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蟲小技,丟人現眼!」

楊漠冷冷地吐出八個字。

不待對方反應過來,楊漠突然鬼魅一般,沖在了他的面前。

「破!」

只見,修武者的幾道虛影瞬間消失。

楊漠伸手抓住了修武者的脖子,將他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第二局,楊漠勝!」

接著。

第三局。

第四局。

第五局。

楊漠都輕鬆過關,全部一招秒殺。

根本沒有遇到任何挑戰。

「十強選手已定,請來修武鬥戰台。」

楊漠與韓嫣、邱武和司徒驚風一道,成為最強的十個修武者,緩緩來到修武鬥戰台。

「你們十個,能從眾人蔘賽的修武者里脫穎而出,足以證明你們是修武天才。」一道洪亮的聲音,驟然從上空響起,「因此,你們也配得上接下來的挑戰。」

楊漠順著聲音,望向天空。

「楊小子,修武界果然是卧虎藏龍。這傢伙的聲音洪亮通透,而你們卻看不見他的人,沒有幾百年的功力根本做不到這一切。」靈雎在楊漠的耳邊,輕輕地說道,「我猜,這個老怪物的修武,肯定在修武玄冥境圓滿,甚至已經快要突破修武玄冥境了。」

楊漠點點頭:「以靈氣傳音並不難,但能做到這樣,確實要費一番苦修。」

楊漠上一世貴為劍帝,修為深不可測,自然能夠做到這一切。

只是,他現在的修為還比較低微,還無法做到這一切。

「好了,你們跟隨黑狗進殿,他會告訴你們該做什麼。」

那道聲音就像一道閃電,來也很快,去也很快,眨眼便消失了。

通緝令,蠻妻撩人 一個叫黑狗的黑袍道人走了上來,對楊漠等人喊道:「你們隨我進殿吧!」

在黑狗的帶領下,楊漠等人陸續走進殿里。

「楊小子,這神殿內好像有一個不同的空間,空間內的重力和時間可能都與外面的領域不同,你一定要多加小心。」靈雎又一次提醒道。

「我知道!」

其實,楊漠在踏入神殿的第一步,就感覺到了。

只是,他現在的修為實在太低,根本預測不到兩個空間到底有多大不同。

「好了,我現在已經將你們帶進了神殿。接下來,你們可以過來領取你們的任務了。」黑狗一邊說著,一邊將十張卡片,放在了他面前的桌上。

依照順序,楊漠等人陸續走過去領取卡片。

「進入祭祀台,拿到鬼靈珠,返回神殿大廳。」

楊漠看了看他手裡的卡片,上面寫著這樣一個任務。

「好了,你們既然知道了你自己的任務,那就趕緊出發吧!記住,神殿里是另外一個空間,不受修武界的約束。如果哪位修武者確定自己無法堅持下去,可以捏碎你們的玉牌,那我自會派人來救你們。」黑狗強調道。

「走吧!」

楊漠跟著眾人,向著神殿魚貫而入。

而就在進門的一瞬間,司徒驚風突然靠了過來。

「小子,你馬上就會付出代價了。」司徒驚風冷冷地說道。

楊漠冷笑道:「代價?是一瓶飛升丹和兩張符籙嗎?」

「噗!」

楊漠剛說完,旁邊的韓嫣頓時沒忍住,直接笑了出來。

司徒驚風臉色陰沉如水,殺氣騰騰地說道:「我會用你的血來洗刷我的恥辱。」

說罷,司徒驚風當先走進了神殿。

與此同時,邱武也走了過來。

他什麼也沒說,只是深深地看了楊漠一眼,然後幾步追上了司徒驚風,看樣子是準備和司徒驚風做什麼交易。

「楊漠,你得罪的人不少,而且來頭很大啊!」韓嫣忍不住調侃。

楊漠聳了聳肩,無所謂地說道:「我不怕他們,你信嗎?」

韓嫣微微一怔,沒想到楊漠會這麼說。

她原本打算是想跟楊漠結盟,但話到嘴邊,又直接咽了回去。

「你還真是囂張。」韓嫣不爽地瞪道。

京城第一金剪 「若是他們想要找死,我不介意送他們一程。」

楊漠知道韓嫣想的是什麼,只是,他有重要的事要做,不想跟韓嫣結盟。

至少,現在。

「祝你好運!」楊漠留下這番話,便走進了神殿。

韓嫣微微一愣,隨後沒好氣地跺了兩下腳:「這個狂妄的男人,我會讓你吃盡苦頭。」

這時,另外兩個修武者走了過來。

「韓大小姐,我們兄弟可以跟你結盟嗎?」

韓嫣回頭看了看對方兩人,不屑地冷笑道:「等你們實力達到修武玄冥境中期再說吧!」

說罷,也進入了神殿。 楊漠進入神殿以後,便主動和其他修武者分開,獨自往森林走去。

「這個空間的等級很低,但也不是修武界這些人能夠創造出來的,我猜它應該是宇宙里某個大能的星球道場的一部分,分裂到了地球上。」楊漠一邊走,一邊對靈雎說道。

此刻在神殿,並沒有高手環繞。

靈雎便化為一道虛影,直接坐在了楊漠的肩頭。

「楊小子,不得不說,你的運氣真好。」靈雎忽然笑道。

「什麼意思?」

「你發財了!」

楊漠眉頭一皺,更加疑惑。

靈雎解釋道:「這座空間雖然只是殘垣,但蘊含的寶貝不在少數。」

「你能感知到?」

「嗯哼!別忘了,本姑娘可是器靈。沒有什麼比器靈對寶物的感知力更強了。」靈雎傲嬌地揚起眉毛。

楊漠心中一喜,點頭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先不去拿鬼靈珠,直接去取寶藏。」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那你跟緊本姑娘好了。」

靈雎說著,突然從楊漠的肩頭一躍而起,向著東北方向飛了出去。

楊漠不敢懈怠,連忙加速追了上去。

楊漠現在已經是修武玄冥境中期,對風影訣的領悟更加深刻。

即便靈雎速度很快,他也能追得上。

你追我趕。

兩人穿過森林,來到一片沼澤。

「寶藏就在這片沼澤的對面。」靈雎重新飛回到楊漠的肩頭。

「但,要想通過這片沼澤,恐怕有點困難。」

楊漠搓了搓鼻子,有些為難。

這片沼澤實在太寬了,楊漠現在根本沒法御風飛行這麼久。

「看,那小子在這裡!」

而就在楊漠思索時,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楊漠回頭一看,只見司徒驚風和邱武從兩邊趕來。

兩人散發著濃濃的殺氣,顯然是準備聯手幹掉楊漠。

「小子,我看你往哪裡跑。」司徒驚風冷笑道。

楊漠不屑地聳了聳肩:「我用得著跑嗎?」

「司徒,這小子詭異得很,我們用不著跟他說這麼多廢話,直接聯手幹掉他。」

邱武謹慎地盯著楊漠,聲音中透著一絲緊張。

上次,他在楊漠的手上吃過大虧,所以顯得格外謹慎和小心。

「一起出手!」

司徒驚風大喝一聲,就欲向楊漠動手。

然而,一聲嬌吒突然傳來。

「住手!」

韓嫣也跟著跑了過來。

此刻。

就在沼澤旁邊,四個最強的修武者全部聚集在了一起。

「韓嫣,你想多管閑事嗎?」邱武臉色一沉,冷冷地威脅道。

韓嫣搖頭:「我並不想管你們的事,只是,你們二打一,一點也不公平。」

「這不是比武,跟這小子用不著講什麼公平。」邱武冷冷一笑,轉頭看向韓嫣,「韓嫣,這小子實力太過詭異,我們三人單打獨鬥,都不是他的對手,不如你跟我們一起聯手,共同擊殺這小子。」

邱武不愧以陰險著稱,他為了幹掉楊漠,想要把韓嫣也拉進來。

司徒驚風連忙附和道:「邱武說得沒錯,你跟我們一起出手,對付這小子。等這小子死了以後,咱們三個再公平地比試。」

公平?

韓嫣聽到這兩個字,突然感覺有點可笑。

「怎麼,決定了嗎?」邱武問道。

韓嫣忽然笑道:「我若是答應跟你們聯手,你們會相信我?就不怕我中途倒戈?」

韓嫣一番話,頓時令司徒驚風臉色驟變。

沒錯,萬一韓嫣中途倒戈,那他和邱武就危險了。

然而,邱武面不改色,微微一笑:「這也無妨。你不需要出手,只要你用你的璇璣鎖替我們控制住這小子幾秒鐘就可以了。」

這話說出,韓嫣那張絕美的俏臉忽然一白,露出震驚之色。

璇璣鎖是她的本命法寶,不到命懸一刻,她絕不會輕易使用。

因此,知道她有這種武器的人並不多,而且都是一些絕頂高手。

邱武是怎麼知道的?

韓嫣簡直難以置信。

然而,就在韓嫣發獃的一瞬間。

邱武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殺氣,驟然向韓嫣出手。

韓嫣正在思考事情,根本沒料到邱武會突然向她出手。

不僅是韓嫣沒料到,就連楊漠與司徒驚風,同樣也沒料到。

嘭!

面對邱武突如其來的全力一擊,韓嫣根本來不及躲避,直接被打飛出去,狠狠地撞在了石頭上。

「嘔!」

韓嫣口中噴出鮮血。

受了極其重的傷勢。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向她出手?」司徒驚風回過神來,沖邱武大喊大叫。

邱武臉色不變,鎮定自若地答道:「她若不肯跟我們合作,那便是我們的敵人。與其等著她幫助這小子對付我們,不如先下手為強。」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