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很不想面對現實,但是你既然拒絕了,我也不會再糾纏……只是玉教授,你真的不再考慮我一下嗎?我覺得,我其實也挺優秀的。」

「你很優秀……但是我的他更好……」

嬈嬈笑眯眯的說著,走上前將一包茶葉又塞進了他的手裡。

上官景不知道這茶葉出自哪裡,是和品牌。

但是隔著包裝,他都能隱隱聞到那淡淡的茶香。

他是個聰明人,不然也不會能夠差一點就成為洛華國最年輕的首相。

然而在愛情面前。

人的智商又會跌成負數。

他苦笑著,最終沒有拒絕嬈嬈的禮物。

他知道,這是女人在用委婉的方式,和他劃清著界限……

玉家小島。

秦琛劃了十幾個小時的舟終於抵達了玉家。

相比於他的狼狽,躺在車倉里睡大覺的易了容的假師太玉翡則是一臉悠然……她其實是想著折磨秦琛干幾個小時苦力就夠了,然後用電開動,可誰知道秦琛太貼心了,見她假寐還給她蓋了毯子,以至於玉翡真的睡著了。

等她再醒來時,已經到了。

「喝點水吃點東西吧。」玉翡有些不好意思的遞給了秦琛麵包和礦泉水。

一回頭開始在身上摸索,順便給玉祁發個信息神馬的。

然而再轉身,她驚奇的發現秦琛竟然吃完了。

「前輩……可以上路了嗎?」

秦琛看了一眼半山腰的主宅,天黑之前應該能夠到達。

「可以是可以……但是……」

玉翡看著扭曲的山路,心中又生一計。

「您說。」秦琛依舊好脾氣的望著她。

玉翡指了指旁邊的一個椅子:「我年紀大了,走上路很累,你背我吧?」

「當然,我也能自己走,不過就是會慢一點……那個……我這個不強……」

「我背您。」不等她話說完,秦琛已經主動蹲在了地上,順便將那個椅子背在了背上。

假戲真婚:萌妻送上門 他的認真,他的執著。

第一次,讓玉翡心中生出一些不忍。

不過轉念又一想自己二十多年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女兒被眼前的男人坑著都生了兩個孩子。

她心裡那個天平就又開始傾斜了……

玉家上山的路有很多,玉翡卻選了一條比較難走的,一般是用來給玉家的子弟練武打基本功的。

坑坑窪窪,可她在秦琛背上卻十分的穩,幾乎感覺不到顫慄。

而且秦琛似乎為了照顧她,走的也並不是很快,以至於玉翡顫顫悠悠又快睡著了。

只是這平靜很快便被打破了。

剛走到一半,秦琛打算休息一下時,便聽到玉翡通訊器里,傳出了玉祁著急的聲音。

「玉翡……別玩了! 南少!小豬佩奇,你配我! 「你打錯了……」玉翡一臉尷尬的迎著秦琛探究的眼神,心虛的沖著電話那頭玉祁道。

然而一想很有默契的哥哥,卻是在電話那頭著急的咆哮起來!

「快回來,嬈嬈出事了!」

「什麼?」玉翡愣住了。

「趕緊回來再說,有人在黑網上買殺手……」

玉祁的話還未沒說完,玉翡便手裡一空,話筒已經被秦琛攥在了手裡,在那邊和玉祁交談了起來。

「嗯。」

「好。」

「行。」

秦琛簡短有力的回復了玉祁,直接掐斷了通話。將通訊器又塞回了玉翡手裡。

玉翡還未回過神,身子已經輕了,下一秒她已經回到了竹椅上,只聽耳邊傳來一句坐穩了之後。

秦琛便帶著她狂奔了起來。

這次,秦琛的速度比之前不知道快了多少,玉翡只覺得自己像是在雲霄飛車一樣。

「那個小琛啊……我不是有意要折騰你的……我只是……」

玉翡看著秦琛沉重卻又不失關切的態度,內心已經認可了這女婿7成。

想到自己剛剛乾的事情,她的臉有點燙,便想著主動和秦琛解釋一下。

「我知道……」秦琛一邊護著她,一邊爬的更快了。

「啊?你知道?」玉翡語氣一滯,她的化妝技術這麼不好嗎?

「嗯,您手上戴的鐲子是我送嬈嬈的其中一個。」

「那豈不是你一開始就知道我是嬈嬈的媽媽,不是真的金接引長老……」玉翡覺得自個老臉都要燙熟了。

無敵妖孽狂少 「嗯……」秦琛笑了笑。

「那你還……」

秦琛身形一頓,回過頭用只有他們兩個才能聽到的聲音低聲回答:「因為我們都愛她啊……」

是啊……

他們都愛她。

雖然愛的出發點不一樣,但是疏通同歸,他們都是無比在乎嬈嬈的。

玉翡沉默了。

她忽然覺得也許自己這一出是多此一舉。

其實不管用不用考驗,眼前的男人都足以勝任她的女婿,足以和女兒相配。

秦琛知道玉翡這會心理已然開始了變化,也不著急去打擾她,或者再去解釋什麼。

直到到達玉家主宅,見到玉祁時,他才恭恭敬敬的將人放在了地上。

溫聲道:「媽……我們到地方了。」

「啊……你叫我什麼?」玉翡愣住了!

秦琛抿了抿嘴唇,見一旁的玉祁笑得跟狐狸似的,卻沒阻止自己,頓時膽子又大了一分。

「媽,我說咱們到了。」

玉翡櫻桃小口頓時裂開的能裝下一個雞蛋。

她獃獃的看著眼前明明比自己高一個腦袋卻溫順的像是孩子一樣的男人,心裡更不是滋味了。

「別瞎叫,誰承認你了。」她有些彆扭的白了秦琛一眼,轉頭對著玉祁的臉上,卻是不自覺的揚起了唇角。

玉祁也拆穿他,直接便把嬈嬈在洛城被狙擊手打的事情和二人詳細的說了下。

「小琛,讓你偽裝在嬈嬈身邊,一來呢,你的身手還有各方面能力都是加好的。二呢,黑網的布局,你應該比我們還要清楚吧,雖然他們暫時沒有侵犯到家族的利益,但是就憑他們的人敢暗殺嬈嬈,我覺得這個組織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還有最後一點,別怪我這個當舅舅的沒有給提供機會,光明正大的二十四小時陪在嬈嬈身邊哦!」

「當然,我知道你也是有自己工作的,讓你花費這麼多時間,我們也不白用你,這是報酬,回去交給你身後那位老人,他會很開心給你放假的。」

玉祁說著,將一個史迪奇造型的藍色U盤塞進了秦琛手裡。

若不是秦琛很了解玉祁的套路,他都要覺得自己今天肯定是走什麼狗屎運了。

果然。

玉祁話鋒一轉。

又從阿笙手邊拿出了一個小盒子,裡面是一張特殊的面具和一個小巧的變聲器。

「喏……你在世俗界太有名氣了,還是低調點好。」

秦琛雙手將所有的東西都接了過來,又按照玉祁的交代,將面具戴在了臉上。

說是面具,不如說是一坨胎記。

貼上之後,秦琛的顏值直接從神壇的10分跌落到了1分的慘不忍睹。

半張臉的痘痘,半張臉的深褐色抬起,腮幫子上還有著一顆大兀子。

秦琛只看了一眼鏡子,就忍不住嘴角直抽搐……

真尼瑪……

這低調個鬼啊!

這簡直是丑到可以嚇哭小朋友了好嗎?

尤其是那顆兀子還好大,上面逼真的有一根毛,秦琛一說話,那根毛便不住的顫抖……

他默默的看著玉祁,會說話的眼睛里滿滿的都是嫌棄。

玉祁看著他那造型,很果斷的將眼睛迅速的挪向一邊,簡直辣眼睛有木有!

不過看著一旁自家妹妹在偷笑,他也只能放棄給秦琛換一個面具的打算,重重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用只有他們兩個才能聽到的聲音,低聲回道。

「你這個是你岳母親自做的,不要辜負她的好意啊……」

秦琛眼角微挑,回頭看了一眼把自己化妝都畫的巨丑的玉翡,心裡頓時平和了……

於是。

在嬈嬈忙碌了一天準備下班時,便接到了門衛那邊接來的通話,說她老家來人了。

嬈嬈愣了幾秒,立刻收拾東西走出了研究所。

她想到玉祁給自己的信息,說派來了一個很特別的人,內心就一直好奇著。

這會人來了,她那顆八卦之心更是燃到頂點。

快步走到門口,便看到一個身形高挑的人站在門口那顆松樹下,一襲有些脫色的綠軍裝簡直要和樹榦融為一體了。

身材還不錯啊……

嬈嬈暗自嘀咕著。

一想到這是來保護自己的,語氣也放的溫柔了一些。

「那個……你好……你是鐵蛋嗎?」

對……就是這麼霸氣的代號!玉祁說這位大哥其實和鐵牛有點親戚關係,加上長得比較瓷實,所以就叫鐵蛋!

想到鐵牛那名字和長相完全對不上號,嬈嬈對於眼前的男人期待值很高。

然而……

挖槽!

這是什麼鬼!

大兀子男!

「玉嬈小姐好……俺就是鐵蛋……鐵牛的二大爺……」冒充保鏢的秦某人,忍不住又給自己加了輩分。

看著小媳婦被自己的容顏「驚艷」到,心裡竟然有點暗爽!

「你……你好……」

「那這段時間就辛苦你了……你怎麼來的?有車嗎?」嬈嬈足足站在原地深呼吸了幾十次,才接受了這個可怕的設定。

雖然她不是外貌協會的。

可是這位大哥也長得太嚇人了!

這要是晚上起床上廁所對上這麼個臉,都能嚇出心臟病啊!

這麼一對比,她越發的有點思念自家那個野男人了。

「當然有,玉先生說您喜歡花,這是送你的。」鐵蛋兄(秦琛)打開後備箱抱出了一大束香檳玫瑰,塞進了嬈嬈的手裡。

不知是睹花思人,還是收了禮物的緣故。

嬈嬈忽然對於眼前這個鐵蛋兄,有了一點點好感。

「謝謝你……」

她笑著說著,然後抱著花上了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