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陳天一下子皺起了眉頭。胡超威想說什麼?為什麼會留下一個「陳」字?這個「陳」字指的又是什麼呢?

是指殺他的兇手?還是他在臨死之前想告訴別人,指使他做事的上一級的人?

如果是兇手,那麼「陳」是不是指的自己,陳天?如果是胡超威上一級的人,那就多了,全華夏上下數百萬姓陳的人,這尼瑪上哪找去。

剎那間,陳天腦中靈光一閃,「陳?」難道是東北王陳家?

以東北王的實力和地位,要讓胡超威替他們賣命,這絕對是有可能的,而且是很大可能。另外一點,東北王陳家與陳天似乎也的確不合。

陳天從東北王陳家手中搶走了青州省,而青州省以前在暗中本是屬於陳家的。這一點可以說陳天已經是得罪了東北王陳家,那麼陳家如今報復他,也並非沒有可能。 M國,華盛頓特區。

夜晚籠罩著大地,星星閃閃、霓虹繽紛。在一座二層樓的院落中,昏暗的燈光投射出三個人的身影,一個站著,兩個坐著。

氣氛有些凝重,無形中似乎壓抑著一份肅殺,讓人險些喘不過氣來。

「威廉,現在是什麼形勢?我們的人還有多少?」坐著沙發上的安德森沉聲問。

這裡是教父家族的另一個藏身的地方,已經很多年沒有用過了,因為也已經有很多年,沒人會把安德森逼到這步田地了。

安德森的臉色有些憔悴,有些沉重,這個一向滿臉微笑的老狐狸,此刻的雙眸中迸射著驚人的寒光,如一隻舔著傷口的野獸,一旦暴起必定噬人。

旁邊,軍師威廉姆斯答道:「官方上的人還有一些,現在局勢不穩,把他們扯進來未必是好事,地下世界我們損失了七個州的地下控制權。」

七個州,一下子竟然失去了七個州,這份打擊是慘痛的,是傷筋動骨的。

「克里斯呢?安全嗎?」安德森又問。

威廉姆斯點了點頭,卻沒有說出克里斯到底在哪。看樣子安德森不僅把大兒子克里奧派去了華夏,連小兒子克里斯也被他藏了起來。這隻老狐狸是要親自上陣,在垂暮之年再爆發一次最後的光和熱。

一切都是為了家族,一切都是為了孩子。

站在安德森背後的那位,是安德森的金牌保鏢,教父家族的第一大殺器——比爾。如今是非常時刻,這位比爾也終於要一展鋒芒了!

談話時不時沉默,時不時又沒頭沒腦的冒出一句。就這樣一直到了深夜,安德森起身回房睡覺了,客廳里僅剩下威廉姆斯還有那位大殺器——比爾。

「比爾,你跟了老爺多少年了?」威廉姆斯突然問。

比爾愣了一下,答道:「八年。」

「八年?」威廉姆斯重複了一句,又說:「你會為了老爺去付出自己的生命嗎?」

比爾有些搞不懂軍師到底想說什麼,不過對於軍師的話,他從不多問。他知道自己只是一柄刀,刀是用來殺人的,不是用來問「為什麼」的。

「我的命是老爺給的。」比爾如此說。

「好!」說完這句,威廉姆斯突然沉默了一下,然後足足過了兩分鐘,他才繼續說:「你去睡覺吧,我再坐一會兒。」

比爾一聲不吭的離開了,卻是走到安德森門前,直挺挺的杵在那,閉著眼睛似乎已經睡著了。

與此同時,同一片夜幕下,距離教父安德森藏身不遠處的另外一個地方。

一群人圍在一起,足足有十幾個之多,而在最中間的是一個女人,一個雖然年紀不小卻依舊風姿卓越的女人——影夫人。

「消息確定了,安德森那隻老狐狸,還有他的軍師威廉姆斯都在裡面,前幾次被他們逃了,這一次一定要將他們拿下,絕不能再有失誤。」影夫人目光掃過全場,聲音冰冷蘊含無限殺機。

十幾個人一言不發,隨著影夫人縴手一揮,眾人瞬間閃身隱沒在黑暗之中。一切都悄無聲息,輾轉騰挪間迅速逼近了那個住著安德森的二層小樓。

幾分鐘后,十幾個人已經到了小樓邊緣。昏暗的燈光下,人影閃動陡然沖了進去,然而就在他們衝進去的那一刻,院子里一瞬間光芒大盛,光亮如同白晝。

「不好,有埋伏!」其中一個黑衣人嘶聲怒吼,再想閉上眼睛卻已經遲了。暴強的光線像是太陽刺激著他們的眼球,現在的十幾個人眼中全是白茫茫一片,猶如瞎子。

「退出去,退……」聲音戛然而知,隨著「砰」一聲炸響,一顆子彈衝進了他的心窩,隨後這名黑衣人應聲倒地,臨死時眼睛還瞪的大大的。

槍聲響,激戰起,這個夜註定了又是一番廝殺,又是一個不眠。

「砰砰砰!」

連續不停的槍聲炸開,絢爛的槍火噴射著無盡的憤怒和殺機,像是死神的鐮刀,每一次閃過就是一條人命。

十幾個人,瞬間便被滅了大半,剩下的那些則飛快的退出了院子,重新消失在黑暗之中。

不錯,這是一個陷阱,一個以教父安德森和軍師威廉姆斯這兩大教父家族的巨頭,為誘餌的陷阱。

同樣這也是一次反擊,是安德森被連番打壓之後的強勢反擊。而這才不過是剛剛教父家族的第一次,隨後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可是,就在這個夜晚,誰也沒有想到的另一個意外發生了。

攻擊來的快去的也快,一陣激戰之後,安德森的房間中。

「能確定內鬼是誰嗎?」安德森陰沉著臉色,問。

內鬼,在教父家族如今的陣營中竟然有內鬼,而且目前這內鬼就在這座二層樓房裡。因為除了這裡的人,沒有人知道安德森藏在這裡。

偏偏,安德森才到這裡一天。暗騎士的人就追殺了過來,這一點絕對不正常。一定有內鬼向暗騎士的人暗暗通風報信了。

聯想到前幾次的暗殺,不管安德森藏在哪,暗騎士的人很快都能找到,安德森不由更加確信自己的猜測。尤其是克里奧回國的那次,本來那消息就沒有幾個人知道,但克里奧剛下飛機,出了機場就遭到了暗騎士人馬的刺殺。

哪怕暗騎士勢力再如何龐大,對消息的把握再怎麼靈通,也不可能每次都做到這樣的準確無誤。所以,內鬼是肯定存在的。

也正是知道了自己人中有內鬼,安德森和軍師威廉姆斯,才合夥設計了今晚這一場將計就計,利用內鬼把消息傳給暗騎士,然後安德森又在這院子裡布置了陷阱。

而為了不使內鬼發現這其中有詐,身為教父的安德森不得不和軍師威廉姆斯,冒著生命危險留在這裡,充當誘餌。

毫無疑問,安德森和威廉姆斯兩人的誘惑很大,一旦除掉了他們兩個,教父家族也就等於垮台了一大半,這一點毫不誇張。

所以暗騎士的人很快採取了行動,這恰好也跳進教父安德森事先挖好的坑中。再然後,也就有了剛才的一幕,原本的一場深夜刺殺,結果變成了屠殺,暗騎士的人傷亡慘重。

聽到安德森的問話,威廉姆斯搖了搖頭,「計劃是成功了,但內鬼的身份依舊是個謎。」

這或許是整個計劃是唯一美中不足的一點,內鬼的身份依舊沒有明確,也就是說安德森和威廉姆斯接下來的一舉一動,還會被暗騎士的人得知。

「這地方不能呆了,馬上轉移。」安德森倒不是怕這個地方已經暴露,會再次遭到暗騎士人馬的第二次攻擊,而是剛才一番槍戰,很快就會引來警察。這種廝殺存在於地下還好,一旦扯入了警方,事情會更加麻煩。

到時候單是一個「持槍殺人」的罪名,就足以把安德森和威廉姆斯給整死了。如果是以前,安德森自然不怕,因為他隨隨便便幾個電話,就有好幾種辦法可以將自己從麻煩中解救出來。

可是現在不行,教父家族在官場上的一切力量,關係網,統統都被「暗騎士」的人給抵消掉了。而沒有這層關係網的保護,安德森就剩一個地下世界的身份,一旦這個身份曝光在大庭廣眾之下,安德森也就徹底的完了。

「出發前,必須把內鬼揪出來。否則我們在路上,很可能會再次遭到暗騎士人馬的攻擊。那種情況下,我們不可能有時間設置陷阱,除了硬拼還是硬拼。」軍師威廉姆斯皺眉說。

安德森微微思考了一下,問:「你想怎麼做?」

「敲山震虎!」

所謂的敲山震虎,是指把有內鬼的消息故意散布出去,同時威廉姆斯會命人把手下所有人的手機統統都收繳上來。如此一來,也就等於光明正大的告訴內鬼,「我們已經知道你的存在了。」

而收繳手機,意思很明顯是說,「我們要通過手機找出你們誰是內鬼。」

這裡的「我們」,指的是教父安德森,以及軍師威廉姆斯。也只有這兩個人,才能稱的上是「我們」。他們彼此一輩子的交情,實際上早已不分彼此,內鬼也不可能會是威廉姆斯。如果真是威廉姆斯,那安德森倒寧願威廉姆斯把自己賣了,讓自己去死。

也就是說,除了安德森和威廉姆斯之外,剩下的所有人都在被「懷疑」的對象中,其中包括安德森的貼身保鏢,教父家族的第一大殺器——比爾。

很快,派去收手機的人回來了,可是在他的身後卻還帶了另外的一個人。

這個人名叫史蒂文,也是教父家族的一大戰力,曾經教父派去到紐約擊殺陳天的,就是賈斯汀和史蒂文。

比爾、賈斯汀、史蒂文,是教父家族的三大高手。其中比爾是安德森的貼身保鏢,從不離身。賈斯汀如今則跟隨克里奧到了華夏,貼身保護克里奧的安全。剩下的史蒂文,則主管教父安德森身邊現在所有的人手,布置防禦等等。

現在史蒂文突然到來,安德森與威廉姆斯不由對視了一眼,微微皺起了眉頭! 史蒂文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的失敗僅僅是因為一個「信任」的問題。準確的說,是史蒂文不了解卡羅與教父安德森之間的關係。

說起來,卡羅進入教父家族的時間,比史蒂文還要晚一些。這也就導致史蒂文以為教父安德森信任自己,應該比信任卡羅更多一些。

然而事實上,教父安德森對卡羅的信任,僅次於安德森對軍師威廉姆斯的信任。這種信任,比安德森信任他的貼身大保鏢比爾,還要強上一些。

如若不是這樣,安德森絕對不會讓卡羅去收底下人的手機,去執行軍師威廉姆斯的那個「敲山震虎」的計劃。

卡羅,是教父安德森身邊的心腹,也是安德森故意放在手下人中的一枚棋子。這枚棋子功夫不高,槍法不行,但他最可貴的是——忠誠。

一直以來,卡羅在教父家族的眾人中都表現平平,沒有什麼功勞,所以他也一直都只是一個「炮灰」級的角色,受不到教父安德森的重用和提拔。但實際上,這就是教父安德森所最希望看到的。

說起來,這也怪不得史蒂文會中計。因為在整個教父家族,知道卡羅真正身份的,只有教父安德森和軍師威廉姆斯。至於卡羅和教父安德森究竟是什麼關係,這一點也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外人從不得而知。

或許是私生子,或許是有著過命的恩情……總之這些都是猜測。

如果史蒂文栽贓的是別人,或許他還真有可能瞞過教父和軍師,但因為他選擇錯了對象……所以,這樣的一個因素,讓安德森和威廉姆斯確認了史蒂文才是真正的內鬼。

說到安德森讓比爾帶卡羅出去,以及那一聲槍響的事情,其實過程就更簡單了。安德森的那句話雖然聽起來是讓比爾把卡羅給殺了,但身為安德森的貼身大保鏢,比爾卻領回出了安德森話里的意思。

如果安德森真要想殺卡羅,根本就不會加上後面那一句「怎麼做你心裡清楚。」這裡面牽扯到了安德森的一個小習慣。安德森要處決一個人的時候,從不會多說一句廢話,而「怎麼做你心裡清楚」,這就是一句廢話。

比爾了解安德森的習慣,所以他在把卡羅帶到外面去以後,空放了一槍就轉身回來了。這就是一切事情的始末!

而知道了誰是內鬼后,安德森和軍師威廉姆斯也就不那麼緊張了。兩人在一起合謀了這場好戲。在史蒂文被比爾轟出去安排車子的時候,卡羅偷偷溜回教父的房間,換上了一套教父的衣服,然後鑽進了那輛防彈車。

由於這是一個計中計,所以在另外的幾輛車子中,教父安德森並沒有多安排人手,只是吩咐了一個司機在裡面開車,給史蒂文做出了一種教父和軍師都在車裡的假象。

當然,為了讓戲更逼真,史蒂文所坐的那輛車,教父特意安排進去了三個人。這三個人,最終的結局就是死!

毫不誇張的說,這是一場用人命鋪墊出來的陰謀和策略!雙方斗的不僅僅是謀略、膽識,同時還有狠心。

安德森與軍師威廉姆斯都不是嗜殺之人,但為大局著想,兩人也不會婆婆媽媽的在乎個人犧牲。

那麼教父安德森和軍師威廉姆斯的大局,竟然是什麼呢?

答案只有一個——影夫人。

想要徹底的沖「暗騎士」展開反擊,唯一最有效最直接的突破口就是影夫人。所以在安德森和軍師威廉姆斯設計殺掉內鬼史蒂文的時候,他本人和軍師則是帶著教父家族的第一大殺器比爾,還有教父家族剩下的那些人,沖向了另外一個地點。

這個地方是根據史蒂文找到的。

史蒂文是內鬼,如今安德森和威廉姆斯要去三號藏身處,所以在出發錢史蒂文用他的另一個手機,撥出了一個電話,這個電話就是向暗騎士的人彙報情報,以便讓暗騎士的人提前埋伏在去三號藏身處的公路上,再次對安德森和威廉姆斯造成襲殺。

可惜史蒂文不知道這是一個計,更不知道他的這個電話,讓教父安德森查到了那個與他接頭人的電話號碼。

在這樣一個高科技泛濫的年代,知道了電話號碼,想要定位出這個電話號碼的位置,實在不是一個難事,對於恐怖的教父家族而言,這更是不再話下。

有了地點后,教父安德森與軍師威廉姆斯就帶著人出發了。事實上這個時候,安德森還不知道與史蒂文接頭的人就是——影夫人。不過不管是誰,抓到了這個人,總會從這個人的口中對暗騎士多了解一些。

就在假的車隊被暗騎士的人在公路上攔下來的時候,安德森等人也已經到了那個地點的樓下。

可以說兩邊幾乎是同時打響了戰鬥。由此也可以看出老狐狸安德森和軍師威廉姆斯的精於算計。兩個老傢伙定然知道,一旦那邊戰鬥結束,暗騎士的人肯定會通知這裡的人,將那邊的情況彙報清楚,而一旦到了那時候,暗騎士在這裡的人,就會知道事情有詐,迅速撤離。

這是一座上了年頭的小樓房,一共只有三層。一群教父家族的人,以大殺器比爾帶頭,悄無聲息的向樓上摸去。

安德森與軍師威廉姆斯,不適合參加這樣的戰鬥,所以兩人在車裡。汽車的駕駛位和副駕駛上,還有兩個保鏢。負責在突髮狀況下保護老狐狸和軍師。

卻說此時在樓上,悄無聲息的檢查過了一樓和二樓,比爾帶著人已經到了三樓的樓梯口。

三樓入口處,是一個空曠的大廳。大廳里擺著一張桌子,桌子上還有一杯正在冒著熱氣的熱水,顯示著剛才還有人在這裡。

大廳周圍,是三間閉著房門的屋子。比爾皺了皺眉頭,揮手示意三個手下朝著三間屋子移動過去。

然而就在眾人走到大廳正中央的時候,突然「啪」一聲,大廳里唯一的一盞燈熄滅了。

「小心!」比爾眼睛一跳,幾乎是在燈光消失的剎那,他就隨即跳到了一旁,其表現出來的反映速度絕對不亞於一名化境級的猛貨。

而比爾的聲音尚未落下,只聽大廳的一側突然傳來了一絲聲響,比爾手中的槍口瞬間瞄準了過去,可是由於不知道那裡是自己人還是敵人,比爾並沒有扣下扳機。

如此緊張的氣氛下,還能保持這麼鎮定,一般人很難做到這一點。而聲響過後,隨之是一個重物倒地的聲音。

「砰!」

比爾一驚,知道自己一方的人很可能已經被人抹殺掉一個了,於是他身影一晃,乾脆收起了手槍,赤手空拳的朝著那個聲響傳來的方向撲殺了過去。

可是等到比爾到了地方后,那裡卻是空無一人。

「小心周圍。」比爾又開口提醒了一句,可是不到一分鐘,又是一個重物倒地的聲音。

又是一條人命?比爾瞬間皺起了眉頭,吼道:「都呆在原地別動,趴在……」

聲音陡然間戛然而止,一道黑影瞬間在比爾面前暴起,一抹寒光驟然刺向比爾的胸口。比爾不驚反喜,驀然冷哼一個側身,揮手一探便抓住了黑影的手腕。

手腕纖細,皮膚嫩滑,這是一個女人!很大可能就是影夫人!一瞬間,比爾心中便猜出了此人的身份,然後冷笑一聲:「留下吧。」另一隻手則已經鎖向這女人的咽喉。

周圍一片漆黑,一切全憑感覺,能在剎那間做出如此犀利的反擊,比爾的身份也已經不言而喻。

「比爾?」黑暗中的女人了冷笑,跟著又說:「安德森的貼身保鏢都來了,這麼說安德森那隻老狐狸也在這裡!哼,他在樓下?」

單從比爾的一次反擊就能猜到這麼多,這個女人顯然也不是個等閑人物。而在說完這一句之後,這女人手中的匕首突然反轉,一下子改變了方向划向比爾的手腕,同時上半身極力向後彎曲,有驚無險的躲過了比爾鎖向她咽喉的另一隻手。

黑暗中,比爾看不見划來的匕首,但他卻能感覺到匕首揮舞間的所帶起的那股勁風,以及勢不可擋的鋒銳,所以比爾瞬間撤回了自己的手,同時腳下飛踢出了一腳。

「砰!」

一聲悶響,比爾的腳似乎踢中了女人,女人也發出「唔」一聲輕吟。

然而就在比爾緊跟著再次出擊的時候,女人卻已經飛快的從原地閃開了,然後一道黑影猶如黑暗中的幽靈,眨眼間竄到了三樓靠近路邊的窗戶邊。

比爾一愣,這女人要跳樓?

再次鎖定了女人的身影,比爾緊跟著尾隨而上。只是就在他剛一動身的功夫,一道勁風陡然襲來。

比爾大吃一驚,匆忙間想要躲閃,可惜由於距離太近,他根本躲閃不及,只來得及憑感覺避開了重要部位。

然後右邊肩膀一痛,匕首刺入了比爾體內!

「媽的,好厲害得女人!」比爾怒吼,緊跟著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玻璃瞬間四分五裂,女人身影一閃跳了出去! 三樓,只要不是頭朝下,這絕對不是一個致死的高度,尤其是對於像影夫人這樣的高手而言。

跳出去的瞬間,順手在窗檯邊緣上一搭,影夫人的身體猶如靈活的貓一般,悄無聲息的彈跳了出去,她的容顏和身影也徹底暴漏在昏暗的路燈下。

影夫人,影殺!

黑暗中的佼佼者,即便自身實力弱於比爾,卻依舊給比爾造成了血淋淋的傷害。這就是一個頂級殺手的恐怖。

躍身落下,影夫人一個緩衝卸去身上的衝擊力,緊跟著她並沒有快速離去,而是冷眼瞄上了那停在路邊的車子。

車子一共有三輛,其中只有一輛里必然坐著教父安德森和軍師威廉姆斯。影夫人飛身朝著車子撲去,而在車裡的安德森也一眼認出了影夫人,冷哼道:「下車,抓住她。要活的。」

話音落,車內的兩個保鏢瞬間打開車門,只是就在他們剛剛出了車子的剎那,對面的影夫人突然冷漠一笑,手法極快像是變魔術似得掏出了一柄手槍。

「砰!」

槍聲在長街炸開,猶如死神的哀嚎!

影夫人,身為一個曾經的頂級殺手,她不僅僅功夫超絕,槍術更是一流!一槍轟出,子彈高速旋轉而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