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黎,要不以後你當我們老大算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

傾城笑眯眯地瞧著阿黎。

阿黎頓時愣住了,她怎麼就沒有猜到,這幾個傢伙居然想坑她!

「是啊!小阿黎,反正你哥也沒時間,你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外面的名號沒落吧!實話跟你說,這三年多,我們一個單子也沒接,每天過得跟鹹魚一樣,要不是還抱著點幻想,估計早就變成油膩大叔了。」

書生總算是開口了。

緊接著,和尚和道士又輪番勸她,「小阿黎,反正你現在已經上道了,不如就從了我們?我們幾個的實力絕不是蓋的,而且出道以來從無敗績。」

阿黎不急不慌地眯眼一笑,嘴角漾開的梨渦,盛滿了從枝葉間落下的陽光。

她微揚起下巴,神色慵懶卻讓人不敢輕視了,「喂!你們幾個這麼著急換老大,我哥知道嗎?」

傾城懶洋洋地支著腦袋,又微微嘆了口氣,說道:「小阿黎,我跟你保證,這一幕絕對是你哥樂見其成的,他現在忙得連女朋友都顧不上,哪有時間跟我們在一起干大事兒!」

「我哥有女朋友了?」

阿黎一臉驚訝。

可轉念一想,她立刻就釋然了,她已經離開帝都三年多了,這期間,她跟姬唯見過三次,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根本沒時間聊那麼多。

書生挑眉,說道:「小阿黎,那女的你認識,最初還是你介紹他們認識的。」

阿黎一時愣住了,「我介紹的?」

「叫南汀,你應該記得吧!那時候跟你一起去南城,她請我們一起吃的飯。」

「我哥跟南汀?」

「千真萬確。」

……

姬家老宅,一處獨立的小樓房。

白珞瑜已經在這裡住了三年,自從那天晚上之後,她堅持從主樓搬了出來,再沒有見過姬振華,更沒有跟他說過一句話。

那個曾經說,要對她好一輩子的男人,早已經變得醜陋不堪。

這幾年,她一直在想著,當初如果沒有答應嫁給姬振華,會不會一切都不一樣,會不會……會不會有那麼一天他會被她感動。

可當她跟姬振華髮生關係的那一刻,她就清楚地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即使他不在意,她也過不去心裡的那一道坎兒。

他那麼的美好,已經髒了的她怎麼配得上!

深秋的午後,陽光很暖,從枝幹的縫隙間落下來,樹下的女人正在修剪花枝,一身深藍色暗底繡花的香雲紗旗袍,她臉上的神情寂靜無瀾。

自從搬來這裡,她整個人變得更沉靜了,一天到晚也不會說幾句話,多數時候她都會拿一本書,坐在藤椅上,一頁一頁地翻下去。

她想,也許這輩子就這樣了。

如果……如果還能再見他一面,那她就真的此生無憾了。

聽到身後有腳步聲響起,白珞瑜沒有回頭,依舊修剪著枝葉。

能來她這裡的,除了姬唯,沒有第二人了。

而且,姬唯的腳步聲她再熟悉不過了,那可是她最優秀的兒子。

「媽。」

聽到熟悉的聲音,白珞瑜將手裡的剪刀放在一旁,又將手裡白色的手套脫下來,轉身望向高出她一個半腦袋的兒子,笑了笑說道:「來了?」

姬唯輕輕「嗯」了一聲,然後又笑著說道:「阿黎回來了,讓我帶您去她那裡。」

白珞瑜先是一愣,旋即著急地說道:「那你等我一會兒,我回房間收拾一下,很快的。」

說著,她就轉身朝著屋裡走去。

白珞瑜剛走出去沒幾步,又被姬唯叫住了,白珞瑜停下腳步,扭頭,溫柔地朝他微笑,「小唯,怎麼啦?還有什麼事兒嗎?」

姬唯猶豫了一下,不著痕迹地問了一句:「媽,您想不想跟阿黎住一起?」

「我……」白珞瑜眼底閃過一絲喜色,卻又很快被笑意淹沒掉,「還是算了吧!她那麼年輕,應該不喜歡跟年紀大的人住一起,而且,我住在這裡也挺好的。」

那一閃而逝的喜色還是被他捕捉到了,姬唯笑了笑說道:「媽,您要是願意過去,阿黎會很開心,您還可以幫她照顧小糯米。」

「小糯米?」

「就是阿黎的寶貝兒子,快三歲了,那孩子很聰明,也很懂事。」

白珞瑜愣了愣,很快就回過神來,笑著說道:「那你等我,我這就去收拾東西。」她沒有問姬唯,為什麼到現在才告訴她這個消息,他之前不說,肯定是有他的理由,她自然不會過問。

「不著急,我等您就是了。」

「好嘞!」

……

阿黎一覺睡醒過來,房間里黑漆漆的。

她想起自己已經回了帝都,不由得勾了勾嘴角,伸手將床頭柜上的檯燈打開,瞬間驅散了大片黑暗。

阿黎沒有著急起床,而是又在被窩裡躺了會兒,一直到聽見外面傳來輕微的對話聲。

「小唯,我聽傾城說,阿黎回來之後什麼也沒吃,直接回了房間睡覺,你看,現在都過去了六個小時了,她會不會餓暈過去啊!」

白珞瑜很擔心阿黎的身體,不時上樓瞧了一眼,可房間的門是從裡面反鎖的,她也只能在門口轉幾圈,然後又回客廳坐著等阿黎醒過來。 姬唯有些哭笑不得,只能耐著性子解釋:「媽,阿黎需要倒時差。」

「好吧!那我繼續去樓下等著。對了,這都過去六個小時了,估計著也該醒了吧!我先去廚房把煲好湯熱一下。」

說著,白珞瑜就準備下樓去。

極限伏天 房間里,阿黎將他們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她緩緩地閉上眼睛,彎起唇角,那一抹笑意,如春日枝頭突然綻開的花朵。

被人這樣照顧著的感覺真好……

又在床上賴了一會兒,阿黎起床洗漱,換上一套乾淨的家居服。

阿黎走路的時候,故意弄出來腳步聲。

姬唯耳尖,第一個聽到了聲音,連忙告訴了等得焦慮的白珞瑜。

白珞瑜連忙站起來,一抬頭,阿黎已經出現在她的視野中。

白珞瑜想走過去,給自己唯一的女兒一個擁抱,可,她的腳底就像是生根了似的,一步也挪不動,只安靜地站在原地注視著她。

她紅了眼眶,卻又很努力地朝著阿黎微笑,眉目溫柔,「醒了?」

阿黎乖巧地點點頭,「嗯,醒了!」緊接著,她走到白珞瑜面前,給了白珞瑜一個很熱情的擁抱,「媽,我餓了,有沒有什麼好吃的!」

她想起小時候,每次放學回來,她都會跟宋若水撒嬌,跟她說,媽咪,我餓了!有沒有什麼好吃的。然後,宋若水會從廚房拿出很多好吃的糕點,寵溺地對她說,你先吃點填填肚子,一會兒還有更好吃的……

也因為這樣,小時候的她看起來胖嘟嘟的,尤其是小臉蛋兒,以至於那時候的薄三最愛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捏她的臉頰玩。

白珞瑜微怔,眼眶裡閃著晶瑩的水花,似是沒想到阿黎會跟她撒嬌。

「媽特意給你煲湯了,我現在就去廚房端出來。」一旁的姬唯連忙開口。

儘管一早就知道,阿黎還是做出很驚喜的樣子,興奮地在白珞瑜的臉頰吧唧了一口,說道:「媽,您對我太好了。」

對於阿黎突如其來的熱情,白珞瑜有些招架不住,一直到阿黎走遠了,她這才回過神來。

那是她的女兒,是她丟失了二十年,好不容易才尋回來的女兒……

「真香!」

從姬唯手裡接過一碗烏雞湯,阿黎閉上眼睛,深深地聞了一下,然後迫不及待地端起來喝了一口,她立刻痛苦地吐了吐舌頭。

「啊!好燙……」

姬唯幸災樂禍地笑了笑,說道:「你急什麼!又沒人跟你搶。」

阿黎沒好氣地扔給他一記白眼,然後在姬唯驚愕的目光下,她跟白珞瑜告狀了,「媽,您看我哥!我這不是餓了才吃得急了點。」

「小唯,阿黎是你妹妹,你怎麼能這樣對她!」白珞瑜立刻護短。

姬唯頓時有一種生無可戀的感覺,「……媽,我也是您兒子。」

阿黎得意地睇了一眼姬唯,繼續喝湯,讓你笑話我,活該!

白珞瑜收回目光,裝作什麼也沒聽到,只柔聲對阿黎說道:「你慢點喝!以後要是想吃什麼了,你跟媽說,媽做給你吃。」

「真的?」

阿黎的眼睛瞬間亮了,如夜幕中璀璨的星辰,欣喜地望向白珞瑜。

白珞瑜莞爾,「當然是真的,我連行李都搬過來。」

其實,很早之前,當阿黎知道白珞瑜跟姬振華分居的事情,她就跟姬唯提起過,等她回了帝都,就讓白珞瑜搬過去跟她住。

「那我以後豈不是會很幸福?」說著,阿黎又得意地看向姬唯,單手托著腮幫子,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了眯,「哥,咱媽對我這麼好,你會不會嫉妒我?」

姬唯:「……」這丫頭還真是小心眼!

不等姬唯開口說什麼,白珞瑜已經絕了他的機會,很認真地教訓他:「小唯,阿黎是你唯一的妹妹,她小時候我沒能在她身邊,在她最無助、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我也沒在她身邊,現在我有機會守在她身邊了,我自然要對她好,你要是不服氣……」

「媽,我錯了,兒子錯了。小黎兒,哥保證會跟媽一樣對你好。」

知錯就改善莫大焉!

對於姬唯及時認錯,而且態度誠懇的份上,阿黎和白珞瑜一致原諒了他。

白珞瑜嫌棄地瞪了一眼姬唯,可看向阿黎的目光卻格外溫柔,如沐春風般,「阿黎,你喝湯!別管你哥,有媽在,他翻不出什麼浪花!」

姬唯只覺得心塞!

阿黎眯起眸子微笑,乖巧地點點頭,說道:「媽,您對我真好。」

「傻丫頭,我不對你好對誰好啊!」

白珞瑜想盡量彌補自己對女兒的遺憾,恨不得將這個世上最好的都給她。

阿黎心滿意足地喝湯,還不時扔給姬唯一個得意的小眼神,失寵了吧!讓你幸災樂禍……

對上那一雙俏皮的眸子,姬唯忍不住笑了。

這是自己唯一的妹妹,她開心就好。

用完餐之後,白珞瑜拉著阿黎問長問短,不管白珞瑜問什麼,但凡是能回答的,阿黎都會告訴她,不能回答的,她就保持沉默。

一直晚上十一點多,姬唯催了好幾次,白珞瑜這才鬆開阿黎的手回房間休息。

「這幾年媽的睡眠一直都不好,偶爾還會吃安眠藥,但願跟你住在一起之後,能改善她的睡眠狀況。」

沙發上,姬唯的姿態有些慵懶,語氣聽起來漫不經心的。

可事實卻是,白珞瑜失眠的那段時間,他一直抽時間陪著她,更是禁止姬振華靠近那棟小樓半步。

阿黎蜷曲在另一頭,懷裡抱了一個抱枕,下巴搭在柔軟的抱枕上。

猶豫了一下,她問道:「就不能辦理離婚嗎?」

「他們都不願意。」

「都不願意?」

姬唯垂著眼瞼,無奈地點點頭,「是,不僅我爸不願意,咱媽也不願意。」

阿黎聞言忍不住輕嗤一聲,說道:「你爸不願意我倒是能理解,可咱媽不願意……哥,這我可真理解不了,而且他們現在的狀況,跟離婚相比,就多了一個證而已。」

「你要是這麼想,那就大錯特錯了!」姬唯說道,「阿黎,那不僅是一個證,還是一份責任,一份義務,只要有它在,我爸和咱媽在法律上就還是夫妻關係。」 「不行!回頭我得勸勸媽,就算是凈身出戶也得跟姬振華離婚。」

似是突然想起什麼,阿黎扯了扯嘴角,那笑意有些尷尬。

不管怎麼說,姬振華都是姬唯的親生父母,她說這樣的話,好像有點過分了!尤其是她剛才沒忍住,直呼姬振華的名字……

想到這裡,阿黎不由得心虛,她掀了掀眼皮子,偷偷睨了一眼坐在另一頭的男人,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

「哥,你也不想咱媽一輩子痛苦吧!再說了,你爸也就五十多歲,正值壯年,既有錢,又有地位,娶一個十八歲的小姑娘易如反掌。」

說著說著,阿黎尷尬地扯了扯嘴角,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哥,我也就是這麼一說,不過要是媽同意了,無論如何我都會幫她。」

老媽跟美人師父錯過了這麼多年,為什麼就不能重續前緣呢?

事實上,所有的順其自然,都是因為無能為力,如果自己改變一切,為什麼不去改變呢?為什麼要聽天由命?我們要順其自然呢?

去他娘的順其自然!

看著阿黎眼裡閃著的堅毅的光芒,姬唯笑得有些無奈,說道:「阿黎,他雖然是我爸,但我不會偏袒他。」

阿黎挑眉一笑,肆意飛揚,「就等你這句話了!我任務完成之後,就找咱媽好好談一次。對了,接下來的幾天,我可能需要一直待在沈家老宅,你要是不忙的話,幫我去美人師父那把小糯米接回來?」

「師父不肯回來?」

「是唄!我口水都浪費一籮筐了,他就是不鬆口。偏偏那小屁孩還等不及了,非要吵著回來不可了,不然,讓傾城他們幾個走一趟也行,就當我雇傭他們,按行價。」

「還是我去吧!」

那可是他的親外甥,他要是敢拒絕,他敢保證,這丫頭肯定又會告狀!

見姬唯答應下來,阿黎立刻笑迷了眼,眼角彎彎的,「哥,你真好!打算什麼時候迎娶南汀姐過門啊?」

姬唯猛然一震,頓時被剛喝下去的一口水給嗆到了,他立刻捂住胸口咳嗽起來,「咳咳咳……咳咳……」劇烈的咳嗽聲響徹大廳。

阿黎頓時不淡定了,艱難地吞了吞口水,說道:「哥,你用得著這麼激動嗎?你千萬不要告訴我,你一直都沒想過這個問題!」

「我……」

姬唯嘴巴張了張,想說點什麼,卻又覺得跟她說有點對牛彈琴的味道,她自己的感情生活都一團糟,竟然還想染指他的感情生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