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吧!」林軒深吸了一口氣,再次閉上了眼睛,用強大的精神力仔細的感應著那一團被林軒驅趕在了一起的冥氣。

幽黑的冥氣散發著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氣息,這一團冥氣湊在一起彷彿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僅僅是用精神力去窺視,就感覺到了這股冥氣的恐怖之處,不過林軒這幾天已經和這東西打了很多交道了,所以也並不是很驚訝,這三天除了林軒要仔細的排查身體的每個角落以外,就是和冥氣之間的對抗了,這種冥氣非常消耗神力,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話,幾乎是一比一的比例進行消耗,而人家又是極為龐大,林軒一度弄得非常難受。

不過等到林軒將封印建立好了就沒事了,道元的封印可以將源氣過濾成精純的能量,而且還能蘊含一絲冥氣的屬性,這就很關鍵了。

對於如何在體內開闢一個小空間林軒還是有點把握的,在林軒的腦袋裡面就有一個連通了自己和軒轅空間的空間點,那個空間點就和一個小空間相差不是那麼大了。

就這樣,林軒把那一道冥氣和源核作為三角形的兩點頂點,而等邊三角形的第三個頂點則是林軒設計開闢的小空間,這麼設計是要讓這道冥氣和源核保持一定的距離,距離太近的話肯定對源核的影響太大了,距離太遠了又不能讓冥氣受到強力的制約,所以找到這個平衡點是很重要的。

林軒用神力牽出一條線,直接在丹田處畫出了一個等邊三角形,將源核和現在冥氣所在的兩點作為兩個角的頂點,畫出來了第三個點,然後立即在這第三個點開闢空間。

因為林軒現在的神力都拿去壓制冥氣了,所以開闢空間必須要快,在冥氣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就把空間打開,然後再不斷的拉扯冥氣進入自己的那個小空間裡面,最後加上一層封印,徹底將這個冥氣裝到自己的「小罐子」裡面就可以了。

說起來挺簡單,但是做起來並不是那麼容易的,這個冥氣不比源氣,一般的源氣在林軒的手裡十分的溫順,很容易就可以煉化,但是冥氣這東西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林軒根本沒辦法擺弄,只能用神力來進行壓制,總歸來說,源氣和冥氣是一個等級的,神力總要比冥氣更高一點,這樣林軒才能夠壓制冥氣,不然的話還真不好弄。

確立了目標之後,林軒小心翼翼的抽掉了一部分壓制冥氣的神力,然後迅速的撲向了之前用神力拉出的那個點,林軒對於空間天道的運用已經很熟練了,很快林軒就在那個頂點開闢了一個豆丁大小的空間。

就在林軒抽出神力的這一瞬間,冥氣就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面對再次活躍起來的冥氣林軒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冥氣的厲害他之前有過體會,那種體內能量和血肉直接被抵消的感覺還真是不好受,這三天林軒也是非常難受的,不過好在有生命泉水在,林軒也成功抵擋下來了。

冥氣蠢蠢欲動林軒並不慌張,開闢了這個空間之後,剩下的就是一氣呵成的了,林軒用神力製作一個小通道,然後將翻湧出來的冥氣小心翼翼的往製造出來的小空間裡面吸引。這些個冥氣沒有靈智也沒有意識,慢慢的順著林軒製造出來的神力通道往小空間流了過去。

這個時候就是考驗林軒神力的雄厚程度了,這些個冥氣還沒被封印,無法直接使用,這流淌的過程中也在不斷的湮滅林軒身體裡面的神力……所以林軒一邊引導著冥氣,一邊不斷的將生命泉水直接挪移到自己的嘴裡然後喝下去……

計劃封印冥氣要在一周之內,但是其實最花時間的就是這個引導的過程,這些個冥氣輸送的很緩慢,林軒計劃在五天之內將所有的冥氣送進空間裡面,然後再用兩天來封印,這是最基本的計劃,而林軒想喲更進一步,就要儘快的壓縮輸送冥氣的時間。

加快冥氣的輸送時間其實也並不難,林軒現在是用大量的神力包裹住了這些冥氣,要想讓冥氣快速輸送的話,儘力的壓縮冥氣的體積,那麼冥氣就會快速的從那個出口傳出去了。

這一點並不難想,但是做到依舊非常消耗神力,所以林軒只能一點一點慢慢的壓縮,這一壓縮就是四天時間,期間李馨進來過幾次,但是看到林軒正在關鍵時刻就沒有再打擾林軒,每天坐在對面注視一會兒之後就會離開,不過隨著林軒的氣息越來越強盛,大家的懸著的心也逐漸的放下了來。 第四天晚,林軒滿頭大汗的睜開了眼睛,臉上帶有喜色,林軒在這幾天時間費了那麼大的勁,終於比計劃提前了一天完成了冥氣輸送,此刻林軒的身體的感覺才是徹底的輕鬆了下來,到現在為止,林軒也終於不再需要用所有的神力來壓制這些冥氣了,現在林軒只要在那個小空間外面覆蓋上一層神力,保證這些個冥氣不泄露出來就好了,所以林軒的實力現在已經恢復了大半了。

不過林軒可不滿足這樣,林軒可是要不斷攀登高峰的,如果不能處理好這些冥氣的話,林軒的未來也將會大打折扣,一身的實力也永遠沒有辦法發揮到最巔峰。

林軒的目光堅定,現在可是要爭分奪秒的時候了,可不能再浪費時間了,越早的將這些個冥氣封印完成,林軒得到的好處就越大,進階天境之後,林軒的修鍊速度已經漸漸的慢了下來,要是沒有這次冥氣的機遇的話,林軒想要進階到天境後期還是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畢竟林軒進階到天境一品中期也才不久,這天下其他的天境也都只是天境一品初期呢。

估計就算是以林軒的天賦,想要再進一步也得過個幾個月的時間,這個時間顯然林軒並不太滿意,如果是卡在進階天境二品的門檻也就罷了,同一品級之中的小等級林軒還是希望很快就能進階的……雖然林軒知道這在別人看來已經是很不容易了,有多少天境在進階了之後就卡住了,再不得寸進,又有多少花費了無數的精力才勉強晉級……

林軒的腦海里將道元傳授的封印法術過了一遍,然後開始恢復自身的神力,之前四天的消耗很大,而道元創造出來的封印術也是消耗極大的,所以林軒要打起百分之百的精神,全力以赴,接下來就是整個計劃最關鍵的時刻了。

大約過了兩三個小時,林軒將自身的神力和精神狀態都恢復到了巔峰,八卦封印之術也在林軒的腦海里推演了許多遍……

「開始封印吧……」林軒深吸一口氣,將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這個小空間之上,在小空間外面,金燦燦的圍了一圈薄膜,這就是林軒為了阻攔冥氣的所製造的一層神力薄膜,不時的會有一絲一縷的冥氣竄了出來,和神力薄膜相互蹭了一下,然後再退回去。

像這種碰撞幾乎每時每刻都在發生,也一直在消耗著林軒的實力,雖然這種消耗非常的低,但是就好像是一根毛刺一樣扎在林軒的肉里,現在林軒就是要將這根刺給拔掉,甚至把這根刺轉化成供養林軒自身的養料。

林軒控制著神力化作一道道金色的鎖鏈,逐漸的纏繞像了那個豆丁大小的空間,這金色的鎖鏈仔細看去竟然是一個個複雜的符號,這一個個符號勾連在一起,形成了一條條鎖鏈,逐漸的籠罩到了那個空間之上。

「嗡……」一副八卦圖在鎖鏈之間形成,漸漸的將空間遠遠的給包裹了起來,走到這一步,這封印已經逐步的開始形成了,八卦圖滴溜溜的在小空間之外不斷的旋轉……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時刻了。

這些特殊符號形成了一道道鎖鏈,而鎖鏈又形成了一副黑白八卦圖,八卦圖將這個小空間包裹起來之後就算是完成了,說起來簡單,但是到形成八卦圖已經耗去了一天的時間。畢竟之前都只是在腦海里推演,這第一次實施就需要十分的小心,林軒必須要做到一次功成,如果失敗的話,時間又要拖下去了。

慢工出細活,好在林軒的最終還是成功的繪製出了八卦圖,用八卦圖封印住空間也並不見得,雖然這個空間不大,但是好歹也是一個獨立的空間,而且裡面還有一團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冥氣,要想將八卦圖黏連到空間壁上,然後施行徹底封閉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這八卦圖並不是完全將裡面的冥氣封禁,阻隔和封禁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功能,如果林軒想要吸收冥氣的話,八卦圖內部會進行抽取和轉換,然後將能量輸送出來,那個時候的能量林軒就可以吸收了。

林軒小心翼翼的將自己原本覆蓋在小型空間之上的神力抽出來,這個神力是林軒自己的,自然不用轉換什麼的,直接抽取出來就行了,通過八卦圖的生門,林軒很輕鬆的將神力給抽取了出來。

不過在抽取出來的一瞬間,林軒就將八卦圖覆蓋到了小空間之上,嚴絲合縫,沒有一點的空隙存在,而那些冥氣在神力消失的一瞬間還是開始興風作浪了,不斷翻湧的衝擊著剛剛覆蓋上來的八卦圖。

「嗡……」八卦圖上散發出黑白色的光芒,看起來晶瑩剔透十分漂亮。八卦圖上的光芒直接將不斷翻湧的冥氣給按了下去,嚴嚴實實的包裹在了這個空間上。

林軒心中一喜,看起來這一次是挺順利的,沒有遇到太大的困難,只是耗費了一些時間而已,只要再過幾個小時,這個八卦圖徹底將空間封印住之後,這次的危機就算是過去了,而且現在看時間,應該還算是挺早的,這樣一來,根據計劃似乎應該還能獲得不少好處。

林軒鬆了口氣,心神也逐漸的放鬆了下來,就在這時候,剛剛沉寂下來的冥氣忽然劇烈的暴動了起來,雖然這東西明明是沒有靈智的,但是這一刻它好像是知道一旦封印完成它就會被徹底轉化吸收了一般,不斷的衝擊著八卦圖。

林軒被忽如其來的暴動嚇了一跳,趕緊調動神力支援八卦圖,這要是被冥氣衝擊了出來,他就前功盡棄了。

林軒的源核之上湧出大量的神力,不斷的輸出給八卦圖……漸漸地,這被八卦圖所封印的小空間竟然開始移動了起來,林軒心裡一突,瘋狂的運轉著神力,現在的情況有些超出他的想象力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不要驚慌,保持靈台空明,試著用神力將這個小空間引導著圍繞著你的源核旋轉。」道元的聲音在林軒的腦海里響起。

林軒沒有多做回答,從源核上伸出了一條神力絲線,拽著這個小空間開始繞著自己的源核旋轉,忽然林軒腦海里想起了之前看過的宇宙中衛星的畫面,自然而然的將這個空間也拖拽的像衛星那樣繞著自己的源核飛行。

「可以了,收回控制吧,封印已經完成了。」大約過了四五個小時的時間,道元的聲音再次在林軒的腦海中響起。 林軒聽到道元的聲音也是鬆了一口氣,但是卻不敢有絲毫的放鬆,之前只是那麼放鬆了一下,結果就差點讓冥氣反撲出來,現在即便是道元說封印完成了,林軒還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

道元看著林軒的樣子也是一陣好笑,之前封印還沒完成的時候放鬆了,現在封印已經結束卻在這裡小心起來了……不過小心無大錯,林軒這麼做也沒什麼問題。

林軒一點點的將自己附在上面的神力漸漸的抽了下來,林軒小心的盯著這個八卦圖,一旦出現什麼問題的話,林軒就要第一時間將自己的神力再附上去,以免封印崩潰,如果這個封印崩潰的話,林軒就只能耗費更多的時間,將這些冥氣驅逐出去了,再想吸收是不可能的了。

隨著林軒不斷的將自己的神力撤出來,這個被封印的小空間球繞著林軒源核旋轉的速度逐漸的降了下來……不過林軒驚奇的發現,當林軒將神力完全撤下來的時候,這個小球竟然沒有完全的停下來,它的行進速度比之前慢了許多,但是卻還是在行進著,就像是一個衛星一樣繞著林軒的源核旋轉。

「這是什麼情況?」林軒睜開了眼睛,然後眨巴了幾下有點疑惑,不過林軒想象的時間並沒有太長,很快,這個小球上面浮現出來一股股精純的能量,這些能量極為凝實,甚至不用太多的額提煉就可以直接的融入林軒自身的源核裡面。

「呼……」林軒長出了一口氣,進入了修鍊狀態,林軒這次封印完成比一開始計劃的時候要早了一天的時間,而八卦封印形成之後便開始了運轉,一縷縷冥氣被拉扯著從空間中飛了出來,進入了陣法之中。

緊接著陣法中的一縷縷冥氣便開始褪去一絲絲黑色,變得潔白了起來,而這些冥氣的結構開始改變,其中代表著另外一個世界的符號逐漸消退,而剩下這些精純的能量甩出來,林軒的源核開始充盈了起來。

結束了封印之後,林軒還沒休息什麼,就連著繼續踏上了突破之路,雖然這個突破只是小境界的突破,但是也足以羨煞旁人了。

這一剎那,原本還是氣息微弱的林軒忽然澎湃了起來,一圈一圈的能量漣漪蕩漾了起來。天境的能量是非常磅礴的,也幸虧是林軒的這個空間非常良好的隔絕能量的效果,所以影響並不大。不過林軒這裡一動,外面守候的李馨就感覺到了,李馨沒事的時候就呆在對戰世界的門口看著,現在林軒正處於關鍵時刻,李馨擔心著會出什麼問題,所以就緊靠著,還真讓李馨等到了。

感受到此刻林軒澎湃的氣息,李馨終於漏出了微笑,這說明林軒已經徹底擺脫了冥氣的困擾,李馨剛剛要進去卻發現這澎湃的氣息似乎更加翻湧了一些……

「這……這是要進階了?」李馨有些愕然:「嗯……不對,只是小境界的突破……嘿,不過還真是厲害,竟然真的能因禍得福。」

李馨高興的在通道口墊著腳走來走去,時常想向裡面看看,又怕打擾了林軒突破,看那樣子似乎是比自己突破了還要高興幾分。不過很快李馨又嘟著嘴發起愁來,林軒已經準備要突破天境一品後期了,而自己還在天境一品初期徘徊……可得加油努力了,不然的話要被落下好多了……

這次林軒只是小層次的突破,所以突破的時間並不長,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左右,梳理完全身神力的林軒就緩緩的走了出來。剛剛突破的林軒渾身的力量涌動,之前和冥氣相爭的虛弱已經完全看不到了。

李馨轉過頭來,看到容光煥發的林軒一下子跑了過來,給林軒來了一個熊抱,林軒嘿嘿一笑,將頭埋在了李馨的發梢之間,輕輕的感受著李馨髮絲間的清香。

「下次小心些。」李馨悶悶的說道。

「嗯。」林軒晃了晃腦袋……有的時候往往身不由已,但是這並不能阻隔大家的美好願望,誰都希望自己關愛的人可以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走吧,出去看看。」林軒拍了拍李馨的後背,然後拉著李馨的手走出了這個通道,自己已經在這裡面呆了一個多星期了,也不知道外面情況怎麼樣了。

「現在局勢還算不錯,都挺平穩的,那兩個勢力好像是完全沒有動靜了一樣,也根本沒有出兵,周佳鑫他們幾個還去了幾次,但是都縮在魔法塔裡面不肯出來,那個魔法塔倒是極為堅固,刻意防禦之下,書生叔叔都沒辦法破開魔法塔的防禦。他們好像是完全沒有了之前咄咄逼人的架勢了。」李馨帶著林軒跟幾個守在這裡等候消息的人打個招呼之後,兩人便離開了軒轅空間,走在這邊境的山林之中。

「沒有動靜了么……」林軒輕輕的點了點頭。對於魔法塔的防禦力林軒是知道的,之前之所以他們的戰鬥能夠將魔法塔打成廢墟,那是因為他們的戰鬥是在魔法塔內部。堡壘的內部總是要比外面脆弱些的,如果林軒是在外面全力攻擊一個魔法師加持的魔法塔,估計沒個幾天時間也破不開。

林軒估計如果使用軒轅劍的話應該是可以很快破開的,周佳鑫手中倒是有煉妖壺,可是周佳鑫到現在還沒有徹底掌握,所以一直也沒有拿出來使用,林軒能夠自如的使用軒轅劍,是因為人家黃帝的傳承還有原本雙龍劍的劍靈,周佳鑫可沒有這麼多便利的條件,到現在為止,周佳鑫還沒有整理好煉妖壺裡面的世界。

「對了,書生叔叔和楊晨這幾天倒是挺忙的,也多虧了你拿回來的那幾粒丹藥,上次我們放走了里斯,楊晨可是好不高興呢。」李馨捂著嘴笑道。

林軒在和里斯還有莫文大戰之後,在魔法塔內找到了幾粒丹藥,雖然不多,但是也彌足珍貴了。林軒將這些丹藥交給了書生,書生和楊晨兩人帶著龍組的研究團隊一起去搞研究去了,可惜的是里斯和莫文都不是煉藥師,所以也沒有找到煉藥的丹方。

相對來說,倒是找到了一些魔法師的書籍,不過除了基本的魔法師修鍊方法之外,也就是一些死靈法師的研究手稿,死靈法師的東西林軒都銷毀了。至於基本的魔法師修鍊之法,林軒倒是留了下來,準備看看能不能研究出一些東西,同樣的,這些個魔法書籍也被林軒送給了龍組,那裡有不少人對這個挺感興趣的。 相愛恨晚,重生之最佳男友 那些魔法師書籍倒是有好幾種不同的修鍊方向,其中死靈法師的內容自然是最為高等的,不過那些內容太兇殘了,林軒自己看著都不寒而慄,所以就直接給毀去了,其他的另外幾個只是物境的修鍊方法,沒有天境的,但是對於層曾經一千多年只有物境的地球來說,這些個修鍊方法已經是非常頂級的法門了,現在的這些天境有一些是靠著自己摸索,一些是靠著古代流傳下來的一些天境法門繼續修鍊。

對於魔法師的修鍊之法,大家都不會去修鍊,畢竟這兩方一個修鍊的是源氣,一個修鍊的是魔力,兩個不同的修鍊者系統是很難跨越的。不過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互相借鑒,互相促進對他們來說有很大的好處,龍組也想通過這些修鍊之法找到魔法師更多的弱點,可以讓整個戰局更加有力。

戰爭從來都不只是你消滅我、我消滅你,戰爭的背後有太多太多的你爭我奪。雖然這麼說很殘酷,但是很多戰爭確實推進了某些方面的發展,或是科技進步、或是文化交融、或者社會制度改革……還有很多很多看得見或是看不見的東西。在歷史上,很多進程就是被戰爭推動的,戰爭互相掠奪資源,互相了解,互相促進……

但是戰爭最大的影響還是破壞,畢竟是一切戰爭帶來的好處都是暴力之下的縮影,雖然可能造成科技進步,但是也造成了無數殺戮,無數人在戰爭中喪生,無數珍貴的資料在戰爭中被摧毀……就算是這些推進了社會的進步,但是製造的慘案和遺憾太多太多了,進步還有很多的方式可以進行,但是戰爭帶來的創傷,有的時候幾年乃至幾十年都沒辦法癒合。

林軒和李馨走著走著就來到了原本印度的領土,現在這片領土已經沒有了印度的存在,但是人的痕迹還是存在的,只是這痕迹充滿了破敗,看起來令人感到心酸,只不過過去了區區一個多月的時間,原本鼎沸的印度現在已經變得人跡罕至,缺少了人類的存在,植物們開始瘋狂的生長……這裡一瞬間回到了遠古時期……

「戰爭苦的總是普通人,原本國家和國家之間的戰爭雖然殘酷,但是除非是野蠻征服文明,不然的話總不會帶來過多的殺戮……」林軒和李馨的腳步很快,縮地成寸,飛快的走向了印度的境內,印度的地盤很大,外面來的修鍊者們雖然實力強大,但是因為人手不足,暫時只能控制很少一部分,如今大部分的印度還是處於荒野的狀態。

「只是不知道這天上的星艦到底在籌劃著什麼,這麼長時間都沒有動靜。」李馨抬頭望著天上那一片龐大的陰雲輕嘆了一聲,現在他們對於整個局勢已經差不多能夠掌控了,唯一還不能控制的地方就是那個飛在天上的龐大星艦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也沒有別的辦法了。」林軒也跟著抬頭看了看那個龐大的星艦,林軒現在隱約可以感覺到,那個星艦上面凝聚了很龐大的氣勢,林軒沒有把握能夠進入星艦裡面,所以現在也只能講目光都匯聚在這降下來的這些修鍊者了。

「會好起來的。」李馨鬆開了林軒的手,快跑了兩步,在這野地裡面翩翩起舞,漫山遍野間都回蕩著李馨的笑聲,看起來林軒康復了,李馨真的是很開心。

林軒看著李馨高興的樣子自己也很開心,這一段時間李馨總是會幫自己調節心情,有李馨在,林軒很開心,也很放鬆,這麼長時間以來的緊張感也去了不少……

「唉……果然溫柔鄉是英雄冢哇……」林軒喜滋滋的想著,腳下的步伐也輕快了起來:「不過我怎麼就這麼高興呢……嘿嘿。」

林軒和李馨這邊玩的開心,另外一邊也都收到了林軒康復而且還更進一步的消息,大家基本都鬆了一口氣,果然林軒還是沒有讓大家失望啊,於是一時間華夏這邊的士氣倒是振奮了不少。

雖然之前林軒受傷的消息下面不知道,但是前線和上面高層都知道,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幾個普通人一直在林軒的空間裡面盯著了。所以這一個星期無論是前線的士兵,還是處在中央的人們,大家都感覺到長官和領導們一個兩個臉色都不好看……以至於他們著實緊張了好幾天,這一天他們都驚奇的發現,嚴肅了好幾天的領導們竟然笑了……看來這個風頭是過去了,哎呀,真是太驚險了……

華夏也酌情將林軒的消息通報給了其他國家,雖然說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但是當你已經長成世界樹的時候,再大的風也沒用了,而林軒現在對於地球的修鍊者來說,就是一顆已經長成的世界樹。

國內氣氛輕鬆,林軒這邊也很輕鬆,不知不覺間林軒的一舉一動已經可以影響到很多很多人了。不過林軒這邊很快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兩個人雖然離開了前線,但是其實並沒有走太遠,只是在原本華夏邊境和那三個勢力之間的緩衝帶裡面而已。

現在這三個勢力已經被消滅了一個,被打殘了一個,林軒覺得至少邊境會有一段時間的安寧才是……其實也沒什麼錯,這一周的時間雙方並沒有什麼摩擦,林軒和李馨跑過來除了過來散散心,也是因為想要打探一下情報,所以很快林軒和李馨就發現了一些不對勁。

「似乎,小動物有些多……」李馨蹙著眉,看著不時從自己身邊跑過去的小兔子小老鼠什麼有些驚訝。要知道之前那上天境魔法師喪心病狂的連碰到的動物都沒有放過,雖然總有那麼一些漏網之魚,但是動物的數量已經大大減少了,此時竟然有這麼多動物跑出來,也太不正常了。

「動物大多依照天性,趨利避害,它們這麼瘋狂的逃命,應該是遇到了什麼危機了,我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林軒說著將自己的精神力輻散了出去,之前只是和李馨在玩耍,倒是沒有費力的將精神力送出去,現在發現了異常,林軒自然要好好的探查一番。

「這是……」其實也不用怎麼探查,林軒的精神力剛剛飛出去,林軒和李馨兩個人就同時叫了出來,之間在遙遙大約有數十裡外的地方,鋪天蓋地的骷髏大軍正在緩緩前行。

林軒和李馨收回了精神力,對視了一眼,之前他們看到這個骷髏大軍數量極為龐大,洋洋洒洒能有上千萬,這是怎麼回事,之前林軒不是剛剛滅掉幾百萬的骷髏大軍么,怎麼又出來這麼多? 林軒想過是不是剩下的兩個勢力聯手,但是林軒想不通的是,之前他們三個勢力在一起的時候尚且不敢就這麼和華夏拼個你死我活,現在明顯已經少了一個勢力,還廢了半個勢力,他們怎麼敢這麼囂張的跑過來和華夏玩命?難道他們真的就有那麼好的交情?

「也不對啊,如果他們真的交情那麼好的話,為什麼要等這麼長時間才出手?」林軒皺著眉說道:「他們應該是在那個勢力剛剛覆滅的時候就出手才好,那個時候我受傷很重,根本沒辦法出手,如果他們在那個時候出手的話,把握肯定更大一些。」

「會不會是因為他們在等著看你的傷到底怎麼樣,過了快一個星期,他們覺得你應該沒救了,所以才準備出手了。」李馨聳了聳肩說道。

「有可能。」林軒點了點頭說道:「不過我覺得可能性更大的是他們覺得打不過我們所以請了援軍,援軍到來的速度有點慢,或者說他們剛剛把援軍請來,正好趕上我恢復了。」這麼說著,林軒的眼中閃過一絲寒芒,林軒如今也算是身經百戰,而且剛剛進階的林軒信心十足,他想要徹底的消滅這些個想要進犯華夏的修鍊者。

「那還真是巧了。」李馨拉起了林軒的手說道:「咱們趕緊回去吧,大軍壓境,要好好準備,這一次不同以往,這是堂堂正正的正面碰撞了。」

「嗯。」林軒點了點頭說道:「咱們走吧。」

林軒帶了李馨直接進入了軒轅空間,然後從空間借道轉移到了大軍前線,此刻距離骷髏大軍壓境還有一段距離,林軒立即再前線召開了臨時會議,幾個前線的主官和身在前線的天境們都聚在了一起,而且同樣的,接到了消息的燕京方面也開始開會了,畢竟這是華夏多少年來第一次大戰,而且還是和域外文明的大戰,大家都沒有絕對的把握……面對人尚且需要小心翼翼,更何況是面對一大群骷髏喪屍……

——

「這次的事態緊急,我們閑話少說,林將軍,把你遇到的情況說一下把。」一位掛著中將軍銜的男子坐在會議室的上首,面色沉重的對所有來到會議室的人說道。此人正是主理邊境前線事宜的譚司令。

「好,那我就長話短說了。」林軒說道:「我傷愈之後,和李馨兩個人前往印度前線,發現一千餘萬骷髏和喪屍大軍已經逼近,恐怕大戰一觸即發。」

「嗯,其他的不用說了,知道這一條就行了,現在,各軍立即進入一級戒備狀態,隨時準備開戰。」譚司令一拍會議長桌說道。

「是!」幾位主官猛地站了起來,像譚司令敬了一個軍禮之後,快速的離開,隨即警報聲立即在軍營中響了起來,原本還算有些平靜的軍營一瞬間活動了起來,所有士兵都集結了起來,龍組進駐在這裡的物境修鍊者們也開始行動了起來,站在了各自的崗位上。龍組的物境修鍊者除了維護各地方之外幾乎都來這了,其中倒是有不少軒轅部落的修鍊者,全軍五分鐘之內全部進入戰鬥準備狀態。

會議室中還剩下天境強者們和譚司令,部隊已經準備好了,但是真正能夠左右整個戰局的還得要靠這些站在世界頂端的修鍊者們。

「全面戰爭已經開啟了,現在沒有任何的計策可以使用,只有正面的對決了,諸位,有沒有信心!」譚司令環顧了一周,沉聲說道。

「譚司令放心,我們必定竭盡全力。」書生深吸了一口氣,現在在前線的有林軒、李馨、鳳妍、王心雅、楊晨、周佳鑫、趙靜音、雷恩還有書生九位天境,如果戰事吃緊的話,其他的天境可以通過各地的空間門快速前往前線支援。

「不錯,我們還是很有信心的。」看到譚司令看過來的目光,林軒微笑著說道。

似乎是感受到了書生和林軒的信心,譚司令凝重的臉色也稍微緩和了一些,譚司令畢竟只是一個普通人,雖然作為一個軍人並不會害怕死人,但是面對鋪天蓋地的骷髏和喪屍,即便是身為中將的一方司令官也會非常有壓力。

「不過我還有一些發現。」林軒說道:「這些骷髏和喪屍似乎比之前的要強大一些,所以對於他們為什麼等了一周的時間才開始進攻我有一些猜測,他們應該是請了援助,那個援助剛剛到來,所以他們才剛剛發動攻擊。」

「這麼說,他們的天境數量還會增加?」王心雅皺了皺眉,華夏這邊的天境雖然數量不少,但是戰鬥力相比於這些外來者還是差了一些的,特別是那些擁有丹藥或者秘技的天境,對方的實力幾乎都能穩壓他們一頭,這邊也就是林軒能夠穩勝對方,其他人幾乎都要二打一才行。

「恩,說不定會有六個天境的出現,而他們請來的援手實力未知,很有可能不會遜色我,如果真的到了那個時候還是得讓其他人過來支援。」林軒說道。

「恩……」譚司令點了點頭,剛剛有些緩和的面色再次凝重了起來。

「不過這是最壞的情況,我看之前周佳鑫他們去騷擾的那個領地可能最多就是派遣大軍而不會親自過來,所以很有可能到來的天境在四個左右。」林軒說道。

「再給我配一個天境,我加上我的部隊可以對付兩個天境。」雷恩說道:「如果對方天境數量有限,我和林軒主要負責牽制對方天境,你們其他人根據具體情況增減,剩下的天境就都去阻擊敵方的骷髏和喪屍,普通人和物境的力量畢竟有限,咱們的武器裝備太落後,靠著這十萬部隊和幾百物境根本擋不住這接近兩千萬的修鍊者大軍的。」

也就是雷恩見過科技文明那些強大的武器才會說地球上的武器太落後了,不過雷恩說的也不錯,憑藉這些人,除非是用處核武器來,不然的話根本不可能阻擊得了這一千多萬的骷髏和喪屍,要知道,這些骷髏和喪屍可不是一刀就能砍碎的遊戲最弱兵種,這些骷髏裡面實力最差的都比普通人部隊裡面的兵王要厲害些,當然了,兵王如果帶上武器還是可以和那些最弱的骷髏士兵交手的,之前雙方的碰撞其實那邊派出來的就基本都是最弱的骷髏兵。

雖然雷恩對自己手下的部隊評價很低,但是通過雷恩和林軒的分析,譚司令覺得形式稍微明朗了一些,只要解放出幾個天境的戰鬥力,那麼雙方還是有一戰之力的。 對於現在戰場的形式,譚司令心中有了一些數,雖然此戰是兇險萬分,但是傾力一戰,也還是有機會擊敗他們的……但是也還是有幾率失敗的,所幸周邊的老百姓們早早的就開始搬遷了,現在基本上已經遷走了絕大部分,畢竟聽說要打仗了,老百姓們還是走的很快的。

其實現在網路上已經有很多關於邊境的傳聞了,很多人都情願能夠徹底對邊境戰事進行報道,甚至不少媒體都上躥下跳,希望可以前往前線報道,這種家門口的戰爭,不論打成什麼樣子,只要和這個有關係那點擊率絕對是杠杠的!沒看現在網上那麼多胡亂起的標題都能帶來那麼大的流量,如果他們真的爭取到了前線報道的資格,那還用起什麼亂七八糟的標題?

其實上面對於要不要徹底開放報道也有些為難,要知道,現在華夏的戰事並不是完全處於上風,還是有很大可能會失敗的,若是就這麼放出去,很有可能會造成民眾恐慌。其實就算是現在華夏放開了對於修鍊者的信息,但是放開也是很有限的,那是一種循序漸進的放開。換句話說就是報喜不報憂,慢慢的培植修鍊者在民眾之間的信心,讓民眾對於修鍊者的第一印象好一些,那樣就算以後有什麼負面的新聞,有第一印象頂著,形勢也會好許多。

但是這幾天鄭老的日子有點煩惱,他分管的部分就有新聞輿論這一塊,這一段時間托關係來打聽他口風的人特別多。輿論這東西在任何時代都是非常強大的能量,到了如今,輿論更是可以殺人不見血的刀子,用好了是登天捷徑,用不好是鶴頂劇毒,所以平時鄭老就是極為謹慎,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對於邊境戰事這一塊,鄭老的主張是有限的報道,也就是說還是報喜不報憂,或者說對於憂一筆帶過,對於喜進行宣揚……不過這一切都還只是一個想法,現在所有官方的主流媒體都還沒有對邊境戰事的報道。

正在思考的時候,鄭老大的辦公室門被敲響。

「進。」 迷婚:偷心總裁,要定你 鄭老沉聲道。

「鄭伯,這是邊境的那邊傳來的消息。」 重生之錦繡春 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進來,將一份封存在檔案袋裡面的材料放在了鄭老的辦公桌上。

「嗯……什麼消息竟然勞煩你這個大忙人給我送過來……」鄭老點了點頭,打開檔案袋,取出材料仔細閱讀起來,只是剛剛看上去,鄭老的臉色一變……

「鄭伯?」中年男子看到鄭老的臉色變了,頓時也有些異樣。

「哦……沒事。」鄭老深吸一口氣,放下了材料看向中年男子說道:「景熙啊,你兒子有什麼事情跟你反應么?」

「這到沒有……」李景熙搖了搖頭說道:「那邊說這個消息很重要,一定要保證秘密,所以我就直接給送過來了。」

「嗯……知道了。」鄭老點了點頭。

「對了鄭伯,那邊的事情……」李景熙的言語有些躊躇。

「那些媒體又來問了?」鄭老捏著材料手指有些發白,顯然他的內心並不如表面那般平靜。

「是,他們大多都已經派了記者前往前線了,只是一直被擋在外面。」李景熙說道,這李景熙說起來和林軒還是有些淵源的……或者說他的兒子和林軒淵源很大,這李景熙正是李成的老爸。自從林軒橫空出世以來,李景熙的事就沒斷過,而這次邊境出事了,他李景熙也沒閑著,這一段時間找他辦事的人可就多了去了……他自然不能直接跑過來說什麼時候能放開報道,但是他還是可以來敲敲邊鼓的。

「這件事,很快就會有結果了。」鄭老說道:「你先回去吧。」

「好的。」李景熙點了點頭,這還是第一次鄭老正面回答他,看來這件事情真的有眉目了,只是不知道那個材料里到底寫的是什麼,難道是前線戰局又有了變化?之前不是說林軒大獲全勝么……

李景熙心思電轉,他覺得恐怕不是因為邊境取得勝利,而是戰局惡化了。雖然鄭老一直以來都是不苟言笑的,但是如果邊境真的大勝的話,他肯定不會是現在的表情和態度,林軒大勝的消息傳過來,鄭老還親自泡了一杯茶呢。

「呼……」李景熙長出了一口氣,心思沉重的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他一天的事物很繁忙,這件事情雖然縈繞在李景熙的心頭,但是該繼續辦公還要繼續。

對於這件事,李景熙沒有去問自己的兒子,這種重要的事情,他覺得林軒應該不會隨便告訴自己兒子,而且林軒那邊現在應該忙的沒時間告訴自己兒子了吧……更何況之前鄭老不是說很快就會有結果了么。

暫時甩去煩惱,李景熙開始埋首在繁重的公務上面了,大約過了三個多小時的時間,李景熙收拾收拾準備去吃個晚飯然後再回來繼續工作。

從抽屜裡面拿出自己的私人手機,李景熙剛看了兩眼就被手機上面一連串的各種媒體的頭版頭條給吸引住了……這一看不得了,李景熙一下子眼睛就瞪圓了。

「一觸即發!修鍊者大軍來勢洶洶,十萬大軍已準備就緒!」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