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海,你這條老狗真能躲,但還是被我們找到了,我們兩大魔族已傾巢而出,不出幾個時辰,你這裡就會成為下一個無盡血域!準備死吧!」

轟!

葉焚毫不留情,一掌便轟殺而出,同時,華辰的一箭也射了出去,將這道掌印徹底擊滅。


華辰畢竟是半個天尊境,還是可以跟葉焚抗衡一段時間的,但坑爹的是,對方還有個李無涯,如此一來,憑藉雲海真人他們完全無法抵擋!

這兩個天尊境簡直就是兩大超級殺器,如果沒有他們,兩大魔族根本不足為懼,有了他們,兩大魔族便是無敵……

瞬間,雲海之窟陷入無盡的大戰之中,對於外部的三大仙域修者而言,壓力不算太大,可是這大殿之中,卻是壓力太大了。

三大神王和一個半天尊,對抗兩大天尊,簡直就是碾壓,對方想怎麼玩兒死你就怎麼玩兒死你!

不出百息,大殿中已是倒了一大片,三大神王和華辰都宛如野狗一樣趴在地上,動都動不了。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我魔道的紀元即將來臨!哈哈哈……」李無涯瘋狂咆哮起來,魔威橫掃八荒!

「是么?恐怕未必吧?」陡然間,一個浩瀚如星球崩滅的巨大聲音從外界傳來。

眾人皆是一驚,紛紛走了出去。

只見在雲海之窟的廣場上,竟然橫七豎八的躺了幾千具兩大魔族魔修的屍體,而他們之死竟然悄無聲息,彷彿是毫無徵兆的死了一樣,連兩大天尊都沒有一絲感知。

「誰?誰在說話?給我滾出來!」葉焚一掌轟向虛空,狂暴的神力直接將十萬光年外的星球都給震碎了去。

可是,這股神力卻傷不到那「聲音」,它再度響徹虛空,緊跟著,一團混沌神火落在了廣場上。

這神火直通天霄,無盡的火影當中,一個身影緩緩浮現。

這身影穿一襲太古的金色神袍,雪發飛揚,手眼通天,眼瞳里轉動著無盡的漩渦,一個意念波動,方圓百萬光年就要成為死域!

尤其是,他眉心的一道拇指狀的至尊印尤為明顯,這道印記內蘊含著無盡的力量,大荒混沌、宇宙乾坤,盡在掌握。

「是你?楚原?你終於回來了?好,既然如此,我就先讓你死——天尊神拳!」

轟!

李無涯厲喝一聲,竟然催動了體內最強橫的神元,轟出了位面之中絕頂的神級武學「天尊神拳」!

這一拳落地,一萬個雲海之窟都會被轟成塵埃!

砰!


狂暴的拳威瞬間罩在楚原頭上,無盡的拳威將雲海之窟瞬間擊滅,成為齏粉,億萬星域紛紛崩塌,乾坤倒轉,位面崩滅,十方世界快要成為廢墟。

如此可怕的威壓,換做雲海真人這樣的神王,足夠從日出死到日落!

但饒是如此,楚原卻視之泰然,在他眉心的至尊印觀照下,無窮的位面大荒就彷彿是一抔黃沙,手掌撒開,黃沙就會掉落。

嗖!

楚原僅僅是揮了揮衣袖,一股柔如清風的力量瞬間將「天尊神拳」和李無涯一同包裹,一陣晃動之後,這股力量化作億萬神沙,逸散在了永恆的位面深處。


就這樣,李無涯身死道消!

這一幕,簡直將人看傻了!隨意的揮一揮手,天尊就沒了,這他媽也太恐怖了吧?

葉焚更是嚇得褲子都濕了,完全無法置信,哆哆嗦嗦地道:「你……你是什麼怪胎?你究竟是什麼妖孽,你踏入了天尊境?不對,天尊境沒這麼可怕,你到底晉入了什麼境界?」

「宇宙位面,大道三千,乾坤十萬,生靈億萬,我即主神,我即造物,我不滅,紀元不滅,輪迴不滅……」

楚原手掌輕輕罩下,無窮的混沌之力當即轟向葉焚,修為達到楚原這種凌駕於位面之上的程度,一切在他面前都只是塵埃罷了,一隻螻蟻如此、一條狗如此、葉焚亦是如此……

「啊——」葉焚發出一聲不甘的咆哮,那狂暴的天尊之體竟然被混沌之力瘋狂溶解,十息之後就徹底的湮滅。

此時,全場皆驚,無數修者紛紛像是膜拜神靈一樣跪伏在地,虔誠地叩拜。

楚原掠下虛空,走到眾人跟前,將雲海真人和姜雪等人一一扶起,道:「跟我這麼客氣做什麼?」

「天帝,你莫非已經踏入至尊境了?」雲海真人顫微微地問道。

「諸天生靈,螻蟻、至尊,有何區別?只是心念不同罷了——華辰,看樣子,你已經恢復了?沒想到,你丫的居然是起源之力的器靈!」楚原轉向了華辰,打了他一拳,道。

「哪有你老楚厲害?堂堂至尊,位面主宰,可比當初的天帝還要威風萬倍,什麼時候有空,我們暢飲一番……」華辰笑道。

「隨時恭候——我們走吧!」說著,楚原轉向了他的後宮群。

「去哪兒?」眾女子皆是惶然地問道。

「去荒界冰域找寒素,我的女人們,一個都不能少……」

(完)

【寫下「完」這個字時,感慨萬千,感謝大家一路支持天尊,我新書一定會再創輝煌!有關新書的事,大家可以到488433673這個群里,我會隨時更新新書消息,謝大家支持!不出意外,新書會叫「至尊聖皇」,20號之前發布】 風靈大陸

風靈大陸,不知幾凡,沒有人真正知道天它有多大,這片大陸上有著無盡的傳說,也有著許多國家,無數的修仙宗門,也有魔修,更有許多的魔獸,還有靈獸…..。

在風靈大陸一處並不發達的地域,有著一個叫磨盤城的小城,人口約有幾十萬之人,而磨盤城西城外面有著無數的普通居民,在這小雖然沒有大城市的繁華,卻有偶然有些許修鍊者經過,每當修鍊者經過,城中的大小家族都會不停的去巴結,拉關係,想自己的子孫進入修鍊。

但,修真修仙不是自己想就可以了,還得看資質,在無數的普通人中,能有資質的真當少有,萬不足一,資質上等,更是難尋,不要說一座小城,大城市亦是如此。

由於修真門派需要傳承,所以,也需要來塵世收徒,原本這小城市每三年的收徒一月的機會,卻因為在長久以來的這小城市沒有出幾個修鍊資質好的或有時候基本上就沒有,所以,這小城市就變成了十年一次收徒,為期還是一月,十到十五歲的少年,都可以參選。

這一天,又是一個十年到了,城主俯上熱鬧非凡。

這是,有無數的少年,在自己家族長輩的帶領下,來到城主俯排隊,讓前來收徒的仙人擦看資質,如果有一個小家族有到一人有資質,那麼,在這小城市中地位就不得了了!所以,不管有錢的,還是沒錢的,都帶著小輩過來。

只見城主俯的大門大開,上面坐著年輕的青年,各個身著青衣,背上帶有劍,看上去是精神抖擻。

「下一位。」中間的青年,搖著頭,看著旁邊的另外幾名同伴。

輕聲說,:「雲師兄,你看吧?這磨盤城根本就沒有什麼資質好的,聽師傅說,十年前也是這樣,哎~!」

那名叫雲師兄的青年,點了點頭說:「師弟,修仙之事豈可強求?沒有資質好不好都是碰運氣,何況這次已經在這裡收到了八名三靈根的,一名上等兩靈根的,已經是很不錯了!」

他們旁邊站著的一名衣著華麗的中年男子,見他們這樣說著,臉色就變過不停,停得雲師兄一說,忙說:「兩位仙長必可安心,不是還有半個月才到時間嗎?也許後面有好的也不知道呀?」

雲師兄見那中年人這般說來,無奈的搖頭說,:「郝城主,你可知道在別的城,三都比你這磨盤城多呀!」

另外那名青年和其他幾位修練者,『哈哈』一笑,都搖了藥頭,不再理會這郝城主。

郝城主的臉色刷的變白紅….。,不在說話!

而現在,整個磨盤城最為熱談的就是把自己家的孩子送去看資質,聽說那個家族的孩子被選上了,以後家族就有仙人了….。

而在城外,有許多的孩子,同樣被送進來去測試,不過也有許多孩子根本就沒有機會測試,幾十萬人的城市,三十天的測試期,怎麼側得完?沒測試的肯定是沒錢家的孩子呀,這有什麼辦法?

在城外,有個普通姓李醫師家,當家的是一名五十左右的老醫師,叫李超,有著兩兒一女,長女已有十九,已經嫁人,兩個二子大的已經十七,小的十三。

哥哥的叫李木,弟弟叫李越,由於父親行醫,所以兄弟兩人對普通的醫理也算是懂點,本來李醫師要小孩子去參加測試資質的,無奈,平常自己少收普通百姓的醫藥費,沒錢,排不上隊,只好取消了計劃。

沒辦法的李醫師只能帶著自己的兩個孩子去山中採藥,就此來交差度過這測試的日子,平常他們採藥最多在附近采采,最多時間不過七八天,這一次。

他卻帶著兄弟兩去得更遠的地方,估計回家的時候,測試已經完了。

一家三口本在深山密林中已經有三十天,也就是測試已經結束了,而他們卻也因為發現了味長的半尺的靈芝,而冒險去懸崖邊上摘采,可惜,原來這不是普通的靈芝,是有著一級靈藥的靈芝,靈芝本無威脅,但是,有條一級魔獸蛇也在懸崖上,李醫師當時就嚇的掉了下了,一把年紀,就此送了性命。

由於驚擾了那一級魔蛇,那魔蛇從上而下,追著下來,兄弟兩人皆是悲傷不已,哭喊著父親,哥哥背父親,而李越跟在後面,朝來路跑去..。

面臨著危險,在這一級魔獸蛇的追吉下,眼看越來越近,再難活命,當蛇已經張開血盆大口,就要咬下時,兄弟兩人以為一切都將結束的時候,一道流光穿過蛇頭,把蛇死死釘在地上!

兄弟兩人眼中充滿恐懼,看到這突如其來的這幕,心中忐忑不安,接著,一個滿頭白髮的老人出現在兩人前面,一襲灰衣的老著,不胖不瘦,頗有幾分道骨仙風的味道!

老者看著兩兄弟,上下粗越打量了下,看了看李木身後已經沒有氣息的李醫師,說:「兩個小娃娃,你們身後的可是你們什麼人?」

聽到老者的話后,李木慌忙說:「身後是家父,剛剛被那畜生給害死了!」

說著眼淚又在眼眶裡打轉了!

老者聽后,便走來到兩人面前,雙手一伸,一手握住兄弟兩達到一隻手,驚訝的說:「這個小子的資質不錯,你可是他哥哥?你們叫什麼?」

李木和李越兩人突然感覺幸福來的太快了,看這人一飛劍斬蛇,便知道是這修仙者呀!仙人呀!他們是那麼遙不可及的存在!!

李木忙說:「仙人是說我弟弟可以成為仙人嗎?真的嗎?」

而李越還迷茫著,不知怎麼辦呢!

老者滿臉慎重的說:「當然是真的,難道本人還欺騙你等小輩?」

李木聽后,馬上跪在地上,說:「仙人既然看到我小弟可以修仙,那仙長可以收他為徒嗎?求求您了!」

老者微笑著,手撫摩著自己的鬍鬚,說:「可以倒是可以,你們還沒有回答的問題,怎麼可以了?」

其實老者心理已經樂開花了,可以嗎?屁話雙靈根的上等資質你說可以嗎?靈根越少,以後的修鍊起來更快,成就越高,你說可以嗎?

說完,又將李木扶了起來。

李木說:「我們家在磨盤城外,父親是醫師,我叫木,我弟弟叫李越,超越的越,不過前來採藥,這才發生了意外!」

老者微微的點了下頭,又好像想到了什麼,磨盤城?

給讀者的話:

親們,新人不容易,求點擊,求收藏,求推薦,求一切……… 老者聽后,磨盤城?這不是那自己宗門青雷宗就在那裡收人?這兩個少年怎麼會是那裡來的?奇怪!

老者想到這裡,便說:「你們兩人可知道那城主俯上月有人在測試修仙資質?你們去測試過嗎?」

兄弟兩聽后,大眼看小眼,然後搖了搖頭,說:「聽說是聽說了,可是家中沒錢,排隊排著也排不到呀,一個月時間一到,還不是一樣?」

老者點有點頭,笑著說,;「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走到那死的不能再死的蛇頭處,把他自己的劍拔了出來,收了起來,然後對兄弟兩人說,:「人死不能重生,我現在帶你們回去!」

說著,雙手變化著法訣,剛剛收起的劍又出來了,還瞬間變大了,變成了長一丈有餘的大劍,讓兄弟兩人帶著他們父親的屍體,然後,那老者雙手一揮,巨劍離地而起,往磨盤城方向飛去!

到了下午,老者已經帶著他們來到了家中,只見這是一座四合小院,低矮的毛草房,只有四五間小房子,而院子裡面罷滿了各種普通藥草。

老者對著李木說,:「你弟弟我帶走,這是給你安葬你父親的,以後有事,就說你弟弟是我青雷宗的弟子,以後,再沒人欺負你了,你弟弟我帶走,你也可安心!」

李木聽后,猛的點頭,說:「多謝仙長,多謝仙長!」

老者微微笑著,說:「李越,我們走吧,本人是青雷宗的內門長老,你以後叫我鄧長老就好了,現在你可否安心隨我前去?」

李越不為所動,好象沒有他聽到鄧長老的話一般,反倒是李木,忙說:「弟弟你安心前去修仙學藝,這一切有我足已,去吧!」


李越看著父親遺體,何其不安!說:「鄧仙長,可否讓我兄弟先安葬家父,這才隨您前去,您看如何?」

鄧長老聽后,臉上就陰晴不堪,說:「如果本長老不等你呢?你當如何?」明顯帶有威脅的話!

李木見李越已經惹怒了這位鄧仙長,忙說:「鄧仙長,小弟年少無知,您現在帶他走吧!家一切有我即可的。」

李木知道,這樣的機遇,萬載難尋!可謂是一步蹬天!


鄧長老眼睛一鄧,對著李木說:「我問的是他,不是問的你。」然後對著李越說:「你回答呀?怎麼樣?」

李越眼睛充滿血絲,說:「如果修仙問道,修得這般無情無義,那還不如不去。」

說的是義無返顧!

李木看自己弟弟這麼說,這還得了,不得把這鄧仙師得罪死了?忙說:「小弟,不要瞎說,仙師這是為你好,快點道歉!」

鄧長老聽后,本已經奔緊的臉色一松,笑著說,:「不錯,不錯,不但資質上等,還有情有義,很是難得,哈哈…。」

李木這才知道,這位鄧仙長是這考驗自己的弟弟,害自己還瞎擔心!!

鄧長老見兩人不語,便說,:「我先去有事要辦,一天後來接你,足已讓你們安葬好你們父親!」

說完,流光一閃,御劍而去!

只剩下兄弟兩人悲傷不已,去準備安葬父親!

一天後。

鄧長老如期而至!

李越還身披喪服,和李木告別後,換上一襲青衣,上了鄧老的飛劍,一齊離去!

原地只有李木傻傻看著弟弟離去的方向!目送他離開!李木並沒有因為自己沒有資質而煩擾,心中更多是為能夠修仙問道的弟弟高興!

到青雷宗已經一個月後了!

在路上,李越已經聽得鄧長老說起過無數次,青雷宗是個中流宗門,全宗有著幾萬弟子,內門弟子也有兩萬多,宗門上下,修為最高為太上長老,諸葛流雲,已經有三百歲高齡,平常不問世俗之事,連掌門也難得一見!內門長老有著七名,外門有數十名!

每個弟子,剛進宗只可在外門弟子修鍊,如果能修鍊得『御氣』,便可以升為內門弟子,如果能門弟子能達到『化氣出體』,便可以升為內門長老!

等級說明下,〈剛剛修鍊的為,聚氣期,御氣期,化氣期,練魂期…每期劃為九個小等級〉魔修者,前面一字不同,其他一樣!

而青雷宗的太上長老便是練魂期!

當李越隨著鄧長老來到宗門后,這才傻眼了,只見一座座大山相連,其中有著一片片建築群,其中還有不少高大的閣樓!

就連李越進過的磨盤城最好的城主俯也沒辦法比呀!

到了宗門,鄧長老便帶著李越朝登記處走去。

沒多久,兩人來到了登記處,登記大廳已經滿滿一大廳人,看著衣著,應該是這段時間從各地帶回來的少年,怕是有好幾百人!

旁邊還有許多青年人帶著隊在排隊登記!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