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要是……我們昨晚沒有……爭爭會拋棄我嗎?」方澤心裡一面雀躍於默不爭對他的態度,另一面又貪心不足,覺得還能更好。

爭爭應該,無論什麼時候,都不拋棄他才是。

方澤壓根就沒有想過,他為什麼要被默不爭拋棄。

反正他就是想聽情話了,想要聽爭爭愛他,愛他,最愛他。

他們都已經……親密無間,可他還沒有聽到過,爭爭說喜歡他,愛他。

重生之剎那芳華 有點不甘心。

雖然他知道,爭爭如果不喜歡他,絕對不會和他那樣的,可還是貪心,發瘋的想要聽她說。

「沒有,你也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

小天使你還想跟誰跑?

我回默家那一會會兒的時間,你就又相中其他小姑娘了嗎?

經過我的同意了嗎,隨隨便便就相中別人!

是不是那天在學校餐廳見到的女學生?

默不爭輕蹙著眉頭,一臉不高興的模樣,像是自己最寶貝的東西,被別人覬覦了一樣,想要死死的捂住,卻又怕捂得太嚴實了,她的寶貝受不了。

「你是看上別人了?」她語氣盡量平緩的問道,可那湖藍色的大眼睛里,冷光頻頻投射出來,能看出她的不高興。

「怎麼會?」就像是默不爭理解不了方澤的想法一樣,方澤同樣是想不到,他家女孩兒怎麼會這麼想? 「你說劍仙有關於邪門的線索?」聽到邪門兩個字,周安手裡的動作都停了下來,自己一直想辦法查找邪門的線索,可是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到了關鍵時刻的時候,線索就斷了,好像故意有人在阻止自己,不想讓自己查到邪門。

「嗯,劍仙說,想約您見一面,具體的情況還是當面告訴您比較好,那要不要答應他的邀請?」周安身邊人看著周安。

「去,為什麼不去,告訴劍仙我會準時赴約的。」既然有關於邪門的線索,周安為什麼不去。

從一開始周安就在尋找邪門的線索,邪門不除,對於周安來說就是一個定時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況且這邪門和自己本來就不對付,周安的心頭大患就是邪門。

雖然周安也能夠運用暗影的關係,來對付邪門,可是這樣一來,暗影就暴露了,本來就有很多人視暗影為眼中釘,邪門一天天的也在針對暗影,只不過暗影在暗,輕易的不會接什麼任務,完全聽從周安的命令。

周安不希望暗影成為別人對付自己的靶子,只有發生了特別重要的事情,周安才會派暗影的人出動,之前線索斷了,周安曾經想過利用暗影暗中布的那些脈絡,查找邪門,可是又擔心會被發現,才一直沒有繼續追查。

如今既然劍仙有關於邪門的線索,那自己何不這樣撿著便宜呢,況且本來自己於劍仙就有恩,自己給的那個功法對劍仙來說簡直就是寶貝。

沒到約定的時間,周安在房間里又待了很長時間,一直不讓任何人靠近自己的房間,而周安就待在房間里一直鑽研自己的晉陞,既然有了邪門的線索,那麼早晚有一天就會和邪門對上,在周安看來,自己的修為還不夠強大,儘管在別人看來,周安已經非常厲害了。

……

眼看著就要到了約定的時間,劍仙看了看時間,難道說突然反悔了,不來了,劍仙在門口著急的來回踱步。

一抬頭,就看到了慢慢悠悠走過來的周安,「哎呀,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我是那種不遵守約定的人嗎,再說了有好消息分享,我怎麼會不來。」

「是是是,您自然不是那種人了,那我們先進去再說吧。」劍仙對周安這個人態度還是很尊敬的,畢竟也是幫助過自己的人。

劍仙看了看身邊跟著的人,「等一下,你們其他人在周圍看著,不要讓任何人發現,靠近這個地方,有什麼任何異常立刻報給我。」

「是。」

劍仙又看了看周安,畢竟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談話,劍仙覺得其他閑雜人等還是稍微避開一點,比較好。

周安看到他的眼神自然也明白,「這都是我身邊的人,劍仙不會不相信吧?」

「不不不,哪敢,只不過這種事情,還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您看呢?」

周安哼了一聲,不過覺得劍仙說的也有道理,「你們其他人也在外面等著,一會我就出來。」

打發了其他人,兩個人就去了一個茶館,周安看著劍仙,「你還真會挑地方啊。」

「哪裡哪裡,這不是怕被其他人懷疑嗎,這進了茶館,別人就不會想太多,也不會太明顯。」不過劍仙找的地方整合周安的心意,周安也很喜歡這種地方,還能一邊談話,一邊喝茶。

找了一個包間坐下之後,劍仙就忙著泡茶,「說吧,你不是有關於邪門的線索了嗎?」

「別急啊,周先生,您先品品這個茶如何?」劍仙一副淡然的樣子,知道周安一直在找邪門。

「還不錯。」周安品了一口,還算是給了一個不錯的評價。

「前幾天,我讓人專門去查邪門的線索的時候,還發現了另一個很驚訝的事情。」

「說來聽聽。」

「我原本還在疑惑為什麼邪門在市裡辦事這麼方便,還以為邪門的手已經伸得這麼遠了,可是經過我的一番調查,發現市裡有一個小的家族,和邪門在暗中勾結,並且替邪門專門辦事。」

「小家族?」周安喝了一口茶,慢悠悠的開口。

「沒錯,難怪邪門敢這麼大膽到把手伸到大家族之間的矛盾之中,您猜是哪個小家族?」劍仙一臉神秘的看著周安。

「哪個?」周安其實心裡已經有七八分的確定了。

「廖不凡,廖家!」劍仙說完,周安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果不其然還真的讓自己猜中了,難怪之前廖不凡行為這麼奇怪,弄了半天,已經和邪門勾搭上了。

「你怎麼一點都不驚訝,我當時查到的時候,我都被嚇到了,我還以為這個廖不凡是一個好人呢,看他整天跟在那幾個大家族後面,沒想到心這麼壞。」

「驚訝?你要知道有些時候人不能單單的看表面,有些人表面看上去人畜無害的樣子,卻不知道背地裡你早就被別人算計上了。」周安這一番話說的很耐人尋味。

「可是這廖家也太膽大了,這還和八大家族之間有聯繫呢,竟然就和邪門合作,萬一被八大家族的人發現了,那廖家不就成為死路一條了嗎。」劍仙都不明白廖家是怎麼和邪門牽扯上關係的。

「不要這麼早下結論,沒有證據,不能輕易的下結論。」周安是一個做事十拿九穩的人,沒有把握沒有證據的事情,周安不會去做。

雖然自己也懷疑廖不凡,可是事情的關鍵就是想辦法拿到廖家勾結邪門的證據,沒有想到這個廖不凡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樣。

之前和廖不凡交手的時候,周安就覺得廖不凡身上帶著一股邪氣,可是那種感覺很快就消失了,加上一直忙著其他的事情,還有追查邪門裡邊的事情,就讓周安把廖不凡的事情給拋在了腦後了。

這樣的話,周安就有點頭緒了,說不定自己追查邪門,被人暗中搗亂,估計和廖家也撇不了關係,不然還有誰能夠這麼輕易的就知道自己的行蹤,自己幹什麼都知道。

「唉唉唉,你想什麼呢,喊了好幾聲都不答應。」 他們兩個人的思路,彷彿天生不在同一個頻道上。

可是,擋不住兩人都想要獨佔對方的心情。

「那為什麼那麼問?不是想跑嗎?」默不爭一本正經的問道。

「只是想聽你說愛我。」方澤將窩在他懷裡的小黑貓抱起來,一人一貓平視,直接說出了他心底最想要訴說的話。

是不是他貪心了?

「我愛你,沒有人會比我更愛你!」默不爭一板一眼的說著,說出口的話,聽的方澤抱著她的雙手,都輕顫了起來。

「爭爭,你……你說什麼?」少年的呼吸,由最開始的平緩,驟然變成了急促的呼吸。

他幻聽了對不對?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不然怎麼會聽到,爭爭說她喜歡他!

不對,不是喜歡,是愛,最愛他了!

「你明明就聽到了。」默不爭表情認真的盯著方澤,從他的臉上看出了答案。

方澤薄唇抿成了一條線,眼神渴求,「可我還想聽,沒聽清楚。」嗓音有些委屈。

他是真的沒有聽清楚,光是聽到『愛』那個字,就已經一顆心奔騰起來,後面的話,只是聽了個模糊。

不能算做是聽清楚了的,但是意思是什麼,方澤心裡很清楚,特別清晰。

「我最愛你了!」望著她家小天使如此渴求的目光,默不爭簡化的重複了一遍剛剛的話。

一句話而已,還不算太麻煩。

「我也……最愛爭爭了!」如願以償,方澤英俊帥氣的臉上,露出了絢爛的笑容。

他將抱住的小黑貓,緊緊的摟在懷中,放在距離心口最近的位置,感受著自己劇烈跳動的心臟,前所未有的滿足。

特別的滿足。

「嗯。」默不爭掙扎了一下。

「我要繼續看電視了,想要知道柳宛的下場。」

這個姿勢不好,腦袋靠在她家小天使胸口的位置,極其不利與她看電視。

視線有些偏,都看不全電視的大屏幕了。

「好,我們一起看。」方澤給懷中的小黑貓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一人一貓就這麼,看了一上午的電視。

明明就是非常爛的肥皂劇,大媽們喜歡看的劇情,硬是被他們看得津津有味,心中暗戳戳的決定,下午也要這麼看。

如果能一舉將這部電劇看完,那就最好了。

中午依舊是方澤做飯,做了炸醬麵,味道鮮美多汁,默不爭吃的臉頰上的黑毛,都沾染上了醬汁。

原本方澤還想要喂他家小黑貓吃飯的,但是這一次被拒絕了。

不爭內心獨白:喂飯吃的太慢了!

空氣中飄蕩著的香味,早已經讓黑貓爭迫不及待,還是自己吃最快速。

至於變成人吃面,被她壓根忘記了。

她還挺喜歡貓的狀態的,看電視的時候,還能被方澤附帶按摩。

撓撓背,捏捏腳,順順毛……

一套下來,默不爭別提有多麼的享受了,愛上了小黑貓的狀態。

「澤哥,澤哥。」

一人一貓,午飯剛吃到一半,公寓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方澤聽著喊門的聲音,臉上閃過嫌棄的神情,吃面的動作沒變,半點要去開門的意思都沒有。

「是賀偉。」默不爭將臉從飯碗里抬起來,看了一眼方澤,湖藍色的大眼睛詢問他,不需要去開門嗎?

「他會打擾我們的。」方澤小聲說著,拿過一旁放著的紙巾,擦了擦默不爭嘴角沾染上的醬汁。

默不爭一聽這話,點了點頭,一副贊同他的意思。

一人一貓,就這麼默契的不說話了,默默的吃著他們的炸醬麵。

默不爭是吃的歡快,方澤是見他家女孩兒喜歡吃他做的炸醬麵,吃的同樣心情極好。

果然只要是和心愛的人兒在一起,不管是做什麼,都能心情愉悅,甜滋滋的情緒在方澤的胸腔中蔓延開來。

「澤哥,澤哥!」

門外的敲門聲不斷,也不怕擾民,就這麼一直敲著。

足足敲了五分鐘,門外的賀偉好像是放棄了。

又過了五分鐘,敲門聲再次響起。

「澤哥,我知道你在家,你快開門,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說。」賀偉的聲音再次響起在門外,語氣中帶著焦急。

「要不你去看看?」默不爭被敲門聲擾的有些心煩。

方澤點點頭,同樣被擾的不爽。

他將兩人的碗筷收好,放到廚房中去,身上的圍裙沒摘,就朝門口走去。

「什麼事?」方澤將門打開,人站到房門口,絲毫讓賀偉進來說的意思都沒有。

給他開門,已經是對他的仁慈了。

「澤哥,都不讓我進去嗎?」賀偉被這架勢驚到了,他家澤哥這是怎麼了,家裡有什麼見不得的人嗎?

想到這裡,賀偉先是一驚,接著是滿眼的興趣。

「澤哥,我叫門叫的有些口渴,想進去喝杯水再說。」他一定要看看,澤哥家裡究竟藏了什麼小妖精?!

澤哥也真是了,一面喜歡這默不爭,一面還將小妖精帶回家?就不怕被默不爭發現嗎?

「忍住,就在這裡說。」方澤無情的說著,半點不讓步。

他這樣的態度,更是讓賀偉認定了心底的想法。

「澤哥,你家裡是不是藏了女孩子?我告訴你啊,你這樣要是被默不爭發現了,她會恨死你的。」

方澤半點不因為賀偉的話所動,依舊是那張冷漠無情的帥臉。

難道是他猜錯了?賀偉望著方澤的表情,心中嘀咕道。

不對,也許是澤哥的障眼法。

澤哥是不想要被他發現,他的家裡藏著小美人,所以才會這樣。

「澤哥,我勸你還是……」

「沒事,就離開。」方澤不等賀偉將話說完,便做出了關門的舉動。

「別,別啊。」

賀偉一看這架勢就急了,伸手擋住即將關上的門,大聲喊道:「我說,我現在就說。」

「究竟什麼事兒?」方澤蹙著眉頭,到底是沒能關上門。

「蕭輕說他發現了一處秘境,想要我們陪他一起去。」

「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方澤聽完,沒有給賀偉半點思考的時間,直接關上了們。

「不是,澤哥,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啊?」望著已經被關上的門,賀偉有點懵。

澤哥你還沒有給我答案啊,澤哥你家裡究竟藏了什麼,不讓他進去? 劍仙看向周安,有些無語,這是想什麼想的這麼入迷,自己一個大活人喊了好幾次都不答應,「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失魂了呢。」

「不好意思,一時間品茶品的太入迷了。」周安沒有告訴劍仙之前的事情,也不想把劍仙牽扯進來,他能夠幫自己打聽邪門的消息,周安就已經很感激了,沒必要把不相關的人捲入到自己和邪門的恩怨當中來。

「不過您不好奇廖家誰這麼大膽嗎,還敢這麼明晃晃的幫邪門辦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