係吧,沒想到竟然有人跑過來跟自己搶霍霆,霍霆到底是什麼體質?竟然這麼招女生喜歡?顧顏心裏面,已經有些吃醋了,只不過嘴上不想承認罷了,她的目光只是看著一個方向,對於李斯特這個大活人,彷彿根本就不在意。 李斯特的目光和熱烈,只可惜那麼熱烈的目光,始終還是沒有得到別人的回應,李斯特沒有辦法,只好扯出了一抹難看的笑容,草草的結束了自己的感想,只不過,她還是想試一下。

「最後我還想感謝一下這場的各位評委,這一次的比賽,出了一點小小的狀況,耽誤各位評委的時間的在這裡,李斯特向各位評委說聲對不起,為了表達我的歉意,我想和各位評委擁抱一下,不知道各位評委能不能答應下來?」

李斯特的彬彬有禮很快就引起了台上評委的好感,大家都紛紛點了點頭表示可以,李斯特帶著得體的笑容來到了評委席,逐個擁抱了過去,眼看著距離霍霆越來越近,李斯特嘴角的笑容越發的燦爛了起來。

強按住自己激動的心情,李斯特來到霍霆面前,伸出雙手想要擁抱一下霍霆,只可惜霍霆就如同躲瘟疫的一樣躲開了李斯特的擁抱,一時之間李斯特在那裡尷尬不已。

「那個……我只是單純的擁抱一下而已。」李斯特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只好硬著頭皮解釋了一句。

「難道你不知道我對劣質香水的味道過敏嗎?你身上的劣質香水味道太濃了!」霍霆嘲諷了一句,僅僅一句話就讓李斯特更加的尷尬了,霍霆怎麼可能會不明白這次比賽裡面的內幕呢,那麼多人合起伙來搞自己的人,霍霆要是對他們有好臉色才怪呢,更何況眼前的這個女人對自己還心懷不軌,霍霆更加不可能讓她得逞了。

「抱歉。」李斯特只能說一句抱歉,她不知道該怎麼圓這個場子了,自己的家世和霍霆家比起來的確遜色了不少,不過李斯特用的香水都是國際限量版的,要麼就是定製的,怎麼可能會是劣質香水呢?霍霆語氣裡面的嘲諷讓李斯特心裏面有點難受。

可是接下來還有其他的評委在等著自己擁抱,李斯特調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依次將評委擁抱了,同時李斯特也在心裏面下定了決心,既然霍霆不喜歡自己,那別人也就不要得到,無論怎麼樣,無論用什麼辦法,李斯特都會讓霍霆喜歡上自己遠離顧顏那個賤女人的。

比賽很快就結束了,大家也都離開了會場,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了,這一次的比賽,參加的人都是上一次名額裡面的人,最終只有李斯特和顧顏兩個人被選了出來,接下來就是面試了,最終的名額還是只有一個,面試的話就是從李斯特和顧顏兩個人當中選其中的一個。

對面試李斯特信心滿滿,既然第一輪比賽自己能夠堅持下來,第二輪的比賽對自己來說就沒有什麼大問題了,顧顏壓根就沒有和自己爭奪的資本,她的水平怎麼可能和自己一較高低?給自己提鞋都不配。

反觀顧顏對面試就沒有李斯特那麼張揚了,大家也都在心裏面猜測最終的名額到底會花落誰家。 到了面試的時間,李斯特很早就到了面試的地點,畢竟接下來是面試,首先就要給人家留一個好印象,這樣自己能夠被錄取的概率就會大一些,雖然自己比顧顏要優秀的很多,但是就算是優秀也不能驕傲嘛,李斯特在心裏面誇讚著自己。

馬上就要開始面試了,甚至就連面試官也做好了準備,沒想到突然接到上面傳下來的消息,對於第一輪的比賽讓幾個選手重新參加,搞出了那麼大的烏龍,比賽還能夠繼續進行下去,也真是服了那幫評委的腦洞了。

李斯特原本帶著自信的笑容的臉,在聽到這個消息以後一下子就慌亂了起來,難道自己賄賂評委,暗中做手腳的事情被上面給知道了?如果這樣的話,那自己豈不是自掘墳墓,以後還怎麼在設計界混的下去?

無論怎麼樣,現在自己都不能夠亂,如果自己亂了,那就真的輸了,也許是真的像上面說的那樣,因為烏龍所以才重新開始比賽的呢,李斯特在心裏面不斷的安慰著自己。

最終上面決定讓李斯特和顧顏兩個人重新比一次,比賽的內容就是即興創作一副作品,哪一個人的作品優秀,就錄取哪一個,也算是變相的第二輪面試。

李斯特更加的慌了,上一個作品壓根就不是自己親自設計的,現在又要及時設計一個出來,李斯特怎麼可能會做得到,看了一眼顧顏發現顧顏表面很平靜,壓根就看不出來顧顏到底在想些什麼,也看不出來顧顏到底緊不緊張,李斯特感覺更加的煩躁了。

顧顏實際上特別開心,本來上一場比賽對於自己來說就不公平,好在公司的上層沒有讓顧顏失望,果斷的重新開始比賽,而且要即興創作,這對顧顏來說無異於一個良好的機會。

顧顏從心裏面相信,盜竊了別人設計稿的李斯特,怎麼可能會即興創作出了一幅作品,到時候自己就是這唯一的一個名額,也不枉自己辛辛苦苦都掙扎了這麼久了。

「面試官大人,我覺得吧,壓根就不用重新開始比賽,我們還是直接將合同簽了吧,這樣大家也都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也不用耽誤彼此的時間了。」李斯特不想重新進行比賽,也不想失去這一個大好的機會,所以就說服面試官,想要先斬後奏。

「抱歉,李小姐,這件事情我沒有辦法做主,我只是一個面試官而已,具體的行動還是要聽從上級的指令。」面試官淡淡的拒絕了李斯特的請求,一旁的顧顏在心裡暗笑,李斯特也太不知好歹了,人家一個面試官怎麼可能會聽李斯特的話。

李斯特心裏面有點焦急,這麼好的公司,裡面肯定有不少的資源,李家沒有設計這方面的資源,因此,對於自己來說資源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就這麼黃了的話,那不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嗎?那自己還在這裡費心費力的對付個什麼勁兒。 更加讓李斯特沒有想到的是,上面不僅僅要求重新進行比賽,而且還要求底下的人嚴肅調查關於抄襲這件事情,因為在一場比賽上出現了兩個相同的作品,雖然設計理念不同,但是設計稿一模一樣,這其中肯定有一個是抄襲了的。

李斯特心裏面慌亂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無論是抄襲還是其他的,什麼事情都跟自己脫不了關係,更加嚴重的是這個設計稿是自己買來的,如果真的被調查出來了,那影響絕對不是能夠輕易就消除下去的。

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夠說服眼前的面試官,讓他先將合同簽下來,這樣的話就算是後面查出來自己抄襲,有沒有辦法將自己解約,畢竟合同在那裡放著,只要自己能夠在這個公司裡面多生存一分鐘,那就會多一點資源,對自己以後的發展也是挺好的。

「面試官大人,難道真的就不能先簽合同嗎?」李斯特傻傻的問出了一個傻傻的問題。

「李斯特,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面試官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權力,人家只不過是一個執行的人而已,如果面試官給你簽了,那以後如果出了什麼問題,你承擔嗎?還是說要幫助了你的面試官承擔?」顧顏實在是看不下去李斯特這種惺惺作態的樣子了,直接就挑明了李斯特的目的。

「顧顏你閉嘴。」李斯特回過頭,憤怒的喊了一聲,將一旁的面試官都嚇了一跳。

「我就想不通了,不就是重新比賽一次嗎?你不是那麼有能耐嗎?難道你還怕出什麼問題不成?」顧顏一邊在地上挪著腳步轉著圈,一邊裝作思考的樣子說道。

「我要怎麼做跟你有什麼關係,做好你自己就行了,我的事情不用你多管。」李斯特頭一次發現顧顏竟然這麼的難纏,而且處處都在給自己挖坑。

「你著急什麼,你這次想要抱走的樣子,更加讓人相信,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大家,如果你沒有什麼事情瞞著大家的話,那就心安理得的參加比賽,讓我們看看你的真正實力是什麼樣的,難道你沒有聽說過一句話嗎,真金不怕火煉,你虛什麼?」顧顏不為所動,依舊慢慢的刺激著李斯特。

如果這些事情顧顏沒有猜錯的話,肯定又是霍霆在背後做的,也只有霍霆有這樣的手段,讓一個快要拍板定釘的事情重新開始,既然這樣,顧顏就更加不能讓霍霆失望了。

實際上霍霆也只不過是想要看一下顧顏的真正水平,霍霆在心裡相信這一次比賽吃虧的還是顧顏,如果李斯特沒有做出那麼齷齪的事情的話,這次的比賽得獎的一定會是顧顏,霍霆不可能讓顧顏這麼憋屈的參加一場比賽,接受這麼讓人無語的結果,李斯特既然想玩,霍霆就陪她好好玩玩,也讓李斯特試一試那種被當眾打臉的感覺到底是什麼樣的,同樣也為顧顏還一個清白。 李斯特怎麼可能會任由顧顏這樣說自己,無論怎麼樣就算是自己沒有真正的才華又如何,走一步看一步,李斯特相信車到山前必有路,她就不信她想不出辦法來應付眼前的這樣一個僵局。

「難道你以為我不敢答應嗎?我之所以想讓面試官簽合同,只是因為我知道,就算是重新比賽一次冠軍也會是我,與其這樣浪費時間,倒不如先簽了合同再說,也只有你這種人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李斯特不服輸的回擊道。

「我是什麼樣的想法跟你沒有關係,只要你參加比賽,那一切就都好說。」看到李斯特答應了下來,顧顏心裏面快要樂開花了。

只要李斯特答應了比賽,那顧顏就有辦法讓大家看到事情的真相,也不會讓霍霆的一番心思白費,李斯特,這一次你就不要怪我了,是你先不仁,我才不義的。

重新比賽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學校,大家都興緻勃勃,上一次的比賽,就連那些觀眾也都看出來,比賽好像有些不對勁,只不過他們並沒有任何權力去反對,現在重新開始比賽,大家又燃起了八卦之火。

大家都在議論,到底誰會取得最後的勝利,一部分人支持顧顏,另外一部分人支持李斯特,而顧顏和李斯特兩個人對於這一切完全不知道,他們現在正在專心的準備接下來的比賽。

休息室裡面,顧顏和李斯特兩個人各自坐在各自的地盤上,都沒有要和對方交流的意思,兩個人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怎麼可能會心平氣和的坐下來交往。

「顧顏,你就死心吧,無論怎麼樣,你都不可能會得到第一名的,冠軍永遠都是我的,你給我提鞋都不配!」李斯特率先打破了詭異的氣氛,來到了顧顏面前,惡狠狠的說道。

「你打擾到我思考了,麻煩你離我遠一點。」顧顏依舊很平靜,彷彿李斯特的話,壓根對她就沒有多大的影響似的。

「你……我勸你放棄跟我爭奪冠軍吧,那樣的話,你也不會輸的那麼難看,我也會手下留情,而且我也不怕告訴你,霍霆是我的,無論你怎麼樣去討他歡心,就算是他對你動心了,又能怎麼樣?能夠配上霍霆的只有我。」李斯特鄙夷的對著顧顏說道,就像是一隻高傲的孔雀一樣。

李斯特的家庭條件的確要比自己好不少,不過和霍霆家世比起來差的很多,不知道李斯特是哪裡來的自信只有自己能夠配得上霍霆,難道李斯特就沒有發現霍霆壓根對她瞧都不瞧一眼嗎?

也許李斯特覺得只要比她家世強些,就能得到男人的心?

顧顏在心裏面翻了一個白眼,有些無奈的吐槽道。天知道她到底做了什麼孽,竟然會和這種腦殘的女人一起一較高低,更加讓人受不了的是,自己還必須要跟這種腦殘的女人一起一較高低,一旦輸了,搭上的很有可能會是自己大好的前途,越想顧顏頭越大。 李斯特原本以為顧顏會跳起來反駁自己說的話,只可惜自己好像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最終卻一拳頭擊在了棉花上,甚至都沒有激起一絲的波瀾,顧顏好像壓根就沒有理會自己說的話,李斯特也感覺到有些無趣,於是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比賽的時間越來越近了,李斯特心裏面,實際上是有一些著急的,畢竟自己到現在還沒有任何的頭緒,不知道該設計一款怎麼樣的產品,突然李斯特的腦海裡面閃過了葉玲瓏的身影。

上一次的設計稿就是從葉玲瓏那裡買來的,不得不說那個創意的確是好,這一次看來也只能找葉玲瓏幫忙了,不知道葉玲瓏有沒有什麼好的想法?

葉玲瓏這會兒正在衛生間,手機突然響了起來,葉玲瓏看到是李斯特打過來的,想到李斯特那麼有錢,葉玲瓏就接起了電話,不知道李斯特遇到什麼問題了。

「玲瓏,上一次你設計的那個稿子不錯,不過現在臨時出了一點事情,要讓我們極快設計一款產品,你有沒有什麼好的靈感跟我說一下,我現在一點頭緒都沒有。」李斯特有些煩躁,就帶著一點焦急的聲音在電話裡面響了起來。

「我現在正被人看的緊,就算是設計出來了,也沒有辦法給你送過去。」葉玲瓏心裏面也有點發虛,上一次的稿子是顧顏設計的,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現在讓自己突然設計出了一款產品,葉玲瓏怎麼可能會做得到?

「反正我不管,上一次我的稿子就是從你那裡買過來的,這一次只要你能夠設計出讓我滿意的稿子,能夠讓我取得這次冠軍,我會給你很多錢,比上一次給的錢還要多。」李斯特壓根就沒有想到葉玲瓏的稿子是偷的,她一直以為那個稿子是葉玲瓏自己設計的,所以現在才會想到讓葉玲瓏幫忙。

休息室裡面的事情,李斯特以為只有自己知道,其他人不會知道自己購買作品,更加不會知道自己去找葉玲瓏幫忙的事情,只可惜,李斯特忘記了,顧顏前世可是一名黑客。

實際上顧顏本來不想這麼做的,剛開始的時候她只不過是在腦海裡面思考著自己的產品,李斯特給她很大的靈感,看著李斯特高傲的不可一世的樣子,站在那裡不斷的嘲諷著自己,顧顏靈感爆發在腦海中一下子就有了產品的雛形,就這樣,顧顏不知不覺就陷入到了思考當中。

誰知道當顧顏回過神來的時候,恰好就聽到了李斯特,壓低了聲音對著手機裡面說著什麼,仔細一聽,跟稿子有關,顧顏立刻就發揮了自己的本事,她決定讓李斯特好好的體驗一下這種被人矚目的感覺,此時此刻,外面大廳裡面的顯示器上面正在播放著休息室裡面的視頻,當然,李斯特通過電話找葉玲瓏幫忙的事情也一併被傳到了顯示器上面,外面的人看的一清二楚。 只不過,這些事情,葉玲瓏和李斯特兩個人並不知道外面在直播的事情,李斯特原本還以為葉玲瓏能夠幫上自己一點忙的,最起碼應該可以給自己想一個點子的,現在,李斯特壓根就沒有一點靈感,整個人都好像陷入到了一個死胡同當中。

對了,李斯特突然靈光一閃,腦海裡面閃過了幾個人影,既然她現在指望不了葉玲瓏的幫忙,為什麼不尋找家裡面人的幫助,如果自己能夠簽下這個合同,對於李家來說,也算是一筆不錯的資源,可以讓家族的生意更上一層樓。

這麼一想,李斯特突然就茅塞頓開,拿出了手機,撥通了自家叔叔的電話,至於為什麼不給她的父親打電話,還是因為父親幫助她的可能性比叔叔幫助他的可能性要小得多。

「二叔,我這邊正在參加一個比賽,本來已經快要成功了,得到了簽合同的那一步了,誰知道,中途出了一點事情,現在人家要求重新比賽,即興創作一幅作品,我的靈感有點枯竭了,叔叔能不能幫幫我?」李斯特哀求著自己的叔叔,希望叔叔能夠答應幫忙。

「就是你最近參加的那個比賽嗎?」

「沒錯,就是那個比賽,因為我有點太出眾,所以唄所有人都給針對了。」李斯特扯起慌來,臉不紅心不跳,彷彿真的是因為她太優秀,所以才被針對。

「放心吧,這件事情對家族來說也算是一個不錯的資源,你安心的等一會兒吧,待會我就派人將設計圖紙給你送過去,安心參加比賽就好。」李家二叔給了李斯特的一個特別肯定的答覆。

李斯特原本懸著的一顆心漸漸的落了下來,只要二叔答應幫忙,那就一定能夠做到,二叔也是說一不二的,看來,這件事情自己是贏定了。

「顧顏,你就等著被我打敗吧,剛才原本你還可以輸的稍微好看一點,誰知道,你偏偏要搞這麼一出,既然這樣,那我也就不用給你留什麼面子了。」李斯特掛了電話以後,來到了顧顏的面前,異常的得意,完全就沒有將顧顏給放在眼裡。

「我真是搞不懂了,自己沒有一點真才實學,一天就搞一些歪門邪道的手段,甚至於賄賂評委這種事情都能夠做得出來,我真搞不懂你有什麼好得意的。」顧顏不齒的對著李斯特說道。

「那又怎麼樣,我想要的只不過是最終的結果而已,至於過程,對我來說無所謂了。」李斯特完全就沒有被顧顏的話給影響到,這種人,顧顏都找不到詞來吐槽他們了。

「切!」顧顏翻了一個白眼,她現在甚至覺得李斯特就算是站在自己面前都污染了空氣。

「還有啊,我也不怕告訴你,上一場你的總分之所以那麼低,就是因為給你低分的那兩個朋友也是我的人,你就認命吧,沒有好的家世,你拿什麼跟我爭?」李斯特得意忘形了,在她看來,顧顏跟自己拼家世拼不過,拼人脈,同樣完敗。 此時此刻,場外的大屏幕前面早就已經聚集了里三層,外三層的人,他們全部都看著大屏幕上,指指點點,議論紛紛,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利益的表情。

「沒想到李斯特看起來人模人樣的,做出來的事情竟然這麼讓人噁心。」

「就是就是,我還真是瞎了眼,竟然會支持她的作品,現在看來,顧顏才是真正優秀的那一個,最起碼人家不會做出賄賂評委的事情來。」

針對李斯特的表現,大家毫無例外的都開始支持起了顧顏,李斯特壓根就不知道自己張牙舞爪的樣子,已經被大家看到了。

葉玲瓏從衛生間裡面打電話,說完以後,她看到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也有些好奇,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等到她走過去一看就看到了大屏幕上的內容,整個人都慌了。

葉玲瓏沒有想到,李斯特竟然會這麼沒有腦子,現在倒好,所有人都知道李斯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了,就希望那個傢伙千萬不要把自己供出來才好,不然的話連帶著自己都要身敗名裂了。

葉玲瓏並不想去湊這樣的熱鬧,她現在覺得早點離開這裡還是比較好一點,為了防止李斯特將自己也供出來,葉玲瓏想要給李斯特發一條簡訊,讓李斯特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誰知道當葉玲瓏剛剛把自己的手機從兜里拿出來的時候,突然就感覺到了一束冷漠的目光注視著自己,那種透徹骨髓的冷,讓葉玲瓏一下子就打了一個寒戰,隨即抬起頭,開始尋找目光的來源。

不過很快那束目光的來源,就來到了葉玲瓏的面前,葉玲瓏甚至感覺有一股迫人的氣勢朝自己壓了下來,整個人更是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拿著手機的手也僵硬的不聽使喚。

「這件事情如果誰要是敢給李斯特提前通風報信的話,我會讓他立刻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包括你!」霍霆最高零下的看著一臉緊張的葉玲瓏,警告了一句,今天,他就讓所有人看清楚李斯特的真正嘴臉到底是什麼樣的,免得大家再被她的花言巧語給欺騙了過去。

「沒有沒有,你誤會了,我拿手機不是想玩一下遊戲而已,沒想著通風報信什麼的,我壓根就不知道跟誰通風報信。」葉玲瓏急忙就解釋著,打亮了自己的手機屏幕,想要證明一下自己,只可惜她過於緊張連手都不聽使喚了,按了半天也沒有按出遊戲來。

葉玲瓏以前從來沒有想過一個人竟然可以可怕到這種程度,想到自己以前作死的種種,葉玲瓏突然覺得自己能夠平安的走到了現在也是不容易,李斯特,我可是沒有辦法幫助你了,你自己自求多福吧,千萬不要將我供出來,不然的話咱們幾個都得玩完,葉玲瓏在心裏面祈禱道。

霍霆深深的看了一眼葉玲瓏,目光裡面的警告不言而喻,葉玲瓏整個人臉色發著白,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 李斯特和顧顏兩個人被叫到了面試的工作間,家裡面帶過來設計稿還沒有到李斯特手裡面,為了拖延時間,所以李斯特就讓顧顏先開始她的演講,顧顏在大家的矚目當中上了台,開始自己的演講。

李斯特壓根就不相信,這麼短的時間內,怎麼可能會設計出完美的產品來,接下來,自己只需要看著顧顏出醜就可以了,真搞不懂公司裡面是怎麼安排的,都已經快要結束的事情,偏偏要重來一場,真的是夠讓人無語的。

顧顏一臉的鎮定,彷彿眼前的場景壓根就沒有讓她受到一絲的影響,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就連李斯特嘲諷的目光顧顏也都一律忽略了過去,深呼吸了一口氣,顧顏開始講解起了自己的產品。

作品名為嘲諷,不過嘲諷的是那些趾高氣昂的人,有些人本來就沒有什麼才華,偏偏要打腫臉充胖子,虛榮心讓她變得越發的瘋狂了起來,到最後甚至喪失了理智,就像是李斯特一樣。

葉玲瓏也在場外關注著顧顏的一舉一動,顧顏剛剛上場的時候,葉玲瓏心裏面閃過一絲竊喜,不可否認顧顏的才華的確很出眾,可是,就算是她再厲害又能怎麼樣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想出一款產品,除非她是開了掛。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葉玲瓏的臉色漸漸的難看了起來,怎麼可能,這麼短的時間內,顧顏竟然會有靈感,葉玲瓏嫉妒不已,她也想要這麼好的靈感,只可惜,無論怎麼樣,葉玲瓏從來都沒有好的靈感迸發,這是葉玲瓏最生氣的地方。

「凌子寒,你還愣著做什麼,難道,你想眼睜睜的看著霍霆和顧顏兩個人就這樣走到一起嗎?不要告訴我你不喜歡顧顏,你的目光早都已經出賣了你。」葉玲瓏回過頭看到一臉痴迷的看著顧顏的凌子寒,突然就有了計劃。

顧顏臨時的設計讓凌子寒也驚訝不已,這樣的靈感,簡直就是設計天才,多少設計師想要這樣的靈感都求而不得,凌子寒對於顧顏,越發的感興趣了。

只是,凌子寒聽的正入迷,耳邊突然就響起了一個讓他不爽的聲音,蹙著眉頭回過眼神,果然就看到葉玲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之前葉玲瓏強吻了自己,這已經算是觸犯了他的底線,甚至強吻了還不算,更加過分的是,她倒打一耙,長這麼大,凌子寒怎麼可能會有受過這麼大的委屈,現在看到葉玲瓏,凌子寒下意識的就想要離開,離這個女人遠遠的。

「我知道你現在很討厭我,但是我也是沒有辦法才來找你的,剛才他們兩個人的互動你也看到了,我就不信你心裏面沒有一點點的想法。」葉玲瓏看到凌子寒的目光,心裏面稍微的虛了一下,不過,想到自己這次過來的目的,葉玲瓏閃躲的目光,硬著頭皮說出提前就想好的那些話,同時在暗中觀察凌子寒聽到自己說的話以後的反應。 凌子寒很不耐煩,剛才自己看到了正感興趣的地方,突然就被別人給打斷,而且還是自己討厭的人,心裏面能開心才怪了。

「你該不會是和李斯特那個蠢貨勾結在一起了吧?」凌子寒沒有理會葉玲瓏話裡面挑撥離間的意思,反問了一句。

葉玲瓏原本吃定了凌子寒的表情突然就僵住了,凌子寒的反應好像跟自己預料當中的有些不一樣,他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啊?葉玲瓏心裏面納悶的想到。

凌子寒也沒想著得到葉玲瓏的回復,他只不過是想要好好的聽一下顧顏的設計思路而已,但是葉玲瓏這麼一耽誤,顧顏早都已經講完了,凌子寒錯過了最後的一點,整個人的臉色都黑了下來,看著葉玲瓏的目光也有些不善,可惜,葉玲瓏只顧著想自己的事情了,壓根就沒有注意到凌子寒想要吃了自己的目光。

霍霆的眼神裡面,滿滿的都是讚歎,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女人,絕對不會是等閑之輩,更加不可能做出那種剽竊別人創意的事情來,自己好不容易給顧顏爭取了一個可以證明自己的機會,沒想到顧顏還真的沒有讓自己失望。

「接下來我會以公司新的持有人的身份來替這一次的冠軍,顧顏來頒獎,我正式宣布,顧顏成為我公司的一名設計師。」霍霆從自己的位子上站了起來,拍了拍手,目光讚許的看了一眼顧顏,然後對著大家吩咐道。

李斯特直接就懵了,這是怎麼一回事自己還沒有上台呢,怎麼就已經宣布結束呢,而且,更加過分的是,獎項根本就不過問一下自己,直接給了顧顏,霍霆這到底是什麼騷操作?

顧顏也沒有想到,這樣竟然就已經結束了,看到自己手裡面金燦燦的獎盃,顧顏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一點都不真實,這種踩在雲端的感覺讓人說不出來的舒爽。

不過,更加讓顧顏開心的是,霍霆的承認,霍霆目光裡面的讚許,顧顏沒有錯過,沒有什麼事情比讓自己心愛的人覺得自己超級厲害來的開心,滿滿的自豪感以及滿足感都讓顧顏露出了最真心的笑容。

場上的氣氛出奇的融洽,由於之前李斯特在休息室裡面的事情,讓大家對李斯特的好感降到了最低,大家也都知道,肯定是李斯特剽竊了顧顏的創意,現在,冠軍是顧顏的,而且這也本來應該是屬於顧顏的,至於李斯特,大都沒有去注意她。

「喂,我還沒有說我的創意呢,你們這幫人怎麼這樣?這麼明目張胆的偏袒,你們覺得好嗎?」李斯特這會兒總算是反映了過來,場上其樂融融的氣氛,讓李斯特心裏面更加的煩躁了,這些人,不帶這麼歧視人的。

反應過來以後的李斯特,立刻就提出了抗議,連公平公正都做不到,還談個屁的比賽,李斯特這會兒感覺到了不公平,完全忘記了自己之前賄賂評委的事情。 「既然你不服。那你就說說你的創意,說起來,我還真的有點好奇,你能設計出一個什麼樣的東西來呢?」霍霆冷笑了一聲,竟然李斯特想要當眾出醜,那自己不妨給她一個機會,讓她好好體會一下這種感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