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心草,凝玄花,百枯藤……」

蕭凌小心翼翼的將藥材緩緩的放入了白玉鼎當中,現在他的實力越來越強,掌握血炎更加得心應手了。

將化靈丹的全部輔助藥材煉製完畢后,蕭凌將金龍涎和獠牙虎的妖晶投了進去。

金龍涎和獠牙虎的妖晶煉化,然後融洽在一起,這是至關重要的一步,更是非常困難的一步。

金龍涎和獠牙虎的妖晶進入葯鼎后,金龍涎演化成一頭金色的小龍,在葯鼎內遊盪著。

而獠牙虎的妖晶則是有著一頭獠牙虎的影子浮現出來。

嗷嗚。

獠牙虎的影子看著金色小龍后,叫吼了幾聲,然後朝著金色小龍撲了過去,旋即,兩者糾廝殺起來。

看著眼前的龍虎鬥,蕭凌心中苦叫一聲,連忙施展靈魂力,用盡全力將兩者分開。

獠牙虎的妖晶的狂暴意志,若是與金龍涎演化出的小龍戰鬥起來,他的化丹藥就完蛋了。 經過蕭凌的努力下,他終於是將獠牙虎和金色小龍分開來。

他的豆大的汗水嘩嘩的流下來,要將兩者分開,他無疑是消耗了大量的心神,使得他靈魂力都有些萎靡不振起來。

撞個帥哥做老公 只不過,他咬著牙齒,繼續煉製的化靈丹。

化靈丹,他是勢在必得的!

就在這時,一陣香風撲面而來,雅璇拿出一塊手帕,擦拭著蕭凌額上的汗水。

嗡!嗡!嗡!

看著雅璇身上的香汗弄濕了衣服,顯露出的嬌好身軀,讓蕭凌有些心猿意馬了,就在這時白玉鼎發出嗡嗡的聲響,使得他連忙緩過神來,死死控制白玉鼎內的狀況。

「呼……」

蕭凌吐了一口濁氣,將心中的異樣壓制下來,笑道:「那個……雅璇,你就在一旁看就行了,我這汗是擦不完的……」

若是雅璇還給他擦汗的話,恐怕他這化靈丹就要報廢了。

聞言,雅璇點了點頭,乖乖的走到一旁,美麗的眸子一眨一眨看著蕭凌煉製丹藥。

等到雅璇走到一旁后,蕭凌將心神投入白玉鼎內部,然後雙手捏訣,如同穿線蝴蝶一樣,打入大量的元氣加快了火焰的燃燒程度。

煉製的時候,還是相當的順利的。

一些以前犯的錯誤,並沒有在煉製化靈丹的過程中出錯,這還是讓蕭凌頗為滿意的。

「快了,等到火候足夠的均勻,便是凝丹的時候!」

蕭凌漆黑的眸子掠過一絲喜色,若是他能夠煉製出化靈丹,那代表著他已經擁有了三品煉藥師的實力了。

「給我凝吧!化靈丹!」

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蕭凌暴喝一聲,瘋狂的將元氣注入白玉鼎當中,將裡面的藥液精華全部融合在一起。

轟隆隆!

就在他快要成功的時候,白玉鼎發出轟隆隆的聲響,讓的蕭凌瞳孔一縮。

「雅璇,你給我立刻出去!」

蕭凌暴喝一聲,他能夠感覺到白玉鼎有一種要爆炸的趨勢了。

用一階玄器白玉鼎煉製三品丹藥,還是太牽強了。

「出去啊!」

見雅璇待在原地不動,蕭凌忍不住催促道。

若是白玉鼎爆炸了,那威力必定驚人,到時候爆炸的餘波,足夠讓雅璇死掉。

「呀呀呀。」

見蕭凌著急的樣子,雅璇咬了咬貝齒,點了點螓首,然後離開了洞穴。

轟!

就在雅璇離開洞穴后,一聲巨響響徹開來,那聲音猶如雷鳴一樣,直接將雅璇震倒在地上。

「呀呀呀!」

看著洞穴瀰漫出大量的黑煙,雅璇美眸當中浮現起水霧,驚慌失措的叫起來。

畢竟,這種爆發波動,太過撼人心魄了!

若是當時她還在場的話,必死無疑。

此刻,雅璇心中擔憂起蕭凌,她連忙爬了起來,朝著洞穴方向跑去。

「咳咳……真是該死……」

就在雅璇準備跑進洞穴的時候,一道渾身漆黑狼狽的身影走出了洞穴,罵咧道:「看來我要換一個好鼎了,要不然,我還真的要被葯鼎炸死。」

用一階玄器的白玉鼎煉製三品丹藥化靈丹,太勉強了。

若不是蕭凌修鍊了八門遁甲外加逆血神功,此刻,就要被自己的葯鼎炸死了。

因為白玉鼎爆炸的威力,堪比武靈強者全力一擊!這完全給了蕭凌深刻的一個教訓了!

「呀呀呀!」

站在遠處的雅璇叫了幾聲,然後朝著蕭凌跑來,也不顧蕭凌身上臟,直接是緊緊的抱住蕭凌。

眼淚水在雅璇眼中斷了線一樣,不停的流轉著。

她害怕,害怕蕭凌在這場爆炸當中突然死掉。

「雅璇,我沒事,你別哭了。」

感受到少女激動的情緒,蕭凌微微一愣,安慰道:「我不是生龍活虎的走了出來了嗎?別哭了。」

聞言,雅璇抬起頭來,蕭凌身上的黑炭沾在她絕美的臉龐,如同小花貓一樣,顯得十分滑稽。

「呀呀呀!」

雅璇臉色十分嚴肅,然後在蕭凌胸膛上書寫起來。

「以後,不要做這樣危險的事情,好嗎?」

「我害怕,失去你!」

感受到雅璇前所未有的認真,蕭凌眼神柔和下來,點了點頭,輕聲道:「行,我聽你的,以後再也不做這種危險的事情了。」

能被一個人關心的感覺,挺好的。

蕭凌從手上拿出一枚金色的丹藥,丹藥有著三條紋路,並且有著一條龍和虎的葯霧在上面涌動著,顯得生動活潑。

「三品丹藥,化靈丹大功告成!」

蕭凌將化靈丹放在雅璇手上,讓後者好奇的看著,他笑道:「雖然白玉鼎報廢了,好在丹藥被我煉製成功了。要不然,我真的要欲哭無淚了!」

煉製出三品丹藥化靈丹,代表著蕭凌算是正式邁入了三品煉藥師了。

並且,只要吞服了化靈丹,他便可以正式的踏入武靈境界!

椒房之寵 「呀呀呀。」

雅璇將化靈丹還給了蕭凌,然後給蕭凌比了一個大拇指,一臉崇拜的神色。

「那麼,我就吞服化靈丹晉級武靈境界了。」蕭凌摸了摸鼻子,笑道。

雅璇點了點頭,在蕭凌身上書寫著。

「你要出去。」

蕭凌點了點頭,心神一動,將雅璇帶到聖碑外,然後說道:「如果有什麼事情,就對著這玉碑說,我會第一時間趕出來的!」

蕭凌已經將雅璇帶入了聖碑,說明他對雅璇很重視,將雅璇當成自己人了。

雅璇點了點頭,蕭凌才放心的再次進入聖碑當中。

來到一處河水旁,蕭凌將身體洗乾淨,然後換上了黑衣,來到洞穴當中,將裡面凌亂的白玉鼎爆炸碎片收拾了起來。

做完這些事情后,蕭凌在蒲墊上盤腿而坐下來。

拿出化靈丹,略微沉吟,蕭凌便將化靈丹吞服了下去。

吼!

化靈丹入口即化,化為渾厚的龍虎之力,朝著蕭凌體內席捲開來。

獠牙虎的虛影和金色小龍的虛影在蕭凌的體內四處亂碰著,這讓蕭凌眉頭一皺,想不到化靈丹的藥力竟然如此活潑。

他運轉逆血神功,將化靈丹的這些藥力壓制下來。

然後,他將這些藥力,順著全身的脈絡流淌起來,最後將其通入了丹田之中。

轟!

當化靈丹的全部藥力匯聚丹田后,一聲悶響席捲開來,然後那龍虎聚在丹田當中,化為了一團霧氣。

「是時候凝聚武靈了!」

蕭凌心神一動,按照自己的第一感覺去捏造著武靈。

這個過程相當的漫長,等到蕭凌停手的時候,體內那團霧氣已經被蕭凌凝聚出了一個小人模樣。

這一幕,無疑是讓蕭凌無奈的咂了砸嘴。

因為那小人的模樣,竟然和他很相似。

要知道,一般人的武靈都是一些動物,亦或者植物,刀劍一類,根本沒有出現過人形的武靈。

「這就是我的武靈?」

這讓蕭凌有些難以接受,他原本還以為自己的武靈應該是威風凜凜的獅子,亦或者是充滿殺意的刀劍。

「罷了罷了。」

雖然心中不滿,但是蕭凌依舊是將自己捏造的武靈納為己用,融為一體了。

轟!

一股強悍的氣息從蕭凌體內爆發開來,朝著四面八方席捲開來。

而在他身後,一道朦朧的影子浮現出來,那影子和他長的三分相似,卻顯得英武霸氣。

「這便是武靈境界的實力嗎?」

蕭凌緩緩的站了起來,感受到體內渾厚強大的實力,忍不住咂了砸嘴,嘖嘖稱奇。

若是他以現在的實力對抗陶寒,亦或者是武二狼,他完全有把握直接秒殺。

「先看看赤血牌當中有著驚喜吧。」

突破武靈境界后,蕭凌連忙將心神投入赤血牌當中,看看能夠得到什麼武技。

要知道,每次突破大境界的時候,他都能夠得到強大的武技。

在武者的時候,他得到了嗜血。在武師的時候,他得到了逆血神功。所以他很期待,自己突破武靈境界了,能夠得到什麼物品。

蕭凌心神一動,用靈魂力朝著赤血牌內的禁制狠狠的衝擊而去。

咔嚓。

重生后她成了腹黑大佬的心尖寶 當赤血牌的禁制破掉后,一縷紅光暴射而出,直接在蕭凌錯愕的目光下,闖入蕭凌的眉心當中。

嗡!

蕭凌的眉心當中,只見浮現出一個血色的火焰紋路,燃燒著。

這無疑讓蕭凌變得十分妖異起來。

「這是……燃血禁界!」

蕭凌微微一愣,摸著眉心,臉色古怪說著。

當這一縷紅光闖入眉心當中,蕭凌腦海當中便湧現出了大量的信息。

燃血禁界,是一種領域。

凡是在燃血禁界領域當中的武修,血液皆會緩緩燃燒,直到血液燃燒殆盡死亡。

這無疑是恐怖強悍的!

並且,唯獨到達武王境界之後,領悟到五行之意,才能夠演化自己的領域。

眼下,赤血牌直接送了蕭凌一個領域,這若是讓其他人知道的話,恐怕要抓狂。

要知道,演化領域可不是簡單的事情,有些武王強者甚至領域都沒有!

「若是我到達武王境界后,我是不是能夠演化自己的領域?」

蕭凌心中抱著疑問,畢竟,這燃血禁界是赤血牌賜給他的,說實在點,不是自己真真切切得到的東西。

若是自己在武王境界能夠演化領域的話,那麼他就比別人多了一個領域,雙重領域,足夠撼人心魄了! 「現在,我擁有了燃血禁界,相當於擁有了一個強悍的底牌!」

蕭凌漆黑的眸子熠熠生輝,因為有了燃血禁界,他完全超越了武靈強者很多步,甚至將一些武王強者甩在了後面。

「只不過,要維持這燃血禁界需要施展著燃燒大量精血,才能夠施展出來。」

蕭凌摸了摸下巴,思索起來。

他現在的實力到達武靈,若是他施展出嗜血,必定能夠大幅度增加戰鬥力。

只不過,施展嗜血需要消耗大量血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