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長,這個房子我們都找了一個遍,都沒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線索,還要繼續找下去嗎?」

聽到大家都是沒有任何的發現,顧佑麟也就沒有任何的表現了,打算回去警察局了。

不過其他人回去到警察局之後,顧佑不是就這麼回去警察局,而是往醫院的方向過去了,去找陸雅可談一下這件事。

「怎麼了嗎?有在郊區那邊發現那個陌生人嗎?」

因為她那會才剛剛過來醫院沒多久的,應該會看的到那個陌生人才對的。

看到陸雅可期待的眼神,不禁有些躲閃,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去晚了還是怎麼樣。

去到那裡人都已經不在了,搖了搖頭,顧佑麟將今天去到那裡的場景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了陸雅可。

而陸雅可聽到這個發現,有些不敢相信,不太可能。

總覺得超市老闆跟那個陌生人還在那裡才對的。

畢竟要知道,時間才剛剛過去沒多久,不應該的啊。

「你確定裡面的嗎?真的是都看完了嗎?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現嗎?我真的是看到了超市老闆跟一個陌生人在郊區那邊的,你這是不相信我說的嗎?」

自己可以沒有發現,可是她真的是接受不了被誤會跟懷疑。

「對的,我都已經調查清楚了,裡面什麼人都沒有,一點點線索都沒有發現。」

揉了揉眉心,其實他也沒想到會什麼都沒有發現的。

「那我現在過去看看,我就不信什麼發現都沒有,我明明記得他們就是在那裡的,不應該的啊。」

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陸雅可忘記了事情的時效性。

「我自己過去。」正準備將自己身上的那個輸液管給拔掉,心裏面很是著急,她最初的時候,或許就不應該將身上的希望放在顧佑麟的身上才對的。

聽到這話的顧佑麟一臉的擔心,擔心陸雅可真的是就這麼任性的拔掉自己的輸液管,畢竟要知道,陸雅可現在的身體狀況真的是很差。

「別,雅可,你說你這是不相信我說的,還是覺得他們這一群人太蠢了,為什麼你會覺得他們兩個人還待在那裡。」

他的確是沒想到陸雅可會強行想要出院去的,可是這件事也是著急不來的,著急著去看也是找不到線索,找不到人的,去了不是什麼用處都沒有嗎?

「可是……」

話都還沒有說完,就這麼被打斷了,陸雅可沒想顧佑麟也會這個樣子的,一直以來都以為他斯斯文文的,會很照顧人的。

「沒有可是,你就先好好的養好自己得身體,超市老闆這一邊的事情,你就別著急,想著瞎摻和了,我們刑警會調查清楚的,不管是真相還是怎麼樣,都會還回去給死者的。」

他之所以會這麼做,也都是為了陸雅可得身體著想而已,更何況她現在的身體狀況真的是很差。

「嗯,也好,但是我希望,我身體恢復好之後,我們一塊去調查,好嗎?」

畢竟她自己一個人奇怪調查也是不安全的,特別是經歷過今天發生的事情,總感覺后怕。

只是她剛剛開始的時候沒有覺得害怕,現在才覺得害怕而已,要是自己突然之間在那邊暈倒,到時候就一定會會發生讓自己不可以預料到的事情了。

「好,一定的。」

大概是過去了好幾天的時間,陸雅可的身體也差不多養好了,一心想著去到郊區那邊看看能不能找到跟超市老闆有關係的地方。

迫不及待的就給顧佑麟撥打了一個電話過去,想要跟他聯繫一下。

「隊長,是我,陸雅可。」

聽到原來是陸雅可,顧佑麟點了點頭,詢問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了嗎?」 「我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所以想要問問,你現在什麼時候有時間,有時間我們就過去郊區那邊,我想要親自過去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重要的線索,我總覺得自己是不是遺忘了一些什麼東西。」

可能是因為被砸到腦袋了,陸雅可總覺得自己好像是忘記了一些什麼事,可是卻又想不起來。

「我現在不忙,有時間,既然你身體都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那我們現在就過去郊區那邊,看看能不能找到線索。」

既然陸雅可都已經說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他更加沒有什麼好反駁的了,畢竟這個是陸雅可自己的身體,又不是他身體。

「好,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陸雅可掛斷電話之後,立即就收拾東西,走出來到醫院門口這邊等待著顧佑麟的到來。

自己一個人是不太敢過去的,畢竟自己是打不過超市老闆他們的。

「上車。」

也不知道陸雅可到底是在這裡站著等多久了,顧佑麟才剛剛開車到達醫院,就看到了她站著在門口。

「身體怎麼樣了,有沒有好多了?」

看到坐著在身邊的陸雅可,顧佑麟不禁開口關心了一下。

聽到詢問的陸雅可點了點頭,就是被砸了一下,沒什麼事情的了,只是醫生擔心她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所以才會讓她住院觀察的。

「嗯,好多了。」

眼睛一直盯著前方看,心裏面擔心著會不會跟顧佑麟一樣,真的是什麼線索都找不到。

只是,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砸到腦子的事情,總覺得自己好像是忘記了什麼事,一直都想不起來到底是忘記了什麼。

「到了,我們分頭行動,看看能不能找到線索,如果你真的是覺得他們來過郊區,那你就好好的找線索,我們之前就是來過這裡一次了,什麼都沒有找到。」

因此,顧佑麟對於這裡可以找到一些線索不以為然,總覺得很不可能的。

畢竟他還是不相信陸雅可可以在這裡找得到線索,而他們卻什麼都找不到的。

點了點頭,徑自去調查,盯著地下看了一會之後,陸雅可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往一片樹林的方向看了過去。

看了大概是一會的時間,陸雅可往旁邊一棵大叔走了過去,疑惑的顧佑麟也跟著一塊走了過去。

沒多久,陸雅可輕輕的撫摸了一下大樹的樹皮,忽然之間,樹皮表面上的灰塵都被擦乾淨了。

陸雅可細心的發現了樹皮表面上的那個標記,一個圓形的東西,這個形狀的圓形標記,讓陸雅可腦海中閃現出來了之前的那個畫面。

原來是在陸雅可被砸之前,她隱隱約約的記得超市老闆曾經靠近過這一棵大樹,只是那時候不知道在幹什麼,又因為安全的原因不敢靠近,現在才靠近仔細看,原來是超市老闆之前就已經在這個樹表面上做了一個標記,只是她一下子忘記了。

想起來這個之後,陸雅可心裏面特別得喜悅,她就知道自己大概是忘記了些什麼。

「這是?標記嗎?你做的嗎?」

看到陸雅可站著在一棵大樹面前又哭又笑的,顧佑麟都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疑惑得站著在面前。

看到顧佑麟,陸雅可將標記的事情說了出來。

「這個標記是超市老闆做得,估計是他們去一個地方,但是這個地方他們不是很熟悉,所以才在這裡做了一個標記,這個就是他們做的標記,你看看,我們現在就跟著這些標記走,估計就可以知道他們去了哪裡,在那裡到底是幹了什麼。」

這是陸雅可得想法,也是她的一個辦法,而且陸雅可相信,這一定不僅僅只有一個標記,還有很多個標記才對的。

果不其然,陸雅可才走了一會,就看到了剩下的那些標記。

「這裡也有,是不是我們要跟著這些標記走過去?」看到標記的顧佑麟好奇得詢問,得到陸雅可得點頭之後,兩個人一塊順著標記走了下去。

一直走著走這,沒多久,顧佑麟隱隱約約得好像看到了一座建築,只是這個建築得真面目還沒有完全看清楚。

「我們繼續往前面走,這大概是一個教堂吧?一座以前廢棄的教堂,我們現在進去看看,看看會不會有什麼發現吧?」

是啊,他們既然都已經跟蹤超市老闆他們來得這個地方,那估計就一定會有什麼線索得,哪怕不是很重要,但是會留下蛛絲馬跡才對的啊。

「我在這邊看,你就在那邊看,懂了嗎?」

兩個人兵分兩路,想著兩個人分開不同的地方,總會發現少些東西的。

誰知道找了大概一個小時,兩個人都是什麼線索都沒有發現。

「雅可,我這裡還是什麼東西都沒有發現,看來,我們接下來要好好的從超市老闆身上入手了,畢竟,現在好多地方的線索都已經斷了。」

難得正經一回的顧佑麟,他在想,他們現在只能找到了這個廢棄的教堂,其他的什麼都調查不到,簡直就是一無所獲。

看著有些氣餒的顧佑麟,其實她也是有些失望得,只是她並不氣餒,畢竟這樣得事情,不是一下子就可以解決的。

「對的,所以,隊長,我們接下來更加不可以氣餒,一定要飽含信心,才可以找到線索,將這個組織給抓住,不是嗎?」

看著這個廢棄的教堂,陸雅可在想著,這個地方估計不是那種一次性的地方,來一次就走的那種,要不然也不會這麼隱秘,讓超市老闆留下來那種標記,估計是以後要經常過來的。

這個可能性非常的大,也讓陸雅可從中想到了一個辦法。

「隊長,你身上有帶電子設備嗎?」

歪頭掃視了一番顧佑麟之後,疑惑的詢問一番。

電子設備嗎?一下子不是很能理解陸雅可口中的電子設備到底是什麼。

「啥電子設備?」頭都沒有回的繼續在蹲著找線索,不懂陸雅可到底要什麼線索。 「就是監控攝像頭這些,有帶著在身上嗎?」

如果有帶,他們這一趟就不算是白來了,起碼接下來會有所收穫的。

「有,我一般身上都帶著幾個,嗯,給你。」

從褲兜裡面掏出來幾個針型攝像頭給了陸雅可,雖然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幹什麼,不過既然她需要,就給了。

接過來監控攝像頭之後,陸雅在廢棄教堂這邊裝了幾個,她相信,超市老闆跟那個陌生人估計還會繼續再過來的。

看到陸雅可的行為,顧佑麟不是很懂,疑惑的詢問了一番。

「你拿攝像頭就是裝在這裡啊?有什麼用處嗎?他們還會回來這裡嗎?」

顧佑麟很不懂,不過沒多久陸雅可也將這個問題回答了。

「原來是這樣子,那我們回去吧反正現在已經找不到任何線索了,再這麼待下去也是沒有什麼用處的了。」

回去的路上,陸雅可一直在想著,假如他們真的是再一次回到教廢棄教堂裡面來,剛剛好就被監控給捕抓到了,那這個案子就算是破案了。

「隊長,你說,他們為什麼要去這個教堂,這個教堂看起來這麼廢棄了,應該不是他們的基地,畢竟一般基地都會選擇得特別隱秘,比較多人的,現在這個不像是,比較像一個接頭的地點。」

她在跟顧佑麟想著這個教堂的用處,不過也讓顧佑麟思考一番,這個教堂的作用到底是什麼。

「那你覺得,他們還會不會繼續過來,我們得攝像頭會不會派的上用處呢?」

這個正是顧佑麟想要知道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這個可能性很低。

「我覺得應該會,不過一切還是要看接下來得發展,看我是覺得沒有什麼用處得。」

而且,她現在都不是很能夠理解,超市老闆到底是不是這個組織的負責人。

還是只是表面上的負責人,真正得負責人都還沒有暴露出來。

「隊長,你說那個陌生人到底是什麼人,會不會就是這個組織的負責人,可是我看到那個超市老闆都沒有對陌生人很尊敬的樣子。」

這個也是她的各種猜測,只是這個猜測也是吧成立的。

「其實我覺得他們很大可能性不會再過去那個郊區那邊了,畢竟都已經去過一次了,還在中途的時候被你給發現了,所以他們為了安全跟保險起見,很大可能性不會再過去的了。」

這個是顧佑麟的看法,只不過陸雅可還是相信這個組織的人會過去的。

一路上在跟顧佑麟談論著這件事,只是陸雅可的很多想法顧佑麟是覺得不成立,卻不願意表現出來的。

從郊區回來之後,陸雅可繼續回去盯著超市老闆,看看他還有沒有繼續跟那個陌生人聯繫,如果他們兩個人有聯繫就最好的了。

只是現在陸雅可多了一個工作,除了要一遍盯緊著超市老闆,還要一邊盯著監控看,盯著廢棄教堂的監控,會不會有人過去。

哪怕這個可能性很小,但是陸雅可都是不會放棄的。

這天下午,陸雅可仍然待著在超市的一個角落,可是誰知道沒多久,她才剛剛一個轉身,原本應該是在超市坐著的人不見了。

她才意識到,超市老闆很有可能出去了,甚至是有可能去那個教堂了。

想到這個可能性,陸雅可在超市老闆不見第一時間找出來了監控,果不其然,就在監控裡面看到了超市老闆出現在廢棄的教堂裡面。

只是裡面什麼人都沒有,就只有超市老闆一個人而已。

著急的陸雅可第一時間想到得不是自己去找超市老闆,而是給顧佑麟撥打了電話過去。

「隊長,超市老闆現在出現在廢棄教堂的監控裡面了,你現在趕緊帶人過去吧,看看他到底是在裡面幹什麼,裡面還有沒有第二個人。」

想要知道那個陌生人到底在不在裡面,只不過盯著監控看的時候,陸雅可發現了超市老闆手上拿著一個黑色的袋子,裡面不知道裝著什麼。

就這麼偷偷的藏了起來,一個監控看不到的死角地方,也讓陸雅可知道了這個線索得嚴重性。

收到電話的顧佑麟匆匆忙忙的就帶人過去了,出警的速度非常快,也讓那個男子看到出現在這裡的其他人感覺到驚慌。

在這一刻,陸雅可知道他是驚慌失措的,害怕自己被發現,不過在盯著監控看的陸雅可覺得很奇怪,那個男子藏著得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

「別動,把東西交出來。」

將人給制止后,顧佑麟直接就從男子手中,將東西給拿到手上來了。

打開一看,剛剛開始的時候,顧佑麟還以為是什麼東西,誰知道是一個本子,只是本子上面記載了很多的東西,這些文字都是很重要的東西。

原來上面都是記載著安排接下來組織活動的一些時間跟場所,記錄的特別明顯清楚,也讓顧佑麟知道了這個線索的嚴重性,而這一切都是靠著陸雅可,要不然他們也是暫時找不到這麼重要的線索。

嚴厲的就這麼盯著那個男子看,顧佑麟很好奇,那個男子為什麼要將這些東西放在這個廢棄的教堂裡面,難道等等這裡會有其他人過來這邊拿走這個東西嗎?

「這些東西,等等是不是有人過來取?」疑惑的審訊著那個男子,也企圖用自己的語氣壓制住人,可是誰知道男子壓根就沒有搭理顧佑麟,彷彿是已經認命了一般。

一聲不吭的就這麼眼神迷離著,他很是不知所措的樣子。

「說不說,你再繼續這麼一聲不吭,到時候就怪我們警察不講人情了。」

顧佑麟也不知道為什麼,特別得想要好好的質問一番男子,問問目的到底是什麼,難道待會這裡還會有人過來這裡接頭的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不害怕顧佑麟,男子仍然還是一聲不吭的,低著頭。

轉身,看了一眼小林,「將這個裡面得內容給我全部記錄下來,記錄下來之後再放回去原地。」 他現在就想著帶著同事一塊過去這些地點,看看裡面到底有沒有跟這個本子所說的一樣,如果是的話,就好辦的多了。

「好,我現在就過去將裡面的內容儘快記錄下來。」

不用幾分鐘的時間,小林很快就將內容給全部記錄下來了。

看著這麼多的地點,顧佑麟第一時間就是帶人過去最近的地點,畢竟其他的地點有些遠,也不太適合,去了也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回來了。

最近的地點去到了才僅僅十分鐘就可以了,其他的要一個多好幾個小時。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