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當然!有你這隻會下金蛋的雞,誰還會心疼金子啊?」章雪菲一邊不客氣的將紫丹收入了儲物戒指,一邊脫口道了一句。

章雪茹一聽大急,趕忙狠狠的掐了章雪菲一把,只怪她得意忘形,便口無遮攔。萬東倒是沒什麼,只是覺得好笑,這姐妹倆兒,雖然一母同胞,性格卻是各異,當真是並蒂綻放的一對姐妹花兒。

四人直聊到深夜,章家姐妹才離去。

轉眼天明,萬東被一陣嘈雜聲,從入定中叫醒了過來,微微皺了皺眉頭,正要起身,陳吉平也在此時醒了過來。

「耀庭,外面怎麼那麼吵?」

萬東心中也是奇怪,他們住的小院十分偏僻,如果不是外面發生了什麼轟動的大事,絕不會如此嘈雜。

兩人隨意洗漱了一番,便一起走出了小院兒。

一出小院兒,兩人便看到一波波的林家外門弟子,帶著滿臉的興奮,一邊議論著,一邊往演武場而去。

「難道今天林家有什麼盛事?」陳吉平一陣疑惑,他在林家呆了三年,似乎還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場景。

萬東伸手攔下了一個從他身旁經過的林家外門弟子,那位林家外門弟子,滿臉的急切,好像演武場那裡有寶貝,去晚了就被人搶走了似的,現在讓萬東給攔住了腳步,臉上立時便浮現出一抹濃濃的怒意。

然而正當他一轉頭要破口大罵的時候,一看是萬東,臉上的怒意,頓時便化作了深深的驚懼,甚至腳下還忍不住向後連退了三步。

萬東不禁發出了一聲苦笑,這人要搏個善名很難,可是出個惡名卻是容易的很。萬東這才來了不到三天,便已讓這林家外門弟子畏懼如虎了。

「你害怕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

「呵呵……那個……那個見過徐公子!」那林家外門弟子名義上是在笑,可那笑委實比哭還要難看。

萬東擺了擺手,直入主題「發生了什麼事?」

「您不知道?皇甫家族的千金小姐皇甫晴,今日駕臨林家,大家這都是趕著要去一睹鳳容呢!」提起皇甫晴,那弟子立時又神采飛揚起來。

「皇甫晴要來?」萬東倒是吃了一驚。

「是啊!皇甫小姐那是何等尊貴的人物?她能駕臨,那絕對是我們林家之幸!徐公子,您要是再不快點兒,就占不到好位子了。」

看個皇甫晴,還得提前佔位子?萬東心中有些好笑!不過,分別月余,萬東對皇甫晴還真是有些想念,說起來,兩人也是曾經同生共死過的戰友。

「耀庭,別愣著了,咱們也趕過去吧。」陳吉平此時也是一臉的興奮。

對於三品家族而言,三大一品家族,就如同天一般,遙不可及。幾日有機會見到皇甫晴,陳吉平不激動才怪。

看著激動不已的陳吉平,萬東的心思也不禁活絡了起來,林峰,宋家的麻煩,或許都要著落在皇甫晴的身上了。

「好啊!」

萬東笑著應了一聲,隨著人群,往演武場而去。

皇甫晴的人氣真不是一般的驚人,等萬東來到演武場兒的時候,竟發現,一個諾大的演武場,竟是被擠得滿滿當當,幾乎連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了…… 不光是林家的外門弟子,甚至連內門弟子,也都聚集在了演武場上,而且還佔據了最好的一塊位置。外門弟子自然不敢造次,唯有忍氣吞聲。

「徐公子,吉平!」

萬東和陳吉平正尋落腳的地方,章家姐妹還有小丹等幾個雪菲盟丫頭,排開人群,大踏步的走了過來。

這女孩子,尤其是美女,終究是吃香的,看一干男人,紛紛向兩旁讓開,在擁擠的人潮中,章家姐妹竟是如入無人之境,即便是萬東也倍感羨慕。

「咯咯……沒想到連徐公子您都來了,看來這皇甫晴的號召力,果然驚人的很吶!」

一來到跟前,章雪菲便笑靨如花的說道。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更何況徐公子內外兼修,人品俊朗,簡直就是人中之龍,要是被皇甫晴看到了,說不定分分鐘就要選為駙馬,招婿到皇甫家了。」

經過昨夜的深談,章家姐妹與萬東之間,明顯少了幾分隔閡,多了幾分親密,說起話來,也是沒了那許多顧忌。

就連小丹的膽子似乎也大了許多,壓根兒就不理會萬東『佯怒』的面子,咯咯的笑個不停。

「我對皇甫晴沒興趣,不過是愛看熱鬧罷了。對了雪茹姑娘,你們內門弟子不在內門等候,跑到這裡和我們這些外門弟子擠個什麼勁兒啊?」萬東問道。

章雪茹無奈的鬆了松肩膀,道「要依我的意思,我今天連房間都不會出。可家主有令,所有內門弟子,必須齊來親迎,以示隆重!家主和兩位老爺,幾位長老,甚至都去林陽城的城門迎接去了。」

萬東聽了連連感嘆,這一品家族在道門大世界的地位,著實是超乎他的想象。皇甫晴,甚至都不是皇甫家的一線弟子,便得到了如此禮遇,試想一下,若是皇甫家族的家主駕臨,那又是一個怎樣的場面?只怕整個林陽城的千萬百姓,都得沿街跪迎。

章家姐妹這一出現,萬東和陳吉平倒不用再愁占不到好位置了,章雪菲只是輕輕喊了一嗓子,萬東和陳吉平便站在了一個,視角絕佳的位置上。

說話間的工夫,一大隊人馬,便浩浩蕩蕩的跨入了林家大門。

為首的兩個人,萬東一眼便認出了皇甫晴。此時的皇甫晴,一身盛裝,淡施粉黛,將一張傾國傾城的面容,展現的淋漓盡致,比起萬東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著實不止漂亮了一點兒。而且此時的皇甫晴,面帶微笑,神情文靜從容,比起上一次被陰火龍折騰的狼狽模樣,更可以說是天壤之別。一股異常高貴的氣息,從她的身上不斷散發開來,當真如女神一般,不容人褻瀆。

萬東這已是第二次見到皇甫晴了,也忍不住嘖嘖稱奇,連聲讚歎。

「到底是皇甫家族的小姐,果然是人中之鳳,無人能比!」章雪菲幽幽的嘀咕了一句,嗓音中明顯帶著一股子酸味兒。

章雪茹最是了解自己這妹妹,就知道皇甫晴的儀態萬千,讓她有些小嫉妒了,微微一笑,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這女人的嫉妒心一向都比男人更為強烈,萬東一笑作罷,目光隨之從皇甫晴的身上移到了走在她身旁的老者,紅面白髮,老態龍鍾,卻是精神不減,極具威嚴。想必便是林家的家主林鷹揚!

萬東看不出他的修為,不過猜想之下,他的修為至少也是在神道巔峰境以上,如凌威凌鋼之類的神道初階,與他一比,那氣息就如孩童一般微弱,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在林鷹揚和皇甫晴身後一步,則是林鷹揚的兩個兒子林如龍和林如風,還有一個是以林家未來接班人自居的一線弟子林承旭,只見林承旭的一雙眼睛,就好像雷達似的,不停的在皇甫晴的身上掃來掃去,也不知道心中在打著什麼念頭,看上去甚是有幾分猥瑣。

萬東不禁發出了一聲冷哼,對林承旭更是鄙夷。看他那般痛恨自己,萬東一度以為他對段冷艷是真的有情,可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如此!

皇甫晴與林鷹揚並肩,剛一跨入林府,立即便響起了一片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一干男生,更是聲嘶力竭,一個個簡直就是發了情的狼!

不過話說回來,面對如此驚艷的皇甫晴,又有幾個男人能平靜的了呢?

面對這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皇甫晴卻是表現的十分鎮定,一雙美目,象徵性的環掃了一周,算是回應,隨後便目不斜視,將一個一品家族大小姐的做派,發揮到了淋漓盡致。

這裡是林家外門,皇甫晴當然不可能逗留,在林鷹揚的陪伴下,很快便步入了內門。

一干內門弟子,隨後如潮水般的向內門湧入,迫不及待的想要多欣賞一下皇甫晴的妙顏,而外門弟子卻不得不帶著深深的遺憾止步,目光注視著內門的方向,心中期待著皇甫晴離開的時候。

「咯咯……你們兩個是不是沒看夠啊?」章雪茹笑眯眯的沖萬東和陳吉平打趣道。

陳吉平是真的被皇甫晴的風姿給吸引了,以至於章雪茹將話連問了兩遍,這才神情羞赧尷尬的回過了神兒來,心虛的不敢與章雪茹對視。

而此時,萬東也是眉頭微皺,神遊物外,不過他想的不是皇甫晴的美貌,而是該怎麼接近皇甫晴。皇甫晴這一進入林家內門,就如同魚兒游進了深海,他想要進入內門都十分困難,更不用說是見她一面了。

「咯咯……徐公子,看你如此專註,不如讓我姐姐想辦法將你帶進內門去啊?」

萬東心中一動,這倒是個法子,目光不由得便向章雪茹望了過去,雖然沒有明言,可他的眼神足以說明一切。

章雪茹娥眉一簇,帶著幾分嗔怪的白了章雪菲一眼,道「徐公子別聽這丫頭胡說八道,若是平時,以我的面子,帶一兩個人進入內門,並不是什麼難事,可是現在卻是不行。為了保護皇甫晴的安全,老爺子親自下了命令,任何閑雜人等,都不得隨意出入內門,所以……」

這一點萬東其實也想到了,輕嘆了一聲,心中暗忖,難道要逼他強行闖進內門去嗎?萬東有這個膽量,卻沒這個把握。林家隨便出來一個神道境的強者,就夠他受的,弄不好,還沒等他見到皇甫晴,他便已經成了死人。

萬東正猶豫不決的時候,人群在此起彼伏的唏噓聲中,紛紛散去。

萬東一抬頭,見章雪茹還在,問道「你怎麼不回內門去?」

章雪茹輕笑一聲,道「別人對皇甫晴趨之若鶩,我卻偏不。既然都已經見過了,幹嘛還要像蒼蠅似的,緊盯著人家不放?有這工夫,倒不如咱們在一起聊聊,來的開心自在。」

章雪茹雖然性情溫和,可終究也是驕傲的。

萬東一笑,道「那正好!我們一道回小院兒去,陳大哥的茶道工夫著實是不錯,讓他為我們泡上一杯香茗,大家邊品邊聊,也是快事一件!」

萬東的話正合大家的心思,一行人,結伴往陳吉平的小院而去。

可還沒等他們到了小院兒,萬東就看到柳安神色緊張,形影匆匆的從小院兒的方向,往他們這邊走來,待他見到萬東,腳步更是加快,到最後,直成了飛奔。

萬東忍不住笑道「柳執事,別跑了,已經是晚啦!那皇甫晴早就進了內門了。呵呵……」

「徐公子,你怎麼還笑的出來?快走,宋世雄親自來了,正在你那小院兒,等著你自投羅網呢!」

萬東這才明白,敢情柳安這是向他通風報信來了。

柳安這一說,章雪茹和章雪菲立時緊張了起來,尤其是章雪菲,一張俏臉都有些白了。

「沒想到這宋世雄來的竟是這樣的快!」章雪茹低呼了一聲,急忙轉頭對萬東和陳吉平說道「你們兩個不能再回去了,還是趕緊先出去躲一躲吧!」

「躲能躲到幾時?」萬東笑著搖了搖頭。

章雪菲急的跺腳道「管不了那許多了,能躲到什麼時候便算什麼時候,總比現在進去自投羅網來的強吧?」

「想逃,晚啦!」

章雪菲正要拉萬東走,一聲大喝,陡然響起,宋世雄的身形,就如同一頭大鶴一般,破空急掠而來。

章家姐妹的面色齊齊一變,大為緊張,柳安一咬牙,突然舉步上前,中途將宋世雄給攔截了下來,大聲喝道「宋先生,這裡是林家外門,您想要幹什麼?」

「你是誰?」 神算嬌妻:病弱世子還挺甜 宋世雄目光如刀的射向了柳安。

柳安眼下不過是玄痕中階,比起宋世雄的天格巔峰,相去甚遠,壓根兒就承受不住宋世雄這樣的威壓,渾身上下無不在顫抖哆嗦。不過這柳安倒有幾分骨氣,硬咬著牙,道「在下柳安,乃是外門執事!」

「外門執事?哈哈哈……我還以為你是外門長老呢!你這芝麻綠豆大點兒的小官兒,也敢阻攔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給我滾一邊兒去!」

重生之腹黑嫡女不想嫁 宋世雄哪裡肯買柳安的賬,怒吼中,大手一揮,直祭出一道掌風,強行將柳安趕到了一旁。

章家姐妹見情形不妙,不約而同的齊齊向前跨出了一步。

見到二女,宋世雄的眉頭頓時皺起,沉聲道了句「是你們兩個丫頭?」

…… 任誰也能聽的出來,宋世雄的言語中頗多怨氣。如果不是還有一個章家,讓他有所顧忌,難保他不會將怒火一併宣洩在章家姐妹的身上。

別人聽的出來,章雪茹自然也能聽的出來,可越是如此,她就越不能退縮,如果說宋世雄連她們姐妹都惱,那對萬東和陳吉平的怒氣,就更不用說了。

章雪茹雖然對宋修兄弟的所作所為不以為然,可是對宋世雄,她卻也不敢過於放肆。輕咳了一聲,努力定住自己躁動的心神,章雪茹強迫自己在臉上擠出了一抹笑容,「宋伯伯,好久不見,您身體還康健吧?」

「哼!本來是不錯,可差點兒被你們兩個丫頭活活氣死!你們說,宋修和宋汶平時對你們兩姐妹怎麼樣,那是把心都掏給你們了呀,可是你們是怎麼對他們的?胳膊肘往外拐,幫著別人對付他們,你讓他們該得多寒心。好了,我現在不想跟你們多說,你們兩姐妹馬上給我讓開,待我收拾了這兩個不知死的小畜生,自會去你們章家,讓你們老子給我個交代!」

章雪茹聽了連連叫苦,宋世雄平日里對她們其實還是很不錯的,不料今天一張臉幾乎完全黑了,顯然已是怒不可遏,看來事情怕是沒有什麼回寰的餘地。

只是章雪茹不肯就這樣輕易放棄,繼續強笑著道「宋伯伯,這件事真不能怪我們,您不知道,徐公子是我的朋友,陳吉平更是雪菲盟的副盟主,難道你要我們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傷在宋修宋汶的手中而不管不問嗎?」

「混賬!現在受了重傷的是宋汶和宋修,這兩個小畜生可是好好兒的。」

「那也不能怪別人,妖怪只能怪宋汶宋修學藝不精……」章雪菲忍不住在一旁嘀咕了一句。

「你……你說什麼!?」章雪菲這情不自禁的一陣嘀咕,立時便將章雪茹之前的所有努力,化作了徒勞。宋世雄虎目倏然一瞪,臉上殺氣蒸騰,直將章雪菲駭得連打哆嗦。

「什麼也不用說了!你們兩個小畜生乖乖過來受死!」

宋世雄大手一擺,殺氣直指萬東與陳吉平,甚至連與章家姐妹多說一句,也不願意。

事情弄到現在這個地步,章雪茹也已束手無策,心急如焚。

「你就是宋家的家主宋世雄?」萬東冷笑了一聲,躍過章家姐妹和柳安,直接來到了宋世雄的身前站定。

「你就是那個將我家修兒打傷的,叫徐耀庭的傢伙?看你一身修為,不過黃種巔峰,根本就不可能是我家修兒的對手,多半是用了什麼無恥的偷襲手段。」

宋世雄上下打量了萬東一眼,目光中立時升騰起一股鄙夷之色。

「這你可說錯了,無恥偷襲的人,恰恰是你的好兒子宋修。如果不是他趁我陳大哥不備,焉能傷的了我陳大哥?宋世雄,你教子無方啊!」

「你……你說什麼?」宋世雄簡直不敢相信,面對自己的威壓,萬東非但沒有崩潰,反倒還對他指責起來,這簡直就是老虎頭上撲蒼蠅,找死嘛!

萬東卻不管那許多,輕哼一聲,接著道「你教子無方也就罷了,沒想到就連人品也是如此的低劣!明明是自己兒子,行事不端,結果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你竟然還有臉來替他們出頭,我真是好奇,你們宋家修鍊的到底是什麼絕學,怎麼竟讓你們一個個的臉皮如此之厚,都快厚過那城牆拐彎兒了。」

章雪茹總算是見識到了,萬東不光修為高超,機智過人,這嘴皮子上的功夫,更是一等一的厲害!只見那宋世雄,被萬東三言兩語諷的滿面鐵青,渾身顫抖,似乎都要吐出血來了。

不過歸根究底,萬東最讓人佩服的還是膽量!面的宋世雄這樣一個正值盛怒的天格巔峰境的強者,能做到這一步的人,恐怕屈指可數。

「我先宰了你這牙尖嘴利的小雜種!」

宋世雄幾乎失去了理智,咆哮一聲,揮掌便向著萬東的天靈感劈了過去。

萬東在地輪初階的時候,就曾有擊殺天格初階的經驗,此時他的修為已然提升至地輪中階,就算殺不了天格巔峰,至少也能與之鬥上一斗。

宋世雄這一掌,萬東還真沒放在眼裡,可萬東卻並沒有躲,在宋世雄的掌鋒之下,萬東竟是一動不動,只是用一雙冰冷的眸子死死的盯著宋世雄,同時,體內默運雲之法則。

宋世雄的心頭猛然一顫,眼看著就要落在萬東天靈上的掌鋒,竟不聽使喚的頓了住。

宋世雄心神大震,以往似乎還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情形。

「怎麼了?繼續啊!」萬東的臉上滿是不加掩飾的挑釁與蔑視。

宋世雄忍不住怒聲喝問道「你為什麼不躲?」

「哈哈哈……我為什麼要躲?讓所有人都看看你宋世雄仗勢欺人,倚強凌弱的醜態,不是很好嗎?」

「你……你簡直是瘋子!」宋世雄一聽,不禁發出了一聲怒斥。

不過他這一聲怒斥,倒是喊出了在場所有人的心聲。尤其是章家姐妹,陳吉平和柳安四人,此時幾乎虛脫,差點兒便忍不住癱倒在了地上。

「宋世雄,這裡是林家外門,而我和我大哥都是林家弟子,我不相信你有這個膽量,敢在這裡擊殺我們!我也不相信,因為你是宋家家主,林家便會對這件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真的想好,面對林家老爺子的雷霆之怒了嗎?」

萬東的眼睛倏然一眯,嗓音也緊跟著冷了下來,直讓宋世雄聽的是心驚肉跳。

不錯,林家的外門弟子,的確是不被林家所重視,可也沒有輕視到可以讓人隨意殺戮,而且還是在林家的地步。當然,一個林家外門弟子的分量,遠遠及不上宋世雄這個歸依林家的三品家族家主,林家也斷然不會讓他償命,可一頓臭罵,緊接著的制裁,是絕對不會少的。為了逞一時之快,付出這樣的代價,到底值不值得,全憑宋世雄自己思量判斷。

從宋世雄越來越難看的面色不難看出,他顯然已經做出了判斷。

「就算如此那又怎麼樣?你該不會以為就憑這一點,我便奈何不了你了吧?」宋世雄當然不肯在萬東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面前認慫,惡狠狠的道。

萬東冷笑了一聲,幽幽的道「我雖然不敢保證五十年,一百年不離開林家,但最近一二十年,我並沒有要走出林家大門的打算。」

「你!」宋世雄眼睛一瞪,臉色越發的青了。

萬東又一笑,道:「你放心,也不是沒有別的辦法,不如你現在就帶我去內門,面見老爺子,將我是如何傷害你家公子的事情,添油加醋的向老爺子稟報一番。我想老爺子,總會給你幾分面子,將我交給你處置,那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處置我了,不是嗎?」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萬東竟然會幫著自己出主意,宋世雄發現,自己都快被萬東給活活搞糊塗了。

糊塗的可不光宋世雄一個,章家姐妹,陳吉平,柳安皆是一臉的迷糊,渾然不知道萬東在搞什麼鬼。

「我這是幫你,難道你體會不出來?」

「小雜種,你是以為我不敢帶你去老爺子那裡評理是不是?好!我這就將你們兩個帶去內門,請求老爺子准許我將你們兩個當場給宰了,看你這張嘴到時候還能說出來什麼話!」

「不……不行!」章雪茹還稀里糊塗著呢,恍然發現,萬東竟已與宋世雄達成了一致,頓時便慌了神兒。

宋世雄這些年來如此猖狂,十有八九都是靠著林家老爺子的信任,這件事要是真的鬧到了老爺子面前,絕不會有萬東和陳吉平的好兒。章雪茹怎麼能不攔著點兒?

「這裡沒你丫頭的事兒,給我走開!」

發佈回覆