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給我起開,老子是村長,你們等著,等著。」黃有龍渾身都是傷,不是被撓的,就是被揍的,最大的傷就是雙腿,黃有龍已經在爬,爬著朝外頭而去。

「葉騰輝,你他娘的還等什麼,難道等老子死了。」黃有龍那個怒,也感到害怕,整個蓮花村的人好像都被楊柏給策反了,怎麼就打自己。

雷鳴之聲,再次響徹工地。而此時土坡之上,那些上陽村的人紛紛敲著鋼管,一股恐怖的聲音,朝著楊柏這裡而來。

葉騰輝領著上陽村的人,朝著楊柏殺來。身後跟隨者葉宏,雙眸都是殺氣,手中卻拿著匕首。

蓮花村的村民也感受到身後的殺氣,而此時的黃有龍終於被人救下,慘叫的倒在血泊當中,而旁邊自己的老娘們還在哀嚎,惹得黃有龍都要氣瘋了。

「楊柏趕緊回來,他們是上陽村,那是葉騰輝,鋼廠六龍之一,在戰場上都殺過人。」此時的塘子村那裡,終於有人認識葉騰輝。

葉騰輝的故事,在鄉里誰都知道。就算沒有鋼廠,葉騰輝那也是狠人的存在。戰場上殺過人,退役之後,葉騰輝回到鄉里,殺伐果斷,但凡是招惹葉家的人,統統都被葉騰輝給廢掉。這些老實巴交的村民,是根本無法抗衡葉騰輝的。

葉騰輝召集了亡命之徒,有些都是各省市的通緝犯。而此時葉騰輝領著眾人來到這裡,其他人當然感到驚恐。

楊柏依舊沒有動,蓮花村的村民已經徹底散開,再也不針對楊柏。可是這些人也沒有走,準備看熱鬧,甚至有的人還真惦記三娘碑。

「楊柏,你還認識我嗎?」葉宏拿著匕首,張開嘴裡,伸出舌頭舔在刀鋒之上。冰冷的雨水在上空落下,地上都冒泡了,一股肅殺之氣,讓塘子村的人再次後退。

「手下敗將!」楊柏回頭沖著林嬌和趙艷紅點了點頭,讓他們放心。而此時葉宏看著楊柏就要衝上前。

「別著急,有些話該說明白。」就在這時候臉上有疤痕的葉騰輝,從人群當中走了出來,葉騰輝冷酷的看著楊柏。

「楊柏,好久了,你我終於見面了。」葉騰輝這麼說著,抬頭看著蒼穹,任憑雨水低落,再次吼道:「老六,今天哥給你報仇!」

「楊柏,你廢掉葉騰宇,今天我也廢了你。我不要石碑,我要你的命!」葉騰輝的話,引起身後人瘋狂的吼聲。

「你們都給我聽好了,誰敢擋我葉騰輝的道,你們可以試試?黃有龍,你就是個廢物,整村的人,你都弄不住。」

葉騰輝鄙夷的看著地上的黃有龍,看著楊柏淡定的模樣,再次猙獰而笑,沖著塘子村的方向,再次吼道:「羅德才,你敢管我嗎?還是你,誰敢?」

葉騰輝的殺氣,讓羅德才也低頭下來。上陽村的人太凶了,尤其紅日鋼廠的勢力,不是他們能夠得罪的。塘子村都被葉騰輝給嚇的低下頭來。

「楊柏是好人,你們不能。」就在此時人群當中,王惠嫂子哆嗦的說出這句話,艱難的從人群當中走出。

「對,楊柏,別怕,還有姐。」趙艷紅也推開眾人,站在前頭。而此時劉四叔也堅強走了出來,林嬌咬著牙也憤怒的看著所有人。

「上陽村有什麼了不起,你動楊柏試試?」林嬌已經拿出手機,準備報警。而劉飛,農場的員工一個個都走了出來,就連羅彩也站在趙艷紅的身後,任憑羅德才想要攔住,依舊堅定的站著。

「楊柏是好人!」塘子村的人終於有些大膽的再次站在楊柏的身後,楊柏回頭看著這些人,臉上的雨水滑落,楊柏居然笑了起來。

「呵呵,我是好人。」楊柏輕聲嘀咕,抹了一把雨水,朝著眾人喊道:「別管我,都退後,我能解決。」

「你他娘的,解決個屁,弄死你!」未等葉騰輝說話,葉宏再也忍受不住,身形一晃,速度奇快的朝著楊柏而來。

要知道上次在農場當中,葉宏的擒拿已經讓楊柏吃虧。尤其這一次葉宏知道楊柏的力量很大,手中的匕首飛快的朝著楊柏的筋脈挑去,葉宏想在第一時間就廢掉楊柏。

「不!」這時候趙艷紅和林嬌都看到楊柏正面對自己,而身後的葉宏突然出手,這簡直就是要楊柏的命。

沒有人能夠看到,楊柏的餘光已經徹底把葉宏的動作放慢,而這一次,楊柏的雙眸可是金色,金色的眼眸彷彿能夠360度視角一樣,楊柏能夠清晰感受到自己身後葉宏的每一個動作,甚至那兇狠的笑容,也慢慢出現在楊柏的腦海當中。

楊柏的動作更快,已經隨時激發寸崩勁,讓楊柏身上的氣流越來越滂湃。尤其楊柏能夠利用靈霧融入這氣流當中,會讓寸崩勁的威力更大,運用更加自如。

楊柏的手,準確的抓在葉宏的手腕。葉宏就是一愣,不能的剛想用擒拿,迎面而來的就是楊柏的拳頭。

「轟!」這一拳,葉宏彷彿被車撞了一樣。強悍的軀體根本無法承受楊柏的寸崩勁,直接就被砸在雨水當中。

楊柏的腳已經踩在葉宏的臉上,葉宏悶哼一聲,一句話都沒有說,直接就被砸暈過去。而此時的楊柏依舊沒有停下,雙腳連續的踢出,葉宏的雙肩碎裂,大腿也被轟斷。

「我說過了,過線者死!」楊柏看著已經過線的葉宏,望著葉騰輝也笑了起來。這個笑,直接再次激怒葉騰輝。

「給我上!」就在葉騰輝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葉宏的身體被楊柏給砸了過來。而上陽村的人,舉著鋼棒,朝著楊柏而來。

就在此時,楊柏突然再次看向蒼穹。楊柏發現,自己的金色雙眸好像能夠激發雷電之力。楊柏只是想試試,抬頭看去,就是一眼,楊柏就感覺自己丹田內的金丹旋轉的更加快了,彷彿摩擦生熱,楊柏皮膚都要紅了。

就這一下,一道道閃電突然在上空轟鳴,楊柏一縮脖子,的確被這些雷電嚇到。就在楊柏縮脖的時候,身後的眾人都發出驚呼,無論是塘子村的人,還有蓮花村的人都紛紛逃離這裡。

「怎麼回事?」 青龍靜靜的站在五具屍體中間。

他身後的屍軍,在來到的他的身後時,便停住了腳步。

青龍以及背後的屍軍,就這麼靜靜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就如同一大群的雕塑一般。

沒人知道他們到底要幹什麼,為什麼要在這裡停住步伐。

屍軍里的屍兵,個個都身穿黑甲,手持長矛,宛如從古時穿越而來一般,而其乾癟漆黑的面孔,更是讓人心驚膽戰。

由於青龍他們距離姜辰這邊並不算遠,所以他也聽到了屍軍行進的腳步聲。

不過由於聽的並不太真切,而且不多時腳步聲便停了。所以姜辰倒沒有聽出這聲響是怎麼發出來的。

「你聽到什麼響聲沒有?」

為了確保自己不是聽錯了,姜辰直接出聲朝著二青問道。

二青聞言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我們也聽到了。」

袁言泓此時跟他的手下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後也開口道。

「都聽到了嗎?那看來不是我幻聽了。」

姜辰聞言眉頭微皺,低聲喃喃道。

「姜辰你覺得是什麼?」

袁言泓看著姜辰,出聲問道。

「不清楚,如果要想知道的話,只能過去看一下。」

姜辰搖了搖頭,便是自己並不知情,同時提議道。

「過去?」

袁言泓的臉上不由得浮現一抹遲疑之色。

現在夜色正深,而且玉虛峰上多險峻,即便他們有照明的手段,貿然行走也不是良策。

更何況,袁言泓下意識的覺得發出聲響的,很有可能是敵人。

這是因為他知道自己這些人的行蹤保密不了多久,那些別國派來的人,肯定會跟上來。

而此時這個聲響,很有可能便是那些人發出來的。

「我們先別動吧,靜觀其變。」

思索了半晌后,袁言泓一臉嚴肅的說道。

「行吧,我隨意。你安排就是。」

姜辰聞言聳了聳肩,一臉不在意的表情。

不過實際上,姜辰的心裡卻沒有表現出來的這麼輕鬆。他自然也猜到可能是有人追上來了,不過他更擔心的是,跟上來的根本就不是人。

「都在原地帶著別動,提高警惕,保護好姜辰!」

袁言泓直接沉聲對自己的手下下令。

劉勇等人也不敢怠慢,連忙來到姜辰的身邊,一人一個方向,把姜辰死死護住。

姜辰緊緊的盯著聲響傳來的方向,眉頭更是緊緊皺起。

他之所以這個樣子,是因為他想起這個聲音有點熟悉。這腳步聲,跟當初在地宮裡聽到的那些屍軍行進的聲音極其相似。

再結合方才那熟悉的吼叫聲,姜辰越來越覺得,這可能是當初見過的那玩意兒。

姜辰這邊全都嚴陣以待,一副大敵來臨的模樣。

不光是他們,其他的那些偷偷跟著姜辰等人的那些勢力,在聽到這怪異的類似腳步聲的聲響時,他們的內心也陡然警惕起來。

不過他們並沒有姜辰的經歷,所以他們也不會往其他的方向想,只當是自己這些人的行蹤暴露了,所以華國派軍隊過來了。

「這是華國的軍隊來了嗎?」

「不知道,不過聽聲音,好像是軍隊的行進聲。」

「真是搞笑,難道華國人覺得就憑他們手上的熱武器,就能對付我們嗎?」

「我們可是進化者啊,殺普通人簡直不要太容易。」

「沒錯……」

所有的勢力都議論起來,臉上紛紛露出一臉不屑之色。

他們以為是華國人派來了軍隊,不過他們這些進化者,可是一直看不起普通人。

哪怕是軍隊里的軍人,比普通人強大的多,而且還拿著熱武器。不過他們依舊沒怎麼放在眼裡。

只是,他們這一次的判斷,出了一點小小的錯誤。

這次來圍殺他們的並不是普通人,或許說根本就不是人!

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

更加沉重的腳步聲響起,伴隨著腳步聲的還有陣陣金屬磕碰的聲響。

而且這次的聲響,遠比方才的要大。聲響從山腳下往上傳來,讓本來還神色輕鬆的各方勢力,瞬間臉色微變。

「這聲音我怎麼聽著不太對勁啊?」

「好像是有點兒不太對勁。」

「這聽起來,怎麼不想去部隊行進的聲音?」

「確實不像啊,但是如果不是部隊的話,那又是什麼?」

「有沒有可以夜視的?往山下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

各方勢力紛紛慌亂起來,連忙詢問自己的同伴中有沒有能夠看穿夜色的。

邪王寵妻:廢柴二小姐 雖然說他們有跟靠譜的辦法,那就是直接派人去打探,但是在這種夜色深沉,不見光亮的情況下。

實在是沒人想要去冒險,一是擔心山路危險。二是擔心就算是有人有特殊能力,能夠無視地形快速趕到山下。

但是山下的情況畢竟是充滿了未知的,他們沒人想要去冒這個險。

不過並不是不能親自下去查探,他們就沒有其他辦法了。

比如說此時的埃文,就正雙眼緊緊的盯著山下,眼中充滿了震驚之色。

作為狼人的埃文,是擁有夜間視物呢能力的。在月光的幫助下,埃文的視線更遠了幾分,還算是能夠比較清晰的看到山腳下的場景。

不過當他看清楚山下的場景以後,他整個人頓時愣住,滿臉震驚,半晌說不出話來。

「這,這是什麼?殭屍嗎?」

埃文喃喃自語,臉上不由得露出懷疑人生的表情。

對於華國的殭屍,他是知道的,甚至於他有幸在華國的湘地遇見過。雖然下面的這些屍軍,看起來面容比他遇到的那個殭屍要完整。

但是從這乾癟且漆黑的面容來看,這分明就跟那殭屍沒什麼兩樣。

「怎麼會這麼多!」

埃文看著山下密密麻麻的屍兵,頭皮便不由得一麻。

此時下面正佇立著一隊長矛屍兵,長矛屍兵靜靜的站在原地,沒有動作。

但是他們身後卻有一大堆拿著劍舉著盾的劍盾兵。緩緩從他們身後走上前來,直到穿過長矛兵,站在最前面。

而在這之後,更是有一批手拿弓箭,或是弓弩的弓兵緊緊跟著。 楊柏也才看清楚,對面的葉騰輝手下的,一個個滿頭都是白煙,渾身都要烤糊了一樣。鐵棍上面閃爍的電火花。

「哈哈,下雨天舉著鐵棍,你們傻子嗎?」背後的劉飛等人一片鬨笑,剛剛被葉騰輝嚇住的氣息,瞬間就破功了。

「我靠,還能夠這麼操作?」楊柏也愣住了,自己難道真的能夠控制雷雨。墨鏡再次看向上空,而此時的葉騰輝也要瘋了。

「瑪德,你們這些白痴,別舉那麼高,給我上!」 匆匆那年 葉騰輝不光要廢掉楊柏,前方塘子村的人,也都要被揍一頓。

這些葉騰輝的手下,頭髮都豎立了,左右看了看,再次狂吼一聲,剛要衝起來,一道霹靂再次落下。

「轟!」楊柏都要樂死了,自己激發丹田,真的再次落下雷電。這一片雷電,再次響在對面的人群當中。

這些人一個個扔下鐵棍都趴在雨水當中,渾身都是泥土,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怎麼回事,這打雷,怎麼在我們腦袋頂上打著。」這些人那個鬱悶,而葉騰輝冷酷的站在這裡,瘋狂的指著蒼天。

「王八蛋,來啊,老子就站著這裡,讓你轟!」葉騰輝不愧是凶人,就算上空轟鳴不斷,葉騰輝根本不在乎。

「來點雷電!」楊柏也鬱悶,每一次激發雷電,都需要一點時間的,尤其楊柏感覺自己靈霧在減少,甚至是金丹在變小。

「不會吧?」葉騰輝的手下,看到老大這麼瘋狂,雷電也沒有再次落下,再次狂吼一聲,朝著楊柏就沖了過去。

「轟隆隆!」楊柏激發最後一次雷電,這些人嗷嗚一嗓子,統統再次趴下。就在趴下的同時,楊柏身形一晃,就沖向對面。

楊柏不能夠在等待了,趁著這些人都趴下的時候,雙腳連續的踩在這些人的身體上。楊柏的速度多快,這些人被踩的,紛紛爆退開來。

「大爺的,打死他,用拳頭。」這些人紛紛扔下鐵棍,別在讓雷電再次轟下。開始圍著楊柏就打了起來。

楊柏是真的猛,尤其經歷這些打鬥,楊柏已經能夠利用《寸崩勁》。一拳就能夠砸飛好幾個人,場面一片混亂。

「好,果然能打,可是在能打,你也沒有用。」葉騰輝就這麼看著,背後背著軍刀,這把軍刀是用紅日鋼廠的鋼鐵打造而出,鋒利無比。

「你不是用野豬,廢了老六嗎,我今天讓你們看看。葉宏還行不行?」葉騰輝冷酷的說著,看著人群當中被圍困的楊柏。

這些人也真的窮凶極惡,就算楊柏能打,可這些人已經朝著楊柏撲去。要不是楊柏力量大,早就被被撲倒了。

就算這樣,楊柏的身上也全是泥水,臉上也有好幾個口子,這些人的手中都不幹凈,都拿著匕首。

而此時的葉宏已經朝著卡車方向跑去,最後一面一輛卡車當中,司機已經下了車,掀開帆布,就看到車上十多條黑背狼狗,正瘋狂的嚎叫著。

北亭奇案 「都給我放下來,放下來。」葉宏興奮無比,這些黑背狼狗都是鋼廠養的,十分兇惡。尤其為了今天,葉騰輝已經讓狼狗一天都沒有吃東西,這些狼狗已經聞到血腥味,畢竟剛才的的打鬥,楊柏已經受傷。

「楊柏,今天你死定了,你就死在群狗之下吧。」葉宏一揮手,這些狼狗都沒有栓鏈子,朝著場中就奔了過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