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有什麼害處么?」焦明並沒有感覺到不適,但是武俠小說中常見的所謂內傷也讓他不敢掉以輕心。

「最終的結果暫時還看不出來,但是靈魂恢復的跡象非常明顯,所以應該不用擔心。【零↑九△小↓說△網】」冰蓮給出了一個樂觀的診斷,大概相當於一個醫生告訴病人:你正在發燒,而且降燒很快,睡一覺大概就沒事了,至於會不會有併發肺結核腦膜炎之類的暫時看不出來。

焦明對於這種說了和沒說一樣的診斷很無語,但是看在這個醫生還是自己老闆的情況下就不追究了。

幾個小傢伙被曬在一邊這一會的功夫,已經開始小動作不斷,閃鱗和她對面的那個男生互相用眼神挑釁著。

焦明看到這種情況就覺得頭皮發麻,一個熊孩子已經鬧翻天了,兩個熊孩子別著勁兒的鬧,那真是不敢想象。想著冰蓮會有什麼辦法解決,卻看到冰蓮不慌不忙的道:「你們兩個,去那邊自己解決。」

然後兩個小傢伙跑到那邊,扭打在一起。焦明看傻眼了,這難道就是鱷魚領的解決之道,雖然野蠻了點,但是好像很有效果啊。

冰蓮顯然是經常使用這種手段,已經習以為常了,看都不看那邊一眼,轉而對著小詩道:「還能在施展一番么?姐姐我很感興趣。」

小詩瞄了一眼焦明,看到他點頭后開口道:「沒有合適的牛了,合適的馬倒是有一匹,其他的牲口都太小了,我感覺會弄壞它們的。」

「其他的牛馬為什麼不行?」冰蓮拿出了老師的氣勢,和顏悅色中卻有一種不容拒絕的味道。

「只是……只是感覺不行……」小詩低著頭,完全是一個回答不上來問題而羞愧恐懼的狀態。

冰蓮彎腰摸了摸小詩的頭:「姐姐明白了,那我們去用那匹馬試一試好不好?」小詩自然是點頭同意。

這幾句對話的功夫,那邊就已經解決了,閃鱗把小男孩按趴在地上,騎著小男孩的腰,已經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焦明唯一的感嘆就是『真·虎嗶娘們』。

冰蓮帶著眾人向城堡的舊馬廄走去,臨走之前給了夏風一個眼色,瞟向了得意洋洋的閃鱗。夏風心領神會,走到閃鱗和小男孩身邊,一手一個的抓住了二人的后脖頸子,輕鬆愉快的把他們分開了。

焦明已經坐回了輪椅,卻是轉頭望向夏風,他真的很好奇夏風會怎麼處理兩個鬥毆的小孩子,卻看到夏風只是說了幾句什麼,兩個小孩子便若無其事的拍打了幾下衣服,跟著夏風追上了隊伍。

「你剛才跟他們說什麼了?」焦明好奇的問。

「沒說什麼啊。」夏風莫名其妙,看焦明還是一臉的好奇之色,想了想之後回答道:「我說:這次已經分出勝負了,現在接著打還是下次再打。然後兩個人都說下次再打,我們就跟過來了啊。」

「是不是每次都這麼說?」

「是啊。先生的家鄉不這樣處理么?」

「完全不是!」焦明心中只有讚歎了:「你們這裡的傳統還真是特別啊。」。

馬廄並不遠,三兩步路便到了。冰蓮隨便點選了一個苦力,讓小詩演示一番,小詩觀察了這個苦力幾眼,卻是搖了搖頭,解釋說這個人的精神力太弱小,能拿出來的部分更小,沒法進行加工操作。

這時候那個剛剛被打敗的小男孩卻是站了出來,無畏的表示不能在這方面輸給閃鱗,自告奮勇的親身參與魔法實驗。焦明覺得這傢伙可能是被打傻了,但是考慮到這是小詩的魔法實驗,就不出言阻止了。

冰蓮略微猶豫了一下就點頭同意了。這一次的實驗操作很順利,小詩只是在一個呼吸的時間便施法完畢。期間冰蓮一直緊盯著小詩施法,最後也沒做什麼評論,只是吩咐眾人散去,等待明天再看結果。

焦明又拉著夏風返回了牛棚,當著老門板的面把門石交給了夏風,老門板又是一陣感激涕零。晚餐的時候,焦明就看見門石換上了一身男僕的服裝,和六小家電站成一排,靜立在餐廳角落,看著『貴族老爺』們吃飯。

焦明知道暫時也只能做這麼多了,等以後義務教育搞起來的時候才算是徹底有了交代。 夜晚書房,魔法燈的光芒下依舊是那三個人,小詩抱著那本《四象冥想法》眼神飄忽,也不知道看進去多少。焦明和冰蓮在紙上寫寫畫畫,根據下午看到的山洞情況,設計著水泥爐窯。

爐窯的結構並不複雜,山洞的情況也很明了,所以很快便畫出了第一份草圖,無非就是在山洞口的地方建設一面牆,形成一個封閉的窯室,牆的底部安排兩三個加柴的豁口和一個連接風箱的豁口,外面再安排幾個給二環魔法師催化木材燃燒的位置。

冰蓮對於這個草圖滿意的點了點頭,開口問道:「煤炭真的能釋放出那麼多的熱量?比柴火高十幾倍?」

「具體高出多少我也記不得了,但是真的很好用是一定的,而且煤炭還可以焦化,熱值更高。」這些基本的常識焦明還是知道的。

「真是一種神奇的物質。」冰蓮嘆道。

「再神奇也沒有魔法神奇。」焦明此言也算是對這個世界的恭維了。

「說說你家鄉的水泥生產廠是什麼樣子?不會就是放大版的這個爐窯吧?」冰蓮對於地球一直是存在好奇的,此時藉機詢問起來。

「當然不會那麼沒技術含量。」焦明這時候可不會掉了地球的面子:「具體細節我不知道,但是一個流水線生產的思路就超越這個水泥爐窯幾條街了。」

「說說看。」冰蓮聽到新名詞,自然是興趣滿滿。

「就比如這個爐窯,我們再把原材料轉化完畢之後怎麼辦?」

「自然是把水泥取出來啊。【零↑九△小↓說△網】」冰蓮理所當然的回答。

「這其中就存在問題了。我們要把爐窯內的溫度降低到人能進去的程度,放進去原料之後還要把爐窯的溫度升高,這一降一升便浪費了多少熱量?」焦明一邊說一邊開始再紙上寫寫畫畫。

「難道這個流水線能解決這個問題?」

焦明收筆,指著自己剛剛畫出的示意圖給冰蓮看:「所謂流水線是一個思路,應用在這裡的話就是把原材料放在一個傳送帶上,再通過類似爐窯的高溫區,最後傳送出來的就是水泥和廢料的混合物,降溫破碎之後再添加一些輔料形成成品。」

「果然精妙!」

「我們這裡在傳送帶的材料上就卡住了,只有金屬才能抵抗爐窯內的高溫。」焦明最後無奈的道。既然提到金屬,焦明又想到了鍊金術的問題,開口問道:「金屬這種材料實在是太重要了,大小姐您當初好歹也上過魔法學校,關於鍊金術多少應該了解一些吧?說說看,結合我家鄉的經驗,也許會有突破呢?」

「別想了,鍊金術牽扯的利益太大,那些煉金大師恨不得睡覺的時候都把嘴巴塞住,防止技術泄露。只有親傳弟子才有機會接觸皮毛,給老師打工幾十年之後,或許才能得到真正的秘法。」冰蓮說到這裡,攤了攤手道:「我當初也不過是個普通的魔法學徒,所以你懂的。」

「那你覺得薇拉父女能了解多少?」焦明還不死心。

「老爺子應該沾些邊兒,至於薇拉,倒賣這些金屬的話應該是個好手。」

冰蓮語氣之中對於薇拉的貶低和淡淡的諷刺意味讓焦明有點犯嘀咕,難道女人之間的相處之道就是這樣子的?

「我怎麼感覺你對薇拉有點……不喜歡?」焦明本想說不滿排斥甚至嫉妒,又怕惹毛了這個大小姐,最後含糊其辭的用了不喜歡。

冰蓮眨了眨眼睛,然後問道:「這麼明顯?」

「嗯。」既然冰蓮不迴避這個問題,焦明出於好奇自然想繼續聊下去。

「也沒必要瞞著你,薇拉的一些做派很像我當初的那些同學,我是有些遷怒,看來我今後要注意剋制了。」冰蓮既是解釋也是自我告誡。

「那不如再聊聊你當初在魔法學校的生活?」

「不愉快,不聊!」冰蓮強硬的回絕了。冰蓮起身,又從書架上拿下來一張摺疊的皮質地圖,攤開在桌子上。「再說說蓋房子的事情吧。」

「你是老闆,聽你的。」焦明說著也低頭去觀察地圖。然後又是暗中咂嘴,真他-娘的簡筆畫啊。

「既然水泥窯不建在後院,那麼這個新房子同樣沒必要建在城堡後面了,而且考慮到牛的牧草問題,不如直接把房子建在河灘附近算了。」冰蓮在地圖上指來指去,將城堡、水泥窯和河灘的位置大概的指了出來,一個不規則的三角形,河灘與城堡近一些,水泥窯遠一些。

「非常合理。」

「然後就是勞力的問題了,我們城堡里的苦力數量一定是不夠的,搬運柴火和石頭,搬運水泥,建築房子全都是體力活。我有幾個增加苦力的方案你聽一聽。」冰蓮收起地圖,在另一張紙上寫下了一個新學習的阿拉伯數字『1』。

「第一個是購買奴隸,不過考慮到臨近秋收,價格可能會偏高。第二個是在臨近的其他貴族莊園里借調,但是必須在秋收時候歸還,管理也有不便。第三個是到附近的村子抓一些勞力,但是我不太喜歡這樣。」冰蓮把這三個方法簡略的寫了下來,然後看向焦明:「你怎麼看?」

焦明也覺得頭疼了,用筆輕輕點著桌面,仰頭閉目,這是焦明在高中時候思考難題時養成的習慣姿勢。

「為什麼要抓?給報酬雇傭不行么?」焦明覺得第三條改一改之後最靠譜。

「領主和領民之間的關係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和諧,大多數領民信奉的是:盡量不要和貴族老爺們扯上任何關係。」冰蓮無奈的解釋道,但是從側面來看,能對領民的心思有這樣的理解,至少也是一個及格的領主了。

「那就只能考慮第二條了。」焦明是知道冰蓮摳門的,高價購買新的奴隸根本不可能。但是腦中靈光一閃又想到了一個新主意:「用畜生搬運不行么?」

冰蓮用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焦明:「當然是用牛車馬車了,山裡也有專門給牛用的扁擔,全用苦力那得多少人?你不會以為我連這些都想不到吧?」

焦明尷尬的賠笑道:「誤會了,我的意思是可以和其他莊園借一些牛馬啊,反正牛的話只有春耕的時候才用得到吧?明年開春再還給他們就是了。」這個理由其實是焦明用了三秒鐘想出來圓謊用的,他是完全陷入了思維誤區,總以為這裡的人落後便是腦子笨,使用畜力的方法都想不到。

「就當你是這麼想的吧。」冰蓮也是聰明人,猜得到事情的大概,但是也不去深究:「但是還是有些問題。其實附近莊園的牛都是寄存在這裡了,畢竟這些牛不耕種的時候只是白吃草料的傢伙而已。集中到一起既方便飼養,還能方便生小犢子。」

焦明這次有些驚訝了:「那這耕牛的數量太少了吧?這麼大片的土地,原來的那幾頭牛豈不是要累死?」

冰蓮再次用關愛智障的目光看著焦明:「你覺得是牛的力氣大,還是夏風的力氣大?」

「當然是夏風……」焦明說完立刻倒吸一口涼氣:「難道你們……」

「窮成這個樣子還講什麼體面,而且力氣比牛還大,不去耕田豈不是浪費了。」冰蓮苦笑著回答:「這是當初我在學校里聽到最多的諷刺。」冰蓮雖然剛剛拒絕了聊魔法學校的事情,但是已經不由自主的把那段生活回憶了起來。 「這……這真是刷新了我對貴族的刻板印象和偏見。」焦明喃喃道。焦明本以為所謂貴族都是老的腦滿腸肥,小的油頭粉面,女的尖酸刻薄……等等。但是這種親自下田耕作的貴族領主還真是出乎意料,接著忽然想起從薩丁城到城堡莊園的路上還有幾座石頭拱橋,想想那些巨大的石塊,應該也是這些巨力怪物的傑作了。

「路上的那些橋也是你們親自建設的了?」

「那是當然啊,否則那些巨大的橋墩累死這些苦力也抬不動吧。」冰蓮接著又解釋道:「南方那些傢伙應該很符合你的想象,所以你原先的印象和偏見也不能算錯。其實整個大陸來說,偏遠地區的領主都還保留有一些貴族精神,富裕地區則九成九是腐化墮落的。」

冰蓮接著又輕輕拍了拍桌子道:「別說那些遠在天邊的事情了,說說這個勞力不足的問題怎麼辦?」

焦明把思維從貴族下田種地、工地搬磚的方向轉回來,思來想去最後還是把目光落在了第三條上。「我們必須雇傭附近村落里的領民。」

「為什麼?」

「長遠來看,以後領地發展了,領主和領民之間也不可能一直處於半對立的狀態。」焦明回想新鍾國建立的時候,勝負雙方的民心情況,以及歷朝歷代對於民心的重視,明白民心這一關遲早是要過的。「也就是說,信賴的關係是領地發展的必要條件,而且信賴是一點點培養出來的,這就是我們建立信賴關係的第一步。【零↑九△小↓說△網】」

冰蓮苦著一張臉搖頭道:「這個真的很難。」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若要化解,自然也非一日之暖。」焦明把這個俗語大致的翻譯成了鱷魚領本地話。又補充道:「人心都是肉長的,只要堅持下去,信任必然重新建立起來。」

「但是我們缺少的就是時間啊。」冰蓮反駁道。

「唉?我們為什麼缺少時間?」焦明有點不明白了。在焦明的計劃之中,給牛蓋房子是為了改善衛生環境,而冬季有天然的衛生優勢,所以只要在明年開春之前把房子蓋個差不多就行了。

「秋收的時候父親會回到這裡,我是想在那之前拿出些成績。」冰蓮解釋道。

「否則……?」焦明問。

「沒有什麼否則,即使不拿出成績也沒什麼。」冰蓮苦笑道。「畢竟我已經讓他失望很多年了,我只是想……」

「別說了,我明白的。」焦明立刻感同身受起來,自己在地球的時候也是被父母寄予厚望的,而自己雖然很想卻始終沒能滿足父母的期許,這種感情並不難理解。「不過很遺憾,時間這種事是沒辦法的。」

冰蓮深呼吸幾次,壓抑住自己急躁的情緒,冷靜思考領地的發展問題,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按照循序漸進的思路討論起來:「若想領地富饒,的確不能讓領民都是窮光蛋。距離秋收還有一段時間,領民們應該處於空閑狀態,先從附近招募試一試吧。」

「還有一個問題,我們兩個人累死也只是兩個人,還應該找一些志同道合的幫手。」焦明這幾天轉的和陀螺一樣,卻總覺得和自己預期的目標相差甚遠,煤炭和金屬的限制是一方面,手下沒有可用的人手是另一方面。

老門板年輕個二十歲並且有現在的圓滑,才算是的理想的下屬,小門板只能讓幹什麼就幹什麼而已。其他人焦明接觸的還少,並不了解,但是看起來不是武痴型的護衛就是完全麻木的苦力,完全沒有一點建設領地的激情。

小詩聽到這裡,忽然怯怯的舉起了手:「我想幫忙。」

「就知道你沒看書,一直在聽我們說話。」焦明沒好氣的道,還揉了揉小詩的腦袋。「你好好看書,把你的魔法弄明白就是最大的幫助了。」

「這個書裡面的單詞我能認識三分之一就不錯了,還全是那些簡單的連接詞,根本看不懂嘛。」小詩抱怨道。

焦明把目光投向冰蓮,她卻是這樣回答:「土系魔法媒介的部分我也看不懂,生僻詞太多了。」鬧了半天竟然是和焦明一樣的情況。

「咳咳。」似乎覺得這個回答有點丟領主繼承人的面子,乾咳了兩聲之後轉移話題,給出了人才問題的解決辦法:「實在不行就讓那些小孩子上吧,也是一種鍛煉。」冰蓮同樣意識到了管理型人才不夠的情況。

「雇傭童工還這麼理直氣壯,你厲害。」

「嚴格來講不算是雇傭,根本沒有報酬的。」冰蓮狡黠的微笑。

「不會耽誤課程么?」焦明試圖用另一個角度說服焦明放棄童工計劃。

「根本沒有課程計劃,何來耽誤一說,通用語和數學都是講多少算多少。小孩子們最重要的還是魔法戰士的修鍊,所以用修鍊的名義讓他們搬石頭的話,甚至還會得到他們家長的贊同哦!」冰蓮似乎也想通了,童工計劃更殘酷了。

「那我只能入鄉隨俗了吧。」焦明苦笑著不再勸解,卻又一拍大腿,忽然想起了那些跟著白髮肌肉老漢混的傢伙們:「城堡里還有那些護衛呢?」

「我只是領主繼承人而已。指揮他們防守堡壘是沒問題,指使他們干苦力的活就很難了。」冰蓮無奈的道。

「用訓練的名義也不行?」

「哪裡有小孩子那麼好忽悠。」

事情暫時就這麼定了下來,在水泥窯建設好之後就開始去附近的村落招募勞力,雖然並不樂觀,但是第一步總是艱難的,樹立好榜樣之後但願情況會有所好轉。

今晚的討論到此為止,熄滅了魔法燈,冰蓮照舊把焦明推回房間,即將離開時冰蓮開口道:「你是天生的六環水系魔法天賦,按環數來說可是城堡里的第二位,有沒有興趣開始一些基礎的訓練,這樣也可以加快肢體再生的速度。」

「像薇拉她爹那樣的?」

「是的,前天就說過了。這次再正式的詢問一下你的意見。」

「讓我再考慮一下吧,我真的有些怕痛。」一個大老爺們對一個妹子說自己怕痛,也實在是有些沒面子,但是焦明明白這時候充大個的話,明天真的會被『訓練』的很慘。

「是我有些心急了,你如果能真正的成為一個六環魔法戰士的話,真的幫助很大。」冰蓮微微點頭致歉:「我會尊重你的想法,即使不是六環魔法戰士,你也已經給了我莫大的信心和幫助。最後祝你睡個好覺,睡眠似乎有助於靈魂異常狀態的恢復。」

冰蓮的身影在走廊里漸漸遠去。房間里只剩下焦明和小詩。

「前天晚上你做的魔法實驗,雖然不知道你試驗了啥,但是可別想再偷懶了。」焦明提醒小詩。

「知道啦。」小時不耐煩的道:「過來躺下吧,大笨蛋。」

「說我笨蛋我是不服的,你個小學渣,我當年小學的時候……」焦明一邊說一邊躺在床上。

「成績再好也是笨蛋啦!」小詩打斷焦明的話。「你不許再說話,集中精神,我要開始了。」

焦明依言照做,很快便進入了深沉的睡眠。 次日清晨,焦明只覺得神清氣爽精神飽滿,就好像加了十幾個buff一般,早餐的時候請冰蓮看看自己的靈魂狀態,果然得到了大幅度好轉的答案。

「有兩下子啊,小詩!」焦明把這結果歸功於小詩昨晚的魔法實驗,自然要鼓勵誇獎。

「哼,知道厲害了吧!」小詩仰起脖子偏頭不看焦明,卻把讚美完全領受了。焦明被小丫頭的可愛表現逗笑了,揉了揉小詩的頭以示鼓勵,然後和冰蓮定下了接下來的行程,帶著一眾苦力去水泥爐窯那裡開始砌築外牆。

焦明吃完了飯便去了牛棚,一個口哨招呼出鎚子,便等著和冰蓮匯合了,卻不想左等右等就是不見冰蓮的人影。這個大小姐什麼時候還學會化妝了不成,焦明心下嘀咕,這時一個苦力傳來口信:計劃延遲,耐心等待。

焦明怎麼可能原地傻等,自然是指揮著鎚子回了城堡看看因由,卻看見城堡里所有的苦力們都忙碌了起來,與往日城堡清晨時候寧靜的氣氛相差萬里。他們扛著裝滿糧食的麻袋往返於糧倉和城堡門口,彷彿是一群搬家的螞蟻。

焦明順著苦力的搬運路線在糧倉處找見了冰蓮:「怎麼搬起糧食了?」

「家父剛剛來信,魚尾要塞糧食倉庫被襲,儲糧告急,讓我們趕緊運送一批過去。」冰蓮一臉平靜。

「那就是戰事不利了,你不擔心?」焦明並沒有在冰蓮的臉上看到焦急或者擔憂的情緒,不由得問道。

「你對魔法戰士了解的不深,南面那些傢伙沒人奈何的了我的父親,卻可以把我們戲弄的團團轉。」冰蓮滿臉的無奈,最後總結道:「一場爛仗而已,沒什麼好擔心的。」

焦明聳了聳肩暗想:你都不擔心,那我就更不用擔心了,畢竟只是一些沒見過面的陌生人而已。

「想不想見識一下魔法戰士的強大戰鬥力?」冰蓮忽然再次引起話題。

「讓我上前線?」

「當然不是。」冰蓮顯然還不死心,企圖轉換角度說服焦明:「我只是想這樣也許你會更有修鍊的興趣。」

「好吧,怎麼見識?」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