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講律法,按照律法來算,我這也是大功……」

「那我和你講道理。」中年男子打斷道。

「於道理,律法而言,我都……」

「我還是和你講拳頭更好,帶走!」中年男子再次打斷,揮手下令道:「統統帶走,一個不放。」

MMP,何凡很想吐他一臉口水,但卻不能這麼干,因為自己打不過這傢伙,只能乖順跟上。 「李田,待會回了局裡,問清楚情況,將其餘人全放了。」中年男子走在後面,拉著一位執法隊成員說道:「另外,將秦薇送去進化學校。」

「好的,局長。」李田點頭,又道:「那何凡呢?」

「關起來,好好敲打敲打,回去后,你去打好招呼,讓監獄里的那些涅槃,把何凡給我治服了,服服帖帖的。」局長冷笑道:「朱統領要他進軍隊,就這性子,進去只會惹事,惹事就是算了,還能給你整出歪理來。」

「沒問題。」李田拍著胸脯保證道:「只要關進去,我會讓人好好操練他,保證不出三天就老實了。」

「嗯。」局長滿意點頭:「你辦事,我放心,接下來就交給你處理了,我還有點事。」

「放心吧,局長。」李田笑道。

天雲市,執法局內。

何凡又一次進了小屋,只是面前坐的不是老黃,而是李田,想想,這才間隔多久,又來執法局談話了,自己是不是和執法局有緣?

「何凡?」李田看著何凡,笑道:「鑒於你搶劫702車,殺掉司機,還有五位乘客,雖然屬於自我防衛,但你私自駕車,卻違反了律法。」

「我是為了將車送回來,擔心車在外面丟了。」何凡解釋道。

「那你帶人漂移是怎麼回事?」李田冷笑,編,你再繼續編。

「什麼漂移?」何凡一臉茫然:「我不知道,當時我身受重傷,昏迷了。」

李田:「……」

我覺得,換誰來和你說話,都特么會被你氣死,睜眼說瞎話我見過,但瞎話張嘴就來,你真是第一個!

「行了,我也懶得和你編,證據確鑿,交通部都有錄音。」李田懶得和他扯了,直接道:「鑒於你之前在江河市曾立下不少功勞,這次就從輕發落,只關押你三天,好好反思下自己錯誤,如何?」

「能不能少點?一個小時意思下。」何凡摸著下巴道。



李田猛地拍桌子,大聲吼道:「你以為這是在和你商量?」

「你不是問我如何么?我不滿意啊。」何凡撇嘴,是你先問我的。

「帶走,涅槃區域,四號房!」李田氣笑了,一揮手,兩名執法隊成員到來,將何凡拖走。

何凡第一次進監獄,前世都沒進過,來了這個世界,居然有此榮幸。

監獄也分級,涅槃和涅槃的關在一起,每間牢房外面都有一層透明屏障,需要密碼才能開啟,屏障後面是不知道是什麼材質打造的牢門,只有一個孔留著通氣,看看外面情況。

「進去后老實待著,這裡面隔音效果很好。」執法隊成員打開牢門,在他耳邊低語一聲,將他推了進去。

隔音效果很好,這幾個意思?

何凡心中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該不會是要整我吧?前世好多套路都是這樣了。

牢房內,一個大石台,上面鋪著棉被,石台盡頭是廁所,此刻石台上坐著三位涅槃犯人,一旁站著一個瘦削犯人。

三位涅槃犯人冷冷地看著新來的何凡,其中一位身形魁梧,赤著上身,疤痕無數:「今天什麼日子,又有新來的?懂規矩不?」

「懂。」何凡心中一樂,這三個傢伙,還真玩這種套路:「聽說進來要拜山頭?」

「小子懂事,那來吧。」三位涅槃愣了愣,旋即冷笑道,站著的涅槃瞥了眼何凡,沒有說話。

「這個,我只懂一點,知道一些規矩,但不知道細節,幾位大哥教教我?」何凡期待地看著三位犯人。

「好啊,你們同天來的,也是緣分,你去教教他。」魁梧大漢一使眼色,看向站立的瘦削犯人。

站立的瘦削涅槃犯人連忙點頭,緩步走向何凡,淡笑道:「我教你。」

來到何凡身旁,瘦削涅槃猛地抬手,按住何凡肩膀:「第一步,先跪下!」



進化之力涌動,手掌落在何凡肩上,磅礴力量涌動,何凡眉頭微皺,一動不動:「跪下么?那我知道了。」

何凡身形不動,一股磅礴進化之力,順著對方手臂蔓延而去。

噗通

咔擦

「啊……」

凄厲慘叫傳出,隨之是骨骼斷裂聲,瘦削涅槃直接跪下了,雙手捂住膝蓋,痛苦慘叫。

「你們三個,挨著跪下。」何凡目光冰冷,看向另外三位涅槃。

「還是個刺頭!」

三位涅槃冷喝一聲,猛地撲了上來。

噗嗤

三道破空聲傳出,一股熾熱溫度席捲,何凡屈指彈出,三道指勁宛如炮彈一般,瞬間轟向三人,三人連忙催動進化之力抵擋。



三道指勁落下,純陽熾熱,勁氣犀利磅礴,洞穿進化之力,轟擊在三人身上,三人直接橫飛出去,重重撞在牆壁之上,跌落下去。

「我的腿……」

三人痛叫,捂著雙腿,明明是從胸膛進入的勁氣,他們胸膛沒事,膝蓋卻宛如大鎚砸中一般。

「收了幾分力,截經斷骨,只斷骨,不截經絡。」何凡淡淡地道:「現在拜山頭吧,以後我是大哥。」

李田,我X你姥姥!

說好的一個毛頭小子,結果呢,這完全是個大高手,你讓我們欺負他?

「嗷,啊……」

「別叫了,我進來的時候聽見了,這裡隔音很好。」何凡看向跪在那痛嚎的涅槃,冷聲喝道。

涅槃瞬間閉嘴了,真後悔,聽了李田的鬼話。

「跪也跪了,下一步。」何凡看向四人,指尖勁氣流轉:「這可是佛門無相劫指,霸道非常,還想再嘗嘗?」

佛門的?這傢伙是佛門弟子?四位涅槃顫了顫,佛門可是大門派,別說關在這,就算是出去了,實力提升到涅槃九級,一樣惹不起。

「大哥。」四人果斷慫了,在他們看來,何凡明顯是有實力有背景的存在,他們惹不起,又一次恨上了李田。

「大哥,這都是李田的吩咐,他讓我們教訓教訓你,把你治服貼了。」魁梧涅槃連忙說道,果斷把李田給賣了。

「李田?他要我服帖?」 若瘋魔便成活 何凡皺眉,自己哪裡惹到他了,不就是飆車么?

「是他吩咐我們乾的,我們也不敢問。」其餘三位涅槃連忙求饒:「還請大哥收手,幫我們恢復膝蓋。」

「自己慢慢恢復,大哥很忙。」何凡瞥了他們一眼,看向石台:「以後我睡上面,你們睡地下。」

「好的,大哥。」四人不敢有絲毫不滿,連連點頭。

何凡滿意地看了眼四人,坐在石台上:「跟我說說,這牢房有什麼奇特之處,比如隔音很好什麼的。」

「大哥,這牢房除了隔音效果以外,十分堅固,不知材質,聽說連涅槃九級也無法撼動。」四位涅槃連忙說道。

「這地板也是堅固非常,除非打開牢門,否則誰也出不去。」四人恭敬地道:「每三天,我們有一次曬太陽的時間,每次半小時。」

何凡聽完這些,道:「這些都不重要,重點是,這裡伙食怎麼樣?」

「啥?」四人呆了呆,伙食? 「兩個小時了,涅槃區域,四號牢房情況怎麼樣?」李田坐在審訊室里,喝著茶,撥通電話。

他在這裡等何凡,待會聽到好消息,讓人把何凡帶來,以免多跑些路程。

「四號房在打鬥地主。」看守人員回道,頓了頓,又補充道:「跪著打。」

涅槃區域,為了防止這些人閑得無聊,還是有些娛樂設施的。

「很好,跪著鬥地主,這個很滿意,何凡跪了多久了?」李田大喜,什麼三天,只要兩個小時,這小子就服帖了。

「不是,李隊,跪著的是四個犯人,何凡坐著打,把把都贏。」看守人員看了一眼,語氣有些沉重。

李田:「……」

這四個涅槃,還打不過沒了刀的何凡?

牢房內。

何凡又贏了,看著四位小弟,面上掩飾不住的笑容:「你們已經輸了三頓飯了,繼續。」

「凡哥,我們還是不打了吧,我們的就是你的,你直接拿去吃,我們不吃不喝也能堅持一段時間。」四位涅槃苦澀地道。

「瞎說什麼,我何凡豈會搶奪你們的飯菜?」何凡一臉不爽,傲然道:「我何凡都是憑實力獲取的,一對三,到你們了。」

「一對……」

「嗯?」何凡目光微冷。

「要不起。」涅槃犯人果斷改口。

「要不起。」其餘三人連忙搖頭。

「嗯。」何凡滿意點頭,又甩出一對四,依舊沒人要,直到出完:「你們運氣真差,對三都要不起。」

「呵呵,凡哥手氣好。」四位犯人笑的比哭還難看,我們敢要麼?你這和搶有什麼區別?

「吃飯了。」

牢門打開,五份飯菜送了進來,何凡樂了:「還有肉,雖然少了點,但伙食不錯,這是凶獸肉吧?」

「是。」執法隊成員看了眼何凡,說了句:「老實呆著,別惹事。」

「放心,我是良好市民,絕對不惹事。」何凡拍著胸脯道。

五份飯菜擺開,四位涅槃看都沒看,直接推到何凡身邊,涅槃進化者一段時間不吃不喝沒問題。

何凡餓的快,雖然一樣能挨餓,但是,挨餓滋味可不好受。

五份飯菜,沒一會全吃完了,何凡沒什麼感覺,看向四位涅槃,認真問道:「沒吃飽,能加餐嗎?」

四位涅槃:「……」

你一個人吃了五個人的,你還要加餐?你以為這是你家,還是飯店?這是牢房,我們在監獄里啊大哥!

「來,我們繼續鬥地主。」何凡興趣十足,能贏伙食的娛樂方式,必須時刻進行。

你是打算將我們以後的飯菜,都贏走,餓死我們是不?

「凡哥,你是犯了啥事進來的?」魁梧的犯人問道,他是大一,何凡懶得問他們名字,直接給他們取了名字,從大一到大四。

「飆車。」何凡撇嘴。

「飆車?在城市裡飆車,撞人了?可不對啊,就算是在城裡飆車,應該還沒造成重大事故,就會被制止。」大一不解。

「我在城市外,從江河市到天雲市路上飆車,道路之外。」何凡淡淡地道。

「那更不可能了啊,城市之外,憑啥抓你?」大一不解,現在執法隊手都這麼長了?

「是啊,憑啥抓你?」大二和大四迷惑。

大三面色怪異,陷入沉默。

「我飆的是客車,車內還有十位乘客。」何凡說道。

「從江河市過來,差不多都是涅槃吧,飆車也不會有事。」三人更費解了。

「我沒駕駛證,不會開車,另外,司機是我幹掉的。」何凡看著四人,目光憂傷:「但那是司機想殺我,我屬於正當防衛,我也不明白,為啥要關我,好在只關我三天。」

三人:「……」

這特么換我我也關你,沒證你開個毛線車,還飆車!

大三面色發黑,手在抖。

「你們四人是犯了啥事?」何凡好奇問道,大一,大二,大四早就在這了,大三和他同一天進來的,比他早幾個小時。

「沒啥,我是就是偷了軍隊的凶獸屍體,還沒偷成,就被抓了。」大二說道。

「我之前是劫道的,當時眼神不好,遇見一人扛著凶獸屍體,上去就搶了,結果,對方是軍隊大統領,當時差點沒被打死。」大一哭的很凄慘。

「大統領很厲害么?」何凡問道,他是真不知道。

「軍隊大統領,至少涅槃七級。」大一麵皮直抽,當時怎麼就瞎了眼,衝上去喊出劫道的話了。

「你這流弊能吹一輩子,大統領都敢搶。」何凡敬佩地看著他,涅槃七級啊,這膽比他還肥,至少他不會去單挑涅槃七級。

「他這還算好的。」大四開口了:「我搶的是進化學家,鬼知道進化學家自己單獨出來找藥材,本以為是個小綿羊,誰知道當場就取出戰甲,各種武器,當時我就丟了半條命,要不是軍隊路過,我喊了聲救命,就真死了。」

「大三呢,你犯了啥事?」何凡感覺這四位都是牛人啊,不是偷軍隊東西,就是搶軍隊大統領,大四更厲害,進化學家都敢搶,這隨便一個,都能吹半年。

「我……」大三看了眼何凡,張了張嘴,陷入沉默。

「快點說。」三位犯人催促道。

「我和兩位同伴劫道,看見一輛車脫離了固定道路,跑出十里範圍,正向我們所在方向駛來,我們鑽入地面準備劫道,那輛車到來,我蒙著面,直接沖了出去,然後被撞飛了。」大三嘴角抽了抽,蛋疼地看著何凡。

為什麼這麼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