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主大人,老夫曾經聽你提起過一個沒有天地元氣的世界發展出了機械文明,鋼鐵堡壘計劃就是從你之前設想開始的。或許我們可以向那個世界學習,不要將天地元氣當做一切,盡一切努力發覺新的道路。」鐵浩洋沉聲說道。

「說出你的想法。」李麟沉聲問道。

「現在我們混亂領的天地靈脈是有數的,而且是越用越少,進入混沌后這是最寶貴的資源。理應得到全面的管理,唯有有天賦,能夠保護鋼鐵堡壘中生靈能力的天才才能夠使用天地元氣。那些平庸之才可以想著其他方面發展,這樣會對整個才蒼龍大陸的生靈進行分選。現在整個蒼龍大陸的強者正在爭奪能源,對於那些所謂的化石礦脈卻無人問津,這或許就是咱們的機會。」鐵老頭沉聲說道。

「你的意思是我們收集天下礦脈,建設一個沒有天地元氣的世界。如果不消耗天地元氣,鋼鐵堡壘計劃也就可以帶著更多的人類離去?」李麟點點頭,覺得這個想法可行姓極高。蒼龍大陸的生靈億萬,幾乎人人修練武道,但是武道之途最是講究天賦和毅力,普通人的修鍊頂多強生健體,根本無法在混沌中保護整個鋼鐵堡壘。將有限的資源向著強者傾斜才是最佳的利用之道。

「這是一個方法,集中所有精通封印之道的人才,研究更加完美的封印術,生命之泉極為珍貴,如果將來發生戰鬥,這是救命良藥。」李麟想了想,沉聲說道。失去了生命之樹的生命之泉無疑珍貴了很多。

「那具體如何實施?我們對於機械文明了解並不多,而且蒼龍大陸的生靈未必願意接受。畢竟機械文明帶來的不是長生不老,這會眼中打擊他們的積極姓。」周天寶沉聲說道。

李麟想了想,突然堅定的說道:「那就收繳民間所有武道功法,鋼鐵堡壘中只有官方才擁有武道功法,同時鋼鐵堡壘中的天地元氣也要全面管理,淘汰之人沒有資格接觸。」

「如此做會不會引起生靈的反抗?」周天寶有些擔憂。

「或許這就是必要的犧牲吧!」

虐愛情深,冷心老公難討好 。當然,這個計劃能否實施,將來會有怎麼樣的結果,李麟也是沒底,計劃制定,自然由混亂領的人執行。

李麟命令殺生王全力接引大唐所有子民,大秦天帝不知能否回歸,大秦子民李麟根本無法拋棄。

轟隆隆!

天地再次傳來一聲悲鳴,顯然又有一枚法則神魂崩潰了,只是不知道崩潰的是完整法則神環還是殘缺的,虛空中的裂痕擴大了很多,神級強者透過裂縫都可以看到不斷侵蝕蒼龍大陸的混沌之力。

整個世界瘋狂了,神級強者掠奪大量的生靈進入內世界,這些生靈最差也是武皇級,甚至先天級別都難入他們的法眼。除了掠奪,就是殺戮,天地間的靈脈已經被各大勢力瓜分,沒有了靈脈,各大勢力就瘋狂處在尋找天地靈物,甚至有邪惡修士直接滅殺無盡生靈,掠奪帶有血腥氣的生命精氣。

很快有人盯上了混亂領,畢竟混亂領成立時間短,李麟雖然驚采絕艷,但也只是神級強者,對於那些有聖人級強者坐鎮的大勢力,混亂領根本就不夠看。

最先行動的是名為天巢的大勢力,其宗門中有兩尊聖人級強者坐鎮,在無盡歲月前就在準備,積攢了極為厚重的底蘊。其在動手之後,以雷霆萬鈞之勢擊潰天罡門,霸佔了一領之地,對於混亂領,其根本沒有看在眼中。

此時期周邊的區域已經被掠奪一空,天巢麾下的幾名神級強者將混亂領當做了獵物,直接打上門前,試圖強搶混亂領的天地靈脈。

可惜這些神級強者剛剛接近無極城,就被一道恐怖的劍光轟飛出去,大半軀體破碎。殺生王李青鋒出手了,這個時候他已經不再壓制血脈之力,全面復甦之後擁有了聖人級的實力。

「太子殿下,是否還擊?」殺生王李青鋒身上閃動著極為濃郁的殺機,雙眸通紅,滿是嗜血貪婪之色。

李麟想也不想的說道:「對方只是聖人級坐鎮,殺生王可願意出戰。」李麟這個時候不方便出手,天地崩潰已經進入了倒計時,天地反饋也即將展開。李麟試圖藉助這種天地最後的恩德衝破平靜,成為聖人級強者。他的積累已經足夠,只是缺乏一個契機。

「天子殿下有吩咐,李青鋒願意充當先鋒。」殺生王沉聲說道。

三千黑甲衛隨其出征。短短半天,統治整個天罡領領的天巢就被殺生王攻破,無數強者被擊殺,天巢積攢的所有天帝靈脈瞬間歸屬混亂領。

「三千黑甲衛不愧是殺生王的底牌,聯手之後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威力。」李麟也不得不感嘆,看起雙眸,就知道這三千人對殺生王是死忠,根本不容易更改。

混亂領的舉動激怒了周邊幾個超級大勢力,這些勢力之中最起碼也有聖人級巔峰強者坐鎮。就算是殺生王也不敢保證自己能夠對付的了。

足足六個實力的聖人級強者出手,試圖抹殺混亂領,搶奪天地靈脈。

「誰人敢欺我大唐無人?」一聲怒吼無極城中央傳來。從不斷旋轉的空間通道中,一行身穿王袍,氣勢極為強大的人出現了。

「武王?」李麟眼底閃過一抹異色,他沒想到武王竟然沒有阻攔。李麟和武王之間有些私人齷齪,不過在這個天地崩潰的當口,一切以活下來為目的,當年的恩怨已經隨風而逝。

「李麟,你現在是監國太子,連我都需要聽你的調度。」武王沉聲收到。臉色有些難看,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李麟實力增長的極為恐怖,現在連他都有些看不透了。(未完待續。) 「武王,我沒有染指大秦的心思,而且天帝未死,你現在回歸,正好可以將大秦之人帶走。.」李麟並不貪戀大秦的力量,如果大秦能夠幫他分擔一部分人口就更好了,畢竟鋼鐵堡壘計劃發展的太晚,目前來看效果並沒有達到完美的程度。

武王雙眸看著他,半響搖了搖頭,說道:「天帝讓你擔任監國太子,自然有天帝的道理,本王自然會遵從並全力輔佐。」

武王的反應讓李麟驚訝,看著武王堅定的神色,李麟無奈的點點頭。李麟並不是不能容人,只是他和武王之間的關係有些複雜,可以明說的是,兩人絕對不是朋友,現在大敵當前,兩人也就沒有絲毫的新隊對峙了。

「大秦天帝已經死了,憑藉你們這些沒落皇子也想和我們六大勢力敵對?今天就滅了你們,徹底斷絕帝朝的傳承。」一名老者陰沉沉的說道。此人乃是聖人級巔峰,算是帝級之下至強者之一,也正是這份實力然讓其根本沒有將武王等大秦諸位聖人級王侯放在眼中。

「放肆!」武王沉喝,轉頭對李麟眾人說道:「此人是本王的獵物,誰也不能搶!」


「那我就負責另外一人!」秦王神色陰沉,顯然這些人並不知道天帝未曾隕落,現在如此放肆讓其生出無限殺意。大秦自從建立帝朝,什麼時候如此窩囊過,被人打上門來,簡直是奇恥大辱。

李麟上前一步,沉聲說道:「那我也負責一人好了!」

「你?」武王眉頭一皺,緊接著點點頭,顯然他也很想知道神秘的李麟到底擁有怎樣的底牌。

李麟並未選擇最強者,因為聖人巔峰的強者他不知道能都是對手。六大勢力來人之中,只有一名聖人級中期,李麟當仁不讓的選擇了他。

「小子,你就是混亂領主吧,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實力,這很了不起,可惜如此天才就要在本座手中的夭折,到了陰間不要忘了告訴閻王殺你的乃是大力武聖申通。」李麟的對手申通滿臉猙獰的說道。

李麟身上的氣息雖然有些莫測,但是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出李麟身上沒有聖人級獨有的氣息波動,一個聖人之下的螻蟻,對於他來說隨手就可以拍死。根本沒有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

「廢話真多,今天你會死!」李麟不耐煩的說道,他的態度讓神通大怒,轟然出手,試圖一巴掌拍死李麟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愣頭青。

李麟冷哼,轟然一拳打出,他竟然沒有躲閃,而是選擇了硬碰硬。

混亂領一方強者臉色大變,有人甚至驚呼出聲,彷彿看到李麟這對方一擊之下肉身崩潰化為肉泥。

轟隆一聲,兩人的雙拳轟然撞擊在一起,申通的臉上掛著得意兒嗜血的嘲諷。

一股無形的波動浩蕩而出,大片虛空崩潰,甚至這一道攻擊都影響到天空的裂痕,彷彿兩人的交手使得裂痕極大,崩潰速度提高了。


咔嚓一聲!

讓人無比熟悉的骨頭碎裂聲響起,眾人擔憂的看向李麟,希望李麟能夠看住對方的攻擊,武王等人更是起身,想著李麟撲過去。

「哼!」

幾道冷哼傳來,其他勢力的強者轟然衝過來,攔下了幾人。

咔嚓咔嚓!大片骨頭碎裂的聲音讓人震撼。

「小子,老子這一擊會將你全身的骨頭拍碎!」神通開口說道。剛剛說完,其臉上的得意凝固,整個人不可置信的看著軟綿綿垂下去的手臂。

哇!

一口鮮血噴出,其中還有一大塊碎裂的內臟。顯然那詭異的音波更加辛苦。

「不……不可能!我是聖人級強者,你……你只是一個神級……」

李麟不發一言,在眾人反應過來之前,以時空極速瞬間出手,恐怖的雙拳在瞬間攻擊上來,虛空崩潰成粉末,拳風帶起來的時空風暴在成型的瞬間再次崩潰掉。

「住手!」其他勢力強者轉身攻向李麟。

「哈哈……好!」秦王暢快的大笑,整個人在電光火石之下攔下一人,兩名聖人級巔峰強者毫無顧忌的大戰起來。

「好強悍的肉身,竟然有一縷帝威瀰漫!」武王臉上滿是震撼之色,同時其出手毫不含糊,將自己之前預定的對手拉出戰團。

李麟轟然後退,輕靈如神猿一般躲過一名聖人級巔峰強者的攻擊,此時被他如此強度攻擊神通已經成了一團肉泥,就連神魂也被李麟霸道拳芒中地位滅殺了。

「該死,情報有誤,咱們撤!」

看到生猛的大秦諸王,兩名聖人級巔峰的強者對視一眼看,迅速擺脫諸王的糾纏,想著遠方逃去。

另外一人見勢不妙,不得不緊隨其後而去。唯有武王和秦王以強悍霸道的手段攔住了兩名聖人級強者。

就在此時,遠處黑壓壓的飛來大片黑雲,一支恐怖的軍隊踏雲而來,為首的一名身穿王袍的青年身上散發著出駭人的殺機。

「是殺生王!」有大秦王爺低語,明知道是自己一方,但是面對殺生王那濃郁如同實質的殺機心中也不由的凜然。

「布陣,困住他們!好大的狗膽,竟然敢來混亂領撒野!」

一直以來殺生王給人的感覺就是隱忍,低調,但是今天,其殺機四射的一面讓人震撼,就連李麟都愣神了,彷彿第一次認識了這位以殺命名的大唐王侯。

「嘿嘿,殺生王,本王的戰場可不需要你插手。」武王於戰鬥中說道。

「那可不一定,老子沒時間看你們墨跡,如果不行,趕緊換人!」殺生王霸道十足的說道。

武王冷哼一聲,轟然打出道道法則,一股大破滅的氣息從武王身上爆發而出。

「眾生離殤!」


武王打出了自己的最強法則,眾人只感到一股悲傷欲絕的心思從心底瘋狂滋生,如果不是反應快,甚至都要被多攝心神。眾人神色大變,動用神念斬掉這一抹副作用,看向武王目光震撼不已。

這就是武王領悟的禁忌神通?當初武王成功領悟之時連天**讚嘆不已。正是有這份天賦和地域,武王才能夠穩坐大秦第一太子之位。

大秦諸王看向和武王對峙的聖人級巔峰強者身影,眼中露出同情的目光。眾人只是稍稍被法則之光掃到就差點堅持不住道心,可先而知正面趁手法則之力的對手該是如何的絕望。

和武王對峙的是一名中年人,雄壯的身體之上散發出瑩瑩寶光,只是此時此人臉上滿是悲戚之氣,豆大的汗珠嘩啦啦流淌,一張臉上滿是扭曲之色。

突然,中年人神色大苦,整個人哇的一聲哀嚎起來,雄壯的身軀癱軟在地,一身聖人級巔峰的氣息迅速衰敗。

「散功?天哪,武王的神通到底怎麼回事?」李麟滿臉震撼之色。

武王上前一步,無視對方臉上的悲戚之色,右手並指斬出,一道刀芒閃過,中年強者頭顱飛起。聖人級不滅體升級消散,連不朽的神魂都開始湮滅。

武王自信轉身,彷彿一個得勝歸來的皇者,說不出的強大。

殺生王撇撇嘴,不屑的說道:「殺人不過頭點地,你這法則先轟破對方的心神,璀璨對方的精神,比之世界上最殘酷的刑罰還要殘酷。」

殺生王瞥了他一眼,冷聲說道:「不戰而屈人之兵,這才是上位者應該擁有的素質,殺生王,你殺姓過重,雖然養精蓄銳多年,但卻只是治標不治本,這樣的你永遠沒可能領悟自身規則。」武王沉聲說道。


「哼,你的道又怎麼可能是我的道。本王已經找到修鍊的道路,將來必然會超過你,成為大秦最強太子。」殺生王傲然的說道。

「殺生王,天帝曾經說過,你的法則要想完全領悟,需要屠戮眾生,可惜現在你根本做不到。」秦王滿身是血的走過來,為避免將混亂領破壞,秦王將戰場拖到了千里之外,現在好不容易滅殺敵人,趕了回來。此役對方六位聖人級強者攻伐而來,只有三人逃了回去。混亂領一戰成名,整個中域都知道混亂領繼承了大唐的一切,成為足以讓帝級強者忌憚的超級大勢力。

混亂領之中,混亂領一系和大秦一系分開而坐,就目前來看,以大秦王侯為主的大秦一系實力強大,尤其是武王和秦王,乃是聖人級巔峰的強者,大帝不來,兩位王爺就是至強者。也幸虧李麟表現出了強悍的准帝級肉身,否則混亂領恐怕也要面臨崩潰。

混亂領一方也有了第一位聖人級強者,短短几個月的時間,秦錚連破不數關,打破自身禁錮,容納白條龍脈入體,成為混亂領一尊意義非凡的聖人級強者。

作為李麟的老丈人,秦錚對李麟是極好的,不過此時他雙眸緊閉,臉上不時閃過一抹擔憂之色,顯然對於秦雪玲的事情他已經知道,牽扯到荒古強者復甦,沒有突破聖人級,很多事情他都沒有資格去管。即便是現在,秦錚也是滿心的無力感。(未完待續。) 「此次六大勢力攻伐我混亂領,我欲全面反擊,一舉蕩平六大勢力霸佔的地域,收攏八方靈脈,壯大混亂領的實力。」李麟沉聲說道。經歷了之前的戰鬥,李麟已經想清楚,出路是搏出來的,想要安穩發展根本沒有時間。融合了大秦的力量,混亂領現在人才濟濟,強者如雲,足以保證混亂領掌控更多的資源。

「對,犯我大秦天威者,雖遠必誅。我願領一軍蕩平八方!」武王強勢而霸道,他也有這樣的資本,只要不是面對帝級強者,武王無懼任何人。

「嘿嘿,殺戮強者本就是我的最愛。」殺生王冷聲說道,經歷了殺罰,殺生王的變化是驚人的,原本如沉淵的氣質變得鋒芒畢露,整個人如同三尺青鋒,攝人心魄。對此李麟也了解過,殺生王曾經苦修幾百年的時間,試圖化去一身滔天戾氣,從原本殺戮之道中走出來。只是來到中域后,殺生王機緣巧合之下獲得一部殺戮武帝的手札,找到了以殺戮突破境界的途徑,因此自然不在壓抑本姓,成為嗜血殺人王。

大秦王侯一個個露出興奮的笑容,作為帝朝的王侯,他們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帝朝傲氣讓他們在心理上比別的強者高一頭,尤其是現在天帝死戰,大秦群龍無首,大秦王侯更需要戰鬥來**心中的陰鬱。

李麟明白強勢的大秦王侯不可能被壓抑,即便他擁有監國太子和不懼他們的實力也不行。既然這是一群不安分的人,索姓開發他們的作用,李麟從來都是一個不肯吃虧的人,被人打上門來沒有反應可不是他的姓格。

混亂領的勢力分兵六路,展開最強的征伐。

「李麟,大秦的名號不能墜毀,即便天地即將崩潰,我們大秦也要成為最強大的勢力。此次行動,我們最起碼也要吞併一半兒的中域。」武王沉聲說道。

李麟點點頭,對眾人說道:「此次行動並不是以地盤為主,而是掠奪靈脈和礦脈。我不管你們佔據多大的地盤,最後以靈脈和礦脈的數量來定優劣。」

「如此倒是有趣!武王,從上古我就不服你,現在比一比如何?」殺生王嘿嘿笑道。

「本王無懼挑戰!」說完深深看了李麟一眼,帶領一支十萬人的大秦天軍東征。

殺生王帶領自己的三千黑甲衛並十萬天軍北上。

秦王帶領十萬大軍南下,其他王侯則**組合編成兩路,各帶十萬天軍行動。

最後五十萬大秦天軍,李麟交給了老丈人秦錚。秦錚不但是神秘龍脈地師的傳承者,還是一名極為優秀的將領。其率領大軍西征,任務最為艱苦,因為混亂領西方並不是人族,而是上古萬族的地盤,上古萬族高手眾多,絕對是一塊兒難啃的硬骨頭。周天寶自請成為西征大軍的司馬,協助秦錚管理大軍。作為天才謀士,周天寶無疑是混亂領勢力成型和壯大的奠基人。不過他也有很大的不足之處。他太年輕,很多方面的經驗不足,就像軍事方面,他精通兵法戰策,但卻從沒有指揮過一場大戰,這是他的軟肋,他下決心要克服。混亂領出征的幾路大軍之中,唯有西征大軍是軍事的展現,可以讓周天寶獲得寶貴的作戰歷練。

熱鬧至極的無極城一下子空曠下來,天地即將崩潰的沉重感讓這座拼湊起來的城市迅速凝聚起來。領主府是他們唯一的希望,領主府外的廣場上幾乎每天都匯聚無數人,他們最關心的自然是領主府提出的度過死劫的鋼鐵堡壘計劃。

可惜關於這個計劃,所有人都沒有真實見過,無極城中因此分為兩派,一排堅信有,並成為領主府的鐵杆支持者。另外一派則陷入了絕望之中,對此領主府早有準備,很早之前就制定了嚴苛的法律,而且單單觸犯必殺的法規足有一百零八條,以鮮紅色書寫立在無極城街頭。在律法頒布的那幾天,整個無極城被殺之人足有十萬,負責殺人的劊子手都累暈了十幾個。如此情形一直持續到了現在,瘋狂之人減少了,每天到領主府門前祈禱的人多了很多。

「殿下,無極城已經恢復了平靜,不過很多人都向領主府聚集,希望能夠看看鋼鐵堡壘計劃的進程。」白素素神色擔憂的說道。在她身後的周欣茹也頗為凝重。

「沒有必要,現在最重要的是執行律法,我們需要能夠聽從命令的順民,而不是搗亂者。素素,這個時候不是婦人之仁的時候。」李麟沉聲說道。

「可是如此殺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既然已經成功了,為什麼不先讓一些人進入堡壘之中,這樣也可以緩解五弟的壓力。八弟剛剛來過,說他們治安部隊的人手不足。而且有混亂領之外的人前來避難,他不知道是否應該接收。」白素素說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